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二章 十里之外•鎮北城

第二章 十里之外•鎮北城

    千里之行,始于馬車。

    雕刻著荒古蠻熊圖騰的華貴馬車中,左千秋拿著一本厚厚的文錄,坐在角落里靜靜的看著,這是自家那位母妃臨行前送給自己的賀歲禮,上面詳細的記載著鎮北城樹百年來的發生的一切。

    今天是自己的生辰之日,武帝三十三年八月二十日,九年前的這一日即是武帝登臨天榜之日,也是他降生之日。

    而今天他那位父王同樣送了他意見賀歲之禮,一封詔書,一封將他下貶至北境荒涼古城的詔書。

    自今日起,那座大周最繁華的盛京城和他再無一點關系。

    “熊二啊熊二,今後你我就要相依為命了,我這一條小命完全就在你那一雙熊掌之中。”左千秋嘴角帶著一絲輕笑。

    在他對面不遠處一頭迷你小熊此時正抱著一堆精致糕點大快朵頤,根本沒有一點想理會他的意思。

    熊二本名熊疆,大周圖騰聖獸荒古蠻熊一脈,熊家的老二,也是左千秋契約靈獸,只不過這份契約因為左千秋的無法習武的原因,從簽訂那日起就一直比較薄弱,甚至可以說完全只是一紙文書,只要熊二想隨時可以取消。

    而這一紙契約最大的功效就是可以隨著熊二實力的提升,改善左千秋的體質。

    看到熊二埋頭苦吃,根本不理會自己,左千秋笑容更甚,他知道真要有危險,眼前的這頭迷你小熊一定會死在自己前面,更何況在這個大幕剛剛拉起時間點上,自己那群兄弟姐妹是絕對不會輕易露出破綻,對自己這個沒用的廢物動手的。

    馬車幽幽而行,九千里官道,在墨家研制的特質機關馬車全速航行之下,僅用了一天一夜就抵達了帝國北境邊城。

    紀元初開,靈氣復甦,諸子百家傳承不斷涌現。

    人才輩出,這注定是個大爭之世,又不知道哪位豪杰,可以一窺道主的境界。

    ……

    北周北境•鎮北城。

    城門十里之外,隨著車夫一聲大喝,左千秋所乘坐的馬車平穩的停在了原地,甚至車內沒有一點波動。

    “袁老,何事。”左千秋慢慢放下手中的妖族古籍,輕聲問道。

    能夠讓袁老驚呼,想來遇到的麻煩絕不會太小,他很清楚門外的車夫袁老的實力,就算在以武道稱尊的大周盛京城,他的實力在明面上也是絕對可以排入前十之列,甚至其年輕時也曾登上過通天殿黃榜前五十,當稱得上一聲年輕俊杰。

    只不過出身貧寒的他,有著眾多天才都有的通病,年少輕狂。

    所以在成名後行走于江湖之上難免得罪了一些惹不得的勢力,最後更在對方百般追殺下,迫于無奈入了當朝內閣三閣老之一林肅門下,這才堪堪避過仇家的追殺。

    而林閣老此人也正是他左千秋的外公,所以袁老才會甘願為他駕駛馬車,遠赴千里之外。

    “殿下,前方有妖氣出沒,不過不清楚是招妖師的手段,還是萬妖山脈的逃出來的妖物,情況不明,屬下只能先行駐留,待探明情況再做前行。”

    要知道在這大周境內,萬妖山脈封印尚在之際,招妖師可比單純的妖物可怕多了。

    門外,車夫袁老輕輕躍下馬車,從車轅把手下抽出長刀,小心翼翼的盯著前方,不敢有絲毫大意。

    如果只是他自己,他才不管前方是招妖師還是萬妖山脈的妖物,身為一介武夫,直接砍了就是。

    但是身後的馬車內現在可是有著貴人存在,如果出現一點差池,等待他的可就不在是簡單的江湖追殺了,這又怎能不讓他報以萬分小心。

    “熊二,別睡了,出去看看,要是一般的妖物直接逼退就好,鎮北城應該不遠了,到時候進了城你可以放開了大吃一頓,怎麼樣!”

