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八章 簽到系統,正式激活!

第八章 簽到系統,正式激活!

    “叮!簽到系統正式啟動!宿主是否確定開啟,本系統一經開啟,概不退換!望宿主謹慎選擇!”

    “確定開啟!”這一次左千秋沒有絲毫猶豫,已經嘗過甜頭的他,又怎麼能夠拒絕這種能夠改變命運的誘惑。

    “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正式簽到系統!”

    “叮,簽到地點刷新成功,鎮北城城主府臥室!”

    “叮,正式簽到系統首次簽到,獎勵簽到獎勵暴擊一次,百分之五十概率獎勵同一星級獎勵x2,百分之三十概率獎勵同一星級獎勵x3,百分之十概率獎勵同一星級獎勵x4,百分之一概率獎勵同一星級獎勵x5。”

    “叮!恭喜宿主簽到成功,觸發普通暴擊,獎勵x2,獎勵五星級秘寶二十四明月橋、五星級天賦槍道霸體。”

    听到系統一連串的聲音,他不由的面露喜色,雖然沒有大暴,但是兩個五星級獎勵對他來說已經是福運蓋頂了,人貴在知足不是麼。

    相比獎勵,最讓他感到驚喜的正式簽到系統相較之前增加了一條很有意思的簽到方式︰每日簽到。

    現在的簽到方式共有四種分別是︰

    1.隨機地點簽到,已簽到地點不在刷新簽到坐標,簽到坐標隨機發放,簽到獎勵星級隨機。

    2.定點簽到,每月21號普通簽到一次,綁定宿主等級,依據宿主境界等級發放對應星級物品。

    3.獎勵簽到,每簽到10次,獎勵宿主一次秘寶簽到,獎勵星級隨機。

    4.每日簽到,宿主每天可以在已簽到的坐標選擇簽到,依據宿主境界等級發放對應星級物品。

    這麼一看,每日簽到就是隨機地點簽到的補償版,而且這麼一來他可以無限的刷新資源,他變強的速度將會變得更快,如此一來未嘗沒有可能追上那群怪物。

    慢慢深呼一口氣,將激動的心情平復下來後,他才一臉欣喜的查看起了這一次的暴擊獎勵。

    首先是二十四明月橋,是一條通體呈玄黑色,上面印有著暗色條紋,不仔細看很難辨別出來,在整條腰帶上,均勻的瓖嵌著二十四塊乳白色的玉石,每一塊玉石都只有成人拇指指甲大小,呈圓形,並且每一塊寶石有1立方米的儲存空間,內部無空氣,無法儲存活物。

    其次是槍道霸體(天賦),擁有此體質者,修煉槍法一道是常人的五倍,對槍法的感知尤為恐怖。

    後者的介紹雖然簡單,但是在熟讀百家典籍,閱盡大周藏書閣的左千秋眼中,卻如獲至寶,他現在正愁無法轉換經脈,修煉其他功法,現在有了這一天賦,或許就有機會改變現狀了。

    與左千秋的笑容滿面不同的是,遠在三十里外的王小二卻是愁眉不展,這一次萬妖山脈的靈氣暴動比他想象的還要麻煩,宗大將軍當時所說這座封印最少還可以支撐十年,現如今剛剛過去三年,他留下的武道鎮封,邊角之處已經開始有消散的痕跡了,用斬妖軍那位老軍師的話說,最多還能堅持三年,必須要把宗大將軍召集回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哪有那麼容易,雖然他不清楚宗文渙和武帝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現在武帝好不容易把宗大將軍調回盛京,又怎麼可能輕易放對方回來,一時間他也是頭疼無比。

    “熊二爺,剛剛那個老東西說的是真的麼?這封印真的快要堅持不住了?”最後王小二還是有些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不知道,武道二品大宗師留下的東西你認為我一個小小的五品小妖能看出個屁來,再說了這種事還是交給左小九去解決吧!他雖然不修武道,但是見多識廣,說不定能看出什麼苗頭來,更何況他現在才是這鎮北城的主人,大周皇庭九皇子。”

    熊二眼中閃過一絲擔憂,離開鎮北城也有十多日了,他現在很擔心那個小鬼的情況,淬體丹、淬體丹鬼才相信那家伙服用的是淬體丹呢!

    只願左小九別真的走入了半妖之道,不然真就麻煩大了,大周皇庭決不允許皇室子弟出現半妖血脈的,這是那位太祖皇帝的遺訓,也是左氏一族的族規,觸之則死。

    ……

    “叮!每日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九星基礎功法,槍道真解!”

