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三十九章 窗里窗外討杯酒【新書求收藏】

第三十九章 窗里窗外討杯酒【新書求收藏】

    “你真的不知道麼?”

    左千秋微微一笑,拿起一旁的空酒杯,自斟自飲,完全無視了身旁的美人。

    能夠讓宗文渙那種殺坯收為義女且出手資助的女人,這殺妖古鎮的‘天’又豈會簡單。

    “公子真會說笑,奴家只是一個小小客棧的老板,又怎麼會知道公子的來歷呢!既然公子不想說,奴家不問便是了。”

    花三娘說道此處時已經是淚眼朦朧,一副柔弱女子的模樣,看的瞎子、瘸子以及櫃台一旁的麻六子差點笑出了聲。

    “嘖嘖,掌櫃的這是又看上哪家的公子哥了,真是有些日子沒見到她這幅模樣了。”

    客棧門口,剛剛從豆腐店回來的賬房,倚在門口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樣子。

    “是啊,確實很久沒見到了,自從被上次那個書生騙了以後,花姐可是自閉了好長一段時間。”

    麻六子握著一把花生米,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賬房身邊,一臉的追憶。

    誰能想到上次那個看似真誠的文弱書生,竟然是七情門的弟子。

    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可是七情門的宗旨,可想而知花三娘被騙的有多慘了。

    甚至到了最後發覺自己被騙了,也是念念不忘,還總幻想著對方錢花完了會再次回來騙自己一次。

    “哎喲,公子,有我這麼個大美人伺候著,您怎麼還自斟自酌,莫不成是小女子入不得公子的法眼麼。。”

    花三娘說話間,扭身就要鑽入左千秋的懷中,一副不依的樣子。

    “老板娘,能不能先讓我我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喝杯酒,有些話還是等我喝完再談。”

    听出了左千秋語氣中的無奈,花三娘面色不變,卻是扭身而起對著左千秋露出一個風情萬種的嫵媚眼神後,就從他身上離開了。

    起身的同時也看到了門口吃著花生,看著熱鬧的小二和賬房,頓時氣不打一出來,直接喝罵道︰

    “你們兩個混蛋,竟然有心思站門口看戲,今天的賬算完了麼?客人現在可就一個,滾到後面去,叫上廚子咱們開會,今天非得整頓一下店里的規矩了。”

    小二、賬房聞言相視苦笑一聲,完!這是又要拿他們撒氣了。

    店里的老客人瞎子、瘸子頓時嚇得趕緊低頭慢慢喝了起來,他們可不想參與其中,花三娘的這張嘴可是出了名的刻薄。

    等到耳邊終于清靜下來,左千秋才算是舒了一口氣,宗文渙的干女兒、以及祖訓上太祖遺令都讓他不願意在此招惹麻煩。

    一邊喝著酒,一邊查看起腦中的那張虛幻的屬性面板。

    上面簡單的掛著三種未完成功法的進度。

    眾星秘典70%,因為他始終無法突破鑄天梯的原因,這門秘典雖然已經被他完全吃透,也不得以寸進。

    先天十二重樓65%,這本功法在未來很長一段內都會成為他在鑄天梯一境中主修的功法,也是他選擇來萬妖山脈的原因之一。

    金身(改)20%,這本功法至今他也不清楚是什麼品級,系統的介紹對他也很是模糊,只有一句話,融天下萬法,鍛無上金身。

    每次左千秋簽到鍛體的功法,都可以增加他的修行進度,只不過效果如何就要看功法的等級了。

    這不剛才進入古鎮簽到得來的金剛不壞神功(天下第一版),就為他增加了1%的進度,不過效果還是很明顯的,讓他的力量和身體的強度都略微增長了一絲。

    ……

    客棧後方,花三娘、賬房、廚子、小二圍坐在一起。

    “你們也認出那個前面那個公子的身份了吧!”

    “嗯,六子這一次有點草率了,外面那位的身份實在是太敏感,若真是在我們這出了什麼意外,我們的麻煩就大了,到時候第一個出手的就是宗將軍。”

    賬房眉目之間升起一抹憂愁,十年來他已經習慣了這里的一切,實在是不想輕易把小命還給那一位。

    “大周九皇子、鎮北城城主,武道廢人怎麼就這麼想不開獨自一人來這里胡鬧呢!掌櫃的這次弄好了就是你二次沖天而起的機遇,弄不好就是我們的索命長刀,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武道廢人麼?那種話還是騙騙小孩子吧!大周左家的人,哪有簡單的,不過你們說的對,這次既是機遇、也是挑戰,六子通知那幾個混蛋,最近給我安分一點,不然他們就準備滾出鎮子吧!王扒皮看上我們這里的生意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要是亂來我就把生意都交給王扒皮,看他們到時候還敢和老娘我陰奉陽違這一套麼!”

    靠在窗前的左千秋,嘴角微微一笑,對于自己認出來一點也不意外,何況本身此行他也沒打算隱藏身份,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這座古鎮的形勢好像沒有他之前了解的那麼簡單。

    “朋友,不知道能不能請我喝上一杯,這次出門急,忘記帶錢了。”

    就在他陷入沉思之時,耳邊突然想起來一道有些不好意思,卻又很坦然的笑聲。

    扭頭一看,頓時愣住了,只見一個一身白衫,風度翩翩的年輕人正一臉慵懶的依靠在自己的窗沿邊上,對著自己露出一個邪魅的笑容。

    尤其是那一雙眼楮,漆黑的眸子里似被蒙上一層水霧,使得他的眼神看起來朦朦朧朧的,再加上略顯慵懶的姿勢,一頭隨意披在背後的銀發,俊魅孤傲的臉龐,嘴角那一抹邪魅的笑容,以及身上骨子里散發的孤傲貴族氣息,都讓左千秋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好感。

    “有意思,討酒喝麼?若是不嫌棄,盡管入座。”

    左千秋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一般,同樣笑了。

    而此時花三娘也給員工開完了動員大會,正巧看到了這一幕,整個人一時間都楞在了那里。

    一里一外兩個隔窗相望的男人。

    一個風度翩翩,卻帶有一絲邪魅。

    一個溫潤如玉,宛如嫡仙臨凡塵。

    一時間她竟然有些痴了,就連口水順著嘴角留下都沒有發覺,腦海中更是把之前的所有計劃都忘記了,只想著要是能夠將兩人抓起來當自家客棧的老板該有多好。

    “哎!女人啊!果然只注重外表,一點內涵都看不到。”

    賬房看著花三娘的樣子,無奈的輕嘆一聲,同時心里默默嘀咕起來。

    “絕對不能讓這兩個家伙去豆腐店,不然自己說不定就要孤獨一生了。”

    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的臉,自己好像也不比這兩個小子差啊!果然歲月不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