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許願餐廳並不想爆火 > 第71章 五百萬!中了,五百萬!

第71章 五百萬!中了,五百萬!

    天後, 關于廖記餐館的拍攝大體完成,但是攝制組卻陷入的困境︰

    原本對這紀錄片的設定是每一個餐廳一集,每集大約45分鐘。

    奈何廖記餐館能用的優秀素材實在多!

    哪段都, 哪段都不舍得剪。

    可如果這麼一來,一集根本放不完。

    但如果設定成兩集的話, 又會對後面的格局產生影響︰

    廖級餐館是兩集, 那麼其他的要不要也做成兩集?

    如果不, 那麼如此顯的區別對待,會不會使人在觀影感受上造成巨大的落差?

    另外,這兩集究竟應該放在開頭還是壓軸?

    祁安蹲在餐館外面犯愁, 一邊抽煙一邊撓頭,幾縷稀疏的秀發在冷風中狂舞, 越發顯得形單影只。

    “愁!”

    他狠狠抽口煙,大量鮮空氣涌入, 讓原本暗淡的火星瞬間變成亮的橙紅『色』, 細長的煙卷立刻縮短約『摸』一寸。

    “沒素材, 愁!這素材多, 也愁!”

    旁邊還有幾個胡『亂』裹著大羽絨服的人,跟他保持一樣的姿勢,蹲成一圈, 凍得鼻子通紅。

    單看這幅場景, 很難想象這是一套海內外聞名的制作班子。

    眾人听這話就笑,“導演, 你這凡爾賽……”

    讓同行听見非挨打不可。

    他們都有預感, 如果其他沒拍的幾集也能保持廖記餐館分這樣的高水準,這記錄片肯定會爆火。

    祁安三口兩口把一支煙抽成煙屁股,听這話也嘿嘿直笑, 很有得意。

    當初他決定來廖記餐館拍時,還曾有投資方不同意。

    在他們看來,這種剛開業沒幾個月的餐館能有什麼故,能有什麼厚度?

    祁安故作瀟灑地整理下發型。

    他挪挪屁股,兩只腳輪流倒幾遍,調整重,剛要開口說話,結果一陣冷風襲來,地方支援中央的『潮』流發型立刻一敗涂地。

    現場頓時安靜如雞。

    幾秒鐘後,也不知是誰發出第一聲“噗”。

    緊接著,此起彼伏的笑聲爆發出來。

    開機前,大家的壓力都很大,如今雖然也在發愁,但卻是愁難取舍,整體氣氛驟然輕松起來。

    祈安也不惱。

    他跳起來,驚慌地按住所剩無幾的秀發,掉頭就往餐館里沖。

    剩下幾個人見狀,哄笑著,也要跟進。

    祈安捂著腦袋回頭,擺擺手,“行,這兩天大家也辛苦,給你們放兩天假,我再琢磨琢磨這兒。”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歡呼起來。

    歡呼聲迅速被狂『亂』的西北風吹散。

    眾人也跟著一哄而散。

    剩下祈安站在店門口笑會兒,被冷風吹得狠狠打個哆嗦,這才一貓腰鑽進。

    關文靜看見他後就笑,“祈導,我們老板正找您呢。”

    祈安的眼楮立刻亮起來,“又有什麼菜?”

    廖初這人吧,特別有鑽研精神,隔三差五就愛搗鼓玩意兒。

    那有菜,還不得找人試啊?

    他就勉為其難擔此重任吧!

    關文靜笑道

    “這我可不知道。”

    這會兒剛十多,早飯過,午飯還沒開,店里並沒有人。

    見他進來,廖初頭,示意上二樓包廂談。

    祈安里越發雀躍起來。

    這都進包廂,指定有不外傳的貨!

    一推門,就見里面一溜兒排開幾只玲瓏小瓶。

    一『色』細長頸,外頭貼著紙質標簽。

    祈安過看眼,“而生?柳暗花?”

    一共五瓶,蓋子擰得緊,聞不出來是什麼。

    不過這種規格的,一般都是酒吧?

