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天門帝國 > 第2099章 叛逃的聖騎士

第2099章 叛逃的聖騎士

    ,最快更新天門帝國最新章節!

    厲鋒…刃柳的目光看向了被一根根鐵線針貫穿的同伴。

    可是,他還是非常的好奇。

    于是便說道“莫天陰,你不要忘記了,在亞馬遜森林戰役後,你的同伴離開了,但是沒有人尋找你,你一個人孤獨的走了很遠很遠,直到遇到了我們天殿隱修,這如同給予了你第二次生命般的相遇,你一定要用這樣淺薄的方式,來背叛我們嗎?”

    我一個人孤獨的走了很久很久…

    天陰的目光中,的確出現了回憶︰

    一坨黏糊糊的東西掉落在了自己的臉上,滂臭滂臭的,他慢慢的睜開眼楮,用樹葉擦掉了臉上的鳥屎,慢慢的站起身。

    他在一座孤島上面,腦海中的記憶是之前在南魔海那邊的戰斗,高爵將那些人制服後,後來呢?戰爭還在繼續嗎?我在那里呢?

    “小唐,天晴,天恩…”莫陰在孤島上面大聲的吶喊著。

    啾啾啾,只有樹枝上面的鳥兒不斷的發出嘲笑的聲音,仿佛在說︰傻瓜,傻瓜。

    但是莫陰堅信,只要自己堅持等待,搜救的隊伍,一定會找到自己的。

    他雖然被海水沖走,不知道在哪里,但是,他的同伴不會放棄他的。

    第一天的夜里,星空很亮,很低,那些閃爍的繁星仿佛觸手可及,莫陰孤獨的蹲在篝火的旁邊,身邊的衣服在樹枝上面隨風飄舞。

    第二天的夜里,莫陰就像是瘋子不斷的怒吼,本來想要殺掉那只鳥,但是想了想,這是自己流落孤島唯一的朋友。

    第三天的中午,莫陰殺掉了一頭海龜,飽餐一頓後,抱著龜殼漂浮在海洋上,跟鳥兒一起出發了。

    他在海上再次遭遇到了風暴,洶涌的亂流中,他死死的抱著那個大龜殼。

    那只鳥不知道是飛走了,還是死了,或者說,那只鳥根本不存在。

    再次醒來的時候,莫陰來到了一個倉庫里面,旁邊有個人正在吃著大蔥卷餅,看到他醒過來,呆滯的靠著牆,那家伙問道“今年比往常更加的熱鬧,我們也有的賺。”

    莫陰問他“賺什麼?”

    “你不是跟九叔做事的?”,那人問他,然後自己卻笑了,眼神中出現了一抹明了“你是從鷹武灣被沖過來的海上流浪者吧,別怕,待會兒賣把子力氣,累不著你。”

    賣什麼力氣?這里是哪兒?莫陰帶著滿腔疑問,突然被人帶走。

    他被帶到一個房間里面,桌子上面擺放著很多的食物,看起來色香味俱全,他盡管很餓很餓,但是還只是不斷的吞咽著口水,隨後,一個衣著華貴的女方跟一群人從外面走進來,手下打開了懸賞令,女人比對著上面的懸賞照片,試探性的問道“天將團四號的莫天陰?”

    莫陰不敢答應,他害怕是敵人。

    他只是注意到,女人的耳朵上面帶著一對銀色的螳螂耳環。

    “你被你的團隊拋棄了,看來。”,女人笑道。

    “我沒有!”,莫陰握著拳頭低吼“我是在戰場中失蹤的。”

    而後強調著自己︰我是因為為天門戰斗,脫離了隊伍而已,我沒有背叛我的同伴,也沒有當逃兵,我只是…我只是因為戰斗…

    恩恩,女人頻頻點頭,維護著他的自尊心。

    听著他那忠心耿耿的話,女人面無表情的說道“有意義嗎?你一樣被拋棄了。”

    沒有人來找你,也沒有人記得你。

    “胡說。”,莫陰一拳頭打在桌子上怒吼“我跟他們,情同手足。”

    好的,我相信你們情同手足,女人抬起手捂著嘴笑了笑,然後吩咐道“讓他在這里做事,你是不是被你的隊伍拋棄了,時間會告訴你的,不需要我多說,你自己慢慢的領悟。”,然後指著桌上的東西說“你可以隨便吃。”

    “謝謝,但是天將團的戰士,不會狼吞虎咽,不要瞧不起人。”

    莫陰拿起一個隻果,用力的咬了一口。

    他揍不了,他身上的傷勢太重了,他需要一個地方養傷。

    他听到他的手下叫他“楸姐,不如直接宰了那個小子?”,他一步步的走出去,後來他才知道,這個地方叫做鸚鵡鎮,漸漸的,他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

    坐在鸚鵡鎮的風車上面,他看著關于亞馬遜森林戰役的報道,里面對于自己,只字未提,不管是獨家的報道,還是大大小小的報道,哪怕就算是一個雜魚寫手,也沒有記錄自己的一星半點,他心煩意亂的關掉了手機。

    “呼…”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看著遠處的夕陽。

    “喂,莫天陰,下來干活。”,下面有人喊他。

    莫陰告訴他“天你媽。”

    從莫天陰再到現在的莫陰,發生的,不單單只是名字上面的變化,更多的則是內心的變化,他沒想到在戰場中,在沒有確認的情況下,自己便無人理睬,他更加不會理解,天蠍為什麼加入了蠻荒,小唐為什麼去了群英殿,那天將團呢?

