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三十章 試探

第三十章 試探

    “寒月道主,這麼晚了不修煉,來晚輩這里是不是有些不合適了!”

    月光下、微風拂面,左千秋灑脫的靠在圍欄之上。

    背影有些孤獨,也有些不羈。

    寒月卻是痴了。

    像、實在是太像了,背影和自己記憶中的那個人的背影一模一樣,左驚天你還好麼!

    發現身後之人久久不言,他忍不住回首望去。

    在回首的那一剎那,他發現寒月肩膀驀然一震。

    一雙清冷的眼眸瞬間有些呆滯。

    而她的眼神里,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尋找著曾經的故事。

    只是寒月沉默不語,他也不好出聲打擾。

    ……

    “九皇子殿下很喜歡明月麼?這里是我廣寒一脈賞月的最佳地點,在上古靈氣還未寂滅之時,此處就是道祖的觀月之地,也是我廣寒一脈宴請貴客的住所。”

    回過神來的寒月,同樣移步到了圍欄處,看著夜空懸掛的那一輪明月。

    腦海中關于左驚天的記憶越來越清晰,姻緣造化,命運難測。

    她不止一次捫心自問,若是當年她更果斷一些,現在大周後宮之主或許就是她了。

    左千秋看著滿臉回憶的寒月,不斷搖頭,雖然早就知道自己那位老頭年輕時風流成性,不知道在江湖上留下多少情債,卻沒想到寒月會用情這麼深。

    當年在藏書閣老倌的指引下,他發現了左驚天自己編寫的一生傳奇傳記時,他就懷疑當初大周各地宗門驟然出手相助他登頂的最大原因,就是左驚天十載江湖路留下的諸多紅塵伴侶忍不住出手了。

    當時他只想說一句,這才是男人的畢生所求……

    現在看寒月的樣子,自己當時的猜測很有可能沒猜錯。

    “有些失態了,看到你讓我忍不住想起了往事,你和天哥兒實在是太像了!”

    寒月的聲音中滿是溫柔,哪里還有一點平常清冷的模樣。

    要是被寒看到,還不知道要被嘲弄到什麼時候。

    “道主說笑了,我可沒有陛下的偉岸!”

    “是麼,你們左家之人,就沒有一個簡單的,何況你還是天哥兒和她的兒子,我始終都不相信你會真的那麼甘于平庸。”

    寒月得話音還未落下,手中對月一攬,眨眼間一縷月華被其在手中凝聚成一輪彎月,隨手朝著左千秋的方向扔了過來。

    左千秋雙目微微一凝,雖然知道對方僅僅是出手試探,但是不知為何,心中的無名之火瞬間被點燃。

    這種沒由來的試探,真的很讓人不爽。

    心念一動,手中玉折扇一抖一開,一抹幽藍色星光包裹在扇面之上,十分寫意的將迎面而來的月輪托在其上。

    花滿樓月舞,這是左千秋兩年前簽到來的一門以氣御扇的防御功法,在系統的介紹上這門扇法乃是陸小鳳傳奇中花滿樓晚年結合一身功法開創而成,只守不攻,道盡了‘仁’之一字。

    “看來你可不像傳聞中一般,不通武道,九皇子殿下。”

    寒月聲音再次恢復清冷,對于左千秋能夠輕易擋下自己的隨手一擊,絲毫不覺得意外。

    “是麼,那就勞煩道主指點一番在下的武道如何。”

    只見他反手一甩手中的玉折扇,扇面上漂浮不定的彎月,轉瞬間以更快的速度射向了寒月。

    同時腳下一點,縱身而起,手中玉折扇順勢合攏,以扇做槍。

    周身星芒大盛,月光下,整個人仿佛如同嫡仙臨凡塵。

    八極九宮槍•騎龍探海!

    自三年前與熊二交手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全力出手過。

    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憤怒。

    多年來左千秋一直在壓抑著自身的實力,他不想被人察覺到自己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廢物了,只因為他不想參與進武帝養蠱的‘太子之爭’,不想參與進即將到來的國戰之中。

    甚至就算是一年前,妖族強者為了加速破碎封印的速度,派人潛入鎮北城主府,行刺殺之舉時,他都沒有出手。

    只因為他對這世間萬物無欲無求。

    所以直至今天,他也不太知道自己全力出手到底會怎麼樣。

    但是,面對咄咄逼人的寒月,他終究是忍不住了。

    “你要看,便看,只希望你能曾受住後果。”

    夜月下,寒月心中一涼,下意識的騰空而起,背後映著一輪圓月,周身月華大盛,遠處祖師殿同時傳出一道清冷的劍鳴。

    瞬間整個廣寒宮的人,發現天上突然多出了一輪明月。

    雙月同天,時隔十載再次出現在廣寒宮的夜晚。

    還是那麼讓人驚喜。

    “果然,師姐你已經突破至二品大宗師了麼,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低調啊!”

    祖師殿後方,寒站在素手一揮,面前長吟不斷的長劍瞬間穿越時空,出現在了寒月的手中。

    輕輕一握,順勢下揮。

    寒月在左千秋的槍芒威迫下,不得不全力出手。

    這是自己突破二品以來,遇到最強之敵。

    ……

    嗤!

    槍出如龍,翻江倒海。

    寒月的劍越來越近了,左千秋已經可以看清劍身上月華之下不斷流動的那一絲銀線,也看到了寒月眼中的不可置信。

    那一雙清冷的雙眸瞬間放大!

    她在左千秋的背後看到一幅畫卷,周天星辰陳列之上,煜煜生輝。

    她忍住想沖到盛京城提劍砍了左驚天那個混蛋,以前騙自己也就算了,這麼多年過去了還要騙自己。

    說什麼擔心自家這個不省心兒子的安危,請她出手試探一下,看看這個小子這麼多年到底在鎮北城干了些什麼。

    如果以後出現什麼意外狀況,讓她幫忙出手照顧一番,所以才會有今晚這一出好戲。

    左驚天還是一如既往的混蛋。

    槍芒、劍影戛然相撞!

    沒有轟鳴炸響、沒有星空大震!

    只不過數十秒過後,真個廣寒宮的人發現,夜空竟然奇跡般的被點亮了。

    微風拂面、星光揮灑。

    左千秋一臉輕松的搖晃著手中的折扇,對面寒月臉色依舊冷淡,手中長劍上的月華卻是暗淡了幾分,雙眸中的震驚也還未散去。

    她震驚的是,剛才面前的這個小鬼,似乎仍有保留。

    “這個結果你還滿意麼,北冥道主!”

    隨著這一槍刺出,他左千秋心中的那一縷怒火雖然宣泄了出去,但是對寒月這個人,他卻怎麼也喜歡不起來。

    即便他猜到這背後的主使者是盛京城的那位武帝陛下。

    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