    伸手在熊二毛茸茸的頭頂上輕輕揉搓了一番,直接將睡得迷迷糊糊的熊二折騰醒了。

    只見熊二一雙豆大的熊眼猛翻個不停,不過最後還是無奈的爬了起來,向馬車外緩緩走去。

    袁老听聞背後傳來的異動,猛然回頭,手中的長刀下意識的提起,不過在看到熊二的一瞬,立刻松了一口氣。

    心里戚戚然的想到︰“差點忘了,九皇子的契約靈獸五品荒古蠻熊殿下也在馬車上呢!這下好了,有了對方的幫助,前面的妖獸應該就不是問題了。”

    雖然在境界上他要高了熊二一品,但是純以以實力而言三五個他這種武夫也不是對方的對手,更何況熊二還是荒古蠻熊聖獸一脈的天才,傳聞已經到了覺醒了遠古血脈層度,力量更是同族的五倍不止,再配合上對方的一身不滅霸體,從某種程度來說簡直就是武夫的克星。

    熊二根本沒有搭理袁老的意思,直接越過對方,向著前方右側的叢林中緩緩走去,原本不足一米的熊體,隨著他的前進不斷增長、放大,棕色的熊毛上漸漸覆蓋上了一層古銅色的光芒,等到它走到叢林邊緣之時,身體已經增長到3米之高,地面甚至也因他的移動而不斷震動。

    “荒古蠻熊一脈,果然不愧是妖族十大強族之一,天賦還真是非凡啊!”一聲輕嘆從袁老耳邊傳來。

    袁老聞言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豆大汗水從鬢角緩緩滑落,竟然還有人在附近,而更可怕的是自己竟然沒有絲毫察覺,難道太子之位的爭斗已經到達了這個地步了麼!

    砰砰砰!

    袁老只覺得肩膀一沉,手中的長刀差一點就握持不住,掉落在地,還不等他開口,就听見身後馬車之內傳來一道十分平靜的聲音。

    “三舅舅,就不要和袁老開玩笑了,小心他回去和外公告你的狀!”

    聞言袁老一愣,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身體頓時一松,同時也是長舒了一口氣,沒想到就連這位也來了。

    能夠被身後那位九殿下稱為三舅舅的也只有當今天下玄榜第九的嘯風劍林傲了,林閣老第三子,也是唯一一位不再官場,行走于江湖的林氏子弟。

    “哈哈哈,袁老你這不行了啊!虧你還吹牛自己是老江湖呢!這麼簡單就被我嚇住了。”林傲笑著不斷拍打著袁老的肩膀,仿佛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

    袁老立刻轉身雙手抱刀深深鞠了一躬,一臉嚴肅的問候起來︰“屬下見過三公子,主要是三公子的實力愈發的恐怖了,恐怕屬下現在已經擋不住三公子的一劍了。”

    “真是無趣,袁老你啊!真是越來越沒趣了!”林傲看著眼前畢恭畢敬的老者,忍不住感慨一聲,當初自己離開來家族遠赴江湖,何嘗不是因為對方口中那座有趣的江湖,可惜當自己再見這個曾經崇拜的老者之時,對方身上已經再沒有了一點江湖氣,這是何等的悲哀。

    有些落寞的擺了擺手,隨即向熊二方向走去,至于和馬車里的那個佷子聊上兩句,嘮嘮家常這種事他完全提不起一點興趣。

    可能就是因為他只是一個很純粹武夫的吧!

    很早之前他就不是很喜歡這個不能習武的佷子,甚至這一次要不是自家那位姐姐找上自己,他是絕對不會出現在這里的,不過就算如此,他也僅僅是答應那一位將左千秋安然送到鎮北城就會轉身離開,絕不會多做半刻停留。

    看著林傲遠去的身影,左千秋慢慢放下馬車門簾,再次坐回馬車之中,有些自嘲的笑了起來︰“經脈閉塞、終生不能習武,真是有趣、有趣啊!”

