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九章 越氏三鬼

第九章 越氏三鬼

    時間如流水一般飛逝,距離左千秋開啟正式簽到系統已經過去了足足三個月。

    期間王小二不斷傳來捷報,萬妖山脈的靈氣暴動導致大量的低階妖族從封印縫隙之中沖出,被嚴陣以待堵在門口的斬妖軍殺了個痛快,讓這家伙著實大賺了一筆,短時間內已經完全不想回來了,至于之前封印破碎的擔憂更是在上報鷹犬衛後,就被他拋之腦後,一心只想大賺一筆。

    左千秋這段時間也沒先閑著,通過大量吞服每天簽到得來的淬體丹在修煉室內瘋狂進行俯臥撐,短短2個月的時間竟讓他把金剛不壞童子修煉到了第七層,境界雖然不如何大春,但內力的精純程度則遠遠超越對方,可惜經脈的堵塞情依舊沒有得到絲毫改善。

    也就造成了他空有一身堪比武道七品巔峰的實力,境界卻還是沒有絲毫變化,從外表看來依舊是一個初入武道的九品弟弟。

    不過好消息就是每日耗時半天的槍法修煉,讓他在槍法一道登堂入室,勉強拿得出手了,並且托滿熟練度槍道真解的幅,在槍術他還沒有遇到一點瓶頸,目前看來段時間內也不會遇到什麼平靜。

    呼!

    鎮北城•鎮北府•觀星台上。

    只見左千秋一手拿著玉折扇,一手端著一壺清茶,看著滿城喧鬧的煙火之聲,一時間有些心滿意足,對武道盡頭也不少了那麼一絲期待。

    “嗯!綠兒,那邊是什麼情況,我可不記得最近有鷹犬衛的人過來!”

    突然左千秋指著北城的方向,有些詫異的對著身後穿著一身綠色連衣裙的姑娘問道。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果不其然有幾個腰懸長刀,身穿便服不斷在人群中穿梭試圖隱藏行跡的男人,綠兒對于左千秋能夠一眼就認出了他們幾人的身份,沒有絲毫意外,身為大周九皇子對于鷹犬衛肯定是了如指掌的。

    尤其是這幾個家伙雖然身穿便裝,但是行走之間那不自覺用出的鷹步更是出賣了他們身份,最有趣的單當屬走在最後的那一位身材略微矮小,不出意外應該是女扮男裝的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大意,腰間懸掛的長刀,刀柄之上竟讓還掛著鷹犬衛特有的刀穗,簡直是愚不可及,要是被盛京城的那位看到了,或許直接一掌斃了他們。

    “大人,最近沒有听說有鷹犬衛的人過來,確切地說自從三十年前宗大將軍來此駐守後,這里就成了鷹犬衛的禁區,畢竟大將軍和鷹犬衛的那位指揮史大人關系一直都很微妙。”綠兒微微俯身貼在左千秋耳邊一臉認真的說道,臉上的詫異說明她對于遠處遮遮掩掩的鷹犬衛確實不知情。

    見狀左千秋也只是搖了搖頭,看來鎮北城真是混進了一群老鼠,不然鷹犬衛這群家伙也不會輕易的踏入自己腳下的這座老城,宗文渙大將軍雖然不在,但是他麾下的那群老將依然不是鷹犬衛能夠惹得起的。

    “派人去查查,最近廣宇府出了什麼事,竟然能夠讓鷹犬衛不要命的闖進來。”

    “是,屬下立刻安排人去查。”綠兒眼神深處閃過一絲慌亂,明白這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挽救的機會了,負責鎮北城情報工作的她,竟然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鷹犬衛的到來,一句失職可不足以解釋一切。

    “行了,你先下去吧!這里不用你跟著了,順便也把周圍的密衛也帶走,看來我這鎮北城又要熱鬧起來了,就是不知道這次又是哪一方的手筆。”隨意對著身後揮了揮手。

    看了一眼中當空的紅日,他嘴角忍不住揚起一抹笑意,不出意外自己進入武道九品的消息應該是傳出去了,不然自己這座已經平靜已久的老城,也不會突然變得熱鬧起來。

    ……

    是夜!

