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一章 北貶鎮北城

第一章 北貶鎮北城

    天下五州,北俱武道稱尊!

    北俱大周帝朝,上通天,下轄地,帝主之位,等同于天神!

    大周更是以一國之力鎮壓極北萬妖山脈,掌百家傳道之路,可稱得上一句北俱霸主!

    大周盛京城,據北城門。

    一架周身雕刻著大周圖騰荒古蠻熊,四面更是由昂貴精美的絲綢所裝裹,窗牖處也是瓖金嵌寶,一看就頗為不凡的豪華馬車安靜的停在原地,仿佛在等待著什麼人一般。

    遠處的人群眺望之時,也是議論紛紛,自從當今陛下登基以來,好像還是第一次有皇室馬車遠行,要知道大周以武立國,王族上下皆是喜歡縱馬踏獸而行,鮮有乘坐馬車的時候。

    左千秋坐在窗牖處,輕挑淡藍色的縐紗,回首望向城門上太祖皇帝以蒼勁豪邁指力刻在其上的‘盛京’二字,一時間思緒萬分。

    一切都要從三天前說起……

    三日之前,左千秋靜坐于雍和宮•逍遙殿,一頭長發披肩,一襲青衫,靜品香茗,讀著百家著作,一幅文弱書生的模樣躍然于紙上。

    “殿下,殿下,我剛剛得到消息,飄香樓的婉晴姑娘從李老三那得到了一本妖族古本,說是上面記載著上古妖皇成道的一些秘聞,咱們去弄過來瞅瞅吧!”

    听著遠處傳來的陣陣驚呼,左千秋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隨後又緩緩舒展開來。

    自己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伴讀王寧王小二一直都是這麼咋咋乎乎的,任憑自己怎麼說,依舊是死性不改。

    也就是因為自己在這諾大的皇宮中始終都是一個小透明般的角色,分配到的逍遙殿更是位處後宮深處,常年無人問津,不然就以這家伙的性子早不知道被拉去出砍了多少次頭了。

    還不等他回應,只見一個面色稚嫩的小胖子,已經笑容滿面的沖到了他的身邊,絲毫沒有客氣的抓起茶壺就給自己倒了一杯,隨後牛飲一樣灌了下去。

    見到對方砸了咂嘴,故作一臉回味,享受的說道︰“殿下的茶道又有精進了,比起我們家紅兒也是絲毫不差了。”

    左千秋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這世上也就面前這個小胖子能和自己這麼說話了,將自己一個堂堂大周九皇子和飄香樓的一名紅塵女子相比。

    雖說他左千秋是個武道廢人,朝中大臣無人願意問津,後宮太監、侍女更是議論不斷。

    但是明面上卻是無人敢說什麼,畢竟他的親娘蕭貴妃可不是好惹的,在這諾大的大周後宮中權利當屬第一,要不是武帝曾宣布其母不死,永不立後,蕭貴妃必然成為當朝皇後了。

    “那你直接去幫我拿回來不就好了,我相信以你的財力這點小事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吧!”左千秋語氣平淡,甚至沒有絲毫波瀾。

    “額……,殿下您也不是不知道,我肚子里那點墨水,哪能入得了婉晴姑娘的閨閣之中。”王小二一臉訕笑,甚至不敢抬頭直視左千秋的目光。

    相比三歲識千字,五歲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八歲已將大周藏書閣中的諸多典籍印在腦海中,被藏書閣老倌稱贊不已的‘奇才’左千秋相比,他王小二就是個渣渣,甚至早在三年前他就放棄了和對方一起上課的荒謬想法,畢竟整個朝野上下能夠教導對方的文人已經所剩無幾,即便能教也因為其武道廢人的身份,在其身上看不到一絲前途而不願多做理會,甚至擔心惹上麻煩。

    “你這家伙,好吧!既然如此我就陪你走一趟,正巧我也有些日子沒有走出這雍和宮一步了。”說道這里,左千秋語氣中罕見的帶上了一絲落寞。

    王小二看著左千秋有些落寞的背影,雙拳不斷緊握又慢慢松開。

    可以說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對方是有多想習武,多想游歷諸國看一看百家的風貌,而不是通過一本本書籍去憑空猜想,可是身為武帝之子,又天生無法習武就注定了他這一世只能做個逍遙侯爺。

