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十二章 霸氣的斬妖軍【新書求收藏】

第十二章 霸氣的斬妖軍【新書求收藏】

    在李末的有意加速前行之下,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一行人就趕到了城門處。

    “小心,出了城門不要猶豫,按照我們之前說的路線繼續前進,瑩瑩現在可不是胡鬧的時候。”

    看著李末十分嚴肅的表情,左千秋心里暗自想到︰“看來這是要對我動手了。”

    隨著這一路走來,宮瑩雖然表現的很像花痴,但是言語間偶爾插入的試探,讓他很清楚對方能夠加入鷹犬衛,並且會被派來鎮北城試探自己的情況,絕不止是因為她是宮天宇的女兒。

    而事實正如他所想的一樣,在李末拿出大周通行令後,鎮城軍並沒有絲毫難為他們的意思,當然也沒有認出左千秋的身份。

    一出城門,李末對著宮瑩、劉 兩人打了一個隱蔽的眼色。

    下一秒,劉 瞬間出手直接繞到左千秋背後,雙手一抖一握間直接將他束縛在原地,同時宮瑩也是從袖口處抽一把短小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鷹翼短刃,你們是鷹犬衛的人,真是好大的膽子,你們就不怕斬妖軍的各位將軍發現麼?”

    左千秋故作驚訝,有些驚恐的高喊起來。

    “沒想到公子的眼力還不錯,竟然能認出我們的身份,果然你也不是什麼普通的讀書人吧!不知道是儒家那一位門下的弟子,竟然敢在我大周境內隨意走動。”

    宮瑩一點也不意外左千秋能夠認出他們的身份,畢竟一個敢進入大周境內的儒家弟子,就足以說明很多東西了,更何況鷹犬衛的大名以及常用兵刃早就已經是人盡皆知了。

    “好了,事不宜遲,你們兩人帶著這位儒家的公子迅速前往北冥道,我們還是繼續返回廣宇府復命,斬妖軍怕是已經知道我們的到來了。”

    李末的聲音剛剛落下,就听到遠處傳來一陣陣整齊劃一的馬蹄聲。

    聞聲李末等人紛紛變色,下意識的直接抽出腰間的犬牙刀,背對背將宮瑩和左千秋圍在中心,同時緊張的看著聲音的來源方向。

    左千秋則是搖了搖頭,顯得十分失望。

    “熊公子看來也害怕了,不用擔心我們可是鷹犬衛的人,斬妖軍雖然厲害,但是也不會輕易對我等出手,更何況我可是宮家的人,只要我不死,你就死不了。”

    左千秋聞言,表情更顯苦澀。

    現在他有點佩服宮瑩這個世家小姐了,對于背後的宮家就是那麼自信,竟然覺得斬妖軍不敢對他們出手。

    要知道就算是他也不敢這麼說,更從來沒覺得自己背後的大周第一世家左家會全力保他,為了個毫無天賦的皇子,和斬妖軍對壘可不是很明智。

    想到此處,他又一次想到了自己那群‘父慈子孝’親人們了,不出意外現在他們應該在商量怎麼才能讓左氏延續下去。

    轟!

    伴隨一陣整齊劃一的轟鳴聲響起,左千秋看著不遠處身穿一身加大版斬妖軍戰甲的王小二一馬當先走在最前方。

    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膽子是真大啊!這要是被宗文渙見到,估計我就要準備每年為你上香了。”

    左千秋發現了王小二,王小二同樣也發現了他,看著他被一個姑娘拿著匕首架在脖子上,一副被控制住,毫無反抗的模樣。

    王小二笑的十分開心,要不是顧忌日後被左千秋報復,他此時顧忌已經笑趴下了。

    隨即他對著左千秋打了一個十分曖昧的眼神後,也並沒有多做什麼,左千秋又豈是會那麼容易被人抓住的。

    “各位應該是鷹犬衛的人吧!我很好奇什麼時候鷹犬衛敢走進鎮北城方圓三十里了,難不成是準備和我斬妖軍重新立立規矩,不過以為各位的身份是不是差了那麼一點意思。”

    “將軍大人,我等確實是廣宇府鷹犬衛的人,此次前來也是因為追捕要犯,情急之下才闖了進來,這不只是停留了一晚,我等就立刻離開了。”

    看著李末一副我只是誤入其中的表情,左千秋忍不住為他點了個贊,要不是知道對方的真正目的,他都忍不住相信了。

    “原來如此,那逃犯麼,莫不是你們中間這個書生?一個九品的儒生?值得兩位六品、三位七品的鷹犬衛出面抓捕?若真是如此我倒是好奇他的身份了。”

