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二十九章 月宮秘境

第二十九章 月宮秘境

    是夜,幽月小築。

    左千秋看著天空的明月,再一次回想起了白天的談話。

    “自遠古時代起,這世間就存在著數不勝數獨立于亙古大陸的空間,而其中大致可以分為三類。”

    “秘境是亙古長存的時空長河中散落出來的空間碎片結合靈氣而聚現,散落于天地之間,里面多數以天地饋贈為主。”

    “洞府則是強者以空間碎片為基,輔以秘法、融入寶物凝練而成。殿下三年發現那一處火雲遺跡,原身就是炎魔虎族強者留下來的一處洞府。”

    “所以自古就有,洞府易得,秘境難尋的言論。”

    “古往今來,時間大能都會尋找或者開闢一片屬于自己的洞府,將之不斷完善,做為自家傳承的根本。這些經過祭煉的洞府隱蔽且安全,沒有相應的信物、密匙,外人根本無法進入。”

    “這些大能隕落之際,有機會的會將其交予宗門或者傳給弟子,但也有許多人因為種種原因根本沒有機會將信物、密匙交付出去,導致這些洞府無法傳承下來,久而久之在時間長河的侵蝕之下,洞府的封印慢慢破碎,最終以遺跡的形式悄然現世。”

    “幾乎每一個修行到一定境界的大能都會將自己一生積累下來的,靈丹、符、秘寶、神通,存放在洞府中,以供後人傳承,當然也是怕自己意外身死,這些寶物便宜了別人。”

    “所以說,無論是天地形成的秘境、大能傳承下來的洞府、還是經過時間長河侵蝕的遺跡,都意味著一場通天的造化。”

    “尤其是現在這個紀元初開,靈氣剛剛復甦,強者不顯的時代,每一處秘境、洞府、遺跡的出現都意味著一個強者崛起。”

    “你們當為何大周可以憑借一國之力鎮壓北俱蘆洲,真就是區區的鎮城軍麼?根本原因在于大周太祖百年前得到的那處北俱蘆洲最大的天地秘境,這才是大周強大的根本,源源不斷的為大周提供鑄天梯大境的強者,讓鎮城軍的實力越來越強大。”

    “同樣的諸子百家、左道宗門,甚至是古老的世家也都存在著各自的傳承之地,只不過規模無法與大周的那一處相比罷了。”

    “正因如此,江湖各宗門對于秘境、遺跡的尋找極為熱切,幾乎每一座大型秘境開啟之前,都會引來數十個勢力追逐搶奪,不過最後的結果往往會變成大家協同探索、共同執掌,順便再交給你們左家一份‘駐地費’。久而久之,你們江湖各家的實力到是沒有因此壯大多少,你們大周軍隊的實力到是與日俱增,地位也越發的穩固了。”

    “但也正因為大周的加入,北俱瀘州江湖中的爭斗相比其他四洲,多了一份規矩,少有撕破臉皮的時候。當然一些小宗門卻不會講這麼多,一個秘境,很可能埋藏著讓整個宗門一夜崛起的修行財富,這足以令小宗門為之瘋狂。因為秘境而引發的宗門覆、世家消亡的事件,百年來從未斷絕過。”

    “江湖常言,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就是這個道理,一個秘境可能是大寶藏,也可能弱者的催命符。”

    “危險不止在秘境之外,還在秘境之中。”

    “天地自然形成的秘境,因為靈氣最為充裕,均會誕生出天生地養的精怪,它們將秘境視為自己的領土,對于闖入其中的入侵者,都會進行自殺式的攻擊,除了一些極其罕見的溫順精怪。”

    “但是精怪的溫順,往往意味著秘境深處,隱藏著更為可怕的危險,山崩海嘯、空間破碎僅在一念之間。”

    “而洞府則相對安全了一些,只不過一旦選擇進入其中,往往就意味著你走入了別人掌中世界,生死都不在由自己掌控。不過既然能夠進入其中,也就證明洞府的主人不會難為你們。”

    “當你們進入的洞府多了,你們就會走知道洞府最可怕的不是危險,而是其主人制定的諸多規則。”

    “我曾經走入一位前輩傳承下來的洞府,而進入的基礎條件就是剪去三千煩惱絲,為此我出來後閉關半年才抹去了那位前輩留下的封印。”

    “還有一些性格灑脫的大能,會在洞府中設立重重關隘,讓進入者歷經重重阻難,在以一些小獎勵以滿足他們的欲望。”

    “當然與之對應的旁門左道、妖魔洞府,則是機關重重,要想從中獲得寶物,往往就要為之付出生命的代價。”

    “至于準入的境界,就要看規模的大小了,空間越小,對境界的要求就越苛責,因為它們根本無法容下一個強者的存在。”

    “總而言之,這些寶地雖然蹤跡難覓,但是往往現世時,都會刮起一陣腥風血雨。”

    祖師大殿後方的一處房間內,寒月對著面前的兩個晚輩細細道出了秘境、洞府、遺跡的區別。

    相比一臉平淡的左千秋,她的注意力只要都集中在了自己未來的徒弟身上,知道左雨露臉上露出不解之色,她就會放慢語速,舉例講解一番。

    甚至拿出了自己的當年為了進入洞府中,去了一頭青絲的往事都說了出來。

    這也讓一旁的寒眉宇帶笑,差點就掩飾不住自己的笑聲。

    左雨露听了半天,最後還是一臉懵懂的,道︰“師傅,我怎麼感覺你話里有話啊!難不成你想讓我去江湖幫宗門尋找秘境麼?這是不是有點太突然了,不過師傅要是真的有要求的話,身為弟子一定赴湯蹈火。”

    “二哥,你听到沒,我可以去江湖走一走了,我就說廣寒宮應該來吧!”

    左千秋聞言則是忍不住的揉了揉腦袋,手中的玉折扇也停止了煽動,自己這個妹妹對江湖的執念實在是太深了。

    而究其原因都是自己小時候為了哄她睡覺、看書把金老爺子的江湖故事和她講了太多,讓她對江湖多了一絲幻想。

    只知江湖兒女情長,不識恩怨和生死,一朝入江湖步步俱是險的道理。

    或許廣寒宮真的是可以扭轉她對江湖幻想的一處寶地。

    “額!雨露,我想寒月道主想說的應該是讓你進入廣寒宮的洞府中歷練一番,從而真正的拜入廣寒宮,我說的對麼寒月道主。”

    “殿下說的沒錯,十天後就是我廣寒宮大開山門,招收弟子的時候,這是從古至今傳承下來的規矩,里面隱藏著廣寒宮的根本秘法,即是歷練,也是入門禮。”

    寒月溫和一笑,為左雨露耐心的解釋了起來。

    看到這一笑,寒差點把下巴驚掉了,這麼多年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這位師姐露出這麼溫和的笑容。

    同時心中也愈發的懷疑起了左雨露的來歷,難不成真讓自己猜對了,左雨露不是盛京城那位‘蕭仙子’生的,而是師姐和左蠻子私生女。

    “什麼,不是讓我去闖蕩江湖啊!我的酒都準備好了,就差故事了!”

    左雨露一臉失望的趴倒在了茶桌上。

    砰!

    “安靜一點,江湖將來再去也不遲,精彩的故事會在那里等著呢!”

    “啊!好疼,二哥你怎麼又打我,再打下去我就真的傻了,我知道了,我會老老實實呆在這里的,你就把心放在你的肚子里吧!”

    看著兩人的打鬧,寒月的笑容更加燦爛了,這也讓一旁的寒愈發懷疑左雨露的來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