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三十一章 先天十二重樓

第三十一章 先天十二重樓

    “師姐,看上去狠狼狽麼……”

    “我就說這位九皇子殿下不簡單吧!你還不信,現在好了,差一點就把幾個老家伙從沉眠中喚醒了,不知道的還以為靈氣潮汐提前到來了呢!”

    “九皇子殿下,我對你可是越來越好奇了。”

    寒不知何時已經倚靠在幽月小築屋檐上,看著下方都冷著臉的兩人,幽幽開口調侃了來。

    雖然錯過了兩人之間最精彩的交手瞬間,但是看到自家師姐這幅表情她已經很滿意了。

    “兩位若是沒有其他事,就請離開吧!孤累了。”

    左千秋說完,抬頭看了一眼已經重歸平靜的夜空。

    他發現自己好像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灑脫,對于盛京城的那一位,他還是有些意難平。

    即便重活一世,也不能改變他只是個凡人的心性。

    ……

    回到閣樓內內,也不管外面的兩位是否離開,盤坐于蒲團之上五心朝天,查看自身的修為變化。

    體內三百六十顆星辰大**的星辰種子,相較交手前黯淡了幾分,但卻多了一絲活力。

    經脈之中星辰內力隨著他心境的躁動,如江河一般洶涌奔流,不斷沖擊著尚未打通的細小經脈。

    默默運轉一個大周天,才勉強這股如野馬脫韁一般橫沖直撞的內力平復下來。

    不做他想,將自己的心神沉入了腦海深處,查看簽到系統的虛擬面板。

    經過這一戰,眾星秘典的進度卻是增加了一絲,證明他對眾星秘典的領悟又加深了一些。

    此刻左千秋想的卻是要不要修不久前簽到得到的秘法。

    “先天十二重樓!”

    ‘先天’顧名思義打通天地之橋,破開人體與整個天地之間的隔閡。讓天地靈氣能夠進入肉體,溫養經脈竅穴,捶打體魄,更可以讓自己體內的內力帶上一縷先天之氣。

    ‘先天’雖然只是一道修行前期的關卡,但無論在哪個世界它都是阻攔世間大多數人超凡脫俗的一到關隘。讓很多人終其一生都卡在先天之下,無法打通天地之橋,感應天地靈氣,蛻凡脫俗。

    ‘十二重樓’則是讓修行者在體內丹田,以天地靈氣鍛造一座十二層高樓,功成之日這座先天之氣錘煉的十二重樓也可以沖出體內,鎮壓敵手,頗有托塔天王‘鎮妖塔’的意思。

    不過他最大的功效,卻是可以幫修行者逆轉體真氣內內力,以後天轉先天,乃是‘天奇世界’天地奇功之一,可惜修行難度實在太大,罕有人能夠修煉成功。

    亙古大陸這一紀元因為靈氣復甦的原因,此間武道略顯粗曠,無論在哪一大境界,願意駐留打磨的人都少之又少,這也造成了各宗各派武道典籍相比左千秋簽到的來的一些其他世界的功法攻擊力更加強大,但是精細程度卻差了不少。

    因為靈氣潮汐即將到來的原因,他一直都很猶豫是否要選擇修煉,修煉則意味著他將在鑄天梯一境駐留更久,甚至會錯過靈氣潮汐到來的那場造化。

    但是今天看到寒時,他終于下了決定,靈氣潮汐的造化再大,也不會比簽到系統更加強大,相比當下,他選擇未來。

    當然盛京城那位武帝的的態度,也是讓他不再猶豫,下定決心的原因之一。

    即便自己修行的秘法與這方世界的修行之道背道而馳又如何,自己本就不完全屬于這片世界。

    如果自己真的循規蹈矩,完全遵守這一方世界的規則而行,那自己存在的意義又在哪里。

    金手指的存在,也就沒有了意思。

    沒人知道這一夜,因為武帝的再三試探,讓左千秋真正放下了自我的束縛,決定在這方世界大鬧一場。

    ……

    幽月小築•閣樓之上。

    左千秋雙手在腰間一抹,兩個裝滿了太陽之炎、太陰真水的玉瓷瓶穩穩的落入手中。

    他慢慢的思慮著自己的道路,同時運起“先天十二重樓”的修煉法門,同時張口將手中用眾星之力包裹著的太陽之炎、太陰真水同時倒入口中。

    下一秒星光、月華靈氣如流水一般涌入閣樓,灌入他的體內,流經一座虛幻十二重高樓之後被化為先天之氣,慢慢融入了“眾星秘典”的內力之中。

    太陰、太陽、一水、一火在他眉心祖竅中慢慢凝為一體,陰陽流轉,重返混沌先天。

    靈氣灌體,不停的淬煉這他的經脈、體魄,讓他在短短一夜間暴漲了將近十年的修為,雙目之中也各有一輪大日、一彎殘月煜煜生輝。

    太陰、太陽兩門古老的瞳術竟然輕易的就被他凝練成功,這要是被人知道,必定罵上一句天道不公。

    不過這十年的修為增加,暴漲的內力雖然沒有達到他經脈可以曾受的極限。

    但是卻讓他丹田內那虛幻的十二重樓閣中的最底層的那一重樓基慢慢凝聚出實體的模樣,不再是一開始的虛幻、仿佛隨時破滅的感覺。

    將心神收斂,讓自己的思維恢復冷靜,他開始有意識的引導著這一股暴增的內力修為,不斷灌入體內的十二重樓閣之內。

    至于秘法中記載的任督二脈、天地玄關早就在他打通體內三百六十處星辰穴道之時,就已經被他沖破了。

    等到這一次運功完畢,左千秋才緩緩張開眼楮,瞳孔煜煜生輝的日月流轉不止,周身的靈氣開始扭曲。

    這是他第一次汲取天地靈氣,鑄造體內的先天十二重樓,對于靈氣的汲取需求量自然很大。

    緩緩的呼出一口濁氣,左千秋散去了圍繞在周身的靈氣,關閉了自身與天地之間的橋梁,默默穩固自己的境界。

    先天十二重樓一經鑄造,再無後悔的可能,而在十二重樓徹底鑄造完成之前,他也注定了永遠無法突破鑄天梯這一大境界。

    閣樓上方,寒在樓閣上靜靜站了一夜,也遮擋了樓閣被天地靈氣灌溉的異景。

    她默默的看完了左千秋修煉先天十二重樓的整個過程,雖然不清楚對方到底修煉的何種秘法,但周圍暴躁的靈氣波動,還是讓她忍不住心中一驚。

    左千秋的天賦絕不比他那個混蛋老子差多少。

    隨著月華、星芒靈氣慢慢恢復了平靜,寒知道下面的那個小鬼,已經停止了修煉,同時也是自己該離開的時候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寒仰望了一眼夜空中的圓月,似乎穿越了時空,看到了未來左氏一族皇位之爭的樣子。

    “左蠻子,我倒是想看看你這個把親情看的比什麼都重要的家伙,見到自己兒子有機會逆襲篡位的時候會是怎樣一副表情。”

    閣樓中,左千秋也停下了修行,站在窗前,听到了頭頂上寒的喃喃自語。

    他一直都很好奇,為什麼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覺得他會不甘寂寞,遲早有一天會加入那張冰冷龍椅的爭奪之戰中。

    難不成自己真的如書中所說一般,頭生反骨,天生就是個要篡位的命麼?

    可是自己真的對那個位置沒有一絲興趣,這個世界這麼精彩,自己怎麼甘于困守一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