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十一章 混入鷹犬衛

第十一章 混入鷹犬衛

    鎮北城主府。

    鎮北府諜報首領綠兒和來自廣宇府的鷹犬衛,一里一外相互打量著。

    “搜城令?就憑你們?”

    听到鷹犬衛的人想討要搜城令,綠兒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從宗大將軍三十三年來此駐守,這座城就在也沒有出現過搜城令這中東西了,更何況還是鷹犬衛上門討要,她實在懷疑面前這幾個人是來找死的。

    看到她的笑容,還不等為首的鷹犬衛小旗官說話,他身後的那名女性鷹犬衛率先忍不住直接大喊起來。

    “放肆,不過是小小的一個婢女,竟敢對鷹犬衛不敬,你以為你是在和說話!識相的乖乖把搜城令拿過來,不然……”

    “宮瑩,閉嘴,你……”

    李末在听到宮瑩開口的一瞬間就知道大事不妙,連忙開口阻止,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啪!啪!啪!

    一連串清脆聲音過後,宮瑩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手中從嘴角上擦拭來的鮮血,以及疼痛的臉頰,一時間竟然有些迷茫,一個小小的婢女竟然敢出手扇了自己幾個巴掌。

    “大人,實在是抱歉,我這位屬下從驕縱慣了,若有得罪之處敬請諒解,回去後我會和宮家家主說說,讓他登門拜訪。”

    領頭的鷹犬衛小旗官李末,見狀只是默默上前一步,擋在了宮瑩身前,同時對著綠兒低首抱拳,說是道歉實際上卻是報出了宮瑩的家族來歷。

    其中的意思自是顯而易見。

    宮家,大周北冥道八大世家之一,家主宮天宇,更是位列地榜六十三,也就是宮瑩的親生父親,宮家即便放在整個大周也算的上一方豪強大族。

    而宮瑩之所以會加入鷹犬衛,也是宮家或者說宮天宇與大周五皇子齊王的一場交易,一次鍍金之旅。

    只不過那位宮家家主也沒想到,五皇子竟然會越過他直接下令讓宮瑩跟在李末等人背後,前來鎮北府刺探消息,如果他要是知道的話,是絕不會讓她胡來的。

    九皇子雖然不得武帝重視,但也不是他們宮家可以得罪的,更何況九皇子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三皇子漢王殿下可是這次太子之爭的熱門人選,要是知道了他們宮家的所做作為,必然不會善罷甘休。

    支持齊王爭奪太子之位,可不等于他們宮家要親自下場。

    “宮家,北冥道北涼府那位被稱為掌開雲山霧海的開雲掌宮天宇的女兒麼,真是有趣,怎麼這麼鷹犬衛的小旗官大人,是準備拿他威脅我麼?”

    綠兒嘴角揚起一絲輕笑,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自小在宮中長大的她,還是第一次被人以家族權勢壓迫威脅,一時間到是很期待宮家的人過來。

    李末聞言眉頭一皺,心中更是忍不住一顫,知道今天自己要是給出一個滿意的答案,怕是很難離開這里了,至于搜城令他現在更是想都不敢想了。

    啪!

    反手一掌,直接將身後的宮瑩扇翻在地,即是保她,也是出出心中惡氣,要不是這個笨蛋女人,他們一行人也不至于落到現在這個左右為難的境地。

    “既然城主大人不在,我等也就不在多做打擾,大人請留步。”

    李末一把抓起地上的宮瑩,對著其他幾人打了一個隱秘的眼色,迅速向後退去。

    雖然沒有見到九皇子本人,沒有完成上面交代下來的命令,但是現在的局面如果繼續僵持下去,惹來了斬妖軍進城,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李末更是心中一嘆,看來這次回去後就要挑選個舒服一點的小城了,混吃等死一輩子好像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綠兒並沒有下令阻攔,區區幾個鷹犬衛還不值得她生氣。

    更何況城外的斬妖軍,能不能放他們離開還是一回事。

    左千秋的修煉室外。

    綠兒躬身對著室內,輕聲匯報著外面的情況。

    “殿下,是否需要通知城外的斬妖軍,讓他們處理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宮家也參與進來了麼,那幾位的交鋒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麼。

