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三十七章 萬妖山脈

第三十七章 萬妖山脈

    鎮北城,城主府。

    “殿下,您可算回來了,您要是再不回來我都要去廣寒宮找你了,你看看這個月的賬目我們的收益足足少了三層啊!這還僅僅是一個月,在這麼搞下去我們四方閣就準備關門大吉了!”

    一大早,左千秋還沒從每日簽到的驚喜中緩過來,就听見王小二鬼哭狼嚎一樣的悲鳴。

    雖然早知道盛京城的那幾位出手後,自己的利益會受到一定的損失,但是他沒想到的是會少這麼多,不過這也就更加證明了他的猜測。

    盛京城的那幾位都忍不住了,他們想要在靈氣潮汐之前,將大周的王旗插在五洲大陸之上,讓大周的國運更上一層樓。

    若是成功,靈氣潮汐過後,大周必然是受益最大的,武帝也有機會沖擊道祖之境,以國運行人道,以人道入主大道,成為大道之主,端是老謀深算。

    就在王小二哭喪著臉,委屈的看著左千秋,準備繼續干嚎幾聲時,熊二實在是忍受不住了,一大早就過來擾他清夢。

    砰!

    看著寸寸斷裂的妖石地面,還不等左千秋說什麼,就听見王小二瘋了一般撲向了熊二,不到片刻就扭打成了一團。

    “混蛋熊二,你這熊蠻子,誰讓你用這麼大力氣的,小爺我花了大價錢找來墨家大師設計鋪墊的地面都被你打壞了,你今年的分紅沒了……”

    “王胖子,膽子越來越大了,敢和你熊二爺叫板了是不,扣你熊二爺的錢,去死吧……”

    左千秋揉著額頭,看著一旁滿臉笑意的綠韻,無奈長嘆道︰“里面的事情你和小二說吧,四方閣的生意就算是賠錢也不能停掉,事關國運我雖不在意,但是也不能拆他們的台,還有準備一下,接下來的幾年里我準備在萬妖山脈修行,若沒有大事不要找我。”

    “殿下,此時去萬妖山脈是不是有些不妥,天地大變在即,萬妖山脈的封印更是隨時可破,您……”

    綠韻說道這里,看到了左千秋冷靜的雙眸,頓時不再言語,說到底自己終歸只是個僕從,從小宮中的規矩就告訴她此時若是再說下,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

    “左小九,你要去萬妖山脈麼?你等我收拾完這個小胖子就和你一起去。”

    說完熊二抬掌就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了王小二的臉上,瞬間對方的臉就腫了起來。

    “不用了熊二爺,您繼續忙著,此行我自己去就好,鎮北城現在可不能離開你們。”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我雖不是天子,也不是君王,但我是天子之子、大周鎮北王,這萬妖山脈還是我親自鎮守吧!”

    聞言,廳內幾人紛紛不語。

    砰!

    一聲悶響打破了廳內的寧靜,只見王小二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熊二的右眼上,隨後就是風輕雲淡的一笑,站起身對著左千秋跪地叩首。

    “願殿下此行,武道昌隆……”

    “願殿下此行,武道昌隆……”

    一時間無論是躺在地上的熊二,還是站在不遠處的綠韻,乃至隱藏在角落里的隱衛紛紛開口低呼。

    這就是大周皇族左氏,大周用短短百年時間從一城之地,發展至雄踞一州之地的根本。

    ……

    這一次出門,左千秋沒有選擇乘坐馬車,而是一人一扇逍遙獨行,就連隱藏在暗中的隱衛都被他揮退了下去,他想自己一個人走走,看看自己這個鎮北王封地的景象,看一看萬妖山脈下的江湖。

    殺妖鎮,萬妖山脈下的一處不在大周官方劃分統轄之內的古鎮,因為沒有得到大周官方的承認,所以多年來就沒有斬妖軍、鎮城軍鎮守其中。

    里面的秩序可以說是,混亂不堪,但又井然有序,因為這里的人幾乎都是亡命之徒,每當妖族破封而出,這里的居民都會選擇拼死搏殺,大周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沒有發現他們一樣,任由其野蠻生長。

    當然這都是外面傳聞的版本,身為大周九皇子、鎮北王的左千秋卻是知道這里之所以安穩存在,全賴于當初這座殺妖鎮的創始人乃是大周太祖的結義兄弟,而對方因為沒有子嗣留下,這座殺妖鎮也就成為了對方唯一存在過的痕跡。

    讓大周太祖在族訓中,寫下了一條有些荒誕的遺命︰“殺妖古鎮與大周共存亡!”

    這才是這麼多年來,殺妖古鎮可以安然存活下來的真正原因,不然以宗文渙那個殺胚的性格,怎麼可能允許自己的轄地里存在一股不受自己掌控的勢力。

    背著槍袋,轉動著手中的玉折扇,左千秋施施然的走入了這座不再大周管轄之內的古鎮之中。

    一路上的行人,皆是刀劍在手,每個人身上都帶著一股血腥殺氣,可以說滿街都是劊子手。

    “呦,這位公子哥是來我殺妖鎮購物的還是游玩的。”

    就在他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行人之時,帶著一絲奸猾的聲音從他耳邊響起,一回頭只見一個小二模樣的人,滿臉熱情的走了過來。

    “公子應該是第一次來吧!走先到小店住下,然後慢慢在鎮上逛,距離下一次開山還有小半個月呢,不用著急。”

    也不管左千秋同不同意,一臉奸猾笑意的小二直接抓著左千秋的手向不遠處的客棧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座古鎮存在時時間太久了,久到很少有新人進來搏一個富貴,不然也不會在這個正是飯點的時候,客棧的生意還是這麼冷清,諾大的客棧此時只有兩桌客人在那喝著小酒,扯著閑天,一看就是老主顧了。

    “呦呵,麻六可以啊!眼光還是這麼毒辣,說拉人進來就拉人進來,真不愧是殺妖‘小靈通’,看來今天的老板娘的賞錢又有了。”

    坐在里面的一個客人,看到小二領著左千秋進來,頓時開口高呼起來,似乎真的遇見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一樣。

    “屁的賞錢,你們這群混蛋沒錢的時候天天跑老娘這里賒賬,一有錢了就跑去鎮北城瀟灑,把錢都扔給了王扒皮那個死胖子,還賞錢我沒說開了他就不錯了。”

    一陣清脆的腳步聲響起,左千秋下意識的抬頭看去,只見一個風韻猶存的婦人,對著剛剛開口的客人笑罵起來。

    “呦,沒想到還是個年強的公子哥,麻六子你還楞在那干什麼,還不把我的客人送去房間,站在那等著喝老娘的洗腳水麼?”

    說完抓起手中的酒壺對著小二的方向擲了過來。

    只見被稱作麻六子的小二腳下輕輕一點,手腕快速一翻,輕松寫意的將酒壺接到手中,隨即拉著左千秋就往摟上跑去,路過老板娘時又把酒壺小心翼翼的還了過去。

    擦肩而過,左千秋看著眼中的幾人,嘴角下意識的浮起一抹微笑。

    這座客棧有點不簡單,這里的人更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