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十章 登門拜訪的鷹犬衛

第十章 登門拜訪的鷹犬衛

    砰!

    紙包一經脫手,還未至左千秋的面前,就直接爆炸開來,一團詭異的綠色煙霧瞬間彌漫開來。

    與此同時,大鬼黑衣人手中銀色軟劍一抖,口中同時一聲大喝︰“動手!”

    “殺手就是殺手,一點都不知進退。”

    “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好了,希望你們下輩子能夠明白一個道理,賞金這個東西還是不要太貪的好,有命掙沒命花!”

    左千秋搖了搖頭,手中的玉折扇同時一抖,隨著一陣風吹過,綠色毒霧瞬間倒卷而去。

    對于這件事背後主使者的身份雖然有那麼一點興趣,但是面前的越氏三鬼既然找死,那他也不介意成全他們,至于背後之人,時間還長早晚會露出馬腳。

    更可況敢主動對他出手,今天要是不弄死他們,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會過來找麻煩。

    殺雞儆猴,不外如是。

    左千秋右手一抖,手中的玉折扇頓時收起。

    緊握扇柄,如長槍在手,七彩色內力在黑夜中顯得更加詭異,隨意向著越氏三鬼沖過來的方向,連點數十下。

     嚓…… 嚓……

    隨著一陣如同剝離碎裂的聲音響起,越氏三鬼先看了看手中寸寸斷裂的匕首、軟劍,又抬手捂住脖頸,用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不遠處始終面帶微笑輕搖折扇的左千秋,大鬼語氣帶著一絲顫抖指著他說道︰

    “你∼”

    “你真是那個廢物,左千秋麼……”

    二鬼、三鬼感受著脖頸上的劇痛,看著手中只剩下刀柄的匕首,以及手上流淌不止的鮮血,神情十分驚懼,似乎見到了什麼怪物一般。

    這種速度,快如鬼魅,他們甚至都沒有看清自己到底被是刺了幾下。

    這家伙真的是九品麼?怎麼和他們認識的九品武者有點不一樣。

    越氏大鬼背後的二鬼、三鬼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點了一下頭,瞬間騰空而起,向著兩個閣樓兩側的方向激射而去。

    他們要逃,趁著大鬼擋在前方,或許真的有機會可以逃出去,至于兄弟感情,在生命面前簡直是不堪一擊,更何況他們可是殺手,這一次接下這個人物也是為了大鬼,現在是時候讓大鬼報答他們了。

    “不回頭看看麼,你那兩個兄弟已經棄你而去了,失望麼?”

    “為什麼要失望,從加入幽冥道那天起,我就猜到會有今天,只是沒有想到會這麼早,更想不到會倒在你這個廢物手中,再說了我可不覺得他們能夠活著逃出去。”

    越氏大鬼一只手死死捂著脖頸,一只手負在背後,臉色十分平靜,頗有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意思。

    他在賭,賭左千秋還想從他口中問出背後金主的身份,雖然他真的不知道是誰,但是可以隨便編一個啊!只要自己的那兩個笨蛋兄弟死了,這件事不是任由自己編撰,這也是他為什麼沒有逃跑生氣的原因。

    可惜,他賭輸了,左千秋此時根本不願意在在他們身上浪費精力,也沒有興趣知道這次到底是誰想要殺自己。

    左千秋聞言臉上的笑容更甚。

    下一秒,在大鬼震驚的眼神中,他再次動了,手中的玉折扇上朝著大鬼直刺而去。

    噗嗤!

    七彩光芒一閃而逝,折扇穿透空氣的鳴叫之聲,在大鬼耳中簡直就是一道催命符,更可怕的是他竟然反應不過來。

    “大人,我說,是……”

    看著越來越近的折扇,勃頸上的傷口更加疼痛,大鬼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大喊起來,他看出來了,眼前的這個廢物九皇子真的想要殺了自己,為什麼,為什麼,他就一點不想知道自己背後之人的身份麼?

