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三十二章 廣寒試煉

第三十二章 廣寒試煉

    廣寒宮後山。

    一道虛幻的彎月狀大門,大日高懸之下,依然散發著一股清涼的月華,不得不說當今天下百家若說哪家宗門對月亮研究最深,廣寒當屬第一。

    “二哥,你怎麼了?”

    左雨露看著身邊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的左千秋,十分好奇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從小就有個毛病,只要睡著了,就算是世界爆炸都和她沒有一點關系,這也是為什麼昨夜天生二月,夜如白晝,她也絲毫察覺的原因。

    左千秋聞言只是微微一笑,變了麼?或許吧!

    這或許才是我本來的樣子,于這片天地而言,我本就是一個過客,它不曾要我改變什麼,我也無須順勢而行,反倒是對于靈氣潮汐的到來,他越來越期待了。

    他想看看這片天地,到底會走向何方,對于靈氣寂滅之前的時代隱藏的諸多秘聞也越發的好奇。

    重活一世,他選擇放縱自已一回,隨心所欲而行。

    ……

    “哥,二哥,你在那傻笑什麼,到底听沒听到我說什麼?”

    “額!你說什麼?”

    “二哥,你這家伙,算了不說了,一會你和我進入月宮洞府的時候,記得緊緊跟在我身後,遇到危險了可別和熊二爺那個憨貨一樣,愣頭愣腦的直接沖上去,你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我的江湖夢可就胎死腹中了。”

    “還有,記得我們這次目的是里面的月華凝露,我昨天听寒師叔說了,它可以幫人通脈奠基,對你可是有很大的裨益,至于月宮令那種東西完全不重要,你妹妹已經入了宮主一脈,可是內定的人選,我師傅寒月道君的關門大弟子。”

    左雨露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人,不斷的上下打量了起來,似乎在為自己尋找一個滿意的嫂子。

    “二哥,你看那個,是不是北冥慕容家的三小姐,听說她可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就連通天閣的那群消息販子,都想將她登入龍鳳榜上,你覺得怎麼樣。”

    左雨露抓緊左千秋的手十分激動的指向了人群的中的一個玉潔冰清的女子,臉上寫滿了羨慕。

    要知道她現在都沒有被通天閣那群混蛋消息販子錄入候補榜單中,就算是她帶人圍了通天閣在盛京城的分店,也沒能改變的對方的態度。

    “確實不錯,不過和我妹妹比起來,還是遜色了幾分。”

    左千秋很清楚自家妹妹心里的那點小九九,通天閣那件事,或許是她長這麼大以來,最不甘的一件事了。

    “哼!還算你有眼光,不過二哥,我覺得她還不錯,可以做我嫂子的候補人選,我告訴你我看女人最……”

    滄浪!!!

    一聲輕響,虛幻的大門緩緩由一彎殘月變為一輪圓月,月宮洞府的大門緩緩打開,廣寒試煉也宣布正式開始。

    除了左雨露是走後門,跳過了山門前的試煉直接抵達此處,其她人都很清楚廣寒宮最後一重試煉的意義。

    因此一個比一個著急的沖了進去,只要成功拿到月宮令,從此以後她們就算是在大周北冥道有了一道天然的護身符,甚至背後的家族也能跟著更上一層樓。

    “走吧!我們也該進去了,我這算不算是佔了一個大便宜,你看其她人可都不允許帶護道者進去的。”

    “二哥,你差不多得了,你現在對自己的定義是越來越模糊了,有你這個‘護道者’可真是我三生有幸。”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向著殘月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不遠處,寒看著他們兄妹的背影,對著一旁冷臉靜立的寒月輕笑道︰“師姐,這麼放任那小子進入其中是不是不符合規矩,那小子的實力你我都很清楚。”

    “武道四品,未破天梯,哪里不符合規矩了。”

    “武道四品,一個能夠輕易逼退武道二品大宗師的武道四品?你確定他進去真的就和規矩,當年左蠻子進去的時候就差點把幾個老家伙弄出來。”

    寒月沒有在理會寒的質疑,眼神中帶著一絲憂慮看著左千秋慢慢步入月宮洞府之中,希望月宮深處那個人能夠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靈氣潮汐,豈是那麼簡單!

    ……

    砰!

    左千秋眼前陷入一片漆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自己的後腦似乎被人用棍子狠狠砸了兩下。

    隨後腦袋又狠狠的砸在了有些冰冷的水面之上,來了一個二次創傷。

    半天過後才將有些昏昏沉沉的把腦袋從水面上抬了出來。

    “呼!這算是歡迎儀式麼?不過是不是動靜有些大了,萬一我要是脆弱了一點,這下估計已經死在你們廣寒宮的試煉之中了吧!”

    翻身隨意的坐下,用手觸摸了一下屁股下冰涼下卻又有一絲彈性的水面,沒有絲毫意外,反而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笑意。

    “你就是幾日前鬧出那場亂子的人吧!小小年紀實力到是不弱,不愧是左家的種。連寒月那個腹黑的丫頭都耐你不合,不過我很喜歡,那丫頭就是應該被教訓一頓。”

    隨著話音落下,左千秋面前突然出現一只舉著狼牙棒一般大小的粉色兔子,雖然臉上笑意滿滿,但是他怎麼看都覺得剛剛就是這個混蛋兔子敲了自己兩棒子,還特麼是狼牙棒。

    下意識的摸了摸後腦,試圖看看自己的腦袋有沒有被敲出一堆窟窿眼。

    “喂喂喂!左家的混蛋的小子,你在想什麼呢!我怎麼感覺你看兔爺的眼神有些不懷好意啊!”

    “兔爺?你是公兔子?”

    左千秋語氣瞬間暴漲,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粉毛兔子,這家伙竟然是公的?

    砰!

    “左家的混蛋小子,把你那惡心的眼神收起來,在這里你兔爺是無敵的,要不是和你們左家的混蛋有約定,就憑剛才你的眼神,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

    看著單手握住自己狼牙棒的左千秋,兔爺沒有絲毫覺得意外,左家的人要是沒有點本事,也不會讓寒月那個心機女登門求自己將他隔離到月宮深處。

    “兔爺是麼?能問一下這里是哪里麼,我如果記得不錯的話,我現在應該和我妹妹在洞府內參加廣寒宮的試煉吧!而不是在這里被你敲了兩悶棍。”

    “起來吧,左家的小子,和我聊聊外面這幾年都發生了什麼嗎?這里面什麼都好,就是兔爺我出不去,真是懷念從前,兔爺我想去哪就去哪,哪像現在連出個門都做不到。”

    一揮手,一人一兔中間十分突兀的出現了一張白玉石桌,桌子上擺著兩個搗藥用的石碗,碗中裝滿了漆黑的濃液,就像是一碗藥湯一般,甚至上面還飄著幾縷白煙。

    左千秋越發懷疑此方世界的真實,眼前這只兔子怎麼那麼像自己記憶中神話世界內的那只搗藥月兔。

    就是性格多了幾許惡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