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三十六章 傳承

第三十六章 傳承

    月宮深處,明月之下,枯樹之旁,左千秋猛然睜開眼,從術中醒來。

    “呼......”

    左千秋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定了定神,看了看眼前大眼瞪小眼的一人一兔。

    “太陰真人,這是把我當做跨越時空的傳遞員了麼,不過這份報酬還真是豐厚.......”

    左千秋苦笑連連,只因為丹田中,那虛幻的十二重樓又多了一層,甚至樓閣之上,還掛上了一輪圓月,不斷揮灑著先天靈氣。

    這場機緣造化,可不是二十年壽命能夠抵消的掉的,這一次人情算是欠下了.....

    心有所感,無意識的摩擦著掌中古卷。

    下一秒,神色驀然一變,古卷?什麼時候自己手里多出一幅古卷了。

    “那麼,我這是傳遞員轉職快遞員了.......”

    低下頭看著古卷上泛黃古文,他心中陡然感到一陣驚懼,道紀鼎盛之時,天下的強者到底是有多麼的可怕,跨越時空留下一道傳承,又是怎樣一種偉力。

    啪!

    隨手將手中的古卷扔到對面寧月真人的手中,再次閉上雙目,感悟丹田內先天十二了重樓的變化。

    這一次跨越時空的見面,至少讓他省去了三年的打磨時間,但最大的收獲卻是道祖的饋贈、大道的認可以及太陰真人那道‘月’的贈禮。

    “錢貨兩清,我和你們廣寒一脈平賬,包括我妹妹的事情,你也可以當做從未發生過。”

    “放心,古卷的內容我絲毫未動,這是身為一名快遞員的職業操守。”

    對面一人一兔雖然沒有听明白他說的是什麼,但是卻听懂了他的意思。

    “左家的小鬼,你這次見到那一位祖師了,和我聊聊唄!這道秘術自我廣寒宮創建以來就一直存在,歷代宮主都要為其注入靈力,以防他出現意外,可惜的是千載過去,能夠觸發這道秘術的弟子是少之又少,而收獲也是平平,甚至有時候還虧本,簡直不可理喻,那群老古董一個比一個摳門。”

    寧月也不知道是不是憋的時間太久了,雖然左千秋完全沒有理會她的想法,但她依舊在那說個不停。

    一旁的兔八哥卻是笑個不停,笑道最後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兔八,我該走了,這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果然當初我還是失敗了,不要怨我只有封印你,你才能渡過紀元大劫,把這本太陰策交給寒月那個腹黑丫頭,從此你與我廣寒宮一脈……”

    “平賬!!!”

    一聲飽含不舍的輕吟過後,寧月的身體開始慢慢消散,維持到左千秋甦醒已經是她最後的極限了,若是再堅持下去,月宮洞府、兔八哥都會受到影響,那是她無法接受的。

    “左家小子,你見到的是她麼,我還有機會見到她麼……”

    ……

    砰!

    一臉痛苦的揉著後腦勺,左千秋狼狽的趴倒在月宮洞府門前。

    因為自己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兔八哥惱羞成怒之下,直接將他從月宮深處驅逐了出來,甚至在最後時刻還給了他一狼牙棒。

    這一次他確信,自己進去的時候就是對方砸了自己兩棒子,這疼痛感實在是太像了。

    “呦!這不是我們堂堂大周九皇子殿下麼?怎麼看上去這麼狼狽,是不是在里面得到什麼寶物了,這次急迫的溜了出來,放心我們廣寒宮自古就傳下來了規矩,知道能從洞府中將寶物帶出,那就是你的了,自此與我廣寒再無關系。”

    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並沒有理會面前冷嘲熱諷的寒,回首眺望山巔。

    山巔之上廣寒宮宮主寒月手持拂塵,恰巧望了過來,冷漠的目光中一抹懷念一閃而逝。

    “勞煩轉告我妹妹,我先回鎮北城了,這段時間叨擾了!”

    微微一拱手,算是道別,手持一把玉折扇,搖晃間灑脫的向著山門外的方向走去,他已經有些迫不急待的想去萬妖山脈那邊看看了。

    去看看上一紀元末,那位萬妖共主留下的封印到底有何偉力。

    看著他毫不留戀的背影,寒好似見到了左驚天一樣,都是那麼絕情,不給人挽留的機會。

    手中月華閃爍,一道殘月瞬間聚現在她的掌心,她想出手殺了左家的無情人。

    “好了,不要耍性子了,他不是他,你又何必呢!”

    “師姐,你……”

    看著自家師姐軟弱的樣子,寒狠狠的散去了掌中殘月,頭也不回的向祖師殿方向走去,想祖師神像訴訴心中的苦悶。

    她不知道的是,寒月攔下她不是因為怕她傷到左千秋,恰恰相反,她在左千秋的身上感受到一閃而過的殺意。

    剛剛只要寒出手,前方那個絕情的左家皇子,必然會出手,而結果不論如何,大周的兵峰一定會指向這里。

    何況,左千秋自身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她也沒有把握勝過對方。

    “九皇子殿下慢行,老祖宗剛剛傳言讓我轉告你,答應你的事他會做到。”

    “另外他老人家讓我勸告你一聲,靈氣潮汐未至,萬妖山脈有大恐怖,慎行!慎行!”

    “知道了,也幫我轉告他,這三棒子我記住了,下一次見面我會一次不落的還給他。”

    沒有回頭,沒有駐留,左千秋擺了擺手中的玉折扇,毫不在意的繼續向著山門外的方向走去,廣寒一行雖然不算圓滿,但也算是收獲頗豐。

    至于萬妖山脈之行,等到自己在簽到一段時間,先天十二重樓鑄造完成,就是自己前去之時,至于靈氣潮汐,並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

    “已經走了麼,那個小鬼果然夠無情,不過這一紀元浪潮之中必有他一席之地。”

    祖師殿前,兔八哥嘴里叼著一根胡蘿卜,不斷的磨著自己的兩顆大板牙,若是左千秋見到,一定會認出這就是兔八哥之前用來敲了自己三悶棍的狼牙棒。

    “老祖宗,您真就這麼看好他,我看和他那個無情無義的老子相比,他可差了太多了。而起您怎麼知道他想去萬妖山脈,還讓師姐去勸他。”

    寒罕見的露出了小女孩的姿態,帶著一絲嬌羞問道。

    “我可不知道,只不過就是忽悠忽悠他而已,至于他有沒有動過念頭,我都不吃虧不是麼,丫頭有些事,過去就過去了吧!鑄天梯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