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穿書後我被偏執暴君嬌寵了 > 第389章 一生一世一雙人半夢半醒半浮生9

第389章 一生一世一雙人半夢半醒半浮生9

    許落接到賀鑄的電話時,有些意外。

    賀鑄說自己這周末邀了一幫朋友在城郊一莊園聚會,“慶祝遠修回國工作,到時你也一定要來。”

    許落不想去,找了個拙劣的借口︰“那天我還有課……”

    “有課不要緊啊。什麼時候上完課,什麼時候來,多晚我們都等。”

    “可我和他們不熟,”許落干脆實話實說,“我還是不去了。”

    “你放心,都是我和遠修的高中同學,算是你學長學姐。好多人你可能不記得了,但一見面,你保準有印象。”

    賀鑄一副她不去這聚會就完全沒法開的語氣,“大家都想見見你和遠修,你可一定要來啊!你要是不來,我們那麼多人,一起去你學校接你。”

    許落好生無奈,最後只有答應了。

    那莊園在城郊,距離有點遠,要住一晚。

    許落提前將那兩只小貓送去了寵物店,很有些依依不舍,又有些擔心小貓不適應。

    “工作人員都有經驗,再說明天我們就回來了。”

    江遠修安慰她,“到時我陪你一起來接它們回家。”

    許落“嗯”了一聲,也只能如此了。

    *

    賀鑄準備出發時,還是給顧驍野打了個電話,“你真不去了?”

    顧驍野剛開完會,正在看一份項目合同,漫不經心問了一句︰“去哪兒?”

    “棲堂莊園啊,慶祝江遠修回國。”

    賀鑄說,“前幾天我不就跟你說過?你和江遠修好歹也是認識,怎麼樣,要不要來?”

    顧驍野淡淡道︰“忙,不去。”

    賀鑄嘖了一聲,“行吧。那你忙你的。回頭要是遠修和那小姑娘成了,我再告訴你好消息。”

    顧驍野翻合同的動作頓了頓,“成什麼?”

    “江遠修想讓那小姑娘做女朋友,又不知道該怎麼跟人家表白。這不,我就給他創造了這個機會。”

    賀鑄很是得意地說,“騎馬,露營,篝火晚會,還有焰火表白。經我親自策劃,保準江遠修百分百能如願以償。”

    顧驍野的臉色沉了下去。

    “棲堂莊園是吧。”顧驍野冷冷地說,“等著,我就來。”

    *

    棲堂莊園據說是城郊最為奢華的莊園,也是度假勝地。

    許落和江遠修到的時候,是黃昏。

    整個莊園沐浴在金色霞光里,超乎想象的美。

    賀鑄和那幫朋友,在馬場等著他們。

    遠遠便見馬場邊上聚著十來個人,有男有女,有說有笑。

    江遠修帶著許落過去時,所有人的目光朝著許落看過來,滿是驚艷。

    那些人的確都是江遠修的高中同學,有幾個人許落有點印象。

    讓許落意外的是,謝凜竟然也在?

    他神色冷淡地站在人群外,是一種不與眾人相合的疏離與冷峻。

    對上他的目光,許落朝著他微微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然而他竟是面無表情。

    和上次送她小貓時的樣子,簡直換了一個人。

    許落疑惑,他今天這是心情不好嗎?

    眾人將江遠修和許落團團圍住。

    一通寒暄介紹後,少不得又開始打趣江遠修和許落的關系。

    “江遠修,你可以啊!”

    一個男人笑道,“回國悄摸摸也就罷了,找了這麼好看的女朋友也不吱聲,這次要不是賀鑄張羅聚會,你還準備瞞我們到什麼時候?”

    許落很有些不好意思,江遠修解釋︰“還不是,大家別誤會。”

    “還不是?江遠修,加把勁啊你!”

    另一個男人笑嘻嘻,“我都替你急!”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離著顧驍野比較近的賀鑄,覺得自己有點冷。

    賀鑄下意識摸了摸胳膊,這太陽還沒落山,不至于啊。

    他今天倒是沒打趣,他有任務在身。

    “滾滾滾,你們有完沒完。瞧把人小姑娘給羞的。”

    賀鑄催著大家過去換衣服騎馬,“趁著這會光線好,先玩幾圈,待會好吃飯,今晚篝火晚宴。”

    眾人嘻哈著散去。

    江遠修換了騎服出來時,發現許落仍是沒動︰“怎麼不去?”

    他知道許落會騎馬,才特意帶她來的。

    “好多年沒騎,我怕我騎不好。”

    許落覺得看看風景就不錯,“我就在這里,看你們玩好啦。”

    “干脆讓遠修帶你騎。”一個學姐笑道,“我記得遠修在學校還拿過騎術比賽冠軍。”

    這個學姐和江遠修在國外同一個大學留學,只不過本科一畢業她就回來了,不像江遠修,一直讀博,後來又留校。

    “就是,不會騎和遠修共騎一匹馬不就行了?”

    賀鑄牽著一匹皮毛油光發亮的高頭大馬過來,滿臉笑容︰“來,馬都給你們準備好了。”

    江遠修期待地看著許落,“要不,我教你?”

    許落不想拂了他的好意,便點了點頭。

    那馬太高,江遠修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扶著她的腰,送她上馬,細心講解著要領。

    許落竟然很輕易地就上去了,試著跑了跑,倒也並沒有特別生疏的感覺,反而感覺還不錯。

    她回頭,嫣然笑道︰“遠修哥,你也一起吧!”

    顧驍野面沉如水,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線。

    賀鑄連忙推江遠修,“趕緊去,按我說的做!”

    江遠修騎馬過去追上許落,兩人並肩而行。

    “阿凜,就剩下咱們了,走,我陪你溜達溜達——”

    賀鑄看著江遠修遠去,如釋重負地轉過身來,就見顧驍野眉眼間如凝霜雪,泛著森森寒意。

    賀鑄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見顧驍野扯過旁邊一匹馬的韁繩,動作異樣利落地翻身上馬。

    那馬如離弦的箭,疾馳而去。

    臥、槽!

    賀鑄瞪大了眼。

    謝凜自小體弱,騎馬這種劇烈運動那是絕不會嘗試的。

    他什麼時候會騎馬了?

    下一刻,顧驍野的馬已掠過許落和江遠修身邊。

    不知許落的馬受了驚還是如何,突然瘋了一樣朝前狂奔。

    許落驚呼出聲,江遠修連忙追趕。

    然而卻快不過顧驍野,就見他長臂一攬,輕輕松松就將女孩穩穩拽到他的馬上,人正正落在他懷里。

    賀鑄震驚得眼楮都快瞪出來了,臥槽臥槽臥槽!!!

    謝凜這何止會騎馬,就這騎術,簡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