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修真界第一幼崽 > 十三(遇見難過的狗狗,應該摸摸...)

十三(遇見難過的狗狗,應該摸摸...)

    異變來得毫無征兆。

    當年楚明箏只是個小孩,對于陣法被毀一事,並不知曉其中的前因後果。

    她本以為是邪祟群起而攻之,憑借蠻力將大陣擊潰,不成想竟是城中出了叛徒。

    ——若想破壞陣法,在外自是難于登天,然而一旦能在城中找到陣眼,便成了輕而易舉的事情。

    是誰做了這種事?他莫非不知道……僅僅是這一念之差,就會把全城百姓一並引入死路嗎?

    正如楚明箏身上的劇毒,幻境雖能把人變回七年前的模樣,靈力與修為卻仍然好端端留在身上。

    事出緊急,清衍門與蒼梧仙宗的弟子盡數出動,但即便如此,面對浩蕩而來的魔潮,還是顯得勢單力薄。

    楚明箏咬牙,手中華光一晃,現出本命法器︰“我也去守城。”

    如今箭在弦上、四面楚歌,要想守住龍城,必須守住那道裂口,見敵便殺,絕不能讓妖魔邪祟進入城中。

    那是讓所有人平安無事的唯一辦法。

    她靈力還在,又是曾經名動一時的天才,修為比城中許多弟子都高,倘若在這種時刻退縮,楚明箏做不到。

    更何況,這里還有她心中無比重要的、想要守護的人。

    在此之前,楚明箏的形象一直是個普通小女孩,如今憑空亮出長笛,讓在場不少人神色一呆。

    明珠等人面露茫然,明玉猛地跺腳︰“楚明箏!你明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何必跑去送死!”

    即便來到幻境後爭吵不斷,可這是她最珍視的朋友。

    若是躲在城中藏起來,說不定還能有一線生機,一旦前往城門,必然是九死一生的險境。

    她已經失去得太多太多,早就不敢再去冒險,什麼英雄什麼斬妖除魔,全都是不切實際的夢。

    “我們、我們都留在這里,等仙門的援兵趕來——”

    明玉說著語氣漸軟,幾乎淪為卑微的祈求,話音未盡,卻被人按了按肩頭。

    當她抬頭,望見明珠漆黑的瞳。

    “雖然不知明箏為何……”

    女孩深吸一口氣,與楚明箏對視之際,露出溫和的笑︰“你去吧。”

    “她去了就是死路一條!”

    明玉眼眶發紅︰“姐姐,我會把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訴你,可明箏……”

    可瘦弱的小姑娘只是定定看著她,半晌,忽然道︰“明玉,還記得我們一起許下的願望嗎?”

    ……她們四個人,曾經都想變成能保護所有人的大英雄。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心願,久到差不多快要全部忘記。

    眼淚倏地落下,明玉死死咬住下唇,低頭不再出聲。

    “蘿蘿,魔物暫時不會進到城里來,客棧有清衍門的宋師姐保護。”

    楚明箏摸摸小師妹臉頰︰“你先行待在這里,若是……若是出了意外,就找個地方好好躲起來。”

    秦蘿年紀雖小,卻也明白如今局面的危急,努力吸了吸發酸的鼻子,從儲物袋咕嚕嚕拿出一大堆東西︰“小師姐,這是爹娘給我的保命法器,這是威力很大的符紙,還有這個這個……全都送給你。”

    哪有把保命法器毫不猶豫送人的啊。

    楚明箏無聲笑笑,只接過幾張護身符紙,與眾人迅速道別後,便隨其他弟子一並前往城牆。

    他們一走,熱熱鬧鬧的小院很快沒了聲音。

    小孩修為不高,去了只會添亂,成為毫無用處的累贅。事已至此,任誰都沒了繼續吃點心的閑情逸致,孩子們一一散去,只留下秦蘿、陸望與氣沖沖的江星燃。

    江星燃咬牙切齒︰“究竟是誰破了陣法?叛徒!壞蛋!惡心!”

    “可、可能是——”

    陸望小聲開口,察覺到秦蘿投來的視線,匆忙低下頭︰“可能是黑街里、里的魔。”

    江星燃一愣︰“為什麼?”

