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飛升要藏好尾巴 > 第134章 終章(下)你看這世界一片陰霾,終有……

第134章 終章(下)你看這世界一片陰霾,終有……

    丹鼎宗的山門外早有無數修士在候著了。

    桐花郡雖然瞧著清雅, 但是煙火氣十足,從不缺擅商道者,所以從郡城到丹鼎宗的這一段路上都擺滿了各式小攤, 從凡人兜售的綠豆湯到修士們叫賣的各種古舊功法和未知法寶一應具有。

    霸刀扛著刀站在山腳下,身後跟了一大堆的黑衣散修。

    “大哥, 老覺得不拿東西擋著臉不太自在。”身後其中一個白淨小弟『摸』了『摸』自己的臉, 挺別扭地站不穩。

    “呔,你小子真在黑市混慣了見不得人了?”霸刀恨鐵不鋼地啐了小弟一口,而後戳了戳的後背︰“你走快點, 咱們看能不能佔個好位置,求大師幫著把老ど弄進丹鼎宗。”

    老ど是霸刀的親弟弟, 眼下是個半大的少, 也到手中那柄大刀的刀把那麼高。

    “喲,有人想走後門呢?”隔壁的書攤上有人突然嗤笑了一聲, 而後有個瘦小的築基初期修士斜眼瞥過來, 竟也不怕霸刀金丹期的修為,斜斜拿筆一指,字句鏗鏘地罵︰“臭不要臉!”

    霸刀急了,把刀一亮怒道︰“你說誰不要臉呢?你知道們和大師是什麼系嗎?”

    “說你了。”書販慢條斯理地整理著攤上的話本, 搖頭嘆息道︰“也真是可笑,現在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冠以大師的名頭了,你們可知什麼才叫真的大師嗎!”

    在周圍人茫然的目光中,書販悠然坐在桐花郡特產的竹躺椅上,先自顧自地斟滿一碗茶,又不知從何處『摸』出一塊醒木。

    “要說這修真界,劍道,陣道, 佛道等等皆有,各道大師亦是繁星。然而身在們桐花郡,公認的大師除了丹鼎宗的孔掌門和馬長老外,便有禿門醫館的三位大師了!”

    霸刀翻了個白眼,手持大刀傲然地往前一步想要開始裝的時候,人群中傳來孩童疑『惑』的聲音。

    “咦?那俞大師,甦大師和啟大師呢?”

    “沒見識!”霸刀嘖了一聲,頗為驕傲道︰“們是禿門醫館的三位大師!”

    書販呷了口茶,笑『吟』『吟』道︰“是,話說這三位大師曾在咱們桐花郡的一處神秘聚點行醫救人,不為財不為名,為懸壺濟世救天下……”

    听到這句熟悉的話,霸刀和身後的一眾小弟表情都變得有些古怪。

    別人不知道,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當初俞幼悠來黑市擂台邊上給人療傷的時候,可是沖著掙靈石來的。

    不過眼下是在外面,們自然不可能當著外人詆毀三人組,于是是抱著胳膊在邊上听這書販開始抑揚頓挫地說起故事來。

    “大哥,這小子知道得挺。”小弟惦著腳在霸刀耳邊嘀咕,“連大師當初救了哪些人都『摸』清楚了。”

    “這人指不定是咱們黑市出來的散修。”霸刀滿意地笑了,既然都是黑市人,那是自己人了。

    此刻那書販說的是境大會的事兒,講到東境隊伍遇上即將突破元嬰期的異狼,這些事對于修真界來說都是耳熟能詳的故事了,然而對于許剛接觸修真界的凡人少們來說可謂是奇跡般的事。