    果不其然,稍後廖初請他坐,“有幾瓶不對外公開發售的酒,請您品一品。”

    雖然拍這個紀錄片,是祈安本人想發展業,但不可否認,一旦後期影片播出,絕對會給廖記餐館帶來巨大的處︰

    至少是省級電視台,努力一把,甚至極有可能直接在中央台播放,受眾面自不必說。

    真到那個時候,財富反而成次要的。

    祈安就笑。

    這廖老板乍一看冷冷清清的,可畢竟是底層打拼起來的,人情故都懂,該周全的時候也絕不含糊。

    他固然不指望別人的感激活,但跟人打交道,自然是越舒服越。

    “廖老板都藏著掖著的,那我肯定得嘗嘗。”祈安難掩奇,“不公開發售,是材料難得嗎,還是技術難度?”

    一般情況下,限量供應差不多都是這兩個原因。

    廖初想下,“都有兒。”

    固然有這個原因,不過更多的,還是感情果酒過特殊,一旦泛濫,後果不堪設想,必須人為干涉,控制銷量。

    就拿而生來說︰

    的主原料是人類最純粹的絕望,最熾熱的希望,水火不容。

    兩種感情果混合之後,本身就是一種極其劇烈的沖突,能在短時間內勾起人內深處最深刻的記憶。

    過分夸張的情緒變化,對理脆弱的人來說,沖擊絕對是致命的,直接想不開也有可能。

    而如果給那些沒什麼生活閱歷的人喝,只會覺得一會兒苦一會兒甜,什麼深層次的東西都品不出來。

    暴殄天物。

    單純說原材料的數量,倒不算少。

    只是這些感情果大多來源于醫院,廖初每次都會有近乎窒息的體驗,本人的理狀態也會忽上忽下……

    偶爾一次兩次找刺激還可,但如非必要,他也不想常做。

    因此對這一款酒,廖初一直都是親自篩選食客的資質。

    祈安那代人大多是白手起家,歷過多現代人難想象的大風大浪。

    能堅持到今天的,無一不是『性』堅定之輩。

    這款酒對他們來說,再合適不過。

    他倒一小杯,慢慢推過。

    見他如此鄭重,祈安也不禁認真起來。

    酒『液』的顏『色』就跟他前看過的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這些天跟廖初混熟,又確知道雙方合作有百益而無一害,這種『色』澤的玩意兒……祈安還真不敢隨入口。

    他先用手掌在酒『液』上空扇扇。

    一般來說,釀酒材料無非糧食和水果兩大類,成品多多少少都能聞出一來。

    但這杯卻不一樣︰

    除淡淡的酒香,他聞不到一丁兒糧食的醇厚,抑或是水果的清。

    “這是用什麼釀造的?”

    祈安忍不住問道。

    廖初道︰“秘方。”

    祈安︰“……”

    這關子賣的,要命!

    算,不說就不說吧。

    喝不就完嗎?

    想到這里,祁安把一橫,端起酒杯,輕輕啜一口。

    然後,表情凝固。

    苦!!!

    廖初輕笑一聲,也不說話,起身下樓,留他一人慢慢品味。

    之前有一對來旅游的山東母子,那當兒子的曾說要給他寄兒山東大蔥。

    原本廖初並未放在上,沒想到人家卻一言九鼎︰

    昨天還真就收到!

    今年剛上市的鮮大蔥,老大一捆,足足25斤。

    蔥白瑩潤如玉,蔥葉濃翠如碧,看著就叫人賞悅目。

    是真的高!