    看著手中憑空出現的書籍,左千秋很是煩惱,距離簽到系統激活已經三天的了,他每天早上醒來都能听到系統無情的簽到聲音,簡直比府內那只負責打鳴的公雞還要準時,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他一直都是在臥室簽到的原因,三天了獎勵都是這本槍道真解,沒有一點變化,讓他十分無奈。

    萬幸的是這本槍道真解配合上他不久前簽到得來的新天賦•槍道霸體到是讓他體內一十三條奇經異脈順利的運行,不用再被迫每日依靠做俯臥撐來強化內力了。

    而且通過這兩天的簽到獎勵,他發現正式簽到系統相較之前的體驗版,增加了一條隱藏的功能,只要是通過簽到獲得的獎勵無需他親自翻閱查看理解,只需要將其貼在左手手腕處那一塊酷似殘月形狀的印記上,就可以自動學習掌握,代價就是簽到的獎勵會消失不見,仿佛被殘月吞食掉了一般,而且所有通過簽到獲得的獎勵還可以疊加使用。

    就拿他手中的槍道真解來說,在他學習了簽到所得的第一本後,每當他拿起槍到真解放在殘月印記上時,腦海中就會出現一本槍道真解的進度條,現在他已經簽到並使用了三本,腦海中的槍道真解也由15%增長到了20%。

    再一次將槍道真解交給殘月印記吞食,隨後慢慢睜開雙目,對于如何練槍、用槍他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揚。

    如果按照現在的進度在給他16天時間簽到,槍道真解進度就可以增長至100%了,對于那一天他還是很期待的。

    對于未來,他現在是信心滿滿,只要找到一處合適的簽到地點,通過每日簽到獲取資源,即便是自己的天賦一般,經脈擁堵,他相信自己也是很快就可以成長起來,未必不能後來居上,與當代天驕爭鋒。

    所有現在左千秋一點也不著急,萬妖山脈的封印最少還可以堅持五年,鎮北城也是一片祥和,唯一讓他有些擔憂的就是盛京城的那場越演越烈的太子之爭,只希望不要波及到他這里。

    他現在已經打定注意,接下來的五年時間里,就老老實實的待在這座鎮北府內,沒有必要絕不出去,學一學古河龜一族,耗到諸族強者隕落,苟到妖族十強之一。

    想到這右手輕輕的在腰間的二十四明月橋上一排,一桿他半年前簽到的來破舊老槍落入手中,槍花一抖,大步走入了練武場,開始了每日的槍法演練,月棍年刀一輩子槍,若是不練他那一身槍道理解再強也不會有什麼大用。

    或快或慢,揮槍萬次,在一天頭已經是烈日當空,半天時間眨眼即逝。

    練完槍,走進王小二新建的藏書樓中,沏上一壺濃茶,悠哉的看著其中的藏書。

    鎮北城不愧是這片亙古大陸存在時間最久遠的一座老城,老城原住民家中或多或少的都有基本上個紀元遺存下來的書籍,屬實讓他過足了癮。

    也是通過這些古老的書籍,加上他在盛京藏書閣看到的一些記載,讓他漸漸了解紀元的一角,以及腳下這座大陸的龐大。

    剛剛了解到上一紀元的龐大之時,左千秋神情巨震,那個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所處的這方世界到底是有多麼恐怖危險。

    原本他以為人族就已經這個世界的霸主了,所有非人族強者都被他們驅逐出大陸之上,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在整個亙古大陸紀元長河中,人族自始至終都從未登頂過,雖然現在看來人族是佔據了亙古大陸五洲大陸,但真正的原因不過是上一紀元那位道門道主的饋贈罷了。

    亙古大陸,種族無數,而人族從始至終都沒有進入過前五之列,就算在上一紀元道門那位道主的偏幫之下也只不過勉勉強強達到了萬族第六,直至道主消失在紀元長河之內,也不能更進一步。

    通天殿的境界劃分,其實就是諸子百家、亙古萬族的一個縮影。

    在靈氣尚未寂滅之前,至強者拳可崩山、腳可覆海,一人鎮千軍從不是一句玩笑話,道主更是可以斬斷時間長河,逆天改命。

    不過自從道主消失,靈氣隱匿,萬族強者為了爭奪越來越稀薄的靈氣,掀起了一場被稱為‘紀元之劫’的大戰,直至靈氣徹底消失,萬族強者為了保存種族火種,紛紛以自身為代價將各自的種族封印,以待靈氣復甦,再次爭奪霸主之位。

