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四十六章 一槍一個小弟弟!【新書求收藏】

第四十六章 一槍一個小弟弟!【新書求收藏】

    (新書求大佬們點點收藏、推薦。)

     嚓、 嚓、 嚓…………

    一陣陣的脆響,從胡衣岐身上傳來,這位被各族統帥給予厚望前去游說帝北玄的老狐狸,此時正絕望的看著眼前的眾人,張著嘴似乎想要求救,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在其身後,站著一襲青衫一臉邪笑的左千秋,倒提‘戮妖’,負手背後,一只腳踩在胡衣岐的背後,腳下一縷七彩之氣緩緩游動,慢慢的將胡衣岐覆蓋。

    胡衣岐身體在六尾黑狐真身與人身之間不斷切換,眼神慢慢被七彩之光淹沒,嘴巴也緩緩閉合,似乎不想掙扎求救了。

    甚至他的表情也從痛苦猙獰,變得笑容滿面。

    天魔幻境,七情魔宗小道之一,專門用來懲戒犯人的功法之一,據說配合七情六欲魔丹效果更好,可惜左千秋才不舍得給一只狐狸吞服。

    鐵二牛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瘋狂大笑,手中的兩把宣花板斧也是不由自主的揮舞的兩下。

    他一直就看不上胡衣岐這個臭狐狸,這麼多年對方可是沒少算計自己,要不是商天養幫襯,他現在都不知道被這只狐狸賣到哪里去了。

    樹上白毛蒼猿見到眾人皆沒有出手的意思,只能默默的舉起了手中的鑌鐵長棍。

    長棍輕顫,一股肅殺之氣從其上緩緩散發。

    雖然不清楚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但若是任由胡衣岐被這個看不透的男人干掉,本就脆弱的十老聯盟說不定就要分崩離析了,這可不符他們猿族的利益。

    山谷之中,帝北玄已經無法化為人身,身上的金焰不再,足下的第三只金足也消失不見,狼狽的靠在岩石之上,口中喃喃自語。

    “娘的,死狐狸,你沒事招惹他干什麼。左千秋你個混蛋也是的,敵我都不分了,本王可是你的盟友。”

    就在剛剛,胡衣岐和他正在四目相對,都在醞釀著怎麼開口說服對方之時,左千秋覺得有些無趣,就在後面說了一句︰“真墨跡,能不能快點,外面還有挺多人等著你們呢!而且我也沒有太多時間在這陪你們吹風。”

    就是這一句話,吸引了胡衣岐的注意,他本就驕傲至極,又怎麼會把一個四品金身的人族武者放在眼里,立刻開口嘲諷了起來︰

    “一個人族的口糧,竟然敢大言不慚,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麼!也罷,就拿你這個廢物為我妖族從現世間做個引子吧!”

    一聲奸笑過後,背後六條虛幻的尾巴輕輕搖晃一番,下一秒竟然越過帝北玄,出現在了左千秋面前。

    “記住了,下輩子做個廢物就安安靜靜的少說話,不然死的會更快的。”

    話音未落,手上泛著紅光,朝著左千秋的臉上輕輕按下,嘴角的媚笑也突然變得嗜血起來,很期待左千秋腦袋被自己捏爆的樣子。

    同時用余光看向身後,沒有絲毫動靜的帝北玄,笑容更盛,‘妖族太子’簡直就是個笑話。

    只不過他沒注意到的是在他說出‘廢物’兩個字時,左千秋也在笑,笑的十分邪意。

    以及對方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柄袑騑陷釭漯羉j。

    還有帝北玄眼中閃過的的一絲期待!

    ……

    “呵!”

    左千秋隨意的抬起了踩在胡衣岐身上腳,同時順勢一腳踢出,將胡衣岐直接踢飛了原地。

    飛在半空中的胡衣岐眼中掙扎的閃過一絲清明,下意識的拼盡全力想要控制身體朝著三首巨獅的位置飛去。

    或許,在場的妖族之中,只有獅胖子才能給與他一點安全感。

    哪怕對方,總是在自己笑的時候暴錘自己,但此時的胡衣岐已經無法做過多的思考了,因為那好似無止境的欲望幻境已經讓他迷失了自己。

    以至于連出口提醒眾人都做不到。

    一步、兩步、三步……

    轟!

    一聲巨響,樹上的白毛蒼猿一躍而下,鑌鐵長棍高高舉起,對著左千秋就是當頭一棒。

    “有趣,差點以為見到孫悟空了呢!可惜就是猴毛顏色不對。”

    左千秋手中長槍一擰,槍尖上的‘戮妖’閃爍著詭異的血光,剛剛吸收了帝北玄和胡衣岐之血後,‘戮妖’竟然有了復甦的跡象。

    “嗡!”

    下一刻,左千秋左腳輕輕踏出,周身星芒閃爍,手中長槍如龍探海,對著迎面而來的當頭棒狠狠刺了過去。

    白毛蒼猿見狀,身上當即釋放出一道血紅的光芒,同時背後一只恐怖巨猿仰天咆哮不止。

    血脈具現,竟是三品宗師之境的純血搬山猿!

    古老相傳,世間第一只搬山猿又被為通臂猿猴,神通不凡,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對其簡直是輕而易舉。

    雖然時至今日,搬山猿一族血脈退化,神通不再,但單以力量而言也足以排在妖族前三之列也。

    在一身蠻力加持之下,他手中鑌鐵長棍的速度,如同雷霆奔現!

    但左千秋的速度更快,只見他身體微微一側,整個人仰面朝上,雙足立于大地,手中長槍斜刺而出。

    就在長棍、袟j即將踫撞在一起的時候。

    左千秋的眼里似乎出現了一抹猶豫,仿佛在這一刻,自己要是把面前礙事的家伙通通戳死,是不是就太便宜了帝北玄那個混蛋了,這好像和自己的初衷不符啊!

    一切都怪胡衣岐那只蠢狐狸,閑著沒事非要過來作死。

    腦子里想著要不要放水,手上的動作卻絲毫松懈的意思。

    鏘!

    噗嗤!

    一聲有些金鐵交鳴的脆響過後,緊接著又是一道血液飛濺的聲音響起。

    ‘戮妖’長槍刺穿了白毛蒼猿手中的鑌鐵長棍,順勢也刺穿了他的猿身,將其輕松的掛在了槍尖之上。

    余波更是將其背後血脈具現的搬山猿,震了個粉碎。

    鮮血順著槍頭的下方的紅纓緩緩低落,白毛蒼猿!猝!

    致死他也不知道左千秋的姓名。

    這一槍的絕世風采,霎時間驚呆了在場的眾人,就連剛剛要起身沖過來的三首巨獅也重新低頭趴了下去。

    不是他不想出手,實在是眼前這一幕太過驚人了,要知道白毛蒼猿在他們中間雖不是最強的,但也足以排進前五,而且與前幾位也相差不多。

    現在僅僅一槍就被秒了,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這簡直就是一槍一個小弟弟的節奏啊!

    一時間山谷內外,都安靜了,仿佛時空被凍結一般。

    遠處躍躍欲試的一眾妖兵,更是安靜的和鴕鳥一般,生怕被左千秋發現,走過來將自己一槍戳死。

    (感謝長歌恨老板一直以來的打賞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