    綠兒,你命人出城通知一下斬妖軍當值的將軍,就告訴他們鷹犬衛的人壞了規矩進了城,同時把他們幾人的來歷都交代清楚,尤其是宮家的那位,至于要怎麼處理就交給斬妖軍自己決定好了。

    另外,通知城中的各家勢力,告訴他們無論他們想要干什麼,都不允許把手伸進東城之中,若有是有人壞了規矩,就別怪我不講情面。

    好了,就這幾件事你抓緊時去辦。”

    “是,殿下。”

    綠兒沒有多說什麼,對著大門行了一個大禮,起身對著周圍打了兩個手勢後,就離開了這里,按照左千秋的吩咐去做了。

    再說練功室內,左千秋晃了晃有些僵硬的身體,忍不住舒暢的低喝一聲,才查看起來自己體內的狀況,這一查看立刻被體內的變化驚得不已。

    金剛不壞童子身的金色內力悄聲無息的發生了異變,不再游走于一十三條奇經詭脈之中,取而代之的是散發著七彩光芒的槍道真解修煉而來的基礎內力,此時正如一條小溪般在經脈中潺潺而流。

    同時體內被點星丹喚醒的三百六十顆大穴,此刻也已經貫通了十二處,每一處穴道內都有著一顆金剛不壞童子凝聚的內力種子,宛如一輪皓日懸掛其中,不斷滋養著他的肉身。

    同時堵塞的經脈也開始有了一絲通暢的苗頭,點星丹不愧是築基的無上聖藥,按照這個趨勢下去,等到自己三百六十處大穴全部貫通,也就是自己打通百脈沖擊六品武道的日子。

    一時間他忍不住瘋狂大笑起來,下意識握拳對著地面狠狠砸了下去。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門外的幾名密衛聞聲,瞬間推開修煉室的大門沖入其中。

    入目之中,除了有些煙塵彌漫以外,並沒有其他異樣,不過有些奇怪的是左千秋腳下多了一個一米深的大坑,幾人相互對視眼,似乎都明白了什麼。

    神色不由得有些震驚,一時間立刻跪倒在地,不敢朝左千秋的方向不敢問一句。

    “好了,隱三兒,讓去把這里好好一下,今日你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下去吧!”

    說完他直接走出修煉室,剛到門口突然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大坑,又看了看自己的拳頭,一時間笑容更甚。

    簡單的回到房間洗漱換了一身衣服後,搖著玉折扇,悠哉的向著城外的方向走去,想要看看斬妖軍要是遇到那幾個不怕死的鷹犬衛到底會怎麼做。

    更何況開雲掌宮天宇的女兒,在北冥道還是有點用處的,最少王小二的四方閣要是想要發展壯大到通天殿那般,必然繞不過各大道州之內的家族勢力。

    一路上,城中居民沒有一人認出他這個城主,這主要歸功于他很少露面,三年來城中大大小小的事宜基本都是王小二代為出面解決。

    不得不說緣分這個東西實在是很有趣,就在左千秋走出城主府的時候,李末一行人也從客棧中取回行李,準備立刻離開鎮北城,回廣宇府復命。

    雙方在人群中偶遇,只不過左千秋認出了他們,而他們卻沒有認出左千秋罷了。

    “劉 宮瑩,等會一出城,你們兩人就立刻向西出發,轉道回北冥城,不要跟著我們回廣宇府復命了,這一次是我把一切想的太簡單了,那位九皇子殿下絕不簡單,區區一個侍女我都看不透虛實,可想而知,那座府里還不知道隱藏著多少東西。”

    “李末,你就是這麼膽小怕事,不過就是一個九皇子府中的婢女罷了,九皇子現在都自身難保了,哪有空理會她的死活,等我回到家中,立刻派人過來,好好的教訓那個瘋婆子一頓,讓她明白這里是北冥道,不是她一個九皇子家的婢女可以耀武揚威的地方。”

    宮瑩雙目中透著冷光,臉上的疼痛讓她對于今天的遭遇畢生難忘,就算李末不說她也不準備回廣宇府復命了,她現在只想回家,帶人過來,狠狠的教訓綠兒一頓,讓她知道這里是哪里。

    對此,無論是李末還是劉 等人都沒有多做勸告,幾人雖然共事時間僅僅不到一年,但是對于這位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秉性還是有些了解的。

    甚至李末打定主意,等到回去復了命,就立刻離開廣宇府,不讓宮瑩找到,要知道自己剛剛也是給了她一巴掌,雖然本意是要救她,但在對方眼里很可能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一時間幾人都不在說話,只是悶著頭向城外的方向快速奔去,顯然他們心中顯然也知道自己的現在的處境,可能不是太好。

    呵!