    廖初量一下,最矮的一根也有一米七。

    他單手一拎,大蔥葉子還超過他腦袋多。

    當天見到的食客無不喝彩,紛紛驚呼著上前合影留念。

    除本土山東人,真的很少有人見過如此茁壯挺拔的大蔥。

    山東大蔥枝葉肥厚,口感清甜,卻無辛辣氣,吃起來非常扎實,很適合直接拿來當菜。

    炒肉炒蛋,包餃子包包子,蘸醬卷餅……都。

    正這段時間,他搜集不少品質上佳的牛舌,做個蔥扒牛舌再不過。

    像每一種食材里都會有特別頂尖的一分。

    像西瓜里最中間的一口,

    像筍子上最頂的一尖兒,

    而牛舌,也是源自龐大食材上精挑細選的一種。

    牛舌可趁鮮的時候入菜,也可趁天氣寒冷的時候,單獨風腌起來。

    隔年再吃,口感獨特,味道似火腿。

    前陣子廖初搜羅到十二條,五條已掛起來,兩條煙燻,準備留到年吃。

    剩下的五條,則準備在今年之內慢慢入菜。

    掉外面那層粗糙堅硬的老皮之後,牛舌剩下的分十分細膩。

    的蛋白質含量非常高,脂肪卻低,常吃有補胃滋陽的作用。

    不過過猶不及,有胃病和陽氣過盛的人也不能多吃。

    牛舌可細火慢煨,湯汁濃郁,澆飯最佳。

    但對于下酒,這是相對更爽利的蔥扒牛舌更。

    難得又有第一手的鮮山東大蔥,不趕緊做這麼一道菜,廖初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稍後帶著熱騰騰的蔥扒牛舌和碗筷回到二樓時,就發現祁安正低頭捂著臉,時不時發出一聲抽氣聲。

    碗筷落桌的聲音驚動他。

    他用力吸一口氣,把臉胡『亂』在手里蹭蹭,然後『露』出一雙通紅的眼,瞅著廖初,半天不言語。

    如今,他也算功成名就,過往的那些風風雨雨早已深藏中。

    他一直都覺得過的就是過,再也不值一提。

    可沒想到,今天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杯酒,就把過往的那些坎坷磨難全都勾起來。

    幼年時的窮困潦倒,少年時的春風得意,青年時的滑鐵盧,中年時的質疑……

    家人的離,妻子的陪伴……

    種種過強烈的感情都在一瞬間井噴式爆發,走馬燈似的,在他里繞一圈又一圈。

    一會兒是絕望,覺得連一秒鐘都熬不過,不如就此算;

    一會兒卻又是八方掌聲,各路稱贊的話語和閃光燈令他頭昏腦脹,又很有些飄飄然。

    可等他真的睜開眼,卻又想起那句話︰

    往如風。

    過的,終究還是過,一切只能隨風散。

    廖初對此情景早有預料,只是把筷子往他面前推推。

    祁安用手指頭朝他,拿起筷子,顫巍巍夾一片牛舌。

    咸香鮮甜,味俱全。

    牛舌這種東西,跟普通的牛肉和內髒口感又有不同。

    入口覺得彈,又極韌,但細細一嚼,卻又覺得滑嫩。

    祁安頭,這火候把握的絕。

    要想把牛舌做到如此滑嫩的地步,最要緊的就是火候。

    火候不到,夾生,嚼不爛;

    火候過,老,味同嚼蠟嚼輪胎……

    他又夾大蔥,入口只覺鮮甜,又有牛舌本身的香氣,口感十分爽滑。

    “這是山東大蔥吧?”

    詢問的句式,肯定的語氣。

    有這種大蔥在的菜,會帶上一股奇妙的鮮甜,甚至不需要再額外加糖調味。

    廖初朝他比下拇指。

    祁安又吃兩口,砸吧下嘴兒,“來碗飯就……”

    兩人一邊吃喝,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幾句話,不知不覺就到中午。

    祁安把那幾種感情果酒都品一遍,最愛的自然就是而生。

    到他如今的身份和地位,等閑的甜蜜憂愁已很難勾起情波動。

    “你看咱們現在也是朋友,”他撓著光頭說,“這酒……”

    “可送一瓶。”廖初道。

    說這話的時候,他還忍不住替對方的腦袋瓜子擔憂一把︰

    如果再這麼撓下,剩下這兒頭發恐怕也撐不多久。

    祁安頓時喜上眉梢,“。”

