位置︰愛書屋 > 你甜到犯規了 > 第106章 他的小晏也該有人疼

第106章 他的小晏也該有人疼

    在黎書想象中,沈晏這會兒定然可憐兮兮遭到排斥。

    可現實總歸背道而馳。

    vip病房內,沈老到底年紀大了,又氣急攻心,還得留院多觀察幾日。

    他帶著老花鏡。視線落在削水果的沈晏身上。

    “小晏啊,你爸是個糊涂的。但爺爺不糊涂。是你的就是你的,誰也搶不走。他給出去的股份爺爺肯定讓他收回來。”

    沈晏聞言,不在意的挑了挑眉︰“爺爺,這話說出來恐怕連您自個兒都不信吧,不然怎麼可能被氣到醫院。”

    沈老一哽。

    氣急敗壞的恨不得給沈昌潮兩耳光。

    沈昌潮這次給的股份不多,但能保證沈望這輩子無憂。可就怕沈望和汪琴的胃口太大,並不滿足。

    沈晏削好隻果,送到沈老手上,然後去廁所洗手。

    沈昌潮能這麼做,沈晏並不意外。

    沈晏也知道,沈昌潮還是有分寸的,能給那母子的也只有這麼多,可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

    沈昌潮娶汪琴,是在鐘斕死後的第二年。

    沈晏當時極力反對。

    沈昌潮那一段時間也歇了心思,可沒過多久,還是無視他領了結婚證。

    反對有什麼用呢?

    半年後,汪琴帶過來的孩子改了沈姓。

    現在是股份。

    那以後呢。

    沈晏冷笑。

    鏡子里的少年鳳眼細而眯長,嘴里溢出一聲極為不屑的輕嗤。

    這麼多年來,他冷眼旁觀,一次又一次的助長了汪琴的火焰。

    繼承沈氏集團,沈晏並不那麼感興趣,他也向來不以為沈氏集團太子爺是個多麼榮耀的稱呼。

    鐘斕死的有多遺憾,他對沈氏集團就有多恨。

    可就算是他不要的,扔在垃圾桶潰爛發臭也好,別人也別想撿去。

    就算現在到手了,總有一天,待他羽翼豐滿,也得讓他們吐出來。

    他遮下眼底的鋒利,洗了一把臉後出了廁所。

    病床門外,溫柔似水的貴婦提著保溫盒卻被門外的保鏢攔了下來。

    她低著頭呈現難過之色,眼含委屈,對著邊上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柔聲道︰“這是我給爸炖的雞湯,你拿進去吧。”

    沈昌潮見她委曲求全的樣子,心里很不好受,可老爺子年紀大了,不見汪琴他也沒轍。

    “沒事,你做的夠好了,我會和爸好好說,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委屈。”

    汪琴搖搖頭︰“這是我應該做的。”

    汪琴心里得意的很,老爺子越是這樣,沈昌潮就越心疼她。

    沈昌潮嘆了口氣,對保鏢說︰“讓我太太進去吧,老爺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保鏢每次都是委婉拒絕,給雙方都留了面子。

    可這次少爺特地吩咐過。

    保鏢目視前方,看也不看汪琴一眼︰“沈老是給國家立過汗馬功勞的,這次生病就連上面都親**問過,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們可不敢給沈老吃。”

    汪琴臉色一僵,可依舊保持微笑︰“這是我親自熬了一個晚上的湯,買食選材都沒過別人的手。怎麼會不干淨呢?”

    保鏢一板一眼︰“少爺也說了,vip病房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的,人要皮樹要臉,做人還是得有自知之明。”

    保鏢的話,讓沈昌潮氣的半死。

    可如果沒有老爺子默認,保鏢怎麼敢說這些話。

    他轉頭安撫汪琴幾句,進了病房。

    沈老看見他臉色就黑了下來,吃著沈晏削好的隻果,壓根不搭理。

    沈昌潮又看了眼兒子,沈晏招呼也沒打,像是當他不存在。

    他訕訕一笑,正要把保溫瓶遞過去。

    “那個女人做的東西,我怕消化不良。”

    沈昌潮無奈︰“爸,你這話說的,汪琴這個兒媳做的夠好了。”

    他知道沈老有氣,這些事也怪他,沒有事先商量,可汪琴到底是他妻子,沈望也要叫他一聲爸,他總要給他們留點什麼。

    沈昌潮看著倚在窗邊的少年,在他沒有參與的時間里,沈晏比他還高了。

    他忽然有一陣的恍惚。

    “小晏,沈望一直是個乖巧的孩子,我保證,他得到的永遠也不會越過你。”

    沈晏懶懶的打了個哈氣。

    語氣冷淡︰“那是你的事。”

    沈昌潮不喜歡他這態度︰“沈望畢竟是你弟弟。”

    沈晏垂著眸,陽光撒在他的側臉上,忽明忽暗,他笑了笑︰“我這人庸俗,不比沈總給別人養孩子的高尚。”

    沈昌潮臉色漲紅。

    他實在不明白,鐘斕都死了這麼多年了,沈晏怎麼還沒放下,每次見面不是劍拔弩張就是陰陽怪氣。

    他顫抖的指著沈晏。

    然。

    沈老吃完了隻果,把果核直接砸到沈昌潮昂貴的西裝上。

    “你當我是死的?你他媽指誰呢?”

    沈昌潮忍下一口氣,總覺得沈晏這脾氣是被沈老縱出來的。

    “爸,你听听他說的是什麼話!”

    沈老冷笑︰“小晏說錯了嗎?”

    “沈昌潮,你以為你干的是人事嗎?我覺得小晏還嘴下留情了。”

    沈老平息著怒火︰“小晏,你先出去,爺爺有事和他說。”

    沈晏沒意見,拿起手機,一出病房就看見汪琴。

    汪琴靠近,正要打招呼。

    “滾!”少年冷硬留下一個字,大步離開。

    ——

    病房內,沈老氣的捂住心髒。

    是,沈昌潮送汪琴母子禮物無可厚非,他送什麼不好,送錢,送游艇,送宅院,送園林,他和小晏絕對不會多說一個字。

    送什麼不足以讓那母子一輩子生活得到保障?

    偏偏得是公司股份?

    “沈昌潮,我就問你,你這樣值得嗎?鬧的父不父子不子的,你到底圖什麼?”

    沈老罵完,又冷笑︰“哦,差點忘了,你兒子不止小晏。”

    沈昌潮鈍痛,沈晏一離開,他心里話也就說了出來︰“爸,我是覺得汪琴她不容易,她進門這麼久,您老人家也不待見她,這個圈子里不知道多少人笑她。”

    沈老失望的搖了搖頭。

    “你心疼她?那小晏呢。”

    “鐘斕走的時候,他才多大?你管過他嗎?”

    那麼半大的人對著母親的墳哭的上氣不接下氣,話都說不利索。沈老只要一想到這里,胸口就悶的厲害。

    “我听說一個月前沈望生日你特地定了蛋糕,沈昌潮,我就問問你,你親生兒子生日是什麼時候?”

    “你這個爸當的夠輕松。”

    沈老一眼都不想再看這個兒子。

    他說這麼多,不是讓沈昌潮愧疚,而是想告訴他。

    他的小晏也該有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