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從鎮北府開始簽到 > 第五十章 白骨城

第五十章 白骨城

    白骨城•城主府中!

    帝北玄一臉局促的站在門外,臉上帶著一絲局促,不敢有絲毫異動。

    “太子殿下,夫人說了,這件事沒得商量,您請回吧!另外夫人讓我轉告你,帝絕堅持不了太久了,你若真是想要結局眼前的困局,可不是一座小小的白骨城能夠改變的。”

    聞言帝北玄臉上變得更加苦澀,連白骨夫人都不準備出手幫自己了麼!那群先祖的老部下,又有幾人會遵守曾經的約定呢!

    ……

    另一邊,和帝北玄分別後,左千秋帶著幾塊散碎妖靈石,隨便找了一個看著還算干淨的酒樓邁步走了進去。

    “呦,這位公子看著有些面生啊!隨便坐,說來也巧了,近日正好有三識族的途字輩老妖降臨本小店,待他老人家吃飽喝足了,一出好戲可就開場了。”

    客棧的老板是一只百年黃鼠狼,雖然看著挺精明,但是身上壓制不住的雜亂妖氣,說明他的實力也就一般,也就是一個人族七品武夫的樣子。

    看到左千秋的到來,頓時眼前一亮,就差仰天高喊一句肥羊來了。

    “是麼?那倒是趕巧了,上方一間,酒菜隨意,你自己看著來吧!”

    隨意的將手中幾塊散碎妖靈世拋了過去,在二樓找了一個臨窗的角落坐了下去,看著雜亂不堪的街道,一時間竟然有些想念自己的鎮北城了。

    這一趟的妖國之行,剛一開始就比他想象的還要復雜,金烏族的情況也要比他預期的更差一些。

    白骨酒一杯,三千紅塵事。

    看著杯中有些渾濁的酒水,听著一旁連人形都幻化不出來的黃鼠狼小二介紹,一時間他到覺得這妖國之行可能比他想象的還要有趣一些。

    三兩濁酒下肚,愜意的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只听得一聲滄桑的大喝,他知道客棧老板所謂的好戲開鑼了。

    關于三識妖族他從古籍上也有一些了解,傳聞他們天生佝僂,妖力不強,生平僅靠三張口吃飯,性喜游歷天下,並將所見所聞記錄成冊,將與世人知曉,和途族乃是最佳的搭檔。

    而他們一族從又以游歷所見所聞、所述傳記增強修為,且實力的劃分也很有意思,共分‘道听途說’四級,一個途字輩的三識族也算是不錯了。

    甚至有傳聞他們才是江湖說書人的祖師爺,只不過關于這一點無論是小說家還是說書人一脈都拒不承認罷了。

    話說這家皇閣酒樓,除了帶有一點黃鼠狼特有的羶氣味,其他方面都還不錯,不然也不可能引來一只三識族的老妖入住,要知道他們一族雖然喜歡將故事,但是也不是隨便找個地方就開口的。

    今天這位三識族的老妖,說的故事到是讓他有了那麼一絲興趣。

    砰!

    驚堂木一響,一道略顯滄桑卻又十分清晰的聲音傳入了左前的耳中。

    開口便是白骨城,白骨夫人顯威名。

    這是三識族的規矩,到了一處寶地,開篇必然夸贊一番本地的主人,這也是他們可以順利行走于妖國、乃至天下的重要原因。

    事關白骨夫人,左千秋到是听得有些認真了,主要他想看看這一位白骨夫人,和自己記憶中那一位有沒有什麼關系。

    听著听著左千秋就有些失望,這老妖一口文章竟全是城中傳聞的故事,根本沒有什麼獨家隱秘摻雜其中,也不知道是他不敢,還是真不清楚。

    要不是因為他把這些傳聞,改編成了一段段還算有趣的小故事,那位黃鼠狼老板今天都不一定能讓其活著離開。

    即便是這樣,左千秋也看到了之前還一臉興奮的黃鼠狼,此時的臉色已經陰沉快要滴出水了一般,這一次屬實是被老妖途字輩的名頭耍了,這筆銀子今天算是百花了。

    簡單總結一下,這位就是把白骨夫人如何不遠萬里從妖國中心妖皇殿,來到此處將一座荒涼的古城發展成現在這個名震妖國的‘白骨城’的故事。

    不用說老板了,就連左千秋听著都有些起膩,實在是這老妖夸的太過了,就差把帝北玄口中的往事調換一個位置。

    用對方所言,今天他得游記就是《白骨生平記》。

    這說的就是白骨夫人的一生,左千秋喝著酒悠哉的听了半日,大概也了解到了周圍白骨夫人的一生。

    大概是千年前,白骨夫人從妖皇殿來到此處,僅一日過後,她就成了這座古城的城主。

    而原本的老城主則舉家搬離了此處,據說是混進了妖族十聖城‘飛廉’城中做了個小官,日子可比原來當城主時好了不少。

    接下來就是一片關于白骨夫人的發家史,白骨城外屠千軍、翻掌之間退九城、烈日當空戰妖聖……等等故事簡直被他說出了花來了。

    左千秋發現這三識族說書,就和前世那些拍短視頻的網紅似的,能耐大走得遠把故事編的好听的家伙,有粉絲追捧打賞,有茶樓客棧爭先恐後的邀請。

    同時進入的妖城也不一樣,就像眼前這個被黃鼠狼老板給予厚望的老妖,明顯就是那種不入流,但卻得了前任造化,有幸升到了途字輩,實際上在說字輩都算不上什麼高手,也只能在這種邊疆古城賣弄一下自己的本事,混口飯吃。

    像妖族皇都、十聖城、十老殿這種地方,讓他去講,他也得思慮幾番,有命去沒命回。

    左千秋听著對方翻來覆去的話術,心里卻想著哪天若是自己在大周混不下去了,到是可以把這門手藝研究一下。

    技巧經驗上他可能差點,需要慢慢打磨,但他也有自己的優勢,前世信息爆炸時代腦袋里裝著的故事在這一世到是清晰了許多,加上這麼多年看書的得來的知識,結合前世相聲評書的一些技巧足夠他輕輕松松說一輩子了。

    左千秋這心里正盤算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當一回文抄公了。

    突見茶樓的小二一臉焦急的跑到黃鼠狼老板面前,附耳低語了起來,邊說邊有些驚恐的看著自己。

    不用想左千秋都知道,自己的通緝令八成是被對方發現了,不過他也怎麼在意,反而到有點期待與三識老妖口中那位白骨夫人見面了。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店中小二就一臉興奮的帶著一群白骨衛兵沖進了酒樓之中,看樣子他這一趟是沒少領賞錢。

    這一群兵甲在手的白骨衛還是有一定沖擊力的,頓時嚇得正說的興起的三識老妖一個激靈,下意識的鑽進了桌子下面,還以為自己編排白骨夫人,被發現了呢!

    砰!

    看著眼前無名妖骨打造的長刀,左千秋絲毫不慌的又喝了一杯濁酒。

    “原來是你小子啊!得,看在那幾塊妖石的份上,今個就不上枷鎖了,走著吧!我們家夫人有請,話說你那位不懂事的同伴呢!就別抻著了,一起叫出來,省的我們兄弟還要滿城搜捕他,怪麻煩的。”

    看見左千秋並悠哉的樣子,對方也沒有繼續廢話,抓起桌子上的白骨刀,示意左千秋跟上。

    根本就沒有一點執行公務的樣子,而看周圍妖怪的臉色,明顯是習以為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