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三十四章 月後隱秘

第三十四章 月後隱秘

    對著一顆枯樹、一潭幽泉、一輪虛幻的圓月,左千秋默默提起酒壇有些苦澀的對月邀飲起來。

    月光下,此刻的他顯得十分孤獨、落寞。

    獨在異鄉為異客,還好自己前世也是孤家寡人一個,到是沒有什麼人值得思念了。

    剛準備在來一壇,徹底喝他個伶仃大醉之時,突然看到虛幻的圓月中心處好似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周身星芒亮起,與天空中圓月灑下的月華交相輝映,左眼一輪紅日升起、右眼一彎殘月浮起,道家佔卜一脈至高瞳術少陽、太陰猛然發動。

    同時他的識海深處,周天星圖流轉,紫微帝星鎮守中央,紫薇斗術同樣發動。

    他想看看那一輪虛幻殘月深處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隨著周身星芒流轉,‘紫微斗數’全力運轉。

    識海中諸天星辰按照他想要的軌跡不斷運轉、排列,月宮洞府千年以來的命理一項項的被他梳理出來,讓他不斷尋找此刻最想要的一條答案。

    而就在他開始推算的時候,鬢角發梢處的一縷烏黑亮麗的長發開始變得干枯,甚至發尾處出現了一抹蒼白,在星光包裹下顯得有些妖異的臉龐,眼角處也開始浮現一絲本不該出現的皺紋,整個身體似乎一瞬間從青年步入了了中年,好似在時光長河中暢游一圈,被數十年的時光洗禮一樣。

    “原來是這樣麼,以天狗月食之術作為封印,抑制時光長河的洗禮,看來寧月是將廣寒宮的未來壓到你的身上了,兔八爺!”

    輕嘆一聲,周身的星芒緩緩散去,鬢角的灰白、眼角的皺紋已經不復存在,一切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二十載光陰,換你兩碗月華凝露,不知道這份交易你可還滿意。”

    左千秋提起酒壇,對著天空那輪虛幻的明月,豪邁的仰頭灌了下去,十分的灑脫。

    身後,兔八爺悵然若失的看著他的背影,手中的狼牙棒幾次舉起落下。

    二十載光陰對于他這個洞府精怪雖然不算什麼,但是對于一個不足二十歲的人類來說,可就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了,兩碗于他而言唾手可得的月華凝露相比之下又算得了什麼。

    這一刻,無論左千秋有沒有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都不重要了。

    “哎!”

    一聲長嘆,道出了他這麼多年的寂寞。

    身影再次慢慢消散,似乎對于左千秋的答案已經不在乎了。

    “那輪圓月就是你離開此處的關鍵,千載之前,寧月真人以妖族天狗一族天賦神通演化來的月食秘術封印了這處洞府的靈氣源頭,讓月宮洞府能夠在時間長河的沖刷下堅持的更久,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截斷洞府對你的靈氣抽取,讓你歷經千年而實力不見衰退。”

    一甩手中酒壇,如日月一般的雙眸死死的的盯著兔八爺,等待著他的答案。

    “封印麼!原來如此,你有辦法幫我破開這道封印麼,我還是比較喜歡外面高懸九天的紅日比較感興趣,這輪冷清的白月已經看膩了。”

    “是麼,不是因為靈氣潮汐將至,你想要先一步出世,為廣寒宮擋下這驚天浪潮。”

    “不過希望你不要後悔,這一次出手,我要你護我妹妹二十年無憂,若是有一天她想爭奪宮主之位,也希望你鼎力相助。”

    看著左千秋突然變得市儈的嘴臉,兔八哥笑的十分開心,一身人間煙火氣的左千秋可比剛剛那個一副無欲無求的左千秋更讓他喜歡。

    “我應了,只要我還活著一日,廣寒宮中無人可欺負你左家那個丫頭,寒月那個腹黑女也不行,我說的!”

    看著不斷掄動手中狼牙棒,一臉錚錚傲骨的兔八爺,左千秋莫名的想笑,這世間似乎好像還有許多事情值得他一看,游歷亙古五洲,諸子百家,人族千百古國的想法也該提上日程了。

    此刻這方世界在他眼中已然不在冰冷,一切都仿佛活了過來一般。

    一手拂過腰間,袑騑陷釭滿未息砥死j出現在手中,凝望半空中那輪虛幻的明月,眼神愈發的堅定。

    “兔八爺,我叫左千秋,旁門左道、千秋萬載的那個千秋,若是有一日我知道你騙了我,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馬踏廣寒宮不難!”

    長槍在手,他的氣勢渾然一變,由一個原本那個無欲無求,有些落寞的文人騷客,轉變成了一個,金戈鐵馬、豪情壯志的武道悍將。

    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兔八哥的眼神變得十分復雜,左家這一族,自古皆是亡命之徒。

    “槍術入道,槍意加持,不壞,這一紀元,或許當有你弄潮的機會,寧月我好像有點懂你了,更有點期待這一紀元了。”

    左千秋遙望半空那輪明月,目光似乎穿過時空,看到了兔八哥口中寧月的背影。

    下一秒,他動了,星光加持,長槍嘶鳴,如龍昂首,騰空飛起對著那輪明月狠狠的刺了過去。

    八極九宮槍•青龍探海!

    同時,兔八哥也看到了自己看了近千年的那輪明月的中心處的黑點越來越大,直至最後化作一只巨大的惡犬,對著左千秋的青龍狠狠吞了下去。

    “黑老七,你這個混蛋,娘的原來這麼多年是你一只攔著老子,王八蛋……”

    此時的兔八已經淚眼模糊,顯然已經想通了千年前發生的一切。

    左千秋手中的長槍化作一條青龍,與一面撲來的黑色巨犬轟然撞在一起。

    與此同時,黑犬背後的那輪明月,也在悄然無息的發生著變化,一道倩影仿佛穿越時空,慢慢凝聚出了實體。

    青龍探爪,嘯傲九天。

    天狗食月,天地黯淡。

    轟!

    兩道恐怖的異像轟然相撞,就在兔八以為這場爭斗還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時,月下的交戰場景十分突兀的一變。

    只見持槍的那個小鬼,竟然憑空一點,虛空生力,勢不可擋的向前沖了過去。

    下一秒,更讓他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一抹星光包裹著槍身,十分輕易的穿透了天狗食月的異像,雲淡風輕間顯得十分輕松,也讓剛剛兩種遮天蔽日的異像成了一個笑話。

    “你很不錯,比之前的來的那個小帥哥還要不錯,看來新紀元真的要來臨了,時代天驕還真是讓人羨慕。”

    “小兔子,這麼多年你還好麼?是不是想本姑娘想的哭鼻子了。”

    隨著月下一道倩影凝聚完成,一揮手間漫天的異像瞬間消失,左千秋也收起了長槍,取出一壇新酒,重回枯樹之下,慢慢喝了起來。

    對于這個女人,他一點都不好奇,更不想理會對方和兔八的敘舊,自己的報酬已經付下,若是他敢反悔,廣寒宮也就沒有了存在下去的必要了,馬踏廣寒宮不需要武帝下令,他‘鎮北王’亦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