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四十一章 太祖盟約【新書求收藏】

第四十一章 太祖盟約【新書求收藏】

    “我覺得她對你的好感才更多一些吧!畢竟人妖殊途,終究是不被世人看好的。”

    兩個年輕人看著街上的行人,喝著酒只談風花雪月,不談天下大勢。

    良久,一壺散酒、一壇女兒紅悄然下肚。

    左千秋對面的帝北玄臉上已經騰起一抹紅暈,似乎喝醉了一樣,眼神迷離的看著他,似哭似笑的問道︰

    “吾族已經要堅持不住了,或許等不到靈氣潮汐的到來。”

    左千秋聞言有些詫異,但是又有些了然,右手輕輕屈指在窗沿一敲,一道水墨波紋憑空浮現,將兩人所在的位置包裹了起來。

    道家秘法•天地失色!

    帝北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心中不由得想到,左家的人什麼時候也開始涉獵武道之外的東西了,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我倒是有些好奇了,到底是出了什麼事,竟然能讓你們讓出對萬妖山脈封印的控制權,我若是記得沒錯的話,你們這人丁單薄的一族之所以還能坐在盟主的寶座之上,靠的就是封印暗門的控制權吧!”

    左千秋有些詫異地看向帝北玄,繼續問道︰

    “難不成,是你們主動讓出那把座椅?”

    因為帝北玄剛才的話,隱藏的信息實在是太多了,多到若是真如對方所說,盛京城那幾位準備了近二十年的計劃就要付之東流了。

    “靈氣潮汐將至,各族自封的老古董們紛紛出世,以求在這一次天地大變之中更進一步,你覺得他們會允許我族繼續把控一切麼?現在已經不是老祖宗在世之時了,甚至說因為老祖宗的關系,我族在當初根本沒有人選擇避世自封。”

    左千秋聞言,微微皺眉,道︰

    “那你此時過來的意思是?”

    “求助,也是希望你們可以履行盟約,當年我族幫你們開城建國,現在也該換你們出手了。”

    帝北玄沒有說的是,金烏一族之所以在這個時候尋求大周的幫助,是因為他父皇,也就是現在的妖族盟主,確實堅持不到靈氣潮汐降臨了。

    為了從他們一族手中奪得萬妖封印的控制權,妖盟十老背後的種族私下結成聯盟,喚醒了各自族中的一位老古董,在十天前的夜晚直接對他父皇出手了。

    要不是靠著老祖宗留下了兩道後手,說不定他們一族現在已經從妖盟除名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萬妖山脈的另一邊,妖國的局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若是大周現在不出手,一場比百年前還要恐怖的人妖大戰必然就要爆發了。

    到時候就算是大周能夠抵御下來這次妖族入侵,那大周的實力也會降到一個歷史的冰點,北俱之主的位置能不能保住也是另外一說。

    “看來天地大變在即,哪一家都不甘寂寞,不過大周目前也在備戰之中,怕是很難給與你們有效的支持,不知道你看我怎麼樣,我倒是有空,也很有興趣陪你走上一遭,和他們聊一聊,看看能不能在靈氣潮汐之前安靜一段時間。”

    “你麼?喝酒到還是不錯,只不過這種事,光憑你一個武道四品怕是不夠,若是武帝來此或許還有點用處,最次也要宗屠夫才能壓制住那群家伙。”

    帝北玄潛在意思是,就憑左千秋的身份根本不足以調動大周鎮壓萬妖山脈的十萬斬妖軍。

    嗤笑一聲,左千秋反問道︰“你覺得這可能麼?”

    從腰間的二十四明月橋中取出了一壇宗文渙以二品逆羽妖王之血釀制的嗜妖酒,倒入玉清杯中慢慢妖皇了起來,等著帝北玄的答案。

    帝北玄見狀眉頭微微皺起,對于左千秋的挑釁有些溫怒︰

    “宗屠夫的嗜妖酒,到是不錯,不過還是和我搭個手試試成色再談其他吧!”

    “要試探一下我的成色麼?到也說的過去。”

    “喝完這壇,我們鎮外比劃比劃。”

    客棧中櫃台後方,花三娘看著如水墨畫一般的結界,一臉好奇對著身邊的秀才問道︰

    “秀才,你知道這是哪家的秘法麼,看著可不像是武道和妖族的功法。”

    “道家•天地失色!道家老君觀的不傳秘法,就算是老君觀也沒有幾個人能夠用的出來,不過以這兩位的身份,用出來倒也正常。”

    秘法秘術這些東西,說起來可能很寶貴,但是實際上各大勢力還是能夠弄到一些一次性的秘術符的,畢竟有錢能使鬼推磨可是一句自古傳下來的名言。

    ……

    一人一妖,喝完酒,並排走在古鎮的大街上。

    此時的街市,因為烈日西下,已經重新熱鬧了起來,各個店家也在午後休息足了,開始繼續做生意了。

    今日的大街甚至比往日更加熱鬧,尤其是各家的姑娘,本就奔放,這個時候更是當街對兩個人調戲了起來。

    “這群浪蹄子,一個個的跟沒見過男人似的,竟然光天化日當街調戲我的男人,秀才叫上麻六合廚子我們去給她們一個教訓。”

    “花姐,這不好吧!有失你的威名啊!”

    秀才面露難色,自家老板娘尾隨就已經有些過分了,現在竟然還要找人教訓一下其她競爭者,這還真是想痴了心了。

    想到此處,他又一次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喃喃自語起來。

    “除了略帶一絲滄桑,我也不比他們差啊!怎麼每次我出門就沒有人來和我聊天呢!”

    花三娘聞言翻著白眼,要不是顧忌兩人多年的交情,她一定會用自己三十四碼的鞋,抽在對方四十三碼的臉上。

    怎麼就自戀到這個地步了呢!一頭山羊血脈的半妖,哪來的自信敢說自己帥。

    ……

    古鎮外,一處山谷之中。

    一人一妖,兩個當世天驕遙遙相立,既是試探,也是一種考量。

    左千秋要是贏了,他就可以用大周九皇子的名義進入萬妖山脈後方的妖國之中,完成大周太祖與金烏一族的盟約。

    反之,帝北玄要是勝了,左千秋就要帶著對方返回盛京城,從此除非他舍棄自己大周皇室的身份,否則再無踏出盛京城的可能。

    相視一笑,一籃、一金兩種光芒分別在兩人身上閃爍。

    山谷上方,花三娘和秀才躲在石頭後方,一臉的驚奇。

    “秀才,這九皇子不是說天生不能習武麼,怎麼看上去絲毫不比妖族太子差啊!還有我記得皇族的功法外放以後不都是古銅色的麼,怎麼我家男人是藍色的,莫非真的加入了道門一脈,那以後是不是就不能娶我了……”

    听著花三娘的話,秀才下意識翻起了白眼,但是迫于對方的淫威,也不敢多說什麼。

    只能當做沒听見,認真看著下方的兩個怪物。

    他看的十分清楚,以自己的實力,怕是根本不夠那兩個人一招打的。

    時代真是變了,但自己好像也不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