    盛京•飄香樓。

    門口的老鴇子遠遠就見到了王小二圓潤的身影,笑容滿面,熱情的呼喊起來︰“紅兒,紅兒,快點出來,王公子來了,快點過來招呼好。”

    “看來你在這消費了不少了,王公子。這麼老遠老鴇子都能把你認出來。呦兒,快看你們家紅兒來了,還不趕緊去看看。”左千秋看著遠處一襲紅衣,帶著一臉嫵媚笑容,快速奔來的女子,笑著調侃了起來。

    他的話音還未落下,身旁的王小二已經快步沖了出去,腳下如風吹動,甚是輕盈,看的他很是羨慕。

    不過要是被王家家主知道,王小二這死胖子竟然用家傳柳絮搖風步迎接紅塵女子,指不定又要請他吃上一頓皮鞭沾涼水了。

    而等左千秋慢慢走上前去時,老鴇子已經等不及的一把抓過他的手,急沖沖的向里樓內沖去,看來王小二這次又花費了不少,不過想來也是身為北周四大世家之一王家的二公子,他的零花錢可遠遠要比自己這個廢物皇子多多了。

    “武公子是來見婉晴的吧!按理說公子是王公子的朋友,小人不敢多做阻攔,可是您應該听過我們家婉晴的規矩,要是答不上她留下的問題,任您再有錢也沒有辦法,而且王公子的錢是不退還的。”老鴇子一臉笑容的不斷解釋著。

    對于婉晴這顆搖錢樹她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雖然知道這麼一來會得罪很多貴客,但是好在至今也沒有出什麼大事,更何況自己家的姑娘也不止婉晴一個,即便出現了麻煩,也總是有辦法解決的。

    更別說她這飄香樓既然敢開在盛京城,背後也不是沒有人罩著的,只要不是那幾家的公子哥,她都能輕易解決。

    說實話要不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王小二帶來的,而且再三強調是貴客,她也不會做這些解釋,畢竟放眼整座盛京城她也算的上一方人物了。

    “武公子,您看這就是婉晴的上聯,您看著給填上一個下聯如何,如果婉晴姑娘滿意了,今晚這座閨閣任您出入。”

    “一彎秋水系明月月照儂情嘆宮寒”左千秋看著眼前的上聯慢慢吟道。

    如果這上聯真是對方留下的,那這個婉晴還真是有點才華的。

    絲毫沒有猶豫,隨意的輕輕提筆,沒有多做他想直接在下面一旁寫下“兩行白鷺上青天天上羿恨慕人間”,看上去也算是工整。

    身旁的老鴇隨著他的落筆也跟著讀了起來,雖然不知道是否能夠讓婉晴姑娘滿意,但是單單看這位武公子的字跡,就知道對方可不是王小二那種胸無半點墨的世家子弟能夠比的,看來這一次王二公子還真沒騙自己,他這個朋友還真是個讀書人,果然無愧讀書人的風流名聲。

    老鴇在左千秋放下筆後,直接摘下眼前的對聯,笑意盈盈的走進了婉晴的春秋暖閣之中。

    沒過多久,她就一臉笑意的走了出來,對著左千秋拋了一個風情萬種的眉眼,語氣中更是帶著一絲誘惑︰“婉晴邀請公子入閣一會,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看的左千秋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一時間那里還有剛剛風輕雲淡的樣子,哪里還敢多做解釋,急沖沖的闖入了春秋暖閣之中。

    惹得老鴇子在門外捂嘴笑個不停,心里卻是明鏡一般,默默感慨道︰“想不到被稱為武道廢人的九皇子,竟然是個風流書生。可惜了,這里是大周,儒家蹤跡難覓,不然說不定還能走出一個儒家大儒也未嘗不可!真是可惜了一位翩翩風流才子了。”