    死亡之前,他的心中閃過了濃濃的疑惑……

    但,無論他怎麼吶喊,都注定不會有什麼意義。

    閃爍著七彩光芒的玉折扇,十分輕松的就穿透他的心髒,一槍斃命。

    直到生命結束,越氏大鬼還是有些看不懂左千秋這個怪物。

    一盞茶的時間還不到,綠兒有些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剛一見到左千秋的身影,對不遠處越氏大鬼的尸體看都沒有看一眼。

    來不及多想,直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口中更是惶恐的說道︰“殿下,您沒事吧!那兩個人已經處理掉了,是屬下失責,讓殿下受驚了。”

    “好了,是我讓你帶人離開的,又有什麼失責可言,叫人把這里收拾一下,記得尸體先別處理,說不定明天還能有點用處。”

    “是,屬下立刻處理干淨,殿下您……”

    本來綠兒還想問些什麼,不過一抬頭看到左千秋帶著一絲笑意的面龐,沒由來的心里一驚,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緊張拓脫口而出︰“早點休息。”

    左千秋頓時一愣,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久久無言…

    與鎮北府相隔數百米的一間客棧頂樓之中,幾名鷹犬衛此時也察覺到了鎮北府的異樣。

    “大人,看來這鎮北城果然是高手眾多,這才多大一會功夫,越氏三鬼已經被斬殺殆盡,看樣子跟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其中一名男子不斷把玩著手中的玉刻,看著上面已經黯淡無光的三鬼名字,笑著說道。

    “哼!你當這是哪里,那一位曾經的大本營,當今陛下九皇子的府衙,越氏三鬼的能堅持這麼久已經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好了你們幾個也早點去休息,明天我們就去會一會那位九皇子殿下,鎮北城也該重新納入我鷹犬衛的掌控之中了。”

    “諾!”

    隨著幾位手下陸續出門離開,鷹犬衛首領這才如負釋重的舒了一口氣,看著鎮北府衙的方向喃喃自語︰“真是多事之秋,這場太子之爭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麼?”

    現在他很頭疼,自己這一伍中,除了自己還完全忠于武帝陛下,其他幾位都加入了各位皇子的麾下,可謂混亂之及,這也是大周的政局的一個縮影。

    對此他也沒有什麼好辦法,畢竟各位皇子為了太子之位,紛紛許下的重利,讓他都不止一次心動,這一次冒著被斬妖軍斬殺的風險來到鎮北城,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財帛動人心,自己要是不來,或許過段時間就要被發配至一個邊陲小城,渾渾噩噩的走完一生。

    與此同時,南城一處掛著一面鬼頭旗幟的店鋪之中,兩個黑袍遮面的男子,對著一盞燭火正說著什麼。

    “越氏三鬼死了。”

    “嗯!無妨,本就沒指望他們能夠成功,更何況那一位雖然不待見自己這個兒子,但是護衛和保命的手段絕不會太少。”

    “鷹犬衛也是你們的手筆,雖然和我無關。但是我還是想要提醒一句,這里是鎮北城,宗文渙的雄踞了三十年的大本營,這里到底隱藏了多少力量沒人知道,不就是一個九品麼,值得你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要是被那一位察覺到了,你們怕是也要傷筋動骨了吧!”

    “幽冥道什麼時候也開始關心大周國事了,做好你們的事情就得了,至于其他的就無需你們操心了,人繼續安排著,不過不可超過六品,記住我們的目的只是試探出左千秋的虛實,不要胡來,不然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看著對面黑袍人消失的身影,幽冥道在鎮北城的負責人慢慢摘下了黑袍,看著大門的方向,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輕笑著說道︰“大周左氏,真是滿門屠夫,只不過一個區區九品就讓他們鬧出這麼大動靜,真不知道盛京城又是何等景象。

    幽七,繼續安排人去試探試探那位九皇子的深淺,記得找幾個炮灰就行,不然真要出了事,不用盛京那位出手,鬼帝大人怕是第一個出手宰了我們……”

    他的話音剛落,一旁的燭火瞬間熄滅,對此他也只是輕輕一笑,幽七還是那麼可愛。

    …………

    第二日,鎮北府,觀星台。

    左千秋看著遠處緩緩升起的紅日,心中期待不已,再有幾分鐘就是每日簽到的時間了。

    “叮,恭喜宿主每日簽到成功,獎勵九星點星丹(上)一瓶。”

    听到系統熟悉的聲音,他來不及多想,下意識在心里對著系統問起了‘點星丹’來歷。

    “點星丹,出自群星殿三代殿主之手,其意觀萬界星辰,引眾星之力,點亮人體三百六十處穴道,奠定萬星之基,自其成丹之日起,就被天下成為最強開穴奠基之聖丹,品級雖低,實乃無上奠基聖丹。”

