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四十三章 各自離開【新書求收藏】

第四十三章 各自離開【新書求收藏】

    俗話說,寧挨十拳,不中一肘!

    八極脫槍為拳,肘為槍尖!

    尤其是左千秋一身槍意入骨,合全身之力,以先天眾星內力,加上金身的力量發出的一記頂心肘何其凶猛。

    砰!

     嚓!

    只听一聲沉悶的踫撞聲過後中,緊接著就是一陣陣骨裂的聲音。

    帝北玄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寸寸斷裂的第三只金足,眼神中滿是絕望,左家的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年紀輕輕怎麼會有這麼一身恐怖無雙的實力。

    莫非和那群老古董一樣,都是從上個紀元活下來的老怪物。

    帝北玄受此一擊,終究是再也忍不住,一口金色鮮血仰天噴出,最後更是在震驚中昏厥了過去。

    “呼!還好這一肘打中了,不然被這一爪子抓在身上,說不定我就要英年早逝了。”

    輕呼一口氣,左千秋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輕輕搖擺手中的玉折扇。

    只不過連一絲褶皺都沒有出現的青衫,怎麼也看不出他剛剛費力的樣子。

    “兩位,是不是可以下來了,這場熱鬧看的也差不多了吧!”

    听著他略帶笑意的聲音,山谷之上,岩石後方,滿眼桃花的花三娘哪里還忍得住,腳下蓮步輕搖,僅僅是在岩石之上輕點幾下,就落在了左千秋的面前。

    舉著一副繡著粉色櫻花的手帕,嬌羞的捂著嘴,一臉愛慕的看著左千秋。

    甚至要不是秀才在背後僅僅抓著她的手,這會估計已經沖到了左千秋的懷里了。

    “見過九皇子殿下。”

    有著山羊血脈的半妖秀才,對著左千秋微微躬身,恭敬無比。

    現實也容不得他不恭敬,無論是身份還是實力,左千秋都可以像碾死一只螞蟻一樣輕易將自己碾碎。

    有些無奈的用手中折扇打掉了花三娘試圖靠近的秀手。

    “辛苦兩位,把我這位酒友抬回客棧,順便幫忙給他開個房間,叫個醫家之人治療一番,至于錢麼,就先從這枚玉錢中扣除就好。”

    說完直接從腰間一抹,又是一枚玉錢落入了花三娘的手中。

    可是花三娘此時卻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相比錢她更想將左千秋收入閨房之中,可惜看這個架勢自家的那幾個打手是指望不上了,尤其是秀才這個膝蓋軟的家伙,剛才要不是自己抻著,估計此時已經跪倒在對方腳下了。

    就在花三娘愣神的時候,左千秋已經走出了山谷,看速度再有一會估計都要回到小鎮之中了。

    ……

    三天後,‘有間客棧’大堂中!

    還是那個臨窗的位置,左千秋端著帝北玄那天留下的玉清杯,喝著店里最便宜的散酒,吃著廚子拿手的醬牛肉,看著街上悠悠哉哉的行人,好不自在。

    不過讓他有些好奇的是,一個有著破山牛血脈的半妖,為什麼會把牛肉有關的菜品作為拿手招牌。

    真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咳咳咳!給我也倒上一杯,這頓還是你請。”

    “呦,你總算是醒了,不過你這身子骨還是蠻脆弱的麼,才輕輕一拳,你就堅持不住了,要不是我隨身帶著我們鎮北府的秘藥‘黑玉斷續膏’,你那只腳怕是就廢了,記得等到了妖國你可是要還的。”

    早就察覺到來的左千秋,笑著為對方倒了慢了一杯散酒,隨後也不管帝北玄能不能喝,獨自仰頭飲了滿滿一杯。

    這散酒雖是客棧中最便宜的一種,但是味道卻也別有一番特色,讓他這幾天一直戀戀不忘,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前世今生。

    所以他為這散酒取名‘歲月’,一杯飲盡,告別歲月。

    ……

    天邊,晨曦已經依稀可見,左千秋、帝北玄于夜幕中悄悄離開了‘有間客棧’似乎在躲避著什麼人一樣。

    “沒想到九皇子也會怕一個小小的客棧老板,莫不是和我一般,身無分文,交不上剩下的店錢了……”

    左千秋聞言猛地翻了一個白眼,毫不示弱的說道︰“看來帝兄到是有些流連忘返了,要是你真舍不得可以留下,我倒是不介意等到你們成婚之日。”

    帝北玄听到成婚二字,瞬間面色一僵,打了一個冷顫,腳下的步伐明顯的加快了少許。

    看這樣這幾天被花三娘的細心照顧,已經讓他產生了陰影,那個女人實在是太恐怖了,下藥這種事也干得出來。

    在清醒後的幾天中,無時無刻不小心翼翼的查看自己的酒水菜肴中是不是被下了藥,很怕一個不注意就名節不保。

    隨著二人腳步的加快,背後的殺妖古鎮也變得若隱若現。

    古鎮門口,花三娘看著兩人的背影,眼神變得迷離,在她身後賬房、小二、廚子搖頭苦笑。

    “你們說,他們兩個是不是因為都喜歡我,但是又顧忌彼此之間的兄弟情誼,才不告而別的……”

    身後的三人相互對視一眼,要不是迫于花三娘的淫威,一定扭頭就走,這和秀才自以為瀟灑帥氣有什麼區別。

    “花姐,我們也該走了,在不走等瞎子瘸子他們來了你就走不掉了。”

    秀才看著陷入自我幻想中的花三娘,最後實在是忍不住開口說道。

    “真是有些舍不得,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會離開這座生我養我的古鎮,你們說宗老頭把我叫過去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是不是可以趁機讓他幫我和我們家千秋聯個姻。”

    似乎想到了和左千秋喜結連理的場景,花三娘的笑容突然變得詭異了起來。

    看的廚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心里默默為左千秋道了個悲哀,被自家老板娘惦記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走吧!我們要趕在千秋之前回去把這事辦妥了,不然到時候就沒機會了。”

    說完轉身鑽入了不遠處的馬車之中,向著盛京城的放向悠悠前行。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古鎮的哨塔之上,瞎子握著刀、瘸子喝著酒,一直在注視著他們。

    “我們是不是也該跟上去了,就憑那三個半妖可護不住小姐的安危,若是出了問題,到時候不用將軍動手,我就先把你宰了,瘸子。”

    “你這家伙這麼多年的‘寂夜法’都修煉到狗肚子里去了,脾氣還是這麼暴躁,要知道這里可是鎮北城的領域,完全不用擔心會有宵小之輩出手,不過你說的也不錯,我們確實應該跟上去了,這一次將軍選擇將小姐的身份公諸于世,並且帶回盛京城,看來大戰是在所難免了。”

    “是啊!畢竟我們已經足足準備了二十多年,若是武帝陛下再不動手,一些老兄弟怕是就要等不到那天了。”

    下一秒,兩人的身影瞬間從哨塔之上消失不見,空中留下的那一絲波瀾,若是有人發現,必然驚呼不止,這一座小小的古鎮中,竟然隱藏著兩名武道三品宗師,簡直是不可思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