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佬每天都在上熱搜 > 第84章 禁毒局黑客大佬

第84章 禁毒局黑客大佬

    沈譽走到沙發這邊坐下,倒了杯茶,“禁毒局,容大師,這背後任何一方勢力,在京城也能排得上名號,姜里,挺有意思的。”

    秦亦琛和秦林兩相對視一眼,贊同的點頭。

    只是……他們有點想不通……有這兩方大勢力,也不知道姜里怎麼在娛樂圈混成那副慘樣兒。

    秦山听得一頭霧水,“你們在說啥呢?”

    秦林看向秦山,就想到他幾個小時前跟秦山吐槽姜里就是個小臥底的蠢貨行為,懊悔地嘆了口氣。

    “……”秦山無語的問︰“到底出什麼事兒了?”

    秦林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我操!”秦山震驚的當場一聲國粹,“許正華和容大師?”

    秦林點點頭,知錯就改道︰“以前就當我不懂事,看走了眼……”

    秦山不敢置信的看向他,秦林可是他們風林火山四人里最難搞定的一個,這就認慫了?

    秦林對上他意味深長的眼神,嘆了口氣,“兄弟,動動你的腦子,你不知道禁毒局里都是什麼人嗎?那是連你都攻不進去的銅牆鐵壁!”

    這話說的秦山不樂意了,“你夸禁毒局就夸禁毒局,你一捧一踩有意思?”

    “重點不是這個。”秦林往前坐了坐,給他分析,“你想想,連這幫人都對姜里畢恭畢敬,你猜姜里憑什麼讓那幫人信服?”

    禁毒局是完完全全的能力說話。

    秦山皺眉思索著,喃喃道︰“京城不少人都在猜許正華背後有一位技術大牛,這人極其擅長偵察和情報,應該還是個頂尖黑客。”

    能讓許正華畢恭畢敬的,除了這位還會有誰?

    “我操!”秦山反應過來,驚恐的瞪大眼楮。

    所以……那人可能是……姜里?!

    沈譽和秦亦琛︰“……”

    不可能……吧……

    許正華背後的那位大佬,十幾年前就有跡可循,那時候姜里才多大?

    不可能。

    ***

    禁毒局。

    姜里懶散的斜靠著桌子,黑色工裝褲,馬丁靴,長腿醒目。

    單手穩穩捧著電腦,另一只手在鍵盤上快速敲擊著,手指漂亮到了極點,看的人眼花繚亂。

    姿勢漫不經心的匪氣。

    緋紅嘴角叼著薄荷細煙,冷艷妖媚的眉目低著,映出電腦屏幕上綠色代碼的光。

    復雜的代碼不斷從屏幕底部涌出。

    仿佛一場賞心悅目的視覺盛宴。

    最後一個enter鍵 地敲下,程序開始運行,流暢至極。

    姜里一邊眉微抬了下,看著圍了一圈的男女,電腦屏幕在她胳膊上一百八十度旋轉。

    動作酷的不行。

    “行了。”姜里手指夾著煙,彈了彈煙灰。

    其他人接過電腦,快速查看了下,然後一雙雙眼楮崇拜的看著她,“好快啊。”

    真不愧是連他們老大都要敬十分的黑客大佬。

    也不知道老大怎麼把這位大佬挖來的。

    姜里挑眉,“快嗎?”

    其他人重重點頭,腦殘粉一樣的痴迷表情。

    姜里勾唇一笑,不太正經的語氣,“女人可以快,男人可不能太快。”

    其他人︰“……”

    氣氛詭異的沉默下來。

    平日里英姿颯爽冷漠無情的女生們一時間統統紅了臉。

    姜里手撐著桌面,看著他們,就低低的笑。

    笑得一幫男人臉都紅了。

    沒一個人敢直視姜里那雙狐狸眼。

    許闖嘴角抽了下,這位學習能力超凡脫俗的大佬,都在娛樂圈學了些啥!

    姜里下巴一抬,“忙去吧。”

    一群人這才解禁般的,紅著臉跑開了。

    姜里咬煙,笑著。

    真是不經撩,跟秦夜驍一樣。

    她穿個V領睡裙,還要拿個披肩給她把胸口遮上。

    突然意識到自己想起不該想起的人,姜里眸底停滯了下。

    許正華清了清嗓子,“我現在送您回去,還是您在這兒再待會兒?”

    姜里道︰“這根煙抽完。”

    許正華和許闖,就跟著姜里來了小陽台這邊。

    夜色深濃,禁毒局周遭一片寂靜。

    遠處能有市中心高樓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光。

    這時候,許正華的副手拿著有關杜家的一份文件找許正華簽字。

    許正華接過文件,簽了之後,給他,說︰“秦家大少會在程序審核上幫忙,這案子應該很快就會結束,你配合稽查院那邊提供證據。”

    副手一愣,不知道他們怎麼會跟秦家扯上關系。

    要知道他們禁毒局從來不跟京城任何勢力打交道。

    但副手沒多問,本分的應道︰“是。”

    小陽台重新安靜下來。

    許正華看了眼姜里,視線落在她胳膊上。

    黑色袖口卷到胳膊肘,露出那些抓痕,他出聲,“您不該這麼沖動,現在就對方子晴和杜動手。”

    即便姜里辦事向來都會兜底,這次也有些莽撞了。

    他們手里的證據並不那麼齊全。

    姜里原本嘴角掛著漫不經心的淡笑,聞言,那笑緩緩斂了回去,所有情緒都被埋進冷霧里。

    朦朦朧朧的死亡氣息從冷戾的眉眼間溢出來。

    周圍氣壓越來越低,壓抑的窒息。

    好半晌。

    許正華听到她久違的,又低又啞的聲音。

    “我欠宋危一條命,我得護著他妹妹。”

    這麼多年了,每次有關宋危宋清兩兄妹的事,姜里的情緒都會失控。

    只是隨著時間的消磨,她學會了越來越狠的壓制情緒。

    許正華問︰“宋危如何了?”

