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在末世基建一座城 > 第59章 危險與機遇並存 (加更)

第59章 危險與機遇並存 (加更)

    原來一個人出行的,在等了他們半個鐘頭收拾後,成了五個人出行。

    他們開的是一輛面包車,五個人坐一輛車到也還很寬敞。

    在場的幾人哪怕不是詞腥耍 燦腥叢吧接甕婀 勻皇侵 叢吧降奈恢煤叢吧秸齙姆段H模 急噶瞬簧俚畝 鰨 踔煉即狹肆教醣蛔印br />
    緒白瞥了幾眼,並沒說什麼,但心里總感覺她像是帶著一群人去郊游一樣。

    他們開到叢吧交 擻邪 斕氖奔洹br />
    光是在找叢吧降娜 冢 薔突 瞬簧偈奔洹br />
    往常叢吧降娜 謨幸豢櫬蟺氖   窨套爬薊 拿偶鰨 詿聳比 慷急慌 痰氖饕墩謐 br />
    緒白用長刀撥開了一些樹枝,看到了被遮蓋住的石碑。

    石碑的位置,斜著正對的就是入口。

    望著已經被樹枝葉掩蓋的路,大家一時相對無言。

    “這……才末世多久,樹都變異了。”

    “我們還上去嗎?”

    施輕禾背好背包,一手拿著匕首同時也一邊撥開樹。

    “小心!”

    就在施輕禾剛抬起右腳踩去,他的左腳就被樹枝纏住,拉著他往後扯去,施輕禾一時沒防備,被拖著走一段路後,他拿著的匕首往後插去,剛好一刀捅進了樹枝中間。

    樹枝吃痛,松開了施輕禾的左腳,將樹枝快速的收縮了回去。

    施輕禾眼尖,看到了那樹枝是屬于不遠處的一個大樹的。

    這手伸著也夠長的!

    施輕禾起身轉頭看去,都看到了其他人同樣都被若大的樹枝糾纏著,在他們五個人中,也就林隊的實力稍微弱了一些,其他人到不需要擔心。

    施輕禾去林隊那幫忙,余光中瞥見了緒白動作利索,帶著俠客一般的瀟灑帥氣,三兩下把樹枝分段了。

    施輕禾在想,他是不是應該把自己的武器也給換成一把長刀。

    許是把它們給分段了,激怒了這些變異的變異樹,四周不斷的有樹枝延長包圍著他們。

    就跟車輪戰似的,他們剛清掉一些,接著就又有更多的出現。

    緒白朝季桁打個招呼,兩人朝著不同的方向跑去。

    不虧欠系統太多能量值的情況下,表現出了就是身體輕盈,再加上她每天的鍛煉下,她身體體力狀態等都能達到了更佳。

    借著枝葉的力道,緒白一躍,將枝頭一刀砍下。

    往湊近了看,她注意到了樹頭頂有顆長著白色花苞的小花。

    緒白從腳邊處抽出了匕首,用力的捅進樹干,一腳踩在剛被砍斷的半截枝頭上,但半空中並不穩,這顆大樹像是疼得抽搐了起來,一搖一晃的,緒白握緊著匕首,蕩在半空中。

    有了緒白和季桁的干擾,其余人也能空出余力。

    看到緒白在半空中,心里也不由得一緊。

    “攻擊頂上的花苞。”

    “不不要”

    緒白剛爬上更高的位置,耳邊隱約傳來細小的聲音,但她听不太清楚。

    在秦天和施輕禾異能的加持下,長刀劃過花苞,緒白瞧听到的慘叫聲更甚了,緒白遲疑了幾秒,但還是將花苞給收割了下來。

    缺少了花苞的大樹開始恢復成了末世前的模樣。

    原本遮蓋住了入口的樹枝全部干煸枯黃的攤在地上。

    緒白的手心中還躺著被她收割下來的花苞,看不出來是什麼品種,甚至芯口處還有些血紅紅的。

    “系統,你認識這玩意嗎?”

    【系統︰……】

    “我剛好像听到它說話了,是有靈智的植物?”

    【不是,不是所有會說話的動植物都開了靈智的,不要侮辱了靈智這個詞語,靠吃人和髒東西長出來的智慧,和受靈氣滋生長出來的智慧,可不是一個東西。】

    【這種東西要在你身上待久了,小心反噬,把你引誘成喪尸。】

    明明是機械化的聲音,緒白卻听出來了系統對它的嫌棄。

    緒白將其扔在地上,碾碎了去。

    “怎麼了,這花是不是有問題?不然我們怎麼把它收拾掉了,其余的都枯黃死了。”

    緒白並沒有回復施輕禾,反到是圍著這顆樹走了幾圈。

    緒白平日里雖然總是面無表情,但大家相處下來,也有些了解。

    見緒白有些凝重,他們也跟著緒白身後,跟著她四周翻找。

    “季桁,你有斧頭,把這里砍一下。”緒白指著樹根邊處的位置。

    季桁覺得奇怪,但還是按照緒白所說的,砍了下一道,但剛接觸到地面,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了。

    用斧背再撥開了樹根,露出了一堆散架的骨頭……

    這會,緒白總算明白了系統的意思。

    目光所掃之處,這里的尸體沒有十多具也有個二三十。

    大家默默的都往後退了幾步,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他們總感覺自己腳下踩著的也是尸體。

    施輕禾為了證實自己是亂想,用異能把地面沖開了一小塊,但待水散去後,同樣也露出了骨架,不同的是那骨架上浮現了一大塊黑色。

    “這具,是喪尸?”

    聞到了隱約的臭味,再加上這詭異的血跡,大家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處去。

    “這叢吧轎O罩}氐模 杖 誥駝餉粗乜詿碳イ模 頤腔雇鎰唄穡俊筆├岷堂孔咭徊劍 嬌┬ 南焐 睦鋃莢諛  奈 廡┤廊Д娜說桓妗br />
    “推測在叢吧嚼鎘腥吮涑閃松Ю  蠹姨油鱟爬吹攪甦飫錚 壹塹謎飪檬饕菜閌歉黽甘 甑睦鮮髁耍 Ω檬巧雋肆櫧 涯切┤油齙秸飫 鋈Д娜耍 幾Х耍 緣裊恕!鼻靨煒聰蠣趴詰奈恢茫 撇庾諾摹br />
    “機遇與危險並存,我們進去。”季桁話落後,便得到了其他人的認可。

    許是入口有變異樹的關系,他們往里走到也沒有遇見別的東西。

    但一路上太過于安靜了,安靜得不太正常。

    越是如此,他們越發小心的走著。

    緒白是五個人當中唯一的女性,哪怕緒白實力不差,他們也很默契的站在緒白的四周,不讓緒白走在最前面或者是最後頭。

    再走幾步,他們就看到有一團白色的從他們面前的草叢鑽了過去,可速度很快,他們根本來不及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