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十六章 沒有什麼是一槍不能解決的!【新書求收藏】

第十六章 沒有什麼是一槍不能解決的!【新書求收藏】

    看著越來越近的長劍,感受鐵劍上的那一縷鋒銳無比的劍芒。

    左千秋微微一笑。

    北境之人,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總喜歡以境界觀人,認為武道境界越高,則越強,反之對于境界低的人都很不屑一顧。

    看到他的笑容,對面的鐵林也是笑的更加猖狂,還以為左千秋已經被他手中長劍嚇傻了,準備站在原地等死。

    當鐵林的長劍進入他周身三尺之地時!

    左千秋終于動了。

    手中袑騑陷釭瘍K槍一抖,槍尖閃過一絲七彩寒芒,後方的紅纓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痕跡。

    隨後猛然對著前方一刺,盡顯槍法之奧妙。

    若被兵家之人看到,必然高呼︰“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嗤!!!

    槍尖劃破空氣。

    緊接著,鐵林揮舞的長劍一滯。

    轟!!!

    一聲轟鳴過後,鐵劍寸寸斷裂!

    轟然間,鐵林腳下不斷發力,試圖向後退去,眼中滿是疑惑和震驚!

    這與他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啊!怎麼對面的文弱書生突然就從一只待宰的羔羊搖身一變成了凶相畢露的餓虎了呢!

    這不科學啊!

    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扮豬吃老虎了麼,到底有沒有一點武德!

    他要是早說自己有這一身可怕的實力,自己也不會出手發難啊!娘希匹的,這鎮北城什麼時候出現這麼邪門的年輕人了。

    鐵林後退途中望著緊隨而來,一槍崩碎了自己手中長劍的文弱少年,一時間有點懵。

    最主要的是這小子怎麼不懂規矩,都把自己的長劍打碎了,怎麼還窮追不舍,難不成就不能停下讓自己道歉一下,然後收點歉禮,交個朋友麼!

    等等!這小子不會是想一槍戳死自己吧!

    危!

    短短的一瞬間,鐵林內心的活動可謂十分復雜,神情越發的慌亂起來。

    “喂喂喂!不就是黃金百兩麼,老子給你了,別追了!”

    可惜左千秋根本沒有理會他的意思,槍都出手了,不染點血,又怎可輕易收回。

    見狀,鐵林一咬牙,後退的身形戛然而止,順手從袖中抽出一把短劍,再次沖向左千秋。

    鐵劍門中劍法有長短之分,相比長劍,鐵林對自己的短劍更加的自信,只不過他這個人一向市儈慣了,總想著藏著一手,用來陰人保命。

    所以除了鐵劍門內熟悉他的人,都不知道他還有這一手可怕的短劍之術、

    左千秋神色沒有絲毫變化,僅僅是駐身一抖手中長槍,先是磕開鐵林的短劍。

    緊接著又是一槍刺出,盡顯槍道鋒芒!

    嗤!!!

    這一次,鐵林的運氣就沒有那麼好了,想著欺身上前的他瞬間與左千秋手中的長槍撞到一起。

    腳下穩定的步伐,在這一刻也變得有些踉蹌。

    噗嗤!

    隨著左千秋收槍回身,鐵林一臉不甘的捂著被洞穿的脖頸,眼前不斷回放著自己半生的過往。

    師傅,我沒有辦法在為鐵劍門效力了,也不能替您和鬼谷縱橫雙雄較量一番劍法了!

    轟!

    鐵林再也堅持不住,轟然倒地不起,臨死前他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儒家之人,端是不當人子……

    左千秋淡然的抖了一個槍花,甩掉了紅纓槍尖上的血跡,隨意的收入了腰間的二十四明月橋之中,同時把玉折扇取了出來。

    風輕雲淡的煽動著。

    一槍斷劍。

    一槍貫喉。

    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一槍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兩槍。

    從鐵林抬劍到他身死,這一切看似很長,實則只是用了不到幾分鐘的時間,甚至連下一個人走進來的時間都不夠。

    隨即想到了什麼,左千秋搖著手中折扇,向秘境深處走去,雖然簽到已經完成,但好歹是進來了,如果不逛上一圈,怎麼對得起自己那一兩銀子的門票錢。

    隨著後面的人陸陸續續走進來,紛紛看到了橫尸于秘境門口的鐵林,一時間均駐足不前,看樣子是準備等不怕死的人先去試探一下。

    畢竟鐵林進來還不到5分鐘,就死在門口,怎麼能不讓他們擔憂。

    秘境本就是機緣與危機的結合體。

    不過還是有些人察覺到了一絲異樣,但這個時候都沒有多說什麼。、

    直到宮瑩進入秘境之中時,直到這座秘境來歷的她,冷哼一聲,便穿著紅甲,提著長刀豪邁的向秘境深處走去。

    她這次的目的只有一個,炎魔鍛骨草。

    據她父親所說,當年隕落在這秘境中的那位本就是炎魔虎一族的天才,這處秘境更是被其移植了三株產自萬妖山脈深處,炎魔虎族的鍛骨草,乃是醫家煉制五品大鍛骨丹的最佳主藥。

    而她現在剛剛踏入五品鍛骨境,要是能夠得到這三株寶藥,她在五品鍛骨停留的時間將大大縮短,甚至鍛骨的強度也能更勝一籌。

    ……

    左千秋悠哉的走在秘境之中,看著雜草叢生,破敗不堪的秘境不斷搖頭。

    看來書中記載的沒錯,這里就是那位炎魔虎族天才曾經的老巢,盡顯它們一族的風格。

    他曾在一本妖族古籍中看到過,在妖族中虎族炎魔一脈曾經也是妖族十大強族之一,最鼎盛時更是差一點成為了妖族共主。

    只可惜那個時代妖族出了一個真正的妖孽,以一己之力鎮壓妖族群雄,後來更是率領群妖走出萬妖山脈,差一點就讓他再現第二紀元妖皇時代妖族的盛世。

    而虎族炎魔一脈最有名的就是他們的鍛骨秘法,堪稱同境界無敵,而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一族特有的炎魔鍛骨草。

    也不知道這里有沒有炎魔鍛骨草留下來,若是得到了,那這次真就是滿載而歸了。

    突然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讓他忍不住眉頭一皺。

    宮家那個麻煩的女人來了,就在考慮要不要躲一下時,對方已經發現了他,並且喊了起來。

    “九皇子殿下也來了麼?身邊竟然沒有一個護衛,不得不說殿下的膽子還真是大啊!”

    宮瑩見到左千秋的背影後,先是一驚,隨後就是狂喜。

    她要是能夠在秘境深處宰了左千秋,再回到家族中和父親一說,到時候成為五皇子的妃子就不在是妄想了。

    要是被五皇子知道她此時的想法,一定會忍不住喊上一句︰“我可從未說過這種話,蠢女人,別坑我。”

    左千秋眉頭更是一皺,這個女人竟然起了殺心,簡直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