    “適量。”廖初加重語氣。

    人多多少少都有找虐的,而生這一款酒直接作用于人的內深處,如果控制不,很容易上癮。

    所他每瓶酒裝的都不多,大約200毫升的樣子。

    回頭再跟戴小雲說一說,夫妻倆分一分,也就沒有成癮的風險。

    轉眼到11,廖初要下準備午飯,得償所願的祁安也覺得困意上涌,連忙把得的酒揣在懷里,溜溜達達回酒店休息。

    因為從小就能感知到他人的情緒,廖初就慢慢養成觀察人的習慣。

    他很快就發現,今天中午又迎來一對比較特殊的客人。

    那應該是一對父女。

    女兒青春年少,樸素的打扮也掩蓋不濃郁的青春氣息,應該是個大學生。

    對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來說,年輕就是資本,年輕就是最的妝。

    父親約麼40來歲,只是眉宇間有著深刻的川字形皺紋,整個人的氣質頗為頹唐。

    兩人坐下之後,相對無言,竟然很有尷尬。

    幾分鐘後,父親先打破沉默,說幾句,然後女兒也回。

    距離比較遠,听不清他們說話的內容,雖然尷尬的氣氛有所緩解,但仍不似尋常父女親昵。

    幾分鐘後,兩人菜。

    都是比較常見的家常菜,難度不大。

    要交菜單之前,當父親的還往牆上那幾塊金『色』的菜牌看幾眼。

    女兒搖搖頭,顯然很不贊同。

    “那,那下次爸爸再請你吃。”

    當爹的訕訕的笑下。

    女孩兒跟著笑笑,“沒兒,我不愛吃那些。”

    頓頓,她又小聲說︰“爸,這家餐館的菜都挺貴的,下次咱們別的地方吃吧。”

    听她這麼說,當爹的越發羞愧難當。

    女兒從小就懂。

    可有的時候,他卻希望女兒不要這麼懂。

    哪有人不愛東西的呢?

    都怪自己沒本……

    “你最近,還吧?”

    他在里默默嘆口氣,抓過桌上的熱水杯,小翼翼的搓著。

    杯里的水是剛倒的,還有燙,熱熱的溫度從指尖一路傳來,慢慢驅散寒意。

    女孩兒用力頭,眼里透出一愉快的光。

    “我挺的,最近我跟同學一起開一個網店,每個月也能賣出幾幅畫,偶爾還能在外面接零活,生活費和學費您都不用給我,我能自己掙到的。”

    “那怎麼能行?”當爸爸的猛地睜大眼,結結巴巴道,“你是學畫的,爸爸雖然沒文化,也知道這些東西可費錢!你還小呢,就得用功,錢的兒,爸爸來想辦法……”

    在他的固有觀念中,女兒一天沒出嫁,就一天還是個孩子。

    爹養女兒,不是天地義的嗎?

    “爸!”

    女孩忽然微微抬高聲音,眼眶也有泛紅。

    “我真的可掙錢,你,”她吸吸鼻子,“你在外面一定要照顧自己,嗎?”

    她都記不清爸爸身上這件棉襖穿多少年……

    她也想替家里減輕負擔,可是普通家境的藝術生想出頭真的難。

    她甚至不止一次的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選擇這個專業,這個如此費錢的專業……

    可是,她是真的喜歡呀。

    但是……喜歡能當飯吃嗎?

    還不滿20歲的小姑娘,里有沒底。

    跟絕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她對自己的未來充滿茫然。

    女兒的體諒,讓爸爸中欣慰至極。

    可這卻又從另一個角度進一步說他的無用,又讓他里十分難受。

    父女倆這頓飯吃的十分沉重,中間只是偶爾零星的交流幾句,大分時間,都是無邊的沉默。

    吃完飯後,父女倆又面對面坐幾分鐘,然後女孩就抱著書包走。

    當爸爸的卻還沒走。

    他一個人怔怔坐在桌前,也不知過多久,才對服務員招招手,“來一瓶二鍋頭。”

    服務員歉意道︰“真是對不起先生,我們這邊沒有。”

    那人臉上就有作燒。

    是,這種高檔餐廳的怎麼可能賣宜的二鍋頭呢?

    他剛要說話,卻听那位服務員道︰“不過先生,如果您需要的話,我們可幫您買。”

    男人驚訝的看著她,結結巴巴道︰“可,可嗎?”

