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豪門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劇本 > 第146章 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第146章 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阿文不明所以地把平板遞給金昭︰“同學,你先來?”

    金昭深吸一口氣,佯裝鎮定道,“要不我們喝億點點吧。”

    這人還真是典型的猛男,身上肌肉鼓鼓的,看著就好猛、好有安全感……算了夸不下去了,太嚇人了,他還是比較喜歡班長那一款。

    雖然班長看著清瘦,但瘦而有力,他敢打賭班長絕對有八塊腹肌!還是形狀漂亮的那種!

    這就是所謂的鋼鐵裹著綢緞的美!

    他開了頭點了單,其他人也就按照自己的喜好各點了一杯。

    最後平板又被塞回阿文手里。

    阿文清點了一下人數,核對了一下杯數,準備直接付款買單。

    顏允之︰“拿過來我看看。”

    他接過來之後,轉頭神情自然地問顏汐,“寶貝,你喝的什麼口味?”

    顏汐隨口回答︰“大杯紅茶瑪奇朵,加燕麥,去冰三分糖——等等,我不是已經點了一杯麼?”

    顏允之手指迅速地又點了一杯,果斷付款買單,面不改色地說︰“哦,沒什麼。”

    阿文瞪大了眼楮。

    老板,我看見了,你給自己也點了一杯!

    兩人走出大門,阿文猶豫了一下︰“老板,您不是說這玩意都是糖分,喝多了人會變傻嗎?”

    上次他被妹妹塞了一杯奶茶,捧著喝的時候被自家老板看到了,對方怎麼說的來著,“腦子本來就不聰明了,還喝這玩意,你是想當白痴嗎?”

    顏允之一臉嚴肅地摸著下巴回憶了一下,“我有說過嗎?”

    阿文控訴道︰“你有!你嫌棄我傻!我就說了句席先生畢竟是大小姐的父親,您就擺臉色了!”

    雖然老板對外確實脾氣不好喜歡懟人,但對他們這些保鏢還是從來沒有過的事,阿文覺得很委屈!

    “我就是想說——席先生是大小姐的父親,我們不能喊打喊殺,但是堵巷子套麻袋偷偷揍一頓還是可以的!”

    顏允之︰“……”

    “你不早說?”顏允之表情微妙地變了變,想了想,拍了拍阿文的肩膀,“你還有什麼建設性的建議,說來听听?”

    顏汐走了出來︰“舅舅,你們在說什麼呢?”

    顏允之立馬把阿文一把推開,風度翩翩地微笑︰“沒什麼。”

    雖然他很想把席景行套麻袋,但當著孩子的面總是不好的,這不利于樹立正面積極的引導。

    顏汐握著手機,有點事情︰“那您先聊,我出去一趟。”

    她今天提前出門是去訂了點植物盆栽打算種植,正好那邊送花的人已經到了。

    何管家已經帶著人手去了院子大門那里。

    ——

    客廳里,金昭小聲說,“我們要不去看看班長回來了沒有?”

    今天班長居然不在家,這還真是太失策了。

    路清明在謝家一向是來去自如的,趕緊起身︰“可以啊,我們去表哥家別墅看看吧,梁爺爺不會趕人的。”

    一群人頓時坐不住了,呼啦啦地往外跑。

    ——

    助理抱著一大束鮮花,打了幾個噴嚏後,有些猶豫,“鹿哥,我們瞞著希文哥過來,這樣真的好嗎?”

    他記得當初簽經濟合同的時候,葛希文就特別囑咐了,任何場合下都不許送女人鮮花!

    這要是被記者拍到了,網上簡直要掀起一陣血雨腥風。

    他身邊,穿著某外賣公司服裝,戴著頭盔騎著小電驢的男人懶懶地支著大長腿,邊調整頭盔的帶子,邊看了他一眼。

    “你要是敢跟希文哥通風報信,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助理頓時驚恐了!

    老板之前還說什麼妹妹的,根本就是騙人的吧!

    明明當初老板出道的時候窮得吃不起飯,還要靠他接濟,現在出現在這樣的別墅區,說里頭住著他妹妹,任誰都不敢相信啊!

    現在還說要打斷他的腿,這就更令人驚悚了好嗎!

    他知道老板在北橋市這邊有幾個富婆粉絲,特別大方,豪擲千金的那種,老板不會是私聯粉絲了吧?

    助理斗著膽子勸道︰“偶像談戀愛是不對的,私聯粉絲就更不對了……”

    “轟隆隆”一輛大卡車開了過來,把助理的話淹沒在嘈雜的背景音里。

    大卡車在別墅大門口停下,很快別墅大鐵門就打開了。

    言非鹿懶得跟助理多說,一把接過他手里的鮮花,邁著大長腿走了過去。

    ——

    顏汐讓把院子大門打開,讓司機把卡車開進來。

    司機跳下車,一卡車都是她訂的各種植物花草。

    把這些全部種下去,家里的玻璃花房又可以變得漂漂亮亮了,一年四季都開滿鮮花。

    顏汐心情很不錯,見席言他們也出來了,忙喊自家哥哥,“你看看這些品種,可以好好規劃一下怎麼種比較好看。”

    其他同學也挺稀奇的,跑過來辨認都有哪些花草。

    送花草過來的園林老板帶著兩個助理,笑呵呵地幫大家科普,一邊安排人卸貨。

    助理在大門打開這麼多人出現的瞬間心里就喊了句,完蛋了!

    老板今天的行為要是被暴露出去,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他甚至都可以預想接下來幾天的熱搜。

    什麼“流量高調示愛富婆,富婆原是女子高中生?”、什麼“妹妹我不想努力了!言非鹿躺平的真相竟然是因為這個?”……

    助理越想越害怕,情急之下想把自家老板拉走,可根本來不及了,他只好自己趕緊躲起來。

    好在,自家老板也不傻,在愣了一下之後,不慌不忙地摸出個大墨鏡戴上。

    這樣好歹腦袋和臉都遮住了,只留個下巴,量別人也看不出什麼。

    ——不是,等等,這樣好像更奇怪了吧?誰家送外賣的戴個大墨鏡啊!

    助理緊張得心髒都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

    ——

    顏允之走了過來,他一眼就看見杵在門口像個電線桿子的外賣員了。

    來得倒是挺快的,不過,好好的戴著個墨鏡,怕不是有毛病?

    “我的奶茶呢?”

    言非鹿把腦袋稍稍低了一點,他心情不是很爽,冷哼了一聲。不過想到不能露餡,還是皮笑肉不笑地掐著聲音說︰“先生,我不是送奶茶的呢。”

    鬼知道你的奶茶在哪里啊死老頭!

    顏允之皺了下眉頭,這個外賣員好像冷哼了一聲,說話還有點陰陽怪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