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女修仙傳 > 第二章 先賢遺澤

第二章 先賢遺澤

    小火回歸,所帶回來的記憶,與赤水本身的靈魂相融合,不僅僅是靈魂完整了,更為重要的是,二者相踫撞,所激發出來的那種火花,正正與她當前所在做的事情相吻合。

    剎那間,仿似萬千火樹在眼前開放,燦爛了整個世界。

    赤水徜徉在探索的海洋中,如饑似渴地吸收著所有能感知到的信息,不能自拔。

    因此也無從知曉,在她周圍的鴻蒙之氣,隨著她精神波動震顫的同時,也有一小部分的鴻蒙之氣,逐漸隨著這種共鳴,融入到了她的精神波動之中。

    這一切發生的無聲無息。

    或許每一位進入鏡心塔的修士,都要經歷這樣的過程,因為這本就是先賢遺澤,進入鏡心塔,就是一種機緣。

    悠長歲月如梭,光陰似箭。

    等赤水再睜開眼時,已經破開了鴻蒙之氣,被傳送出了鏡心塔。

    星光璀璨流轉,光華萬千丈,悉數收斂于她的雙眸之中,有如一雙深邃神秘的漩渦,帶著一種無形的吸引力,引人探尋。

    她的精神海,處于巔峰狀態,仿似沸騰了一般,精神力往外無盡地擴張。

    頓時,山河俱靜,萬靈伏首。

    天地遼闊蒼茫,而她,就好似整個世界的中心,神識所過之處,一切盡收眼底。

    這種感覺,就好似,她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主宰?

    神識往外,再往外。

    她感覺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神識翻過千山萬水,山河江海,仿似可以探尋到世界的盡頭……

    這一切感知很慢,但其實她的神識已經遠超越了光速。

    一發一收,不過剎那間。

    那似被凍住的生靈,這才像是受驚一般,左右看了看,連忙回到自己的巢穴中。

    外面太危險了,還是巢穴里安全。

    再說赤水,意識恢復後,不是欣喜于自己終于出了陰風谷,也沒有興奮于自己收獲巨大,還當真如願以償,提升了境界。

    她第一時間凝眉,眸光微閃,“小火,你隱藏了什麼?”

    之前,小火乖順地同她回來,她就有些詫異,只不過當時她忙于感悟靈魂里共鳴,一時未能詳問。

    但在此時,她分明能感應到,小火的靈魂深處,出現了一小塊禁地。

    連她都不能探尋。

    精神海,四個元神皆是望向小火。

    而小火,沉默不語,似乎想逃避這個問題。

    被盯得久了,小火終于悶悶地道︰“所有的記記,我不都已經交出來了嗎?”

    確實,她交出來的記憶是連貫的,也沒有作假的痕跡。

    但赤水此時已經對靈魂有所了解,並非吳下阿蒙,若是沒有鬼,為什麼會出現一個禁區?

    幾乎是本能地,她就回溯了一遍小火帶回來的記憶。

    從見到秦鈺,炎師叔等人,再到分別,誤闖鬼城,狂歡,逃離,被抓,進另一個空間,還遇到了紫加,以及在那里發生的一切事情。

    特別是小火離開那個空間之時的場景。

    原來小火是在這種情況下,發出的天道誓言嗎?

    小火本是她,是原本的她,但靈魂中潛意識又是現在的她,所以其所思所想,她是感同身受,沒有任何違和的地方。

    直到後來遇險,見到了穹目那廝?

    總感覺缺了點什麼。

    缺了什麼呢?

    “……你抽取掉了這段記憶中的感情?”意識到這一點,赤水整個人都震驚了。

    再加上接下來的發展,還以身擋箭什麼的?

    這如何能不讓她多想?

    “所以,你喜歡上那家伙了?”赤水問出這話時,都仿佛克服了不知多少重障礙,感覺整個人都要窒息了一般,不能好了。

    甚至一度懷疑,難道自己還有隱藏的被虐傾向?

    小火沒有回答。

    赤水氣得一個倒仰,這算是默認了?

    她幾乎是沖口而出道︰“難道之前那些苦日子,都被你忘掉了嗎?你怎麼能……怎麼能……”去喜歡他呢?

    話還沒說完,小火就幽幽地飄出來一句︰“我本來也都不記得。”

    赤水滿腔復雜到無以言表的情緒,被這句話打得,七零八落。

    感覺都不能呼吸了!

    她抬頭就往自己額頭上重重一拍,直恨不得拍死當時的自己。

    是啊!

    她雖然留下了日志,但是小火沒有記憶,也就不能切身感受到當時的無奈和苦逼,她只看到了穹目那廝在她最危險之時,出現並救了她,救命之恩啊!然後又將她帶在身邊,還展現出了俊美的面孔和強大的實力……

    她能去抽他嗎?

    赤水甚至都忍不住開始懷疑,穹目那廝是不是故意的?

    怎麼就那麼巧?恰恰在小火最需要的時候出現?

    還有那什麼姻緣樹?

