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明征服者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世俗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世俗

    朱亦瑤如今已是十八歲的姑娘一枝花,要是換做嘉靖朝以前都已經算得上是老姑娘了……

    在民間,女子十四五歲,甚至十二三歲就已經嫁人的比比皆是,要是到了十六歲還沒找到婆家,基本上就會出現閑言碎語,要是到了十八還沒有,那估計風言風語就來了,要是過了二十……估計背後嚼舌根子的,就怎麼難听怎麼招呼了……

    這是當前世俗的普世價值觀,造成這種價值觀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女子不是壯勞力,養在家里還要增加負擔,不如早點嫁出去,比如女子就是為了傳宗接代的,那麼早點嫁人,早些開枝散葉什麼的……

    當年滿朝請願,于是朱厚煒選秀充實後宮,各地應征的秀女高達數萬,其中超過六成都沒滿十六歲!

    其中甚至還有不少十三四歲的黃毛丫頭……

    這要是在後世就是典型的犯罪,沒準是要挨槍子的,朱厚煒接受的可是典型的後世傳統倫理教育,哪里能受得了這個……

    于是硬生生將未滿十七歲的女子全部篩除掉,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到底有多少沒滿十七的成為秀女,朱厚煒自然不會知道,甚至于最後殺進後宮是否瞞報年紀的有沒有,朱厚煒也沒有去追究。

    說到底,女子的婚嫁年齡還是取決于家庭狀況,比如皇家、王室、豪門,這些人家的女子出嫁年齡一般而言都晚,但再晚也以十八歲為界限,也不太可能超過二十歲。

    大明洪武年間規定,男子十六歲可以成婚,女子十四歲就可以嫁人,至于大齡女子沒嫁人要接受懲罰這一點,其實就是形同虛設。

    但是嘉靖八年,朱厚煒修改了洪武令!

    男子成婚最低年齡不變,女子出嫁年齡則從十四歲提升到了十六歲,不過朱厚煒自己也知道,這條法令其實並沒有太實在的意義。

    到了後世高度文明時期,國朝的婚姻法規定男二十二,女二十,可偏遠落後地區的女子在十幾歲就嫁人的比比皆是,發達地區的例子也不少見。

    而且國人對待成婚的概念也很傳統,婚姻法規定的是不到年齡不給領結婚證,可民間對于是否結婚的概念是有沒有辦酒席,你領了結婚證一直不辦酒席,那也沒算結婚,反過來也是一樣的道理,你年齡不夠但是辦了酒席,那麼從傳統意義上就已經是成了家……

    這就是世俗,千百年,一代代人傳承下來,從未泯滅過的世俗。

    朱厚煒能改變這個世界的格局,能以強權壓服整個天下,但是他改變不了傳統,也改變不了世俗。

    時間過的太快了,快到讓人目不暇接,快到讓人感嘆人生短暫,十幾年一揮間,朱厚煒發現自己的女兒已經亭亭玉立,已經到了嫁人的年紀,這心里面就沒來由的一痛。

    其她女兒還早,能等得起,可長女已經十八,當真是等不起了,畢竟他要遠征倭國,這一去起碼要兩三年,等到他回來,長女都二十冒頭了……

    當然,二十出頭也不算什麼,可在眼前的大明,很顯然不太合適,所以朱厚煒決定在親征之前把長女的婚事給辦了。

    “皇後可有適合的人選?”

    薛後微微一怔,看著紅霞漫天的女兒,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自己像女兒這般大的年紀已經是大明的皇後,已經懷了她……

    “不理你們了……”朱亦瑤有些吃不消,跺了跺腳,逃也似的跑了,風風火火的,沒個皇家公主的風儀。

    女子十八如嬌花,哪個少女不懷春吶!

    要說朱亦瑤沒想過自己嫁人,那是自欺欺人,這一兩年母後在宮中也和他旁敲側擊過,而她自然也幻想過嫁人以後,在夫家的生活。

    但終究還是太虛幻了些,因為母後與她都很清楚,兒女的婚事真正能做主的只有皇帝,即便是母後也只能是建議。

    但是大明公主的婚姻讓朱亦瑤也確實很不滿意,正如朱厚煒考慮的那樣,生活習性不同,文化層次不同,修養見識不同,門不當戶不對,三觀不合,哪來的共同語言,憑什麼公主就得嫁入小門小戶。

    當然,婚姻的真諦在于磨合,感情在于培養,可要是有筆直大道可走,為何一定要曲徑通幽,走上那麼多的彎路。

    可就算見識再足,再如何不滿,朱亦瑤也不可能去反抗父皇的意志,如果父皇真要將她嫁給平民,那麼她也認命!

    這就是現實,無法反抗的現實。

    好在父皇和母後透露過,嘉靖朝不需要政治聯姻,這天底下也沒有任何人夠資格讓他嘉靖帝的女兒成為政治婚姻的犧牲品。

    對待兒女的婚姻,他不會刻意更不會隨意,但一定要符合心意,符合他和母後乃至自己的心意!

    也就是說,她將來的駙馬可能是勛貴之後……當然現在大明的勛貴都被整海外去了,她也不可能嫁到海外去,所以勛貴之門就不用想的。

    除了勛門外,不管是豪門還是富戶,不管是商賈還是軍人,也不管是匠作或許平民,當然還有讀書人,只要她有眼緣,又合父皇母後心意,那麼就能嫁。

    朱亦瑤覺得自己很幸福,就是不知道父皇會如何替她選駙馬。

    “臣妾久居深宮,娘家也不知道有沒有合適的人選可以當瑤兒的如意郎君。”薛後輕嘆,這句話其實也是托詞,身為母親,她當然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和自己娘家那邊的子佷輩男丁來個親上加親,可她沒琢磨透皇帝的意思,所以不會發表意見。

    “這樣啊……”朱厚煒笑了笑,其實這些時日他也考慮過,而且首先想的都是歷史上的那些名人。

    比如徐階、高拱、張居正……

    徐階今年已經二十八,而且已經娶妻了,不做考慮。

    張居正現在才六歲,還是個小屁孩,更是連談都不用談……

    至于高拱,今年倒是正好十八,也沒婚配,去年更是在鄉試的時候一鳴驚人,最後中了解元!

    要知道這人生軌跡和歷史上幾乎沒什麼兩樣,可見是真金終究是會發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