    現在的飯店不都謝絕自帶酒水嗎?

    這家不嫌棄自己就算,竟然還會主動買?

    幾分鐘後,他真的拿到二鍋頭。

    而且還是很低廉的價格。

    甚至比平時他在超市里買的價格更低。

    他對服務員認真說謝謝,擰開瓶蓋,直接往嘴里灌一口。

    剛從外面拿進來的白酒,還有涼,但很快就在酒精的作用下“燒”起來。

    灼熱的感覺,從口腔一路下滑,在五髒六腑內炸開。

    他緩緩吐出一口氣,用力搓搓臉。

    怎麼辦呢?

    生活怎麼這麼難呢?

    他也想給女兒更的生活,想讓家人像別人那樣無憂無慮,喜歡什麼就買什麼。

    但是……

    他的運氣真的差。

    其實很多年前,他是不信命運這一說的。

    年輕時的小伙子總覺得有無窮的精力和無限的希望,他總認為,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有回報。

    但這些年的一樁樁,一件件,卻這奢望擊得粉碎。

    他曾在家鄉開過磚廠,剛賺一錢,還沒來得及高興,就意外遇上大雨。

    剛出爐的幾萬塊磚坯被泡壞不說,大雨還造成山體滑坡,把他的磚窯給沖毀。

    錢沒賺到,又欠一 饑荒,無奈之下,他只外出打工。

    辛辛苦苦幾年,把欠債還清,他又買輛車,想蹭一蹭這些年網約車的熱度。

    結果,竟然有位乘客在他車上意外……

    他的倒霉也實在過些,連朋友都看不下。

    等幾年之後,跟者家屬把官司掰清,朋友就奉勸他︰

    “小財靠賺,大財靠命,你可能命里就沒有,還是老老實實給人打工吧。”

    然後他也就真的老老實實進工廠,朝五晚九。

    工資雖然不高,工作也累,但歹不用擔驚受怕,他著實過兩年放子,然而,萬萬沒想到,命運又給他開個天大的玩笑︰

    人到中年,他被裁員。

    活著苦,他一度想算。

    可一想到老婆孩子,他就舍不得……

    慢吞吞把一瓶二鍋頭都喝完,男人過結賬,“現金行嗎?”

    這還是之前發的遣散費呢。

    喝酒是最耗時間的,他分來的最早,走的卻最晚,都已過午飯的飯。

    這會兒是廖初正在櫃台邊盤賬。

    “可。”

    男人就掏出一大把各『色』面額的鈔票來。

    廖初半天,最後退給他一枚鋼蹦。

    男人身上冒出來的苦澀過濃郁,幾乎要化為實質。

    廖初被嗆得不行,忍不住皺起眉頭,微微後退一步。

    男人小翼翼地把那枚鋼蹦摳起來,剛要走,卻又被叫住。

    廖初想下,又遞幾塊錢給他,“坐地鐵還是買彩票,隨你。”

    昨晚余渝隔壁超市買糖,順手拿一張刮刮樂,結果刮出來70塊錢,高興的跟個孩子似的。

    看著男人走投無路的樣子,他忽然就想起這兒。

    這上最無本的買賣,恐怕也只剩買彩票。

    不過概率低。

    但歹是個希望,萬一呢?

    男人愣下,嘴唇蠕動一下,到底還是收下。

    只剩下一塊錢,他是真的活不下。

    倒不如,拼一把。

    買彩票離開之前,男人眼角的余光又瞥見廖記餐館門外的許願缸。

    對于許願缸的,他也有所耳聞。

    若放在前,他是不信命運的,可是現在……

    他掏出一枚硬幣,鼓足勇氣扔進,看著那枚銀『色』的小圓餅在水波中不斷翻轉,像一顆也被拽進。

    “我這一輩子什麼壞都沒做過,只是上對不起父母,下對不起妻兒……求讓我走運一回。”

    廖初眼睜睜看著那個男人投幣許願,緊接著就听到腦海中響起系統的聲音︰

    “檢測到強烈的信仰之力!”

    “激發稀有增益bu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