    真的就是一個歷史中的東西了嗎?

    他不會就此甘心的。

    當回憶稀薄,再度面對現實的時候,莫陰告訴刃柳“我忠誠的,從來都不是天殿隱修。”

    他要是這麼說,刃柳就懂了,試探性的問道“所以內心,還是忠于天門?”

    莫陰高傲的抬起頭看著他,眼神之中,全是輕蔑。

    “算了,你不想說也沒關系,反正說不說,都不會改變你要死亡的下場。”,刃柳話音剛落,便直接握緊了碎星劍,全身變成了一道銀光劍氣,朝著莫陰沖刺過來。

    他一邊後退,一邊用陌刀敲打著身邊的椰樹。

    椰樹上,一顆顆爆炸的飛石彈接連不斷的朝著刃柳攻擊過去。

    “咚咚咚…”,飛石彈轟炸在他的身軀上立刻開始凶猛的爆裂炸開,但是刃柳有劍氣護體,所以造成的傷害並不強烈,反而是在滾滾的硝煙中,以極快的速度沖刺到了莫陰的面前。

    碎星劍因為是擊劍的關系,所以只有一式,那就是劍刺。

    莫陰低下頭的瞬間,肩膀上面,一縷縷細長的流光劍氣,已經“嗖嗖嗖”的飆射過來,狠狠的打在他的肩膀上。

    接著刃柳一腳狠狠的踢在莫陰的臉上,將他踢飛出去。

    落地的刃柳背著左手,右手將碎星劍舉起來,姿勢優雅而端莊。

    “我如果想要打贏這個家伙的話,就必須要出其不意的招式才行,但是,當初加入夜螳螂的時候,這群人對我的實力了如指掌,甚至連我的獵人能力,都是他們幫助我覺醒的,而且這個家伙,純體術,境界未知,我也是初次跟他交手。”

    殺掉厲鋒純屬是因為陷阱布置的相當好,但是想要啃掉刃柳這塊硬骨頭的話,那麼就有點難度了。

    “兄弟,我也是從死人堆里面,摸爬滾打走過來的,戰斗的多了,戰斗經驗,自然而然就會豐富了,光是看對手的一個起手式和眼神,你想要做什麼,我都知道…”

    刃柳自信的閉上眼楮的同時,莫陰突然將一根絲線一陣拉扯。

    一根根鋼鐵箭矢頓時從身邊的椰樹中不斷的沖刺出來。

    哼,刃柳的嘴角翹起,浮現出來了一抹自信而又高傲的笑容。

    “當…”他輕輕舞劍,直接將第一根沖向自己的箭矢,擊飛出去。

    隨後,碎星劍爆發出一道道修長而閃耀的銳利銀光,飛向他的箭矢,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便直接被碎星劍全部都“當當當”,頻頻的擊飛出去。

    聖!

    刃柳睜開眼楮,一道光芒從天而降照耀在他的身體上。

    這家伙居然是聖騎士,你敢信?

    但是不同于其他聖騎士的金光,他則是一道銀色的光芒直接照耀在自己的身軀上,隨後,刃柳的瞳孔徹底的變成了銀色。

    莫陰听說過,叛逃出去的聖騎士們,他們的能力也會受到影響,不在純粹。

    但是力量,還是有的。

    碎星劍-騎士精神。

    刃柳一腳狠狠的踩踏在地上,而後被閃耀的銀色光芒包裹,霸道的沖刺過來,在沖鋒的過程中,刃柳的身體上面竟然武裝上了一層劍氣盔甲︰鎧甲沖擊!

