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團寵醫妃打卡續命 > 第270章 眾人反應

第270章 眾人反應

    年輕的孫子孫女們,此時這樣坐著,眼巴巴的瞅著,看著還挺可愛的。

    但是吧……

    像是夏大伯這樣的中年人,也規矩的坐在那里,腰背挺得特別直,像是听聖上訓話似的樣子,莫名的帶著幾分喜感。

    老太太差點控制不住的笑出聲來。

    只是夏汀剛進入淺睡眠,這會兒鬧出聲音來,怕是要吵醒她。

    所以,老太太控制了一下,不過卻是含笑的看了夏大伯一眼。

    夏大伯︰?

    這是什麼暗示的意思嗎?

    可是,他沒接收到來自老母親的眼神暗示,莫名的就沒了默契,所以怎麼回事兒呢?

    夏大伯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考中。

    眾人也不說話,也不喝茶吃點心,這這麼默默坐著,時不時的轉過頭去看一眼,貓在老太太身上的夏汀。

    夏四爺對于如此詭異的一幕,早就已經習慣了。

    所以,此時他正毫無心理壓力的坐在那里,別人不動,他也不太好動。

    畢竟那是自己女兒,雖然說他喝茶吃東西,其實吵不醒夏汀的。

    但是,夏四爺敢說,他真敢端起茶杯,哪怕不鬧出動靜,也能收到來自母親的,帶著殺氣的眼神。

    事後說不好,還要在府里被追著打。

    想到那種可能,夏四爺覺得,自己還是乖巧的坐在這里吧,同時思考著,怎麼樣把在滋州的事情,說與老太太听,還能讓老太太不發火。

    眾人等了一會兒,老太太听著夏汀的呼吸漸漸平穩起來,猜測著應該是睡熟之後,這才示意遲姑姑把人抱回自己那屋睡覺去。

    夏汀在老太太這邊留宿,都是直接跟老太太一起睡,當然也有客臥,但是十次有十次,都是擺設。

    夏汀就從來沒在客臥睡過。

    遲姑姑很快就把夏汀抱走了,寶青她們也都腳步輕悄的跟在後面。

    待夏汀離開之後,老太太這才端起茶杯,解除了室內過于詭異的氣氛。

    侯夫人這個時候也笑了笑,主動打破了一室的寂靜︰“听听這一路想來是累壞了,不過瞧著氣色倒是好了許多,看來四弟是沒誆我們。”

    “不敢,不敢,小四可不敢。”一听大嫂這樣說,夏四爺忙起身,拱手客氣的回道。

    剛才夏汀面上雖然有疲憊之色,但是精神狀態,還有氣色,確實比去年秋天去滋州的時候好上很多。

    也是因為如此,所以老太太這才安心不少,由著夏汀睡在自己肩膀上。

    這會兒侯夫人起了頭,英武侯也笑呵呵的說道︰“看來這陸神醫,確實有幾分本事啊。”

    英武侯並不知道其中細節,只當是陸神醫厲害,所以夸贊了一句。

    夏四爺倒是知道內情,但是卻不能說出來。

    身懷異寶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哪怕是至親的家人,夏四爺也是絕口不提!

    此時,听到大哥開口,夏四爺也只是笑呵呵的應和著。

    隨著長輩們開口,小輩們的神經也跟著放松下來,他們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人太多了,不可能一個個的都跳出來問。

    這個時候,就看誰更機靈,可以先跳出來了。

    闔府上下,腦子轉的最快的就是五公子夏慶游,過了年剛十五歲,比夏汀小一歲,平時鬼點子多,為人也很機靈。

    在讀書上也很有天賦。

    此時,他先笑眯眯的起身給夏四爺行了禮︰“四叔,听听姐姐此番在滋州城可還順利啊,有沒有被欺負?”

    夏四爺為了不讓京城這些親人擔心,一向是報喜不報憂的。

    不過,回到京城之後,有些事情肯定是要說的。

    哪怕他不說,遲姑姑也會說。

    那是老太太安排在夏汀身邊的管事姑姑,老太太倒也不是監視著夏汀,只是不放心她,所以派個老人過來,保護夏汀的同時,也是盯著這邊的情況。

    一旦不對,也好及時報到老太太那里,讓老太太來拿主意,想辦法。

    所以,滋州城發生了那麼多事情,老太太早晚都是要知道的。

    此時,被夏慶游提出來,其他人也都期待的看向了夏四爺。

    好在夏四爺每一年都要面對這樣的情況,倒也習慣了,壓力並不算是太大。

    往年沒什麼大事兒,雞毛蒜皮的不重要,所以不需要有什麼心理負擔。

    但是今年就……

    夏四爺已經在心里組織了半天的語言,這會兒想了想,主動開口,把滋州城發生的大事件先說與眾人听。

    比如,周家當初干的惡心事兒,以及他的處理結果。

    再比如,丁氏宗族干的惡心事兒,以及事後處理結果。

    這算是大事件,之後提的都是些小事兒,比如已經倒台的何知府千金,欺負過夏汀啊。

    還有甄大人府上的三姑娘,心術不正,也針對夏汀啊。

    反正就是貴女交際中的一些小事情,夏汀沒吃虧就是了。

    夏四爺已經預料到了,周家和丁氏宗族的事情說出來之後,自己多半要挨打。

    所以,醞釀著怎麼樣說的時候,他已經瞄好了逃跑路線。

    挨打是不可能挨打的,只能先跑出去,避過母親的怒火才行!

    當然,他還有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情,還沒有說出來呢。

    也不知道,說出來之後,會不會被按到祠堂里不讓出來了……

    听著夏四爺簡單明了的將事情說出來,眾人面色各異。

    老太太面色沉沉,暫時沒發作,小輩們倒是不敢站出來說什麼。

    不過夏慶游已經在摩挲著自己手邊的茶杯,眉眼微垂,一看就知道在琢磨些什麼。

    世子夏慶澤眉心微蹙,眼神也暗了暗,面色也不算是太好看。

    八公子夏慶漾年紀小,雖然是庶子,但是被教養的很好,很護著府上的兄弟姐妹。

    听了夏四爺的話之後,年紀不大的小少年,緊緊的握著拳頭,氣鼓鼓,看著像是要出去拼命。

    可惜,他年紀小,長輩們沒開口,他真沖出去也不頂什麼事兒。

    而且山高路遠的,他都不知道滋州城在哪里,想找人拼命,都找不到人!

    這就很氣了!

    六公子夏慶淞,比五公子夏慶游小了兩歲,他是夏二爺的幼子,因為夏二夫人懷他的時候,邊關在打仗,所以二夫人憂思心慮,然後生下的孩子,身體就一直不好。

    相比夏汀,倒是沒有性命之憂,但是也是一直需要溫養著,呵護著才行。

    此時,面色微白的小少年,也是氣得鼓著臉,可惜他力弱,又被母親保護的太好,一向沒什麼主意。

    所以,氣得鼓起臉之後,想了想,又把目光轉向了夏慶游。

    在他看來,五哥腦子靈活,一定要辦法,給听听姐姐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