    左千秋站在觀星台的圍欄之前,看著滿天的星斗,不由對明天的簽到期待起來。

    淬體丹終究只是九品丹藥,因為吞服的數量過多,現在即便是疊加後的上品淬體丹對他也已經起不到一絲作用,所以他只能重新找地方簽到,看看能不能簽出新的有用獎勵來。

    觀星台就是他的首選之地,滿天星斗或許能夠為他解決經脈的問題。

    涼風微拂,清冷的月光照在身上,突然他眉目輕輕一皺。

    “幾位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不敢出來一見!”

    樓閣陰影處,三個黑紗遮面,身穿夜行衣的身影聞言卻是不敢輕舉妄動,靠在後方的兩名黑衣人相互對視一眼,眼神中同時閃過一絲嘲弄。都不相信眼前那個不過武道九品的廢物能夠發現他們,說的應該是其他人吧!

    相比兩個信心滿滿的同伴,為首的黑衣人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比起兩個同伴,他多了一絲謹慎,懷疑眼前這位有著廢物之名的大周九皇子真的是發現了他們的蹤跡,說的很有可能就是他們。

    要知道天榜第九的大周武帝,給上自家兒子幾件防身物,那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何況九皇子的那位生母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

    但他還是抱著一絲僥幸的心里,繼續躲在暗處,想要在觀察一會。

    “大哥,要不我們動手吧!不過一個九品廢物皇子有什麼可擔憂的,就算真有什麼保命的寶貝,我們三個武道六品出手,他又能堅持多久!”

    “是啊!大哥,別猶豫了,上吧!在耽誤下去等到那群朝廷鷹犬到了,我們就沒有機會了,這次上面可是許了重金,那可是一筆天大的財富。”

    被稱作大哥的黑衣人卻是搖搖頭很不以為然,越到關鍵時刻越不能有絲毫大意,他們三兄弟之所以能以武道六品在幽冥道活到現在,靠的就是謹慎。

    可惜,他身後的兩個弟弟現在已經被那筆天大的賞金沖昏了頭腦,那里還听得進去他的勸告。

    只見其中一人,手臂輕抬,對準左千秋的背影直接扣動了手中的扳機。

    錚!錚!錚!

    一連三聲脆鳴,三根閃著青芒的銀針直射而出,眨眼間以飛至左千秋身後。

    “老二、老三速退!”

    為首的黑衣突然感覺心中一顫,好似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接近了自己一般,來不急多做解釋,腳下用力一蹬,飛速向後退去。

    其他兩位黑衣人,雖然沒有他們大哥的敏銳感官,但是多年的同生共死,在為首黑衣人開口的一瞬間就立刻跟著向後退去,他們很清楚自家那位大哥的敏銳第六感,這也是他們能夠活到現在的重要保障。

    “武道六品!很不錯的感應,不知道能否告訴我是誰派你們來的麼?”

    就在三人匆忙向後閃退之時,一道帶著輕笑的聲音,在三人耳邊輕輕響起,就像有人趴在他們耳邊低語一般。

    听著耳邊的低吟,落在後面的的兩個黑衣人先是一臉驚恐,隨後就感到頭皮發麻,身上汗毛根根豎起,如臨生死的危機感頓時涌上心頭生。

    不敢有絲毫大意,兩人幾乎同時一上一下,抽出袖中的匕首,反手向身後劃去,同時腳下也是用力一蹬,左臂高抬銀針飛射而出。

    一連串流暢的動作說明他們遇到這種事情也不止一次了。

    與此同時為首的黑衣人也是再次折返,手中一柄軟劍如銀蛇抖動,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十分優美,不過也只有對上這把軟劍的人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可怕。

    鏘!鏘!鏘!

    只見一把包裹著七彩光芒的玉折扇,三人面前上下翻飛,隨著一連串的金鐵交鳴聲過後,三人中的老大一抖手中銀光閃爍的軟件,勉強擊退了面前的玉折扇。

    同時帶著兩個兄弟向後退了幾步,一臉警惕的看著面前的人影。

    因為身處閣樓陰影下,月光的余暉並不耀眼,但靠著武道六品淬煉過得雙目,于黑暗中,也勉強看清了來人的樣貌。

    只見一個穿著一身青衣,頭戴文人方巾,面容有些文弱,搖著一把玉折扇的俊秀少年,正一臉笑意的看著他們。

    少年看起來平平無奇,身上的氣息覺不超過九品,甚至要不是他們的精神全力集中,可能都感覺到對方有修為氣息的波動。

    他如長松一般靜立在那里,顯得那麼普通。

    普通到,如果不是幾人剛剛交手,知道對方的厲害的話。換個環境遇到,三個黑衣人都不願正眼瞧他一眼。

    為首黑衣人身後,兩個黑衣人對視,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濃濃的驚懼。

    “這就是那位被稱作,虎父犬子,以廢物之名名震大周的九皇子?”

