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四十五章 包圍【新書求收藏】

第四十五章 包圍【新書求收藏】

    “還有麼,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帝北玄幽幽而道,眼神中更是飽含期待。

    “七轉金丹僅此一顆,抱歉了。”

    十分認真的盯著左千秋看了片刻,最後一聲輕嘆。

    “我信你,他日若有機會,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交換。”

    語落,閉目轉身,背影竟然有一絲落寞。

    左千秋忍不住微微點頭,看來現任那位妖族盟主的處境確實不妙,不然以帝北玄驕傲的性格斷然不會開口求藥。

    可惜,太上老君的金丹豈是那麼容易獲得的,這一顆已經是造化了,更何況就算是有他也不會拿出來資敵。

    金烏一族和大周可不算什麼盟友,充其量不過是雙方相互利用罷了。

    忽然間,山谷之外傳來陣陣轟鳴之聲。

    猿啼、虎嘯、狼嚎百獸之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

    砰!

    一聲悶響傳來,不遠處被砸出了一個凹坑,一同濺射而出的,不光是碎石塵土,還有一大團濃郁……血霧噴濺而起!

    在見到血霧的那一刻,帝北玄臉色頓時一變,馬上大喝道︰

    “金五!”

    怒吼的同時,周身金光日炎瘋狂暴漲,一只沐浴著金色火焰的三足金烏騰空而起。

    只不過左千秋怎麼看都覺得這家伙好像比之前變得虛弱了不少,就連身上的金色火焰溫度都不像一開始那麼炙熱了。

    看樣子是有人,已經盯上了這里,且已是早經在埋伏,等著帝北玄和自己落入其中。

    而這貨,自始至終卻都完全沒發現,實在是有點可笑,看來金烏一族落寞也是正常!

    金色火焰後方,左千秋一抹臉上的兩行血淚,後退一步倚靠在岩壁上,折扇輕搖,儼然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似乎感受到了身後玩味的目光,帝北玄金色羽翼展開,金色火焰流淌不絕。

    斜過頭,看向身後,看到左千秋悠閑的姿態。

    帝北玄張開金色長喙,用一種很詭異的口型無聲道︰

    “混……蛋……”

    對此,左千秋不光是沒有生氣,反而笑的更加開心了。

    反正自己也不是只有和金烏一族合作才能達到最終的訴求,金烏帝族、妖盟十老甚至一些古族都可以成為他的合作伙伴。

    他此行的目的可不是來幫助金烏一族重掌大權,他要的僅僅是在靈氣潮汐之前,妖族不得踏出萬妖山脈一步而已。

    至于靈氣潮汐之後,萬妖封印注定將不復存在,到那個時候要想阻攔萬妖下山只有靠硬實力了。

    同樣的,帝北玄也很清楚左千秋的想法,所以對此他除了無聲怒罵,在沒有其他辦法。

    人妖盟約就只這麼脆弱,在妖族鼎盛時期,他們做的可遠比左家做的更過分。

    “有時間和我置氣,你還不如想想怎麼應對接下來的麻煩,以及你們一族現在的情況到底如何了。”

    “金烏一族乃是我妖盟之主,我們又怎麼敢對他們下手,好久不見‘太子’殿下,想來這位就是你找來的援兵吧!年紀看上去可不是太大,看來大周也將你們放棄了。”

    左千秋的話音剛落,一道尖細的聲音山谷之外緩緩傳來。

    “胡衣岐,是你!”

    听著帝北玄咬牙切齒的喊出來人的名字,左千秋到是有些好奇對方的身份了,雖說帝北玄有些幼稚,但是這一身實力可是實打實的,能夠讓他恨成這樣的人,想來絕不簡單。

    “狐族,胡衣岐拜見太子殿下!”

    只見一位妖異的狐臉兒男子,嘴角帶著一抹媚笑,對著浮在半空中的三足金烏,輕輕鞠了一躬,不過怎麼看都沒有一點尊敬的意思。

    ……

    “獅胖子,你們獅族這次就派你自己過來了,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好歹對方也是我妖族‘太子’何況背後還不知道有多少援兵?”

    “切,少在這和本王犬吠,援兵,就憑他左家的幾個嘍 哺掖橙胛已襯冢 獻硬恍牛 br />
    山谷之外,一只巨大的三首獅王慵懶的趴臥在地上。

    蒼松之上,一只威武的白毛蒼猿愜意的倚靠在樹上。

    周圍一只只形態各異的妖族,或坐、或立停留在山谷之外,此時都在等著胡衣岐的消息。

    這一次的埋伏,就是狐族主導的,胡衣岐也是此次計劃的負責人。

    不過他們這次的目的,僅僅是將帝北玄抓捕,用來逼迫那只老金烏交出封印的控制權,

    “你們說,這次咱們要是把這勞子封印的控制權拿了過來,我們就真的要走出妖國,前往人族五洲麼?我記得人族那點地盤好像還沒有我妖族地域廣闊,真不知道老東西們圖個什麼?”

    “哎!我說鐵二牛,咱們要是沒腦子就少說話,省的徒增笑柄。”

    開口的商天養,是商羊一族此次的代表,真身是一只青色的一足之鳥,這一族天生就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乃是妖族中的佔卜師。

    而對被稱做鐵二牛的來歷同樣不簡單,真身形似水牛,生有巨角,皮毛漆黑,以鐵為食的呲鐵一族之人。

    被商天養這麼嘲笑,他也沒有一點生氣的意思,反而拎著兩把宣花板斧疑惑的撓了撓頭,一臉期待的等著對方給與解釋。

    要不是商天養對他十分了解,說不定還真就被他這幅樣子騙了過去。

    “當年的那位雖然隕落,但是誰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留下後手,更何況當初的萬妖盟約,可不是一張簡單的白紙,上面可是萬族以血脈之術,簽下的。”

    說道這里,商天養眼中閃過一絲崇拜,以及向往。

    “若是我們敢真的覆滅了金烏一族,你信不信我等各族必然掉落出十強的範疇,十老的位置更是想都不要想了,甚至說緊隨其後被滅族我也絲毫不覺得意外。”

    “所以老東西們索要萬妖山脈控制權是假,真正的目的只是那一紙盟約。”

    听到這里,鐵二牛才露出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只不過眼神中那一閃而逝的精光,說明他早就清楚其中的含義,而之所以會問出來,一是為了示敵以弱,二是這麼多年來他已經習慣和商天養配合了。

    同時也是想告誡周圍的各族代表,一會動手的時候注意點,要是出了差錯,大家都要倒霉。

    砰!

    忽然間,一道身影從山谷之中倒飛而出,恐怖的氣息宛若沸騰的熱油撲面而來!

    趴在地上的三首巨獅、倚靠在樹上的白毛蒼猿、手持兩把宣花板斧躍躍欲試的鐵二牛、閉目休憩的商天養、以及其他來自的妖盟十老家族的代表,紛紛起身,有些驚訝的看向山谷方向。

    事情似乎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之外,一切都變得有些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