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七章 服丹十三日,武道大門為君開

第七章 服丹十三日,武道大門為君開

    第二日清晨,烈日當空!

    吃飽喝足正在閉目養神的熊二突然一躍而起,身體不斷變大,古銅色玄光也是閃爍不止,如臨大敵一般死死盯著後方修煉室的方向。

    與此同時,城主府前廳的方向也傳來了一道有些驚慌失措的呼聲︰“殿下,殿下,快點起來了,大事不好了,萬妖山脈的封印出現波動,斬妖軍的幾位將軍已經先一步趕了過去,我們是不是也要出去躲躲!

    哎!熊二爺您這是怎麼個意思,一大早上起來就鍛煉身體麼,不過是不是有點用力過猛了,我可告訴你,咱們城主府新來的這一批家具可是從墨家特別定制的,你要是打壞了我就從你今年的分紅里扣。”說完王小二緊張又有些心疼的看著沒有絲毫變化的大理石地面,就連萬妖山脈破封的事也不在意了。

    听到王小二這混蛋要扣自己的分紅,熊二一雙豆大的熊目瞬間睜大,躬身微屈差一點就要沖過去,錘死這個王扒皮。

    他不爽王小二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個混蛋這兩年共總是找著各種理由,克扣自己應得的那份分紅,要不是自己干了個北城巡防官的兼職,怕是飯都要吃不起了。

    “咳咳咳!熊二,不用這麼緊張,是我!”左千秋帶著一臉僵硬的笑容慢慢的走到了熊二身後,看著一臉憤怒的熊二,他熟練的拍了拍對方毛茸茸的熊頭。

    熊二回頭看著左千秋臉上僵硬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左小九,你這是怎麼了,不會是吃錯藥了吧!快點把你那惡心的笑容收回去,真是難看極了。”

    左千秋聞言,剛要微微一笑,卻發現自己根本笑不起來,最後只是搖了搖頭,從懷里掏出一塊秀帕圍在臉上,勉強遮住了半張臉。

    與此同時王小二也發現了左千秋的異樣,小心翼翼的問道︰“殿下,您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昨天風月樓的那幾個小娘們表現得不好,放心等會我就去找孫大娘聊聊,在我們鎮北城竟然還敢和我們的城主大人耍小心思,我看她們的生意是不想做了……”

    “咳咳咳!夠了,還是說說萬妖山脈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封印已經完全破碎了麼?有沒有通知附近的鷹犬衛!”他此時實在懶得和王小二開玩笑,當務之急還是了解清楚萬妖山脈封印的事情比較重要。

    “額!還沒有通知盛京方向,因為馮將軍傳來話說,這一次應該又是靈氣暴動導致封印出現間隙,這種事情幾乎每年都會出現,只不過這一次鬧的動靜比較大,所以幾位將軍才都趕了過去,探查一下具體發生了什麼!”王小二摸了摸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小胖子,你還真是會大驚小怪,宗文渙那個老東西走的時候可是說過,十年內不用擔心封印出現問題,我看你這家伙真是越來越欠揍了。”熊二身上的古銅色光芒漸漸褪去,一雙熊掌卻是不斷揉搓起來,一副要暴打王小二一頓的樣子。

    “熊二,你帶著王小二去一趟萬妖山脈,看看那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真只是一場普通的靈氣暴動導致的,你們也就順勢留在那里,協助斬妖軍入山剿滅其中的妖族,絕不可以出現霍亂人族邊境的情況。”左千秋聲音雖輕,但卻殺氣騰騰。

    王小二眼神中閃過一絲恍惚,這一瞬間他仿佛看到了那位當朝武帝的風采,果然左氏一族從古至今就沒有一個簡單的。

    “左小九,你不會真的走出那一步了吧!我勸你還是要三思而行,那條路一旦踏入,將再無挽回的可能!你……”

    “放心,我還沒有那麼傻,只不過是得到了一瓶淬體丹,我試試能不能越過經脈阻塞,以肉體推開武道門戶。”

    “你自己小心點吧!既然如此我就帶著王小二先去了,你自己注意安全,盡量不要離開鎮北府,最近各方勢力的來人越來越多,身份也越來越難以探查清楚!”

    說完熊二直接一只手拎起王小二向府外跑去,一路上王小二淒慘的聲音響徹雲霄,惹得鎮北城的老人紛紛感慨︰“王大人又克扣熊將軍的工資了!”

    左千秋看著他們逐漸遠去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愈發的僵硬了,笑了一夜,換做誰也很難在笑的出來。

    隨著熊二和王小二的離開,左千秋也將自己關在練功室,並通知下人除了每日將食物放在門外,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其中打擾自己,就開始了自己的服丹閉關之旅。

    十二天一晃而過,當練功房的房門打開時,左千秋身上的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幸虧熊二和王小二都不在府中,不然一定會懷疑他被什麼來歷不明的魔頭附身控制了!

