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十四章 火雲峰【新書求收藏】

第十四章 火雲峰【新書求收藏】

    萬妖山脈,西南七里火雲峰山下。

    一座臨時搭建的閣樓內,左千秋喝著茶看著眼前有些粗糙的地圖,不斷地點著頭,看樣子自己猜測的不錯,這就是自己這次的簽到地點了。

    “怎麼說,現在都有哪些勢力到了。”

    “該來的都來了,道家、陰陽家、墨家、公輸家、小說家、雜家、廣寒宮、幽冥道等百家宗門均有來人,除了百家宗門北冥道的八大世家中的宮家、李家、趙家也來人了,宮家來的人您猜是誰?”

    “宮瑩?應該不會吧!上一次開雲掌宮天宇來時不是說了,回去就把那個女人關禁閉了麼?怎麼這麼快就被放出來了,宮天宇真不怕他這個閨女在給他惹下麻煩。”

    一想到宮瑩,他就忍不住想笑,半年前在收到消息後,宮天宇連夜帶著厚禮還有宮瑩趕到鎮北城,道歉的同時,也順道彰顯了一番武力。

    “殿下猜的沒錯,就是那個丫頭,听說被關禁閉後一門心思修煉,半個月前竟然讓她突破到了武道五品,所以這才被放了出來。

    “這不一出來就趕上了秘境大開,宮家估計也想表示一下自己的態度,所以就把她安排過來了,而且我听說這一次她來主要還是想找綠歆姐的麻煩,上次的那幾巴掌可讓她銘記在心中,估計這輩子是忘不掉了。”

    “忘不掉麼,那就帶著這份執念去輪回中走上一遭吧!看看地府的孟婆湯能不能讓她忘掉。”

    “知道了,要是她有異動,我就就送她上路,想來宮老家主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

    說完兩人又聊了兩句,王小二就帶著一臉笑容跑了出去,看樣子是又找到了什麼發財的路子了。

    閣樓中,隨著王小二的離去,再次恢復到了安靜。

    左千秋左臂搭在窗沿上,手中抓著一本小說家新出的武林野史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偶爾停下來,會往口中扔上一粒點星丹,任由其藥力引導內力,沖擊體內三百六十處大穴。

    ……

    突然,他合上書籍,有些疑惑看向門口的方向。

    不一會,只見王小二領著一個腰懸長刀,身穿紅色軟甲,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整齊的盤在腦後的俊秀女子走了進來。

    看著左千秋有些疑惑的眼神,王小二申請有些尷尬,剛要開口介紹,紅甲女人已經率先開口。

    “宮家宮瑩參見九皇子殿下,殿下武運昌隆。”

    再宮瑩開口的一瞬間,他就听出了對方的聲音,只是沒想到半年沒見,這個女人到是換了一副模樣,甚至身上的驕橫也少了不少

    隨即點了點頭,目光重新放回了手中的書籍之上,隨意的應了一聲。

    “行了,起來吧!半年前宮姑娘可沒這麼客氣,說說吧,不去秘境門口等著,來我這小閣樓做什麼,是還想要在為我五哥試探試探我的虛實?”

    “殿下說笑了,宮家已經將五皇子的贈與的禮物都歸還了回去,家父在和族內長老溝通後,也宣告退出了這次的太子之爭,這一次只是我想來和殿下陪個不是。”

    宮瑩嘴上說著道歉,可惜畢竟還是年輕,做不到心口如一,眉宇間的異樣,還是顯露出了她對于左千秋、宮天宇的不滿。

    “退出了?宮家莊到是很有魄力麼,到是我之前小瞧他了。”

    左千秋有些恍惚,看來半年前的那次會面,終究是讓對方察覺到了一絲異樣,感受到了這一次太子之爭的不簡單,所以才會壯士斷腕舍棄了這份滔天的從龍之功。

    看來還是自己小窺了天下人,能夠坐上北冥道八大世家之一宮家家主位置的人,又怎麼會簡單。

    想到這里,更不想和宮瑩多說什麼,揮了揮手示意王小二將人帶走,別妨礙自己看書。

    “走吧!宮大小姐,殿下要看書了,咱們還是不要打擾的好。”

    “你……”

    宮瑩猛地抬頭看了一眼左千秋,又看了一眼王小二剛想喝罵一句,不過話剛一到嘴邊就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這個時候她才想起眼前的這個小胖子可是大周王家的二公子,也不是她能夠惹得起的。

    很是不爽的在地上跺了一腳,五品氣息一閃而逝,整個閣樓也因此顫抖了幾分,隨後轉身直接離開,沒有多說任何一句。

    “狗改不了吃屎,還以為她的性子真的變了,這才幾句話又原型暴露,可憐了宮天宇了,要是他不退出,遲早有一天整個宮家都會被這個小姑娘拖入萬丈深淵。”

    王小二看著宮瑩的背影,感慨不已,二十二歲就已經突破至武道五品,放眼天下北冥道確實可以稱得上一句天才之名,可惜心性太差了,遲早會把命丟掉,還會連累宮家滿門。

    這個時期,以宮家的實力可還不能為所欲為。

    像自己,就算是天才,也從不在人前顯露,有時候慫一點挺好,最少活的長久。

    想到這,他還認真點的看了一眼左千秋。

    這位,才是真的厲害。

    “行了,你的目光可不應該放在她的身上,別忘了你和盛京那位的約定,到是你不會真的準備靠錢逼退對方吧!那可能把你賣了都做不到。”左千秋笑道。

    “那個莽夫,真是的不就是把他扔進了飄香樓麼,又沒有真的做些什麼,非要念念不忘的和我打一架,他難道不知道那一夜小爺我可是花了一年的積蓄,才讓三位頭牌陪了他一晚。”

    說道這里,本就摳門的王小二更是心疼搖起了頭。

    “殿下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我的情況麼,就算我在努力,也不可能是哪個莽夫的對手啊!”

    “再說了,最後不是什麼也沒發生麼,甚至那晚過後,他的寒霧決也上了一層,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怎麼就到了最後,全是我的錯了,就不說我損失的零花錢了,第二天我不也是被老爺子吊起來狠狠抽了一頓,給他出了一口氣麼。”

    這一刻的王小二委屈極了,要不是左千秋知道其中的內情,說不定還要同情他一番。

    一想到那個莽夫,王小二就渾身癢癢,仿佛又一次回到了被老爺子吊起來抽打的場景,終生難忘。

    看著一臉深陷回憶,委屈不已的王小二,左千秋忍不住把手中的書按在臉上,相當無語。

    “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信到時候那個莽夫真的敢對我下死手。”

    隨即轉身,以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架勢,帶著沉重、帶著斗志、視死如歸走出了閣樓。

    看著王小二遠去的背影,左千秋搖了搖頭。

    真是越來越會作秀了。

    李家三公子李富貴,大周十大武道天才之一。

    李家寒霧決共有十二重,若不修煉至第五重不可破身,不然終生無望修至十重以上的境界。

    而當年李富貴正處于四重升五重的關鍵時刻,一時大意,被王小二算計了一番。

    若不是那一夜李家暗衛看的嚴謹,他的武道真要止步不前了,大周也要少了一個武道天才。

    可以想象,當年王小二絕不是他說的那樣,想要和對方開個玩笑。

    不過那又和自己有什麼關系,最多也就是被打一頓,以王李兩家曖昧的關系,分生死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

    只要不死,挨頓打就挨頓打吧!

    笑著繼續將書翻開,看著書中未看完的故事,大周可是個很有趣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