    熟讀武國藏書閣的他,諸子百家、武道秘典、妖族古籍、巫族刻印可以說早就翻閱了無數,又怎麼會不清楚自己的身體情況。

    所謂的經脈閉塞,終生不能習武,只不過是因為自己的武道資質不高,加之有一個武道天才親哥哥的原因,而不值得武帝為自己洗髓易經罷了。

    至于母親那里他也很清楚,之所以同樣對自己不聞不問,也是因為林家早已經將一切壓在了自己那位親哥哥,太子之位最有力競爭者之一,通天殿黃榜第三的左春秋身上,為防止同室操戈,也就息了為自己洗髓易經的想法,任由自己做一個逍遙皇子甚至是逍遙侯爺。

    而等到他明白這一切之時,在想找人幫忙洗髓易經早就是天方夜談,難度幾乎成幾何之數提升。

    無聲的笑了笑,重新拿起手中的妖族古籍,或許能夠讓他逆天改命的也就是所謂的遺跡秘境了,也不知道他左氏一族的龍興之地還有沒有諸子百家、妖族秘境存在。

    且先不提馬車門內左千秋再次拿起古慢慢籍翻閱,門外袁老提刀堤防四周。

    遠處叢林深處,熊二有些不爽的看了一眼身後快速趕來的林傲,十分厭惡的揮舞了幾下熊掌,示意對方離自己遠點。

    正如對方看不上左千秋一般,作為左千秋契約妖獸的熊二,同樣也很不爽林傲,要不是因為身處同一陣營,他早就率先把這個煩人的家伙撕成兩半了。

    “呵呵,你這家伙的熊脾氣還真是沒有一點變化啊!不過你最好安靜一點,先滅了這群攔路虎,不出意外等到了鎮北城後,我們這輩子應該不會在見面了。

    不過也說不定,萬一哪一天你那個廢物主人死了,說不定我就請求陛下把你簽約下來呢!”林傲語氣十分隨意,壓根就沒有把左千秋九皇子的身份放在心中。

    熊二緩緩扭頭低頭看了林傲一眼,雙掌緊握古銅色光芒大亮,下一秒對著身體左前方狠狠砸了下去。

    轟!

    一聲巨響,一只幽影暗狼翻滾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了一顆巨樹之上,緩緩垂落,看起來已經死透了。

    “呵呵,真不愧是荒古蠻熊一脈的天才,這份力量還真一如既往的恐怖。”林傲輕笑一聲,手中長劍一閃而過。

    錚!

    一絲鮮紅的血液飛濺,一只隱匿著身形的狽捂著脖頸在他不遠處緩緩倒地。

    “這一次放出來的是萬妖山脈的幽影狼族一脈麼?看起來到是付出了一筆不小的代價啊!不過還好不是招妖師,不然就有些麻煩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熊天才!!!”林傲收劍入鞘,靠在樹上儼然一副看戲的模樣。

    熊二冷哼一聲,雙足用力一蹬前沖而去,雙拳古銅之色閃爍,不斷對著四周陰影處揮拳不斷,僅僅片刻功夫已經是尸橫遍野,零零散散活下的幽影狼族也是飛快的向叢林深處亡命跑去。

    當感知內在沒有一點妖氣出現之時,熊二毫不猶豫的調轉身體,對著林傲所處位置就是一拳,狠狠砸下。

    轟!!!

    巨大古樹在熊二的巨拳之下應聲而倒,塵煙四起,等煙塵散去,林傲的身影卻早就不在其中了,不爽的嗤鼻哼了一聲,身形緩緩縮小,對著叢林深處方向狠狠的熊嘯了一聲。

    不遠處樹上,林傲看著叢林深處的方向,雙目微微眯起,小聲的低估了一句︰“這都不出來麼,看來這一次只是做個試探麼!千秋啊千秋,你這一次到是真的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呢!”

    叢林深處,一個隱藏在陰影之內的身影,看著遠處的一人一熊,突然無聲的笑了笑,好像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消息一般。

    不過卻沒有再次出手試探的想法,今天的收獲相比付出的微薄代價,已經讓他賺的盆滿缽滿了!

    這場大戲,馬上就要開場了,就是不知道誰能成為最後的主角!

    (ps︰新書新起點,求各位新老讀者一如既往地對小弟我支持一下,王小二在此抱拳感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