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千道之劫 > 第92章 再遇天才小少女

第92章 再遇天才小少女

    “嘿,哥們兒,你是從荒沙大陸來的?”

    七郎走在人群中,突然被人拍了下肩膀,回頭一看,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綠發少年正沖著自己微笑。

    “什麼荒沙大陸?”七郎一頭霧水。

    “呃……”綠發少年有些尷尬,本想問問七郎皮膚這麼黑,是不是從荒沙大陸來的,又覺得好像不太禮貌,轉移話題道︰“你背上這柄大劍一看就非常的重,你這麼背著不累嘛?”

    七郎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家伙到底什麼意思,還是答道︰“還好吧!”

    見七郎還不算高冷,綠發少年自我介紹道︰“我叫余向西,哥們兒,我沒有別的意思,我看你也是一個人來的,剛好我也是,我哥告訴過我,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一看你就實力很強,到時候入學考核,彼此可以幫助一下,有個幫手。”

    七郎用洞虛之瞳打量了一下這家伙,體內的綠色元素之輪足有五圈,竟是一位初級五輪的木屬性術士!

    “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只是一名初級三輪的金屬性術士而已。”

    七郎搖搖頭,對著綠發少年余向西抱歉道。

    “我也才三輪啊!”

    余向西對著七郎笑道︰“哥們兒,你別這麼謙虛嘛,我們術士之間的強弱,可不光是看等級的,直覺告訴我,你應該很強的,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呢?”

    “七郎!”

    七郎有些懶得理會這家伙,明明是初級五輪,卻說自己也是初級三輪,太不老實了。

    談話間,他們已然來到了建築物前,這是一座巨型宮殿,殿內十分的寬敞,眾人進入大殿後,那紫發女子直接指著右邊的窗口,面無表情道︰“依次排隊去那邊檢測年齡,然後再去左邊檢測血脈等級。超過十六歲的,淘汰;血脈等級低于六級的,淘汰!”

    七郎聞言十分驚訝,血脈等級低于六級的就直接被淘汰了,這都還沒開始進行入學考核呢,就這麼嚴格?

    他依稀記得,自己之前剛去鹽花初級術士學院時,好像也測量過,自己的血脈等級,好像是金屬性八級,火屬性七級。

    他也記得,那時候七月的水屬性血脈乃是九級!

    “也不知道小月和郝多錢他們現在來了沒?”

    七郎竟是突然有些想念七月那丫頭了。

    搖搖頭,他到並不是很擔心,以七月那丫頭的天賦和實力,這耀世學院的名額肯定是能夠拿到的,至于郝多錢,倒是不一定了。

    測量年齡的窗口有四五個,很快便輪到了七郎。

    七郎學著之前的學員將右手伸進窗口,里面一名棕發老人拿出個奇怪的透明鐲子給七郎戴上,很快便亮起了十幾道綠色的條紋……

    “骨齡,十四,下一位!”

    老人取下鐲子,機械一般的聲音響起。

    “你才十四歲?我還以為你比我大!”

    背後響起余向西驚訝的聲音,七郎無奈,這家伙怎麼老是跟著自己。

    測量完年齡,七郎直接朝著左邊走去,找了個排隊人數最少的窗口排隊。

    很快,那余向西也測量完了年齡,又跑到了七郎後面排隊。

    “兄弟,我還以為你比我大,我雖然也才十四歲,但馬上過完年我就十五了,所以,我應該比你大一點。”

    余向西很是自來熟,完全不理會七郎是什麼臉色。

    “血脈五級,淘汰!”

    “血脈七級,通過!”

    “血脈五級,淘汰……”

    前面不斷傳來的聲音讓七郎有些疑惑。

    按理說,來這里參加考核的人,都應該知道自己血脈等級的啊,明知道不能通過還來?

    余向西似乎是看出來七郎的疑惑,笑道︰“兄弟,你不會也是五級血脈吧?往年這耀世學院的入考標準都是五級血脈,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年直接干到六級了。”

    七郎點頭,原來如此。

    見七郎點頭,余向西以為七郎真的是五級血脈,臉色微變,但並沒有說什麼。

    很快,便輪到了七郎。

    七郎走到窗口,拿起一根細針扎破自己的左手食指,將一滴鮮血滴到新換的元素試紙上。

    頓時,一金一紅的兩團光芒亮起,和當初在鹽花初級術士學院測試一樣,一個金色的“八”字和一個紅色的“七”字顯現而出。

    “雙生者,金屬性八級,火屬性七級,通過!”

    測量血脈的金發中年女子看了七郎一眼,顯得十分驚訝,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但這聲音一出,幾乎整個大殿內的學員都將目光投了過來,有羨慕的,也有驚訝的。

    “臥槽……”

    站在七郎後面的余向西一臉的吃驚,“好小子,你妹的,沒想到藏的那麼深,竟然是雙生者,還是八級和七級……”

    “下一位!”

    測量血脈的金發中年女子喊道。

    七郎讓在一邊,出于好奇心,他也想看看這余向西的血脈等級。

    于此同時,他內心也有些不解,這元素試紙上,竟然沒有顯示自己剛剛覺醒的七殺屬性?

    “血脈八級,通過!”

    金發女子的聲音響起,七郎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家伙的血脈等級,竟也如此之高。

    “走,接下來,我們就可以去參加入學考核了。”余向西走了過來,拉著七郎往外走。

    “血脈九級,通過!”

    突然響起的聲音令七郎和余向西駐足,回頭看去,一名綠發少女在萬眾矚目下走了出來。

    此人一頭綠色長發,齊劉海下是一張肉乎乎的圓臉,大眼楮水靈靈的,外表十分的可愛。

    說是少女,倒不如說是個女孩,因為,她怎麼看都絕不會超過十一歲!

    “竟然是她!”

    七郎驚呼出聲。

    “七郎,你認識他?”余向西問道。

    七郎點頭。當然認識了,如果沒記錯,這綠發少女,應該是叫呂芯。

    想當初,他和七郎、吳暢、柳清以及宋泱泱等人剛去岳陽初級術士學院報名,這呂芯就跟七月在報名處吵起來了。

    之後的畢業賽,他唯一的一次見這呂芯出手,便是以一人之力,打敗了對面學院的五名參賽學員,完成了和七月一樣的一穿五的驚人戰績!

    別看人家年齡小,實力那可是非常強的。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七郎有些疑惑,以這呂芯的實力和天賦,在岳陽城不可能拿不到耀世學院的推薦名額啊?

    “七郎?”

    呂芯看到七郎也是一陣吃驚,小碎步走了過來,“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你為什麼沒有參加後面的比賽?”

    呂芯疑惑地看著七郎。

    “呃……我臨時有事,所以提前離開了,對了,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你不是應該能夠拿到推薦名額嗎?岳陽初級術士學院的畢業賽,是誰拿了冠軍?小月和葉玄姬她們呢?”

    “你一下子問這麼多,我怎麼回答?”呂芯白了七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