    左千秋听著宮瑩剛剛的言論,以及看著她臉上面紗下通紅的巴掌印,瞬間就想到了綠兒對這個宮家大小姐做了什麼,一時間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綠兒可是自家那位母妃最為看重的侍女,說是侍女其實一直把她當做女兒來看待,文韜武略教導從未疏漏。

    而對方顯然也沒有讓蕭貴妃失望,文治武功都不簡單,一年前對于綠兒的突然到來,他可是著實吃了一驚,還以為盛京城出了什麼大事,讓他差一點就要打人殺回去。

    無論對方做了什麼,他都不覺得有絲毫意外,就算當時直接出手宰了宮家大小姐,他也不會多說什麼。

    不過他這一笑,也引來了鷹犬衛幾人的注意,尤其是宮瑩,本就心情有些不爽,一回頭頓時發現了左千秋只不過是區區一個九品境界的讀書人。

    一時間更是怒氣上涌,抬起手剛要沖過來給他一巴掌,讓他知道知道厲害。

    只不過在手臂剛剛揚起的一瞬間看到了左千秋的面容,一時間竟然呆立原地,面紗下本來通紅的臉龐一瞬間更加紅潤了幾分。

    本來的掄圓了準備抽出去的手掌也是慢慢放了下來,整個人更是做出一副小女兒的嬌羞表情,用蚊子一般的聲音輕輕說道︰“你這書生,好生無禮,竟然取笑人家……”

    一時間無論是左千秋還是李末等人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她,尤其是李末等人好像第一次認識她一般。

    “咳咳!抱歉各位,剛剛想到了書中的一些內容,所以才忍不住輕笑起來,在下絕對沒有嘲笑各位的意思。”

    看著左千秋搖著折扇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李末幾人並沒有覺得對方是在道歉,反而還有一些挑釁的意思。

    要不是李末隱蔽的搖了搖頭,以及宮瑩在一旁不斷點頭,劉 等人此時估計已經沖上來教訓他一番了。

    “公子,這是準備去哪!”宮瑩此時一副失去了心智的樣子,一臉期待的看著左千秋。

    “我麼?出城會友,順便去朋友那取幾根藥材。”

    “公子也出城麼,正好我們也要出城,那麼一起吧!”

    李末聞聲無奈的抬了抬手,不過最後好像又想起了什麼,也只是嘆了一口,轉身向著城外的方向走去,顯然是任由宮瑩自己的處理了,至于其他人見到李末都不說什麼,他們又哪敢和宮大小姐爭論。

    于是乎,左千秋就這麼被迫的加入了鷹犬衛的出城隊伍之中。

    也不知道城外的斬妖軍要是看到了他,又會露出何等有趣的眼神。

    “對了,還沒來得及詢問公子的姓名,我是宮瑩,是鷹……”

    “咳咳咳,瑩瑩,怎麼可以和小兄弟說我們此行的目的。”

    李末此時心里那叫一個無奈啊!恨不得再次回身給她一巴掌,把她打醒。

    宮瑩聞聲也明白自己是有些大意了,連忙改扣繼續說道︰“還是說說公子你吧!公子是儒家的人麼?你們儒家是不是真的只要讀書就可以提升武道境界?”

    “額!宮姑娘太客氣了,我叫熊世秋,只不過從小喜歡看書,所以才這麼打扮,可不是什麼儒家弟子,我也不清楚儒家是怎麼修行的。”

    宮瑩噘著嘴,並不是很滿意左千秋的答案,剛要繼續追問兩句,就听見前方李末突然開口。

    “好了,我們要抓緊時間出城,天黑之前還要趕到望岳城,不然到時候我們怕是要露宿街頭了。”

    左千秋看著李末的背影,眼神深處卻是笑意滿滿,看樣子是察覺到自己的不妥了,這算是最後的勸離麼?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