    莫陰連忙閃避,刃柳全身一個撞擊,只听到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

    一棵椰樹,竟然被直接撞的斷開。

    那可是椰樹呀,這樣堅固的樹木都被一擊…

    倒地的椰樹爆發出滾滾的塵煙,下一刻從煙霧中,刃柳的身體飛速的沖刺過來,一劍刺過去,“當…”莫陰以陌刀防御。

    “當當當…”,但,只不過是一個踫撞而已。

    畢竟是有武器長短的優勢,碎星劍在莫陰的胳膊上面割裂開一條傷口,下一刻將陌刀打飛出去,同時一劍狠狠的刺在了莫陰的胸膛上。

    刃柳前進,碎星劍的劍刃彎曲,扎進了七八厘米的厚度。

    而後刃柳又快速的後退。

    “嗖嗖嗖…”他隨意的舞動了幾下碎星劍,表情冷漠。

    這幸好是擊劍呀,不足以貫穿致命,莫陰看著身體上面的劍洞,倒抽了一口涼氣。

    體術拼不過,武器也拼不過,莫陰有些慌了。

    這份驚慌,完全被刃柳捕捉到。

    他之所以如此的有自信,是因為莫陰出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帶他的“獵人工具箱”,那個里面可是裝備豪華,而這,也是椿姐他們設計的,因為他們的任務,就是在莫天陰搞定締崎他們三人後…

    殺人滅口,奪掉他的獵人能力。

    紀椿第一次看到莫陰放走陳靖星的時候,真的是大度的原諒嗎?當然不是,而是因為,要找到一個可以完美跟獵人能力完全契合的人,這個人,經過了長時間的尋找,已經找到了。

    而莫陰,也可以不用留了。

    比起這麼一個讓會長都擔心的人,為什麼不去尋找一個,完全可以被支配的人呢?

    而莫陰也聞到了這股危險的味道,獵人的他對于未知的危險是有感應的,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椰林這塊,布置陷阱,以防萬一。

    但是沒想到,事實真的如此,夜螳螂真的手段殘忍。

    所以刃柳冷冷的笑道“倘若你的工具箱在你的身邊,我況且對你還忌憚三分,但是現在嘛…看到身邊的椰樹了嗎?很快,這就是你的下場。”

    聖,又是一抹銀色的聖光照耀在刃柳的身上,而那邊的莫陰雖然趁手的工具不在,但是想要殺掉他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刃柳再次沖刺過來,而那邊的莫陰一聲怒吼“獵人-究極奧義-熊之庇護。”

    “呼呼呼…呼呼呼…”,只看到隨著莫陰將一顆“熊血靈珠”直接捏爆開,全身開始不斷的低吼著,而後,棕色的鬢毛不斷的從莫陰的身體中生長出來,他霸氣的怒吼著,一邊拍打著胸膛,一邊身體迅速的熊化。

    刃柳一劍刺在前方一頭高達三米的黑熊的身軀上,劍刃頓時彎曲。

    碎星劍的優點是︰攻速快、疾、迅,但是缺點也很同樣,不夠鋒利、不夠強勢。

    “吼…”黑熊莫陰爆發出一聲怒吼,滾滾的風暴直接將刃柳吹的不斷的後退,下一刻,隨著大地的開始顫抖,黑熊四蹄著地,奔騰過來,臨近刃柳,上半身抬起。

    黑熊-o雙-熊爪之震!

    兩只前蹄帶著逆風流與超強的威力,狠狠的拍打下來。

    碎星劍-超殺-幻影之光。

    熊蹄在爆發下來的瞬間,刃柳的全身變成了數十道劍芒飛速的擴散開,而後,一道道的劍芒殺氣騰騰的圍繞著黑熊不斷的亂舞。

    “擦擦擦…”

    劍芒迅疾的舞動中,斬殺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只看到黑熊的身軀上面,一眨眼的功夫就裂開了數十條傷口。

    黑熊疼的不斷的怒吼,一個轉身,一巴掌橫掃。

    “噗噗噗噗…”熊掌拍打在劍芒上面,爆出悶響。

    數十條銀色劍芒迅速的後退,在天空中迅速的交織到一起,匯聚成刃柳的本體後,刃柳一腳踏樹︰碎星劍-超殺-龍卷•銀光之銳。

    飛速旋轉的刃柳身體周圍開始不斷的卷動起來一道道強勢的銀色風流,舞動中,風流迅猛的形成轉動的龍卷,狠狠的爆發在黑熊的身軀上。

    “ …”龍卷沖擊,黑熊鬢毛亂舞、身體更是被震開一大塊血口,全身被掀翻在地。

    但是就在黑熊倒地的瞬間,莫陰再次爆開了一個‘巨鷹血靈珠’,只看到那頭熊在很短的時間內身體上面涌動出一股股的黑煙融化中,一頭巨鷹展翅飛舞而出。

    巨鷹的雙爪狠狠的抓在了刃柳的肩膀上,展翅飛舞的同時,利爪上面攜帶著一些人皮和碎肉。

    沒有提防到這一手的刃柳單膝跪地。

    而巨鷹展翅,懸浮在天空中,他看著下方的刃柳,在受傷的地方,居然有一抹抹的銀光不斷的閃耀而起。

    其實很早之前,夜宴便已經在調查著聖劍騎士團,一個發展的如此古老的組織,這些年的明爭暗斗自然是不少的,也有很多叛逃者離開,分成三個部分︰一部分是像刃柳他們這樣,被除名,他們的聖光也被改變成了銀色;第二種就是像落焱、寒雨他們這樣,申請調離,去別的勢力,追隨別的君王,但是背負的,還是聖劍騎士團之名,這種幾乎是被默認的,因為這會側面的展現出來,聖劍騎士團的強悍,是加分的,所以不會被趕盡殺絕。