    左千秋站在觀星台上,面無表情的看著東方那一輪紅日緩緩升起,就如同他現在的情況一樣,那道緊緊封閉的武道大門悄然露出了一條縫隙。

    這十三天,他每一日吞服一顆魔丹,每一夜都經歷喜、怒、憂、懼、愛、憎、欲七情,生、死、耳、目、口、鼻六欲中的一種幻境,其中的痛苦外人根本無法理解。

    要知道在系統的介紹中,天陰破脈丹自第七代魔帝練成至今,尚未有一人能夠全部撐過,甚至一直以來都被無情魔宗用來懲戒弟子,就足以說明此丹的可怕。

    而左千秋能夠扛下來,憑借的完全就是他那一份對武道的執著,或者說對擺脫現狀的渴望,當然這也造成他在第七個夜晚,經歷欲之幻境時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最後要不是武帝留在他識海中的一道武道印記驟然復甦將幻境直接碾碎,他怕是已經死在幻境之中。

    紅日的光芒照射在左千秋的身上,慢慢驅散了他身上的寒意。

    十三天的經歷讓他短時間內失去了對情緒、表情的控制,來自何大春的八層金剛不壞童子身現在也只剩下了一絲,他體內緩緩流淌,屬于何大春的精純內力已然不復存在。

    “天賦平平,不足以讓你們費力為我開經拓脈麼?老頭子那你說的還真是沒有錯啊!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時間還長,這個時代才剛剛開始!”感受著體內若有若無的內力,左千秋對著議論紅日呢喃自語。

    天陰破脈丹的藥力也被他完全吸收,武道九品自此一蹴而就。

    只不過也是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為什麼那位練出這份魔丹的七代無情魔帝,會信心十足的表明如果有人能夠挺過這一十三重幻境煉獄,必然可以一夜之間成為一流高手。

    能夠幫人另闢蹊徑貫通一十三條奇經詭脈,加上龐大的藥力,足以讓一個初通內力的人晉升一品,只不過短時間內很難在進一步就是了。

    但是這一切換到左千秋的身上就完全不一樣了,龐大的藥力加上來自何大春的八層金剛不壞童子身的精純內力才勉勉強強讓他進入武道九品的門檻,可想而知他的天賦確實是很一般,甚至還不如一個普通人。

    ……

    據左千秋在盛京城藏書閣的記載中了解到,在亙古大陸,百家、萬族對各大境界都有著自己獨特的稱呼,但是大道殊途歸同,經過通天殿的天地玄黃四榜排名,所有人對雜亂的境界也有了一個還算公正的劃分和統一名稱,不過在各大勢力中的榜單中還是習慣以自己的稱呼排序。

    以大周為例,大周因以武為尊,故在大周皆以武道九品稱之。

    九品到七品,皆為武者築基的階段,故此三境被稱為開脈,又名百脈通六品成。

    六品到四品,武者練銅皮、淬鐵骨、鑄金身,故此三境被稱為鑄天梯,又名天梯一成宗師現。

    三品武道宗師,這一境界也是登入地榜的基本要求。

    二品大宗師、亞聖、諸子,這也是當今世上各大勢力最頂尖的高手,也是天榜的門檻。

    至于一品聖人境界,因為靈氣的限制,至今還沒有人能夠突破,這也是大戰尚未開始的重要原因。

    同樣因為靈氣尚未完全復甦,以至于東方瀚海水域、北域萬妖山脈、南疆無邊老林、西陲神秘天淵,以及一些古老秘境封印都只是有了一絲送松動,但短時間內還看不到破碎的原因。

    不過左千秋不知道的是他的情況其實很特殊,正常來說以何大春八層的金剛不壞童子身的境界就算再怎麼削弱也不至于讓他堪堪抵達武道九品的境界。

    而之所以中間的轉換率會變得這麼低,真正的原因就是天陰破脈丹也就是七情六欲魔丹貫通的那一十三道奇經詭脈實在偏門,加上缺少了正統十二正經、奇經八脈的支撐,導至他一身精純內力在轉化時行功路線發生了偏移,大部分都用來沖擊全身堵塞的經脈了,至使大部分都消散于經脈骨骼之中,可以說能讓他達到武道九品都是個不小的奇跡了。

    呼!

    長呼了一口氣濁氣,左千秋面無表情的從觀星台掃視了一眼萬妖山脈,看著被大周忌憚不已的妖族祖地。

    有了內力後,風水山勢也變得不一樣了,對此左千秋很想輕笑一聲,但是臉上卻無法做出任何表情,此時的他就像是面部癱瘓了一般。

    就在他轉身離開的觀星台的一瞬間,那道冰冷無情的機械聲再次在腦海中響起。

    “叮!恭喜宿主抵達武道九品,試用期結束!”