    姻緣個鬼啊!

    她就不信了,以對方最後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會找不到別的方法,非要來撩撥她這個涉世未深的分身……

    額!好吧!赤水又回想了一下那廝的德行,貌似這種事情,他還真就做得出來。

    啊啊啊!她忽然有一種想爆粗口的沖動!

    而小火,還在用一種堪稱幽怨的眼神,回望著她們。

    赤水頓時就無比糟心地道︰“那些東西,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我不要了。”

    這話說得萬分嫌棄。

    她也確實是真嫌棄,因為就算心理強大如她,也無法想像,整合了這樣的感情之後,自己會變成什麼模樣?以後又將如何面對穹目那廝?

    精分嗎?

    一面喜歡著,一面卻是對其從頭吐槽到腳?

    啊啊啊!

    忽然想死!

    但她更想打死當初那個冒冒然就將小火放出去的自己!

    突破元嬰之時的荒謬夢境又跳出來作亂,赤水更覺不好了,幸好她當前除了與祈連沐澤的婚約之外,再無其它牽絆,不然她都要懷疑,夢境會不會成真了?

    “咱能將這段情緒刪掉嗎?”赤水忽然鬼使神差地說道。

    小火沉默了數息,才問道︰“怎麼刪?”

    赤水︰“……”

    她怎麼知道?那情緒又不在她身上?

    轉念才想到,她現在的心態,竟然因為這件事,出現了如此大的情緒波動?

    是那荒謬夢境在作祟嗎?

    不然她為什麼就失了平常心,無法冷靜對待這件事呢?

    她是修者啊!

    刪掉是什麼鬼?

    如果不願意面對的東西,就刪掉,那她還修什麼?

    若修煉當真如此容易,又如何對得起那半途倒下的累累白骨?

    赤水一個激靈,冷汗都被激出來了。

    僅僅是一念之差,就差點鑄造出一個濤天大錯,若是成為了心魔,再有荒謬夢境作亂,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但讓赤水正面這段情緒,去品味其中的酸甜苦辣,對象還是穹目那廝?

    …………………………!!!

    她做不到啊!

    赤水現在只覺得,連絕望臉都無法表達出她現在的心情。

    整個人就像是被劫雷霹過一般,外焦里嫩……

    等等!

    她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東西?

    劫雷,劫雷!!!

    赤水陡地抬頭仰望,高空之中,劫雲已成,紫火電鳴,第一道劫雷已然成形,在她抬眼的同時,悠悠然地落下,直沖她而來。

    赤水︰“……”

    要不要這麼急切?

    好歹給她個準備的時間不成嗎?

    她們也打過好多次交道了,對老朋友,就不能和善一點嗎?

    她還要留著有用之身,去維護世界和平呢?

    心里吐槽著,身體卻是實打實地扛下了這一道紫火雷,滋味那個酸爽。

    她此時也顧不上之前的那些糾結了,轉頭就開始尋找周圍合適的渡劫之地。

    屋漏偏逢連夜雨。

    合適的位置還沒找到,從遠處,卻忽悠有好些人奔趕而來。

    這特麼的……

    身上還有未消化怠盡的紫火雷在流竄閃爍,再加上精神力處于沸騰狀態,在感知中,赤水全身滿是能量,整個人都像是在發光一般。

    那些人都不用特意尋找,很快就到達了劫雲的邊緣地帶。

    “是悟星仙子!”不知是誰眼神那麼好,驚呼出聲,頓時引起了一陣騷動。

    赤水木著臉,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點背,這里好像不是荒原。

    這些人,明顯來著不善!

    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啊!

    赤水緩緩抽出玉簫,同時揚聲問道︰“你們是怎麼找到這里的?”

    要知道,剛才她精神力擴張,周圍的一切盡收眼底,根本就沒有發現這群人,而現在他們卻出現了,還認出了她,明顯是沖著她而來的。

    就有一聲音回道︰“這一切,還要感謝悟星仙子你,若非你造出了星,我們又如何能第一時間知道你離開了鏡心塔,並推算出你現在的位置呢?”

    赤水︰“……”

    她倒並非是後悔造出了星,而是這明顯是對方說來亂她心境之語,她會信?

    好吧!她最多只能信一半。

    就算這與星有關,但重點難道不是在使用星的人嗎?

    怪星有什麼用?對方這是當她傻呢?還是傻呢?

    “也就是說,這事兒不能善了了?”

    “悟星仙子您還是先渡劫吧!這事兒不急,這點時間,我們還是等得起的。”那人就哈哈大笑道。

    赤水就低咒了一聲,咬牙接下第二道紫火雷,極快地思索著對策。

    這應該是她在之前突破化虛後期時少渡的那一次雷劫,雖說她現在境界提高,這些年也沒有懈怠,身體素質也較好,但耐不住這天道就像是和她作對似的,竟將劫雷的威力也跟著提升了?

    這第二道劫雷,已經可與上一次最後一道劫雷相比了。

    她是不是要感謝天道的厚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