    姜里道︰“就那樣,不死不活的。”

    許正華嘆了口氣,“這些年你想盡辦法,想治好他,都沒轍,只能那麼吊著一口氣。”

    姜里狠狠吸了口煙,周身籠罩的死亡氣息愈發濃烈,仿佛是從尸骸遍野的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

    許正華沉聲道︰“要不,去找驍爺,讓他去看看宋危?”

    姜里煙吸得太猛,嗓子嘶啞,“我高三那年,宋危差點醫學死亡,就是秦夜驍救的他。”

    京城一院,醫學聯盟秦夜驍經手的病人,轉院只轉殯儀館,他若是治不好,那就沒人治得好了。

    當年那麼重的傷,能保住命,都是走運。

    許正華有些失聲。

    植物人宋危。

    是他們這些人心里一道極深的傷口,輕輕一扯,鮮血淋灕。

    許正華張了張嘴,無力的說︰“盡人事。”

    後半句“听天命”,他沒說,那是姜里的大忌。

    姜里又狠狠吸了一口煙,指尖猩紅明亮,煙絲發出細微的燃燒聲。

    她把煙頭按滅在垃圾桶的滅煙區,吐出白霧,“走了。”

    許闖回神,連忙說︰“我送您。”

    許正華側著身子,看著姜里的背影,嘆了口氣。

    要麼宋危死了,姜里徹底放下。

    要麼宋危活過來,姜里也重獲新生。

    哪一樣,都難。

    因為宋危哪怕只剩一口氣,姜里也會想盡辦法吊著。

    所以,宋危不死不活的躺在醫院。

    ***

    深夜,京城的車流仍舊擁堵。

    紅燈前頭,許闖踩下剎車,偏眸。

    姜里勁瘦冷白的胳膊搭在黑色車窗上,指尖夾著煙,稍微低著頭,在看《如夢令》的劇本。

    許闖知道,姜里一旦入了一行,會有多認真,她會做到極致。

    哪怕一個小角色,只有幾句話的台詞,她也會揣摩數十近百遍,把角色演繹到最好。

    今晚提了宋危,許闖一直擔心姜里的狀態。

    宋危是禁忌,一旦提及,姜里狀態都會極差,一直抽煙。

    然後把自己關進京郊別墅的地下室。

    在燈光極暗中,她咬著煙一直繡國畫,不滿意就淋汽油,細白的手指夾著煙,煙頭輕輕一踫,火光沖天,一幅畫在她眼底一點一點燒成灰燼。

    許闖見過一次。

    那畫面,美的孤寂,破碎,又窒息。

    直到唯一的那副國畫繡好,她的情緒才會恢復,然後讓許闖找路子賣掉。

    姜里靠刺繡穩住心神。

    她練過書法,水墨國畫,素描,什麼都嘗試過了,全都沒用。

    只有刺繡能讓她平心靜氣。

    只是她的刺繡過程並不平和,反而像是一種暴力的宣泄。

    眼下許闖見她情緒還能控制,也沒說要回郊區別墅,他一直緊繃懸著的心髒,緩緩松了松。

    他說︰“我總覺得您這次回來,有點兒不一樣了,也不見您找我賣畫,狀態反而還行。”

    “是嗎。”姜里漫不經心的應。

    許闖嗯了聲,綠燈,他發動車子,車載廣播里播報明天的天氣。

    【晴,西南風,20℃~31℃】

    是個好天氣。

    許闖大著膽子說︰“您以後盡量少去郊區地下室,人還是得曬曬太陽,思想才不會發霉。”

    禁毒局所有人都希望有一天,能活在陽光下。

    即便是不能活在陽光下,也希望墓碑能光明正大的立在朗朗白日里。

    姜里嘴邊溢出一聲笑,抬頭望著前方,人往後靠,手指夾著煙,手機捏在手里支在車窗上。

    她稍微歪著頭,語氣狂妄,肆意不羈,聲音壓得又低又啞,“像我這種滿身罪惡的人,爛在陰溝里,也是活該。”

    所有人都喜歡陽光,把光當作救贖。

    陽光底下哪兒站得了那麼多人。

    比起所謂的光,姜里更喜歡黑暗,那些無盡的冰冷黑色里,無需憐憫,無需救贖。

    黑暗,是一個人的肆意狂歡。

    她從來不需要,所謂的光。

    許闖張了張嘴,還沒出聲,就被姜里打斷。

    “再逼逼一句,車留下,你跑回禁毒局。”姜里語氣冷漠寡淡,充斥著讓人不寒而栗的危險。

    一瞬間,許闖背後汗毛陡立,一股寒氣直沖天靈蓋,頭皮發麻。

    “……我閉嘴。”他抖著嗓子說完,抿緊嘴巴,大氣也不敢喘的安分開車。

    ------題外話------

    謝謝支持、

    三更八千字∼

    打臉實體書簽名簽的我人有點緩不過來,最近應該可以穩定更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