    “叮!簽到系統正式開啟,請宿主耐心等待!”

    “叮!簽到系統更新中,系統暫時關閉,請宿主耐心等待!”

    一連串的聲音結束後,任憑左千秋怎麼呼喚,系統都不在給與回應,可能是系統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在得到簽到系統三年後,才正式將他激活,導致他差一點能量枯竭,這也是為什麼三年來左千秋從未通過簽到系統得到什麼好東西的原因。

    ……

    武道之門開啟,他也是時候看看萬妖山脈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身為鎮北城的城主,要是那面出現問題他必然首當其中,第一個被問責,到時候大周九皇子的身份可保不住他。

    大周分道、州、府、城、四級,同時以中央集權統治天下。

    武帝雄踞大周中樞盛京城,俯瞰天下,以三十六道主鉗制天下,牧守萬民。

    三十六道主,身份各有不同,即是封疆大吏,也是一方宗派世家之主。

    三十六道之下,又有三百二十四州主,每一位州主之下,又有少則十數個,多則三十有余的府主。

    府主,皆為一門之主,門人弟子不在少數,可謂之豪雄,府中諸城,皆為府主所執掌。

    而鎮北城因為宗文渙大將軍的原因,獨立于大周政治體系之外,不受道州府掌控。

    隨著宗文渙的離開,鎮北城本應該重新被納入體系之內,不巧的是左千秋這位大周九皇子來了,所以這件事又變得不了了之,什麼時候重回大周體系也成了一個未知數。

    雖是如此,但即便在這北境偏遠之地,所有人都知道武帝的名號,知道自己是大周的子民。

    而大周之所以可以掌控這北俱蘆洲萬里山河,靠的可不是諸子百家、左道旁門的俯首叩拜。

    兩百年前靈氣悄然復甦,百家傳承、左道旁門傳承有如雨後春筍一般紛紛現世,很怕慢了一步就會被人覆滅一樣,致使北俱蘆洲陷入了長達百年的門派征伐,因此當時出現了一種可怕的現象,幾乎每一天都有宗派、王國成立,每一天都有宗派、王國覆滅,那一百年也被稱為‘諸宗之殤’!

    直到百年前,萬妖山脈封印突然出現一道縫隙,為了抵御萬妖入侵,北俱蘆洲的各大宗門才開始放下彼此的成見,聯合起來抵抗萬妖侵蝕。

    而其中緊鄰萬妖山脈的鎮北城中的左家,更是趁勢而起,以武道為基,融合了兵家部分傳承,開創了‘軍中武道’一脈。

    加上周太祖驚才艷艷,一身武道修為驚天,凝聚一國之勢,成為紀元初期北俱蘆洲第一個登上二品大宗師的武道強者,僅用了三十年的時間就一統北俱蘆洲,斬了妖族的四位妖王,重新封印了萬妖山脈。

    之後更是用了三十年的時間整頓王朝,其為政開明,發展生產,與民休息,與諸子百家,左道旁門交好。在軍事上,修整武備,停止了抵御萬妖時期的大規模用兵,讓天下子民得到了片刻休息。

    直至儒家那位夫子,在雍和宮中驟然暴起,出手重創了周太祖。

    要不是當今武帝,天賦驚人,悄無生息的突破至武道二品,再度鎮壓了大周的內亂,更是悍然奔襲萬里,將儒家夫子擊成重傷,逼其逃入中央大商帝朝,大周王朝說不定就一世而亡,哪還有入境以一國之力鎮壓一州的恐怖景象。

    也是那一年,大周開始驅逐儒家傳承,斷了夫子一脈傳承,同年世人才知道那位儒家的夫子,竟然是大商帝朝商帝的親叔叔,而其出手的目的據說是因為周太祖想以王朝大勢沖擊武道一品,一統亙古萬族。

    所以說大周統轄天下靠的從來都不是什麼諸子百家、左道旁門,從始至終真正為大周彈壓天下、主宰政務、巡邊守城的一直都諸府下轄的鎮城軍。

    這些軍隊,絕大部分都是由盛京城派下來的副道主、府主、城主收錄而來,所修的正是大周軍中流傳的‘軍中武道’。

    這種武道最為酷烈,境界提升迅速、卻太過傷身,少有能夠突破三品的,而且罕有能夠活過百歲之人,且無有更進一步的可能。

    然而卻也異常強橫,相傳,即便是兵家體修,鬼谷劍修,道家天宗雷修,同階都無法匹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