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二十一章 熊二的力量

第二十一章 熊二的力量

    “左小九,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熊爺心情好還能放你一馬。”

    左千秋看著一臉興奮的熊二,嘴角也是掠起一絲笑意。

    熊二可能是這世上最了解自己的人,深知自己對于武道的執念。

    手握‘戮妖’槍,腳下微微叉開,八極槍架立于地,雙目精光爆射。

    吼!

    熊二也是一聲熊吼,身上古銅色光芒閃爍,也是竭盡全力。

    只因為他從左千秋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威脅,這讓第一次好奇對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呼!”

    一聲長呼,左千秋手中‘戮妖’槍一抖,槍尖上的兩個古樸文字閃過一絲妖異血光。

    下一刻,長槍呼嘯著,仿佛一條青龍騰空而起。

    八極六合槍•青龍獻爪!

    一出手就用出了全力,沒有一絲要試探的意思!

    他很清楚熊二的恐怖,蠻荒古熊一族的天才,可不是說說而已。

    別人不清楚,但是他曾見到熊二狂暴後的狀態,宮中的一位四品內衛首領都差點死在他的一拳之下,那還是四年前,他可不信熊二的實力這幾年會止步不前。

    “鏘!”

    古銅色光芒包裹的巨大熊拳和閃爍這妖異紅光的槍尖在比武場中央悍然撞擊在一起。

    轟!

    一聲巨響過後,左千秋用力一挺手中長槍,隨後在熊二更大的力量回擊下,轟然爆退。

    存粹的力量交鋒,左千秋完全不是熊二的對手,甚至要不是熊二控制了自己的力量,他這一下已經倒飛而出了。

    “槍法不錯麼,左小九,就憑你這套槍法,就足以開宗立派了。”

    熊二笑著看了一眼拳頭上的哪一點紅印,這槍法絕不只是不錯那麼簡單,自己的拳頭竟然流血了。

    “繼續!可別放水啊,熊二爺!”

    左千秋淡然一笑,手中長槍猛地一磕地面,借勢飛起再次沖向了熊二。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左小九,就讓你好好認清楚自己的實力吧!這個世界遠比你想像的恐怖,武道一途又豈是那麼簡單。”

    轟!

    比武場的地面瞬間崩碎,數十塊碎石騰起,只見熊二一揮手,碎石宛如利箭一般射向了左千秋。

    左千秋目光銳利如刀,手中長槍也由刺化攔,槍花點點間,掃清了迎面而來的眾多碎石。

    轟!

    ‘戮妖’槍猛然下砸,強勁的力量速度引起一陣氣爆聲。

    熊二同樣用力一蹬,悍然沖向揮槍下砸的左千秋,存粹的力量踫撞,同境界內他熊疆還從來沒有輸過。

    “不過左小九這家伙的槍法到底是從哪學來的,也沒听說過鎮北城有什麼高明的槍法大家,就算是斬妖軍那幾位大將,也因為宗文渙的原因,刀法為主。”

    熊二越發懷疑左千秋是得了周太祖當年的傳承,目光閃動,越看越覺得左千秋的槍法不簡單“雖然只是隨意的用出了幾招,但每一招看似簡單直接,卻都蘊藏這不小的後招變化。看似是直刺,卻隨時都能旋轉改變攻擊方向。明明一記重砸,可很有可能瞬間收槍改變攻擊方式!”

    “左小九,就讓你看看什麼是絕對的力量吧!”

    “莽荒熊拳•力拔山兮!”

    一聲爆喝,熊二一雙古銅色巨拳,轟然沖天而起。

    左千秋目光銳利,手中長槍心隨意動,一記‘鐵牛耕地’也是鼓動全身力量砸了下去。

    呼!呼!呼!

    幾乎眨眼功夫,熊二的拳頭越來越快、力量越來越強,到了最後左千秋只看到那一只只閃著古銅色光芒的巨大拳頭,從四周個個方向覆蓋住了自己的長槍,上方、側方、前方、後方、側下方……一瞬間,他就好像被拳影牢獄所圍困住一樣。

    力拔山氣氣蓋世,這就是熊二力量的寫照。

    可以在一瞬間,砸出數百記鐵拳,每一拳都有開碑裂石的可怕威力。

    鏘!鏘!鏘!

    一連串的急促撞擊聲接連響起,每一次撞擊都產生強烈的氣爆,震得周圍的轉世碎裂,騰空而起。

    呼!

    熊二後退,揉著拳頭一臉笑意的看著左千秋。

    左千秋也落在了地面,低頭看了一眼,握著‘戮妖’槍的雙手已經被鮮血包裹,虎口寸裂。

    衣服下的金光更是暗淡無比,金剛不壞童子的增幅也沒能擋住熊二雙拳的力量。

    笑著搖了搖頭,將手中的長槍收入腰間的二十四明月橋中。

    已經完全沒有必要再打下去了。

    ……

    樓閣陰影下,綠歆搖著頭對著空無一人的回廊輕聲說道︰

    “你說要是生死搏殺?殿下有沒有一點機會,我看殿下的槍法還沒有用盡啊!”

    “沒機會的,你我都清楚,鑄天梯內,僅憑力量無人能夠勝過熊疆殿下,所以他才會被人冠名為‘天梯第一’”

    “呵!少拿那種話忽悠人了,縱橫家的劍、陰陽家的秘術、橫山宗的拳……諸子百家,又有那一家簡單了,只不過都礙于我大周的鋒芒懶得爭而已。”

    陰影處的隱大搖著頭看著酸溜溜的綠歆,沒有在說什麼。

    “左小九,很不錯的槍術,可惜就是力量差了點,銅皮鐵骨鑄金身可不是那麼簡單的,算了這種事情根本無需我多說什麼,你這家伙這麼多年怕是早就為自己規劃好了吧!”

    “還沒恭喜你,正式踏入武道大門呢!”

    熊二一臉感慨的看著面前的年情人,十二載苦求武道無門,今朝一舉貫通百脈。

    就算是這樣,他也沒從對方身上看到一絲情緒的波動,這是何等可怕的心境。

    一十二載默默無聞,或許並不是一件壞事。

    “走了,熊二爺,我們出去大吃一頓吧!听說妙善坊又來了一位南派大師,一手麻辣蜀道可謂天下一絕,我們可不能錯過了。”

    左千秋根本沒有一點失望的樣子,盡管被熊二輕易碾壓。

    “什麼,擅長麻辣蜀道的南派大師,不會是那一位吧!我听說他可有年頭不出妙善坊了,怎麼這一次又過來了。”

    “你不知道火雲峰那處秘境里出了炎魔鍛骨草麼,據說這位大師是為自己那寶貝小孫女求藥來了,現在不過是在妙善坊借住而已,根本不會出手的。”

    “不出手你說個啥!難不成你還想用強不成?”

    “說你憨你還不信,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小摳當初可是妙善坊的大主顧,他們還敢不給個面子。”

    不遠處的綠歆看著逐漸遠去的一人一熊,醋意滿滿的撇了撇嘴,南派大師怎麼了?麻辣蜀道又如何,難道還比得上自己的宮廷小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