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紅樓如此多驕 > 第45章 議賴大牽出‘母女情’

第45章 議賴大牽出‘母女情’

    返回頭再說來順。

    他辭別母親回到輪胎小院,卻是左等右等也不見自家老子回來。

    眼見到了飯點兒,正猶豫著要不要再去打探打探消息,來旺才終于木著臉回到了院里。

    “爹!”

    來順連忙迎了上去,剛要說些什麼,就被自家老子用眼神攔了下來。

    他心領神會的跟在來旺身後,一起來到西北角的雙人臥室里,這才開口追問究竟。

    “能怎得?”

    來旺嗤鼻一聲,歪倒在自己的床上,一邊捶著大腿一邊道︰“左右不過是一哄二嚇罷了,咱們這位老爺倒是個‘實誠人’,擺明了是奔著銀子來的,半點都不遮掩。”

    來順見狀,忙上前幫他捏拿。

    來旺就干脆在床上躺平,舒坦的哼哼了幾聲,這才又叮嚀道︰“估計從我這兒討不了好,就該打你的主意了——你如今也出息了,別的我倒不擔心,只有一樁,可千萬別犯那倔脾氣,當面頂撞老爺太太!”

    來順一邊顯擺前世在洗腳城剽竊來的手藝,一邊回道︰“您也說我出息了,這些道理難道還能不懂?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老這麼忍著,怕也不是個事兒。”來順邊捏邊道︰“咱家本就打定主意要低調行事,這再三番五次被他找釁,府里那些捧高踩低的勢利小人,怕是又要把咱們當成軟柿子了。”

    “這應該不至于吧?”

    來旺聞言皺起了眉頭,卻也並未全盤認同兒子的說法,反是搖頭道︰“這府里說到底是老太太做主,咱們這位老爺又素來不得寵,那邊輕那邊重,明眼人應該都能拎得清。”

    頓了頓,他又瞥了兒子一眼,半是警告半是勸說道︰“那畢竟是老爺太太,連二奶奶都得忍著,難道咱們還能硬頂回去不成?”

    嘖~

    自家老子果然不是個好忽悠的。

    來順略一猶豫,干脆把話又挑明了些︰“硬頂肯定是不成,不過咱們也不能總這麼忍著,依著我的意思,不如找個人來殺雞儆猴!”

    “什麼意思?”

    來旺一骨碌爬起來,目光灼灼盯著兒子︰“你是不是早就選好要殺那只雞了?”

    “這……”

    來順訕笑著,避開了這個問題,答非所問的道︰“我還是覺著,當初透露消息給太太,讓她跳出來攪局的,多半就是那賴大。”

    來旺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下意識反駁道︰“咱們又沒證據……”

    “有些事兒,就不能講什麼證據、道理!”來順斷然道︰“二奶奶需要出一口悶氣,咱們也要顯一顯雷霆手段,免得被人當成軟柿子!”

    說完之後,見自家老子仍是不大認同的樣子,忙又補了一句︰“再說您別忘了,那茗煙、鄧好時連著兩回要害我,咱們要是就這麼黑不提白不提的,難保不會有第三次。”

    頓了頓,又沉聲道︰“說不定連老爺也會摻和進來,到時候再想反抗可就晚了。”

    來旺听到這里,脊梁又挺直了幾分,卻依舊提出了自己的質疑︰“咱們若和賴大針鋒相對,他豈不是更要和老爺太太聯起手來?”

    “那也好過這麼窩窩囊囊又提心吊膽的!”

    來順霍然起身,慨然道︰“現在二奶奶憋著一口氣,那鄧好時又正巧有現成的把柄,錯過這個機會,再想拿賴大的心腹立威可就難了!”

    “你說的果然是那鄧好時。”

    來旺嘆息一聲,無奈道︰“可那潘又安已經逃了,你現在再去指證他……”

    “正因為潘又安已經逃了,我這時候出來指證,才更能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來順說著,忽的想起了什麼,忙又補充道︰“再者說了,只要計劃得當,說不定還可以把赦老爺推到前面,這樣一來就不怕他們合伙算計咱家了!”