    們當中許人隱約記得幼時曾有可怕的異獸襲擊園,是當時也有無數修士似仙人般降下將們庇護在後方,其中听到最的名字便是“丹鼎宗”這三字。

    丹鼎宗修士們修為高的都去了萬古之森邊境同異獸面抗擊,而在俞幼悠們後方,那些修行剛入門不久的煉氣築基期弟子們也不曾畏縮在後。

    們都帶著自己的丹爐踏遍山川,或是落在凡俗都城,或是停在鄉野山村,無論是流落在此的修界道友也好,或是尋常的凡人老嫗也罷,皆以全救之。

    這個曾由凡人和修士攜建的修真門派,終于是在修真界和凡俗再次振響了它的名號。

    于是凡人們也知曉了境,知曉了那些驚天動地的故事,于是但凡被測出有修行資質的孩子,大都不遠萬里奔赴向桐花郡,奔往那傳說中的丹鼎宗。

    少意氣風發心志遠,此刻听著書販的講述,亦難免想象著自己有朝一日若能參加那境大會……

    凡人孩子都雙目放光地細細听著,而修真世出來的少們則是微傲然地挺了挺胸膛,好似無意地說出自己幼時恰好隨父母去西境看了那場境大會。

    然而在最精彩的時候,書販的故事也戛然而止。

    將喝空的舊茶盞放下,笑著沖眾修拱了拱手,而後自然地一指那邊堆砌得整整齊齊的書山,語氣高深神秘道︰“若想知曉後事何,想知道十三人小隊何時組建,而當傲骨錚錚的俞不滅又為何會跪倒在丹鼎宗山門前,盡在這套話本之中!”

    頓了頓,書販不忘強調︰“尤其是俞不滅跪山門那段,保證無半句假,全是在下親身所歷!且此話本中布有靈陣,個經典場景都有留影石刻錄下的真畫面……”

    人群中馬上有人反應過來,很快『摸』出靈石︰“給全套!”

    邊上有個凡人小孩和妖族少都眼巴巴望著,們都沒靈石,偏偏又讓那剛听了一半的故事勾得心癢癢。

    霸刀的弟弟躊躇片刻,最後是從自己芥子囊中取出一把靈石遞給書販,取了三套書,自己留了一套,而後大方地遞了兩套過去。

    “喏,送你們的。”

    那個凡人男孩受寵若驚地接過話本道了謝,妖族的少大方地接了話本,笑眼彎彎地道了謝。

    霸刀見弟弟當冤大頭送了別人兩套書,倒也沒有責怪,反而先拍拍肩膀夸獎︰“不錯,有你大哥的大度,待會兒大師見了肯定喜歡你!”

    而後趁著人群『亂』糟糟的都在買話本,悄聲地同弟弟商量︰“把你的話本給瞧瞧,看看那故事里怎麼寫的。”

    拿過話本後,霸刀和的小弟們找個角落蹲著開始興致勃勃地翻找起自己在話本中的痕跡了。

    對此,其中一個小弟充滿了信心︰“這是咱們黑市自己人,肯定知道們和禿大師系匪淺,們在話本中肯定筆墨不少且形象高大!”

    “對,們當初也是和禿大師一起開了禿門醫館的……”

    然而霸刀臉上的表情卻是陰晴不定,眉『毛』抖了抖,最後憤怒道︰“豈有此理,居然把咱們全寫反派,在里面最的戲碼居然是擂台上被禿大師掀翻那段!”

    後面探著頭一起看話本的小弟也很絕望︰“們怎麼從頭到尾都沒名字,有‘霸刀的小弟’這麼個號?”

    “這人不對勁!”

    霸刀一行人罵罵咧咧地想去找那書販理論,反而在這時,有悠遠曠然的鐘磬聲從丹鼎宗山門內傳來,聲若仙樂陣陣,並著仙鶴齊唳山風呼嘯,丹鼎宗又一入門考核開始了。

    于是底下那些想來借機看病的凡人也好,真想要拜入山門的少們也好,都齊齊恭敬地行禮。

    在數道靈氤氳的微光之中,一眾藍白相間的衣袂翩飛,數十個丹鼎宗內門弟子穩穩地落在此地。

    為首的,是神情肅穆,頗有前輩風範的三人組。

    而邊上則站立了數個姿態不凡的輕修士,憑著那格外有辨識度的穿著打扮,立刻有人認了出來。

    “那是雲華劍派的浣月仙子!”

    “那是天盾門的狂浪生啊!”

    諸送孩子前來參加考核的修士都朝著這邊行禮,十三人小隊的員們也沒有端著,亦是客氣地回了禮。

    底下們的名字被屢屢提及,御雅逸背著手看似淡然地听著,到最後也沒听到有人喊出的名字,于是忍不住納悶︰“你們東境的人都不知道有個御獸宗?”