    而第三種,則要凶悍的很多。

    他們大多數都是一些實力強悍,但是對于聖劍騎士團的制度感覺到不滿,並且想要改變這種制度的一群人,但是被打壓的抬不起頭,于是一氣之下,離開,同時這些人聚齊到一起,去形成一個龐大的,對抗聖劍騎士團的組織。

    他們的,是黑暗邪光,威力巨大。

    這個組織直到目前為止,也參與過時代之中,但是整體隱藏的非常神秘,目前已知的的成員只有一位︰九尾貓君-公孫流雨。

    這可是個非常恐怖的家伙,雖然按照輩分,公孫臣兩兄妹還要叫他一聲二叔,但是這家伙經歷過非常非常多的大事件,但是最終都保全自己,還跟邪龍神那種利益交換一樣,他是真的光靠智慧和狡猾,就躲避了很多次的危險。

    銀光當然不能夠治愈刃柳的傷勢,但是就在這麼短暫的瞬間,刃柳直接沖天而起,在巨鷹發出一聲慘烈的叫喚聲中,一劍狠狠的刺入了巨鷹的身體之中。

    巨鷹的身體消亡中,莫陰從里面狠狠的摔下來,掉在地上。

    他的身體已經是遍體鱗傷,雖然這些靈珠能夠讓他發揮出來動物系的血統效果,但是承受的傷害,那都是莫陰的本體自己所承受的。

    他在地上,不斷的咳嗽著,不斷的吐出鮮血。

    大局已定。

    刃柳放松了下來,一邊移動過來一邊說道“還是有兩把刷子的,給我的身上,帶來了一些傷勢的,但是你不會相要贏了我吧?你靠什麼贏啊?是你這些搞笑的機關嗎?”

    他說著,故意踩到了莫陰的一個陷阱。

    從後方飛舞過來的毒鏢,被他隨意的幾劍,全部都掃開。

    他將碎星劍放在了莫陰的脖頸上面說道“知道麼?在山林中有經驗的野獸們,在吃了獵人的一次機關苦頭後,第二次便會直接警惕了,而經驗豐富的老獵人們,也在不斷的強化自己的陷阱、不斷的升級自己的裝備,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制衡和博弈的場面。”

    很遺憾。

    真是遺憾。

    刃柳說“我們成為同伴的時間太短,不然我可以給你講很多故事听。”

    說著,舞劍就要刺死莫天陰的瞬間,天陰一聲冷笑︰

    高端的獵手,往往都是以獵物的方式出現。

    刃柳還沒反映過來,便看到莫陰直接捏爆了“黑曼巴毒蛇靈珠”,全身變成了一條巨大的黑蛇,而後裂開,第一條黑曼巴纏繞在擊劍上面,一口,狠狠的咬在了刃柳的手背上。

    這一口下去,刃柳眼前的世界直接失去了色彩。

    而隨後,一條條的黑曼巴幾乎是將刃柳活生生的直接咬死。

    他瞪大眼楮,全身布滿了齒痕,倒在了地上,莫陰也笑著從蛇皮中站起來,拍了拍刃柳的臉說道“喂,想要教訓我?”

    我也送給你一句話吧。

    “有些獵人的陷阱,是一擊必殺的,我就是那種類型。”

    夜螳螂的兩個干部,竟然同時被莫陰弄死,一個被陷阱搞定,一個被陰謀搞定,天陰確實是變強了,下手狠、準、快,很符合一個優秀獵人的品質,不拖泥帶水,出手必死,懂得示弱,懂得低頭,懂得故意賣出破綻。

    這其實才是天陰,本來的態度。

    他還記得,當年在皇騎時代,自己就在為夏天賣命,去殺了紅毛將軍坤林,一晃,好長時間了。

    原來…

    不是時間越長,感情就越深呀,莫天陰以為,是這樣的呢。

    他受傷了,刃柳的攻擊也很凶猛,他短暫的包扎了一下後,將碎星劍隨便的扔到一顆椰樹上說“等你的有緣人吧。”,而後點燃一根香煙,一步步的走出椰林。

    下一步去哪兒?他當然目標清楚。

    但是,接自己的船,是另外一批人,要在午夜時分才來,他們可不會像上一批人一樣,那麼守時。

    他計劃著未來,滿懷信心,卻突然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抬起頭,唐夜之凰喘氣著,站在前方。

    小唐說“天陰啊…”<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