    說著,將自己剛剛想到的法子,簡單節要的敘述了一遍。

    不過來旺听後沉默半晌,還是沒能下定決心讓兒子去冒險,微微搖頭︰“還是容我再想想吧。”

    說著,又躺回了床上。

    …………

    與此同時。

    寧榮前巷一棟二進宅子里,林之孝的妻子劉氏,也正氣哼哼的歪在床頭。

    一個十四五歲的丫鬟,噤若寒蟬的侍立在旁,直到看見林之孝從外面進來,這才如蒙大赦的迎了上去。

    “大娘自晌午就不吃不喝的,您看……”

    林之孝抬手止住那丫鬟的傾訴,又順勢指了指外面。

    那丫鬟立刻知情識趣的退了出去。

    林之孝這才來到床前,端起托盤里尚有余溫的雞湯,勸道︰“你多少吃些……”

    “我哪里吃的下?!”

    劉氏猛地坐起身來,捂著額頭的濕毛巾,咬牙切齒的質問︰“那賴大到底什麼意思?咱家素日里對他畢恭畢敬的,結果就換來這等下場?!”

    劉氏素日里也是個溫吞脾氣,這驟然來了個河東獅吼,倒把林之孝嚇了一跳。

    他往後退了半步,把那雞湯放回托盤里,這才連忙勸道︰“你嚷什麼嚷?快小聲些!”

    說著,又轉身到了外間,確認那小丫鬟已經走的遠了,這才連關了兩道門,回到妻子身邊。

    “我方才去見過賴大了。”

    林之孝苦著臉道︰“許是鬧了誤會,前些日子那鍋爐房的事兒,不是鬧的風言風語麼?我听他那話里話外的,像是因這個懷疑上咱們了。”

    劉氏聞言呆愣了一下,隨即脫口問道︰“真是你做的?!”

    “怎麼可能!”

    林之孝急道︰“那鍋爐房虧了賺了,跟咱家有什麼干系?我吃飽了撐的去傳這閑話?!”

    頓了頓,再次勸慰道︰“既是誤會,等我想法子和他說開了,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過去了?怎麼過去?!”

    劉氏怒問︰“事情都定下來了,他難道還能讓玉兒從三等丫鬟,再升回一等丫鬟?!”

    “這、這怕是……”

    “那這事兒就過不去!”

    劉氏把頭上的濕毛巾扯下來,狠狠擲到丈夫懷里,咬牙道︰“就算你能過去,我也過不去!”

    “那你能怎得?”

    林之孝接住毛巾,攤手苦笑︰“事到如今,除非是老太太或者二太太發話,否則誰能讓玉兒從三等丫鬟,直接升到一等丫鬟?”

    劉氏一時無言以對,又不肯就這樣服軟,直憋的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爹回來了?”

    過了半晌,就听外面傳來略帶童稚的嗓音。

    緊接著林紅玉自外面推門進來,見父親手里捧著毛巾,便上前重新沾濕了,給母親裹回頭上。

    同時笑著勸道︰“娘,您就別生氣了,這各人有各人的緣法,要我說做個三等丫鬟也挺好的。”

    “好什麼好?!”

    劉氏有心再次扯下那毛巾,可終究沒舍得沖女兒發火,只愁眉苦臉道︰“你自小不說當個千金小姐養著,卻也從來沒干過什麼粗活兒,這一下子成了三等丫鬟,又怎生受的了?!”

    “娘,別人受的了,我自然也行。”

    林紅玉說著,又正色道︰“再者說了,我听說那寶二爺心性未定,先前因個小事就攆了身邊的大丫鬟,我要真頂了一等丫鬟的缺,還不得整日提心吊膽的?”

    “就是、就是!”

    林之孝听的老懷大慰,也忙插話道︰“你瞧咱們玉兒這話,倒比你這當娘的還明事理呢!”

    徐氏本來也正欣慰于女兒的乖巧體貼,可听丈夫這一說,卻又立刻火冒三丈,憤然道︰“正因為咱家玉兒懂事,才更不該被他這般糟踐!”

    頓了頓,又質疑道︰“依我看,什麼懷疑咱家煽風點火,他分明就是怕我玉兒,搶了他那外甥的風頭!”

    “這……”

    林之孝也無法否認這種可能,卻不願再深究下去,于是又端起飯碗勸道︰“你還是先吃些東西吧。”

    “吃什麼吃?!”

    劉氏瞪了他一眼,咬牙道︰“要不是你這麼窩囊,他敢這麼欺負咱家?怎不見他作踐那姓吳的去?!”

    “你就少說幾句吧。”

    林之孝無奈道︰“賴家如今掌著東西二府,我明著說是個二管家,可真要擺在台面上,又怎能跟人家相提並論?”

    “哼!”

    劉氏氣的轉身背對著他,悶聲道︰“他賴大難道還能只手遮天不成,我就不信這府里沒人治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