    “們知道啊。”狂浪生一邊舉著自己新得的偽仙器巨盾向眾人展示,一邊抽空給御雅逸示意︰“你看,有孩子舉著踏雪的畫像呢。”

    不過很明顯,那孩子並沒有認出新長了對翅膀的踏雪,更沒有認出在踏雪身邊站著的御少宗主。

    “……算了。”御雅逸麻木了。

    另一邊,這次作為主角的啟南風心情難掩激動,壓低聲音同身邊的兩個好友道︰“終于體會到當曲師姐的心情了。”

    俞幼悠目不斜視,低聲提醒︰“趕緊的把規矩都說一下啊,把要參加考核的人都帶進去再說。”

    然而啟南風握著的手緊了緊,然後一臉茫然地看向那兩人,都不用開口,表情說明了壓根不記得考核的規矩是什麼了。

    甦意致鄙視︰“算了,看樣子你這輩子是不適合當掌門了,是讓曲師姐來接管咱們丹鼎宗吧。”

    “曲師姐不願意啊。”啟南風表情很無辜,低聲嘀咕︰“她說想要雲游天下,收一萬個天資卓絕的弟子,弄一堆丹道大師出來。”

    這種場合倆有心思聊天,真是不靠譜。

    沒辦法,俞幼悠能上前一步,回憶著當曲清妙的嚴肅神情和口吻,用同樣的姿態像模像樣地復述了一遍規則。

    本來以為這次也和們那一樣,帶著上百個人進去參加考核行了,哪知道這次來參加考核的孩子得嚇人。

    這蜿蜒的長隊從丹鼎宗的山門大陣一直排到了看不到盡頭的遠處,俞幼悠悄悄拿靈探了探,最後得出一個心驚的答案。

    “快排到桐花郡城門口了……”

    听到這話的其人都被嚇得夠嗆,張浣月羨慕道︰“們雲華劍派半前也曾廣收弟子,結果真來參加的不足二十人。”

    啟南風笑道︰“沒辦法,要想加入你們雲華劍派得先測靈脈,不像們丹鼎宗,算靈脈不佳甚至是沒有靈脈,但要在『藥』道上有天賦,是能留在外門做弟子的,到時候出去了也能在凡俗做個名醫。”

    俞幼悠補充道︰“而且你們看,隊伍里有小半都是妖修。”

    眼下人族和妖族的系逐漸密切,來往也變得更,不過真做到幾乎無隔閡的也桐花郡,所以妖修們想要加入人族大宗門,唯一的選擇自是丹鼎宗。

    當然,身兼妖族小殿下和丹鼎宗長老之職的俞幼悠也是吸引妖修前來的原因之一,誰不想跟小殿下親近一番呢?

    “更重要的是咱們丹修比你們劍修好掙錢啊。”甦意致一語切中要點,而劍修和盾修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

    眾修一道帶著那些孩子往丹鼎宗走去,們修為驚人,自是能瞧出其中哪些已經踏入了修途,哪些的靈脈極佳。

    不過瞧著瞧著,甦意致的表情凝滯在了臉上︰“怎麼回事?堂弟怎麼也偷偷來參加丹鼎宗的考核了!”

    “估計是把你當榜樣了吧,畢竟當初你也是從懸壺派偷跑來丹鼎宗的。”俞幼悠很敷衍地安慰道。

    而另一邊,啟南風指著底下的那個妖族少和她身邊的人族少道︰“這倆人的天賦都很好,看樣子都是木系,是當丹修的好料子。”

    俞幼悠一看樂了︰“左邊那個是花嬸的大孫子啊!右邊那個妖修姑娘你在妖都的『藥』師殿也認識,那是白寧的妹妹!們居然不聲不響來了。”

    “們後面那個高個孩子好像是霸刀的弟弟。”啟南風也在里面辨認著熟人,喃喃道︰“難怪前幾霸刀托送了一本『藥』材大全呢……原來是想把弟弟培養丹修啊。”

    俞幼悠好奇道︰“那你要放水通融嗎?”

    啟南風義辭嚴地反駁︰“那可不行,既負責考核,一定會做到公平公,算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來了,沒通過考核的也都給打道回府!”

    邊上的甦意致無情地揭的短︰“你少在那兒裝,當你不也是靠著里贈給宗門的『藥』田進的外門?”

    啟南風面無表情地抬腳碾甦意致的腳背,後者不怕痛,堅持不懈地繼續︰“有,從長老們那兒听說了,當你能進內門也是抄了小魚的『藥』方……搞錯了分量,結果弄出個拳頭大的靈丹!”