    而人族則因為人數過于龐大,根本無處可避,所以才能在這一紀元佔了一個先手,坐上亙古大陸五洲大陸霸主的地位,也正是如此,人族在這一紀元可謂是最有希望登頂成功,成為真正主宰者的一個紀元。

    “萬族共存,天驕無雙,原來我人族只不過是佔了一個便宜罷了,三十年後就是靈氣最盛的潮汐了,萬族或許也會重新出世,這就是老頭子你這麼急迫的啟動養蠱計劃的原因麼!”左千秋靠在椅子上,閉目喃喃自語。

    通過整理自己所知道一些只言片語,讓他更堅定了學習古河龜一族的風格,老老實實在這鎮北府看一看這片世界即將到來的變化。

    按照典籍中描述,當靈氣完全復甦以後,這個世界很有可能會由一個低武世界,進化成一個武道通神,強者揮手就能打碎山河的高武世界。

    真要是到了那個時候大周用以鎮壓北俱蘆洲的鎮城軍,恐怕很難在鎮壓諸子百家勢力了。

    一個月後的清晨,左千秋一臉疲憊從煉丹房內走出,臉上卻帶著壓抑不住的笑容。

    十天前,他終于靠著每日簽到,將槍道真解的進度磕滿,緊接著發現接下來幾天簽到的獎勵還是槍道真解,所以他在多番嘗試後,終于在煉丹房簽到出了他想要的獎勵!

    “叮,恭喜宿主每日簽到成功,獎勵九星淬體丹(下)一瓶。”

    听著腦海中冰冷無情的機械聲,他的心情十分激動。

    一時間連丫鬟準備好的豐盛早餐也顧不得吃,他拿著手中的瓷瓶一頭扎進了練功室內。

    五心朝天盤坐于蒲團之上,幾番呼吸過後終于平復下來了有些激動的心情,心中默默詢問了系統一番,手中淬體丹的來歷。

    “淬體丹,無名丹師意外所練,丹分三品,服之可強身健體。”听完系統冷冰冰的介紹後,他立刻想到了系統的隱藏疊加功能。

    隨即將瓶子中的三顆淬體丹全部倒出,嘗試性放在了右腕上那道殘月之上,剛一觸踫到,系統那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數量不足,無法疊加,請增加物品數量!”

    “果然是可以疊加的麼,還真是強大啊!”他忍住不興奮的低喊了一聲。

    隨即再也顧不得其他,將其中兩顆從新放回瓷瓶之中,扔進了二十四明月橋內。

    深吸一口氣,在不做他想,直接吞下一顆淬體丹,丹藥入口即化,為了更好的吸收淬體丹的藥力,他也由坐姿改為趴扶,瘋狂的做起了俯臥撐,加快吸收藥力。

    眨眼間他有些孱弱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變得紅潤,就像被進了蒸鍋中的大蝦一樣。

    漆黑的雜質夾帶著汗水從他周身的毛孔中瘋狂涌出,他身體的強度也在快速增強。

    不得不說雖然是品質最低的淬體丹,藥力也是十分可觀,當然也從側面說明了他的身體強度實在是弱的可憐,即便是八層的金剛不壞童子身也沒有為他帶來多少改變。

    隨著他的速度越來越快,身上的霧氣越來越多,筋脈骨骼之間如雷聲轟鳴,肌肉也一點點變的結實雄壯。

    只不過下品淬體丹就是下品,雖然藥力不錯,但是架不住他的底子太薄,半個時辰不到的時間內,一顆淬體丹的藥力就被他吸收的一干二淨。

    左千秋如一團軟泥一般狼狽的趴在地上喘著粗氣,隨著藥力消失,他也耗盡了體內所有力氣。

    感受著體內經脈中潺潺流淌的的七彩內力,他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金剛不壞童子身,第一層還不錯,何大春真想親口問一問你,當初到底是怎麼堅持下來的。”隨著他重頭修行另闢經脈運行的金剛不壞童子身,他對于那位天賦平平卻靠著大毅力將金剛不壞童子身煉到第八層的何大春越來越好奇了。

    兩個小時後,他的體力再次恢復如初,想都沒想就又到了一顆淬體丹在手中,直接服下,再才開始了他的瘋狂俯臥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