    搖著頭,扭動著腰身繼續出去招呼客人,至于九皇子什麼的她可從未見過,她只知道是王公子帶來的朋友武公子走進了婉晴的春秋暖閣之中,春宵一刻,風流夜伴。

    一走入春秋暖閣之中,左千秋的眼神瞬間亮了一下,這其中可比他想到要有趣的多。

    溫暖如春的臥室,一座滿是書籍的書架,加上一張工工整整擺放著上品文房四寶的書桌,無不說明這位喚做婉晴的絕不是空有虛名之輩。

    就在他對著四周不斷打量,認同的點著頭,突然角落里的一面掛著粉紅色絲綢的屏風突然收起。

    在屏風收起的瞬間,一股暖香攜帶著滿是花香的霧氣撲面而來。

    左千秋臉色抬眼望去,臉色不由一紅,下意思的低頭看著地面鋪著的昂貴絲織地衣,只見地衣上繡著一朵朵青色蓮花,一團團祥雲。

    女人一雙玉足走在上面,步步生蓮越來越近,他的心跳也跟著亂了起來。

    雖然閱盡文章古籍無數,但是這種事左千秋還是第一次經歷,一時間難免有些羞澀難耐,忍不住嘆上一句“紙上得來終覺淺”。

    婉晴姑娘穿著輕薄的紗衣,凝脂如玉的肌膚若隱若現,笑吟吟的用身體貼在了一臉害羞模樣的左千秋身上,玉手輕輕抬起左千秋低下的羞紅腦袋。

    兩人目光交接,她微微低頭,嘴角故作羞澀的笑著。

    “公子的文采真是極好……”語氣輕柔,宛如清風吹過胸膛

    左千秋看著這一幕,臉色更加紅潤,心里忍不住想著。

    “要是屏風後沒有一個霧氣騰騰的浴桶就更好了。”

    兩人相擁無言,左千秋是因為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時間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進行下去,畢竟他才九歲而已,而且從小長在深宮之中,對男女一道也不過是從書中得來的一些奇怪知識罷了。

    而婉晴則是感覺到有趣,這個武公子不出意外應該還是個雛兒,實在是太有趣了,一時間她也不想更進一步,反而想看看這個小公子會玩出什麼花樣。

    “咳咳!姑娘可否從我身上下來,我來此只是想和姑娘借閱一下那本萬妖古籍。”左千秋故作冷靜的小聲說道,要是他的臉上沒有升起紅暈可能更好一些。

    婉晴聞言愣住了,這一次她是真的愣住了,這個小公子花了這麼大的代價進入自己的閨房之中,就是為了一本看不懂的破古書?一時間她竟然有些糊涂了。

    酥胸起伏不定,一雙玉手更是下意識的環住了左千秋的脖頸,仔細的看了看他有些紅潤的臉頰,終于確定對方真是來借書的,一時間她的心情是十分復雜,竟然有些失望。

    沉默良久,才緩緩開口說道︰“可以,不過你要陪我喝上幾杯,畢竟這麼俊俏的公子來了我的閨房,不到片刻就離開,對你我的名聲可都不是什麼好事。”

    左春秋聞言,好似明白了什麼一樣,臉色愈發紅潤。

    後面發生的事情完全乎了兩人的意料,無論是王小二還是老鴇亦或者婉晴都沒有想到左千秋的酒量會那麼差,只是一壺淡酒下肚,他就醉意上頭,不顧婉晴的再三挽留,一手抓著古籍、一手抓著僅剩壺底的酒壺,青衫凌亂,裸露半身沖出了春秋暖閣,沖出了飄香樓。

    于盛京的繁華街道上,毫無形象的不斷發泄著心中的不滿。

    身處亂世,卻不能習武,空有滿腔文墨,奈何出生大周皇室,無半點用處,這是何等可悲。

    有道是好事不出門,丑聞傳千里,一時間整座盛京城都知道了,當朝那位廢物九皇子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在飄香樓內喝醉了,衣衫不整的在盛京街道上撒起了酒瘋。

    ……

    透過‘盛京’二字,左千秋好像看到了那位稱雄于天地間的武帝。

    輕輕放下淡藍色縐紗,左千秋心里默默想到︰“這座盛京城他還會回來的,能夠讓自己的暗衛不敢阻攔的除了這座盛京城的主人,不會再有他人了,何況他的酒量可沒有那麼差勁。

    大周武國的這位武帝,不出意外要開始為他的帝位養蠱了,而自己顯然沒有資格參與其中……”

    不過一想到對方那道聖旨,還是讓他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武帝有旨‘九皇子左千秋,年少放蕩不羈,有辱國體,隨逐出雍和宮逍遙殿,發配北境邊城鎮北城,無王令終生不可回返’”

    “老爺子,既然大幕拉開了,你真的覺得我去鎮北城就能逃離這場旋渦了麼?”

    轆轆的馬車聲如雨水敲打著地面晶瑩的漢白玉,夕陽中,地上悠悠掠過一輛線條雅致的馬車倒影,向著北方慢慢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