    “……”

    眾修一邊說著話一邊朝試煉峰走去,凡有路過的丹鼎宗外門弟子,或是叫師兄師姐,或是稱師叔師伯。

    而私下在嬉鬧的們便適時地『露』出穩重熟的模樣,帶著溫和的笑意同這些後輩後頷首致意。

    “原來們都是長輩了啊。”啟南風忍不住輕嘆了一聲。

    “是啊,這樣听起來們都挺老了。”甦意致補充道。

    俞幼悠淡定地一瞥倆,把自己撇出去︰“別帶上,這齡在妖族是個幼崽呢。”

    她的這句話收獲了兩個白眼——

    “啐,不要臉。”

    “呸,不要臉。”

    望著那些踏入試煉峰的孩子們,們都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底下的孩子們排著隊一一進入石室中開始考核,而三人組則開始低聲地議論起接下來自己想要這些弟子做什麼。

    “牛長老最近要閉,說讓幫忙守著藏書閣。而且新編的人妖兩族『藥』材大全也快收錄齊了,好全部都刻錄在藏書閣的留影石里。”啟南風面上神采奕奕,朗聲道︰“所以負責傳授們基礎的『藥』材辨認之術吧。”

    “時間不,得回懸壺派學毒術,而且背『藥』材不你,煉丹又不小魚……”甦意致『摸』著下巴,很快道︰“不過處理『藥』材的手法當可是穩居第一,們何處理『藥』材吧。”

    “那呢?”俞幼悠挺好奇地指著自己︰“負責們何優雅地砸出丹爐?”

    “算了吧,怎麼砸丹爐是讓馬長老回來吧。”啟南風勾過俞幼悠的肩膀,嘿笑道︰“你們何治各種疑難雜癥吧。”

    俞幼悠有點懵︰“疑難雜癥?比……”

    甦意致踮腳搭上她另外一邊肩膀,嘿笑道︰“比斷手斷腳斷靈脈,再比斷翅斷爪不孕不育什麼的……”

    此刻日光漸盛,層層峰巒疊翠墨染,光線逐明,才發現山頂至山腳都間或點綴著深淺不一的粉嫩白紫,一點一點往下蔓展開來,煦風和緩地吹過整個桐花郡,紛飛落花鋪陳的丹鼎宗山道蜿蜒著連綿到桐花郡城外。

    那些孩子便踏著這一地的落花而來。

    因為參加考核的少著太,所以這次丹鼎宗的入門考核足足持續了十日。

    十日過後,通過者留在了外門,未通過者都受贈了一瓶丹鼎宗特產的怪味闢谷丹下山了。

    待大陣重新閉後,喧嘩熱鬧的丹鼎宗又恢復了平靜。

    前些在『藥』田里含著淚刨土坑的輕弟子們已了師兄師弟,手把手著新入門的孩子該何種植靈『藥』。

    剛入門不久的少們扛著新分得的『藥』鋤,挽了袖子和褲腿起勁地在『藥』田間勞作著。

    白寧的妹妹身後那對雪白的天鵝翅膀上沾了黃泥,後面的霸刀弟弟悄悄地看了看,然後比劃著讓她把翅膀包好,另一邊花嬸的孫子听到了,主動把外衫一脫往妖修孩翅膀上裹。

    結果那仨孩子笨手笨腳地忙了半天,非但沒把翅膀包好,弄掉了一地的白『色』羽『毛』。

    依稀間,俞幼悠仿佛又看到了當那個瘦小得連『藥』鋤都扛不穩的自己,有異想天開提議她把尾巴盤腰上的啟南風,以及賊兮兮惦記著她靈石的甦意致。

    啟南風在她身邊坐下,忽然笑了,好似心有靈犀般提起當舊事︰“記得咱倆一人挖坑一人撒種,配合得挺好,每月都能領到最的靈石。”

    “是啊,那會兒連一品靈『藥』都是稀罕貨。”俞幼悠想到這里忍不住感慨。

    甦意致在邊上忿忿然地抱怨︰“好意思說,那時候因為你倆配合太好,以至于每次都落得第二名,昨天居然有個師佷叫二長老!”

    們兩人回憶著過去,居然又吵起來了。

    那些過往像自腦海中飛掠而去,淒寒的凜冬已過,天空與山巒也好,人族妖族也罷,連這滿山的桐樹,也都迎來了暖融融的春日。

    俞幼悠拾起一片泡桐葉遮住頭頂灼目的光,唇角揚起,合眼懶臥在爛漫繁花間。

    你看這世界一片陰霾,終有一天也會花開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