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炮灰女配大翻身 > 第164章 軒然大波

第164章 軒然大波

    直到那腥臭的氣味消散殆盡,那濃郁得化不開的孽氣被滌蕩干淨,秦孟真才轉身離開。

    帶著她的畫稿。

    她用精神力凝出一只手,拉開了門,走了出去,又將門猛地一撞。

    身後,那一團剛剛吃飽了的小火團,歡快地在房間里蹦蹦跳跳,飄來蕩去。

    秦孟真站在門外,轉過身,沖著小火團招了招手。

    小火團輕盈地跳躍了幾下,轉身飛了出去。

    落在秦孟真的手心里,迅速消融進了她的掌心。

    秦孟真緩步回到住處。

    在她身後,火光沖天,曹主任的辦公室,化作了一片火海。

    然而奇怪的是,整個梨樹溝子村,都安靜異常。就連夏夜里最常見的蟲鳴鳥叫、雞鳴犬吠,都仿佛徹底消失了一般。

    她早在去年,就已經從知青點的女寢搬了出來,住進了羅四妹的家。

    羅四妹這輩子,比上輩子活得長了好幾年,但也壽元將近了。

    不管是基于委托人秦梅的意願,還是出于自己的心意,秦孟真都願意給羅四妹一些照顧。

    進了自己的房間,秦孟真盤膝打坐,那一團神秘的火團,也已經回到了秦孟真的識海之中。

    那鵪鶉蛋大的小火團,此時已經發育到了雞蛋大小。

    它是秦孟真在一個很危險的修真世界里,得到的一個異火的種子。

    這異火的名字叫做黑繩業火。最喜歡以孽氣為食。

    當然,它在吃掉孽氣的時候,是絕對不會考慮那孽氣的原主人的性命的。

    這東西,在委托人秦梅這個小世界,原本是不該出現的。

    然而這個小世界的天道,大概是太希望借住秦孟真這個無情的清道夫的手,解決掉內部的混亂了吧。

    竟然對秦孟真放出來這麼個大殺器,毫無反應。

    簡直仿佛就是在裝死。

    秦孟真突然生出來一種想要戳戳他的惡趣味。

    但到底還是忍住了。

    算了,為了任務積分,還是不要調戲人家小世界里,那老實巴交的天道了吧……

    秦孟真打坐,坐了整整一夜。

    直到天亮了,第一聲雄雞唱曉響了起來,她才帶著滿意的笑臉,睜開了一雙熠熠生輝的眼。

    梨樹溝子村勤快的村民們,已經開始洗洗涮涮。

    食堂後面的大煙囪,也已經冒起了炊煙。

    秦孟真愉快地伸了個懶腰,舒展了一下身體,起身打了一套八段錦,然後用清水洗了把臉,就帶上教案和飯盒,先去食堂,再去村小學。

    羅四妹顫顫巍巍地拄著拐杖出來,目送著秦孟真的背影。

    她知道,這丫頭昨晚上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老人家上了年紀,睡眠自然就不會那麼沉,也不會那麼多。

    更何況,羅四妹一直很喜歡秦孟真,一直掛心著這個小丫頭。有時候這孩子回來晚了,她還會特意給這小丫頭留門。

    羅四妹既然這樣關心秦孟真,又怎麼可能會對秦孟真的行蹤,毫無察覺呢?

    她不知道秦孟真半夜三更去做什麼了。

    但她堅定不移地相信,秦孟真不管做了什麼,一定都是為了村里好。

    如今她只希望,這孩子做事能夠足夠周全,不要留下破綻,不要被人發現。

    梨樹溝子村的村民們里面,像秦孟真和羅四妹這樣淡定的人可不多。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大隊部有間房子被燒成了白地。那間房,恰恰好就是走馬上任沒多久的曹主任的辦公室呀!

    眾人忍不住議論紛紛。

    很多人還覺得,這主任的位置,就是個深坑。誰當、誰出事兒!簡直是一等一的不吉利。

    可是這話,沒人敢明明白白地說出口。

    大家只是目光看著彼此,就能心照不宣地感受到對方在關注的,其實跟自己一模一樣。

    眾人圍繞著大隊部的奇特廢墟,認真地議論了半晌,就三三兩兩地散開了,陸陸續續地走向了食堂的方向。

    雖然大家都不淡定了,但早飯還是要吃的。畢竟再過半個小時,就得上工了。

    羅大力等人卻是不敢像一般村民那樣,把這件事當個熱鬧看。

    他們糾結了許久,到底還是選擇了上報。

    這事兒涉及到一個革委會主任,還是沒當了多久,就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不上報,實在說不過去啊!

    調查組很快就進駐了梨樹溝子村。

    但他們查不到什麼異常。

    除了有人跟調查組匯報了,曹主任失蹤的前一周,曾經參觀過梨樹溝子村小學。

    而就在事發的前一天,他曾經約見過梨樹溝子村小學的秦梅老師。

    于是,調查組的目光,就落到了秦孟真身上。

    秦孟真自然不怕他們查。

    如果他們秉公執法,查不出問題來,那秦孟真自然會和他們相安無事。

    如果他們跟那曹德全是一丘之貉,那秦孟真並不介意讓那黑繩業火,再度飽餐一頓。

    萬幸的是,調查組的人徹底研究過失火現場後,雖然對起火原因萬分不解,到底還是排除了秦孟真的嫌疑。

    他們懷疑是煤油燈倒下,點燃了床簾,而曹主任為何會生不見人、死不見尸,連骨灰渣渣都沒留下,他們也解釋不清。

    但他們知道,秦孟真一個普普通通的知青,同時還是個忙忙碌碌、成天給自己找活兒的優秀教師,是不可能營造出這樣一個完美的火災現場的。

    更何況,跟她住在同一處的老太太羅四妹證實,秦梅老師在事發當晚,早早就上床睡覺了。

    而這份證詞,恰好與秦孟真本人的證詞高度一致。

    秦孟真十分不好意思、也頗有幾分遺憾地告訴調查組︰

    “唉,我也是忙昏了頭了!竟然忘了曹主任交代的事兒!

    不然說不定能有機會避免這場火災,或者至少能喊人啊。若是早早發現了大隊部著火,早早地喊了村里人幫忙,說不定能把他救下來呢。”

    調查組的人在秦梅老師的眼楮里看到了真誠。

    這樣一個白白淨淨、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一臉真誠地為並非自己的責任感到內疚、難過,和遺憾,實在是讓人想不相信她都難。

    梨樹溝子村熱情地送走了調查組,回頭就紛紛在村口的大槐樹上,掛上了紅布條。

    大多數人都在感謝大槐樹顯靈,祈求大槐樹繼續保護梨樹溝子村的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