    “龍、龍城人魔混雜,許多人都瞧、瞧不起魔和半魔。”

    他臉上的傷口尚未痊愈,仍能看出青紅交錯的痕跡,好在大部分腫脹褪去,終于能看清面龐的大致輪廓。

    陸望生得清雋溫和,睫毛長得過分,輕輕一眨眼,就有簌簌雪花和細碎陽光一起落下來。

    因為格外蒼白,耳朵上的紅暈也就格外明顯。

    “尤其半魔,日子都很辛、辛苦,被許多人欺負。”

    陸望道︰“要是破壞陣法……就能報仇。”

    這是最合理的解釋。

    龍城雖然人魔混雜,兩者之間的對立卻極其尖銳,彼此看不大起。尤其半魔,生生成了兩邊眼里共同的怪胎,不被任何一方接受。

    鄙夷、欺辱與日復一日的惡意,只會滋生出無窮無盡的恨。倘若打從出生起,就遭受著身邊所有人的厭棄……

    江星燃打了個哆嗦。

    他想象不出那樣的日子。

    “不錯啊陸望!沒想到你還挺聰明!”

    小少爺拍拍他肩膀,很快再度露出思索的神色︰“可我听說龍城靈力稀薄,黑街又是個破破爛爛的地方,就算出了個壞家伙,能輕而易舉殺害守城的師兄師姐嗎?”

    他說著摸了摸下巴︰“還有這個幻境。到底是什麼人想不開,偏要把我們困在這里?看著所有人急得團團轉,他很開心是嗎?”

    秦蘿卻是不同意︰“說不定他和明玉姐姐一樣,想留住身邊重要的人。”

    七年前的龍城並不美好,但在那段時光里,或許仍有讓那個人念念不舍的回憶。

    “美好的記憶多了去,干嘛偏偏挑這個時候?”

    江星燃哼哼︰“難不成直到邪魔攻城,他們才剛剛遇見?”

    三個小朋友討論不出什麼端倪,為了不讓守在客棧里的宋師姐擔心,各自懨懨回了房間。

    比起江星燃和陸望,秦蘿的客房要更高一樓。

    也正是在樓道盡頭的拐角里,她望見幾道黑黝黝的人影。

    被圍在中間的……是謝哥哥。

    “是你做的對不對!”

    身穿清衍門門服的少年雙目通紅︰“你今早才鬼鬼祟祟出了客棧,現在就……除了你,還有誰能干出這種事情!”

    他身側的少女皺了皺眉,壓低聲音︰“師兄莫要沖動,或許並非是他。”

    “不是他還能有誰!以他的實力,殺害鄭師弟難道不是綽綽有余!”

    少年握緊雙拳︰“半魔能有什麼好東西?我听說他以人血為食,殺了城中不知多少百姓,這種家伙什麼事做不出來!”

    謝尋非桃花眼微抬,懶懶瞥他。

    “說完了?”

    謝尋非嗤笑︰“與其在此與我對峙,不如前往城牆看一看。守城之人遠遠不夠,對吧?”

    他全然沒把少年的刁難放在心上,說罷默然側身,竟是听得厭了,想要回房歇息。

    “你——!”

    少年眼見留他不住,心中怒氣更甚,手中一動,掐出一道法訣。

    他修為不高,剛入門不久;而謝尋非刀尖舔血地長大,早就有了反應飛速的戰斗本能,不過眸光一動,便已凝神起勢。

    然而正是這眸光一動。

    散漫的視線向身後側去,在一階階長廊上,謝尋非見到一抹緋紅。

    是秦蘿。

    他下手不輕,沒給對方留任何余地,對于謝尋非而言,這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然而此時此刻,他卻生出了莫名的遲疑。

    會讓那孩子見到血。

    見到她同族……被一個半魔殘忍傷害的血。

    騰起的魔氣瞬間消弭,仙術一往無前,重重落在黑衣少年身上。

    謝尋非咬了牙,蹙眉把鮮血咽下。

    “謝、謝哥哥!”

    秦蘿被嚇得不輕,腦子一片空白地飛跑上前,張開手臂,將謝尋非護在身後。

    “不、不是的!”

    她心里全是亂麻,氣得聲音發顫︰“陣法破的時候,謝哥哥一直和我們在一起!”

    “若是他在那之前,就把師兄師姐殺害了呢?”

    少年咄咄逼人︰“否則他今早的外出,究竟作何解釋?”

    “好了,師兄。”

    他身側的少女沒想到謝尋非並未還手,露出有些遲疑的神色︰“徒勞糾纏不是辦法,如今陣法缺人去守,我們還是速速前去吧。”

    有孩子在場,少年滿心怒氣沒地方發泄,只得憤然隨她下樓離去。秦蘿心口咚咚直跳,匆匆轉身。

    那一擊正中心口,謝尋非臉色蒼白得可怕。

    他穿著一身黑衣,如今站在樓道陰暗的角落里,仿佛與黑暗融為一體,更襯出薄唇血紅、面色如紙。

    連他自己也想不通,為何要在中途把魔氣強行壓回身體,實在愚蠢至極。

    ……真是瘋了。

    “怎麼了?”

    瞥見小不點發紅的眼眶,謝尋非竭力扯出一個雲淡風輕的笑,微微俯身與她對視︰“被邪魔攻城嚇到了?”