    也是這個時候王小二一旁的馮世臨才認出了左千秋,神色頓時一變,剛要說什麼就听到王小二繼續說道。

    “這樣,你們把人給我,我可以考慮放你們一馬,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

    王小二一揮手,露出一副對這個書生很感興趣的樣子,同時也打斷了馮世臨的疑惑。

    “既然將軍對這個人有興趣,此人就送給將軍了,這個人是儒家派入我大周的密探,來歷不明,我們現在也沒有完全查清楚,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將軍了,瑩瑩。”

    宮瑩聞言,身體微微前傾,在左千秋耳邊輕輕說道︰“熊公子,抱歉了,看來我這次不能再帶你去北冥道一觀沿路的風景了,不過你最好老實一點,不要多說,不然你會知道有時候活著比死更可怕。”

    說完,一把抓起左千秋得脖領順手就將他扔了出去。

    見狀,無論是李末等人,還是王小二、馮世臨都下意識的松了一口氣。

    砰!

    王小二翻身一躍,在半空中將左千秋接下,隨後身體半蹲,示意左千秋借力上馬。

    見狀李末、宮瑩等人紛紛神色大變,這個時候就算是個傻子也知道左千秋身份不簡單,絕不可能是什麼狗屁儒家的儒生。

    “你是誰,你不是儒家的人。”

    宮瑩神色大變,下意識就要躍起發難,這一次的鎮北城之旅,可謂讓她受盡了侮辱。

    “宮大小姐說笑了,我可從未說過自己是儒家的人。”

    左千秋腳下輕輕一點,翻身一躍直接登上了馬背,手中折扇展開,笑著回應起了宮瑩的問題。

    到是李末,這個時候也終于想起了王小二的身份,剛剛他就覺得對方有些眼熟,卻始終不敢確定。

    大周王家王寧,鎮北城主九皇子的伴讀書童,鎮北城財務主管,鎮北城明面上的掌控者,斬妖軍的掛名將軍。

    而能都讓他甘願俯身做凳之人,除了那位有著廢物之名,他們此行目標的九皇子左千秋也不會有別人了。

    他早該想到的,如果真是儒家的人,怎麼敢堂而皇之的的在大街上行走,還敢故意接近自己等人。

    “李大人,應該猜到了我的身份吧!”

    噗通!

    聞聲,李末直接跪倒在地,重重的在地上磕頭,行了一個大禮,不敢抬頭大聲高呼。

    “屬下廣宇府鷹犬衛小旗官李末,攜部下叩見九皇子殿下,不敢當殿下大人之名。”

    聞言宮瑩等人也是大驚失色,下意識的也是跪倒在地,一時間卻是不敢多說什麼。

    “李大人,這一次就算了,回頭告訴你們背後的人,我已經在這里守國門了,就沒必要多此一舉了。”

    “還有宮大小姐,也請轉告令尊,我在鎮北城等著他,我到是有些好奇,宮家是不是真的不懼斬妖軍的鋒芒。”

    “滾吧!!!”

    雖然事情的發展有些不符合他的預期,但總算是沒有讓斬妖軍的人直接把這群家伙都宰了。

    當年宗文渙之所以下令,永遠不讓鷹犬衛踏入鎮北城一步,背後也是有著多方原因的。

    那個時候宗文渙剛剛接手斬妖軍,發現鷹犬衛中部分人以權謀私,掛著監軍的名號實際卻在私自扣押斬妖軍的戰利品,以換取私利。

    一怒之下,他連夜將斬妖軍內的鷹犬衛全部斬殺殆盡,讓他輕易地接管了斬妖軍,重聚了軍心。

    不過自那以後宗文渙和盛京鷹犬衛的那位指揮史大人就一直爭吵不斷,但卻從未有過實質性的沖突,個中緣由又豈是外人能夠理解的。

    而他之所以先通知斬妖軍有關鷹犬衛的消息,隨後連忙趕過來,也是為了和斬妖軍的諸位將軍表明一個態度。

    馮世臨只是在一旁任由左千秋吩咐,同時對鷹犬衛的諸人放行,不做阻攔,因為他恰巧是知道當年內情的將軍之一。

    不過在宮瑩路過他身邊時,他還是冷漠的道了一句︰“如果宮家莊不來,我們就會去宮家看看,看我斬妖軍能否破開宮家大門!”

    斬!斬!斬!

    听著眾多斬妖軍將士整齊的高喊,一時間宮瑩是真的怕了,心中更是後悔不已,深知這一次自己為家里到底惹下了天大的麻煩,到時候自己怕是需要用命來彌補。

    一時間臉色蒼白不已,整個人更是差點癱坐在地。

    李末幾人也是神情大變,只有真正見到斬妖軍軍威的人,才能體會其中的可怕。

    王小二則是一臉羨慕的看著馮世臨,幻想著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在眾人面前展示出斬妖軍的霸氣姿態。

    可惜,這輩子他怕是沒有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