    兩個人心頭忍不住想要問問最先傳出這個名聲的那個混蛋,他如果是廢物,那自己三兄弟豈不是連廢物都不如。

    為首黑衣人,似乎感受的了身後兩個兄弟的想法,心中同樣忍不住不斷喝罵,只不過罵的確實下發這次任務的人,情報也太草率了。

    “還不知道幾位這麼晚到我這觀星台來做什麼,難不成想要賞月觀星不成!”

    左千秋清冷的聲音在這寂靜幽冷的夜晚中顯得格外可怕,頓時驚的三個黑衣人哆嗦了一下。

    “娘的,果然大周皇室就沒他娘的有一個簡單的,這次怕是要被坑慘了!”

    “廢話,果然下次決不能因為一點蠅頭小利就隨意接任務,不就是五百兩黃金和一瓶六品破鏡丹麼,有什麼的?”

    听著身後兩個兄弟酸溜溜的聲音,為首黑衣人心中忍不住一陣感動,三人其實在接任務時就有些猶豫,畢竟這份賞金實在是太豐富了,六品破鏡丹,江湖上無數六品高手夢寐以求的寶物,要不是為了自己,三人是絕對不會來斬妖軍大本營走上一遭的。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斬妖軍還沒遇到,就先領教了左千秋的可怕。

    心中一嘆,察覺到自己要是再不說話,對方可能就不會給自己機會說下去了。

    “冒昧打擾閣下的清修,我們兄弟三人只是想找個地方躲避一下仇人的追殺,沒想到不小心走到了公子的居所,實在是抱歉,我們願意奉上黃金百兩,以表歉意”

    “老大,黃金百兩,不就是一個九品麼,你……”

    “二哥,听大哥的!”

    “你們兩個給我閉嘴。”

    看著面前三個黑衣人竟然吵起來了,左千秋笑容更勝,當然要是手中的折扇沒有收起來,閃爍著七彩光芒的內力不再升起就更好了。

    “躲避鷹犬衛的追殺,躲到我這鎮北城城主府里了麼,你們覺得我應該相信麼,幽冥道,越氏三鬼。”

    “沒想到堂堂大周九皇子也會知道我們三個無名小卒,真是我們三兄弟的榮幸!”

    “既然已經認出我們了,還敢攔在這里,九皇子殿下的膽子還真是不小,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只要你奉上黃金千兩,我們三兄弟就饒你一名。”

    越氏三鬼中二鬼,一臉不爽的拽下了臉上的面紗,桀驁的等著左千秋,手中的閃爍著綠芒的匕首上下翻飛個不停。

    對此,其他兩兄弟雖然覺得有些頭疼,但是也沒有阻止,既然身份被發現了,也只能多弄點好處,然後另尋他國避難,大周注定是待不下去了。

    “黃金千兩麼?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們交代清楚背後主使者的身份,這筆錢我就出了。”、

    “呵呵!真是有意思,九皇子怕不是被人保護的太久,傻了吧!既然認出我們的來歷,應該就很清楚我們幽冥道的規矩,接取任務只認錢不認人,屁的主使者我們才不管呢!”

    “是啊!小子你不會是以為我們哥仨實在和你談生意吧!看清楚了,現在是你在拿錢買命,你沒有資格和我們談條件。”

    聞言左千秋只是微微一笑,目光卻是放在了大鬼的身上,三人中或許也只有這家伙還有點腦子。

    “抱歉,殿下我們真的不清楚背後之人的身份,不過你要的消息或許能在幽冥道中找到答案,數我們實在不清楚,至于黃金千兩也只不過是我這兩位弟弟的玩笑話。這還是我們家傳的‘鳳陽散’,就送給殿下了,權當我們今夜誤闖貴府的一點小禮物。”

    說完大鬼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個紙包,順手就扔給了左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