    秦蘿搖頭︰“不是的。”

    她不怎麼會說話,腦子里骨碌碌轉個不停,半晌才冒出來一句︰“我不怕那些妖怪。”

    果然是小孩,連妖與魔都沒辦法分清。

    謝尋非自喉間發出低不可聞的輕笑,下一瞬,又听她癟著嘴繼續道︰“我……我是怕你難受。”

    他倏地愣在原地。

    “我知道一定不是你做的,他們在欺負人。”

    秦蘿歉疚地低下頭︰“可是我不能幫你,謝哥哥,對不起。”

    似乎有一縷風穿廊而過,途經這處小小的陰暗角落,悠悠打了個旋兒。

    立于黑暗的少年薄唇稍抿,指尖竟不知為何有些倉促,踫了踫自己單薄的袖口。

    謝尋非向來是不屑于解釋的。

    少年自小生活在孤獨與歧視之中,由最初的自卑啜泣,逐漸生出冷然凌厲的傲骨。

    既然不被在意,他便也沒必要顧及旁人的感受,無論傳言說他濫殺無辜,還是食人鮮血,謝尋非通通懶得去關注。

    他們想要自顧自地恐懼與厭惡,那就讓他們去恐懼厭惡,他孑然獨行,倒也落得清淨。

    然而此時此刻,半魔少年卻垂下眼眸,輕輕拉了拉女孩衣袖。

    曾經從來都是秦蘿拉著他。

    謝尋非嗓音很低,有些啞,帶著不自信的倔︰“不是我做的。”

    他之所以出門,的確是有魔族前來求他辦事。

    或許是想到了某個人,謝尋非毫不猶豫地一口回絕,並在之後提醒過守城弟子,卻並未引起太多關注。

    半魔身份低微,他早已習慣。

    “我知道!”

    秦蘿睜大眼楮,嗓音清凌得像是鈴鐺叮叮︰“謝哥哥是個好人,不會做壞事。”

    她真是不怎麼會講話,好像“好”和“壞”是唯一的詞匯儲備。

    謝尋非卻笑了一下。

    “……他們都討厭我。”

    他站在黑暗里,終于顯出幾分這個年紀應有的別扭脾性,賭氣一般傾訴︰“我也不喜歡他們。”

    秦蘿仰頭看著他。

    謝哥哥有那麼高,平日里總是又冷又硬的模樣,然而這會兒低著腦袋,不知怎麼,居然讓她想起毛茸茸的狗狗。

    遇見難過的狗狗,應該摸摸它的頭。

    小豆丁輕輕踮起腳尖,手掌落在少年漆黑的發間,有些笨拙地、像順毛那樣踫了踫。

    “我喜歡你呀。”

    她說︰“還有小師姐,江哥哥和陸望,謝哥哥這麼好,大家都會喜歡你的。”

    這種觸踫前所未有,謝尋非脊背僵了一下。

    “龍城也很討厭。”

    他任由腦袋被摸來摸去,被壓抑在心底許多年的話,被別別扭扭低聲講出來︰“亂糟糟的,整天除了打架還是打架。”

    “那我們就一起去其它地方啊!”

    秦蘿很快應答︰“趙哥哥不是說了嗎?九州有那麼多那麼多好吃的好玩的——我想去北方打雪仗!”

    謝尋非喉頭動了動。

    某塊巨大的冰川似乎在慢慢消融,融化的水落在心口,滿滿當當,卻也隱隱發澀︰“……一起?”

    “對啊。”

    年紀尚小的小朋友不知道那兩個字對他有多麼重要,聞言笑眯眯仰起腦袋,眼中滿是亮晶晶的陽光︰“一起。”

    太陽附近的雲層緩緩而過,光線悠悠鋪開,沖破角落里逼仄的黑暗,灑上小少年陰沉的眼眸。

    曾經的他更像是一把刀、一抹行蹤不定的鬼魅,如今發絲被染上澄黃溫暖的色彩,一言不發之時,如同安靜而溫和的幼獸。

    一個從未有過的念頭,在他心中掙脫出來。

    此生頭一回,謝尋非想要保護某一個人。

    即便是在這種九死一生的危局里,也要拼盡全力地、賭上一切地……讓她活下來。

    然而也恰是此刻,有什麼畫面在腦海中倏然一閃。

    強烈的熟悉感涌上心頭。

    如今龍城未破,謝尋非卻隱約見到血流成河、尸橫遍野,一道身影在他面前倒下,抵擋住邪魔致命的進攻,旋即再無聲息。

    心髒開始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

    “可她始終會死。”

    一道聲音在耳邊響起,如同毒蛇吐信︰“想想那日城破……你當真,能保護身邊的人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