    听著系統的介紹,雖然不是自己最期待的洗髓開脈累的丹藥,但是點亮體內三百六十處大穴,為接下來的洗髓開脈奠定一個良好的基礎也說不定,更何況穴道一通,堵塞的經脈或許就會變得松動起來,以自己精純的金剛不壞童子身的內力未嘗不能沖開體內的主脈十二正經。

    想到此處,左千秋沒有絲毫猶豫,握緊了手中的瓷瓶,朝著修煉室的方向快速奔去,就連每天上午雷打不動的練槍都拋之腦後了。

    剛一走進修煉室,直接坐在蒲團之上,倒出一顆藍色的丹藥,直接拋入了口中,五心朝天,像是嚼糖豆一樣,咀嚼兩番直接咽了下去。

    隨著他眼楮閉上。

    剎那間,周身幽藍的光芒一閃而逝。

    他剛要運轉體內體內金剛不壞童子身的內力在點星丹的指引下點亮體內星辰穴道,突然內力暴動,隱藏在角落里的槍道真解微薄內力瘋狂竄動,在他體內攪了個天翻地覆。

    一時間一強一弱兩股都屬于他的內力,和點星丹中的藥力成三足之勢,開始不受他控制相互撞擊個不停,一時間他的意識也變得有些模糊,一盞茶的功夫不到,他就陷入了意識迷糊的狀態。

    在也無力在控制體內內力運行的軌跡,而三股沖突不斷的能量在他放棄控制後,竟然開始自主的運行起來各司其職,在沒有一點沖突的意思。

    首先是金剛不壞童子身的金色內力,包裹著他脆弱的經脈,不停的淬煉他的肉體強度,讓他的體魄變得越發恐怖。

    槍道真解形成的七彩內力化作一桿迷你長槍,在點星丹龐大的藥力引導下,開始不停地在其體內游走,不斷刺破體內封閉的穴道壁壘。

    一時間,他的實力,以一種緩慢的速度,穩定的增長著。

    “王小二,你給我把錢留下!”

    五心朝天,不知不覺間進入沉睡狀態中的左千秋,下意識的咂咂嘴,發出陣陣囈語。

    ……

    “我等是廣宇府的鷹犬衛,受命前來緝拿要犯,特此過來拜見城主大人,勞煩引薦!”

    鎮北府衙門口,昨天左千秋見到的那幾位鷹犬衛一大早就來城主府,求見左千秋。

    綠兒站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神色絲毫不變,看了一眼左右,對著一旁問道︰“城主大人還在修煉室麼?”

    “是的,大人自從一早走進修煉室,至今還沒有出來,按照以往的時間,怕是要到晚上了。”

    綠兒左方,一個身著軟甲,腰懸長刀的密衛,微微一屈身,臉色十分嚴肅的回到。

    “大人,要不是屬下過去他發了他們,不過就是一群鷹犬衛而已,只要不是盛京城的那位,諒他們也不敢亂闖。”

    “算了,不要給殿下找麻煩了,宮中今早傳來消息,盛京城那面最近的局勢越來越混亂,娘娘讓我們安穩一點,一切都以殿下的安全為重,對了,通知熊二爺了麼?最近城中各方勢力的來人越來越多,熊二爺要是再不回來,我怕……”

    “大人,現在局勢已經到了這一步了麼?武帝大人可是正值巔峰,幾位皇子真的敢……”

    “閉嘴,這種事也是你我可以議論的,我去會一會鷹犬衛的那幾個家伙,你親自前往萬妖山脈,把熊二爺請回來,萬妖山脈那面短時間內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一切都以城主的安全為主。”

    “是,屬下遵命,大人你多加小心。”

    左千秋絕對想不到,遠隔萬里,自家母妃派來的這個內衛首領竟然有能夠和皇宮聯絡的能力,不過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多說什麼,三年鎮北城的生活,已經讓他看懂了很多以前不理解的事情。

    很多時候他都忍不住感慨,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古人誠不欺我,不曾親身經歷他或許永遠不明白書中的真意。

    “幾位鷹犬衛的大人,不知道來我鎮北府有何貴干,我記得宗大將軍說過,只要你們敢踏入我鎮北城一步,斬妖軍就有直接斬了你們的權利,莫非你們想來試試斬妖軍的刀鋒是否還鋒利依舊。”

    綠兒一揮衣袖,嘴角帶上一抹冷若冰霜的笑意,殺氣騰騰的問了一句。

    “大人說笑了,我們只是來追查逃犯,至于闖入鎮北城,也是實屬無奈,因怕耽誤公務,特此拜見城主大人,求一道搜城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