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那個寵文作者穿成了虐文女配 > 第120章 人間世!

第120章 人間世!

    周曉茵坐在手術室外的休息椅上一邊哭一邊將今天的事兒和諾糯的外公外婆說了一遍。

    原來,今天她媽媽劉夢之所以來醫院做檢查是因為她的催促。可即使劉夢答應女兒來檢查。卻也只是取到片子就趕著去工作了。壓根兒沒想過要去找醫生看那片子上的結果。在她來看,賺錢才是首要的。要不然會沒錢,一旦她沒錢,丈夫就不回家了!

    劉夢不舒服已經有一陣子了。可是,她依舊不放在心上。而周平每次回家都是除了要錢就沒有其他的話了。拿著錢,周平就又會走人。然後,就又是十天半個月見不到人。劉夢儼然已經成了周平的取款機。這還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居然一次次告訴劉夢。這些都是劉夢欠他的。

    憑什麼呢?

    就因為當年劉夢用手段嫁給他?可是這麼多年下來,他周平又做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兒呢?再多的債也該還清了,劉夢不欠他周平了。她周曉茵這輩子也不會原諒周平曾經的所做作為。

    兩位老人听了也是一陣唏噓。

    商行簡坐在另一邊的休息椅上。江靜恆去買了幾杯熱飲和打包了一些食物回來。由于牽掛著手術室里的人。大家都沒有吃幾口。

    直到凌晨兩點過的時候。

    手術室門額上的燈滅了。

    周曉茵就像被安上了彈簧一樣。一下子從座位上彈了起來。直接就沖到了手術室大門口。她母親剛一被推出來。她就哭得稀里嘩啦。

    諾糯取下臉上的口罩一屁股坐在門口的休息椅上。她的臨時助手正在和周曉茵交待手術結果。可是,周曉茵不相信那個醫生。她直接轉過身看著諾糯。

    “諾小姐!我媽媽……”

    “她很好!”諾糯笑了笑︰“我們將她生病的血管換掉了。她已經沒事兒了!”

    周曉茵捂著臉就哭了起來。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諾糯腳邊︰“謝謝你!”她一邊磕頭一邊痛哭︰“謝謝你救了我媽媽!謝謝你……”

    此舉倒是把諾糯嚇了一跳。

    和外婆一起合力將周曉茵扶了起來。

    病人被直接推到了ICU,周曉茵也哭著跟了過去。商行簡趕緊過來給諾糯捶肩膀捏手臂。還別說,這手法真絕了啊!

    “感覺怎麼樣?”他很小心地問她。

    “感覺你蠻厲害的嘛!居然還有這一手?”

    江靜恆伸過腦袋,暗搓搓地來一句︰“這是少爺特意去學的!”

    諾糯的外公和外婆對望一眼,也都忍不住點了點頭。諾糯這丫頭躺病床上的日子里,商行簡是如何對丫頭的。他們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啊!

    不得不說,這商行簡真的是個會心疼人的主兒。

    “啊?”諾糯轉身看著他︰“你……”

    “你之前躺病床上,我這不就去學了嗎?”商行簡原本淡漠的臉上洋溢起了柔和的笑意。讓他整個人都頓時散發出了一種獨特的魅力。此刻的他看上去平易近人,溫和儒雅。翩翩然間有種絕世佳公子的氣度。

    或許,這就是他原本的模樣吧!

    “謝謝!”她笑著揉了揉他的臉頰︰“真的!這句謝謝我必須要對你說!”

    他那原本柔和的眸子里彌漫著一股幽幽的墨色。唇角的笑意也變得更深了幾許。當著眾人的面,他依舊是那個儒雅的模樣。然而,只有她知道他在盤算著什麼。

    諾糯想扶額!

    “你又說謝謝了哦!”他笑得愜意。唇角勾起的笑意甚至都帶著絲絲邪氣。

    “感動到了極點。就只能濃縮成那兩個字了啊!”諾糯攤了攤手︰“難道我應該說︰小女子多謝壯士救命之恩?”哎呀!越說就越覺得怪異啊有木有?

    商行簡聞言也是哭笑不得。最後只能笑罵一句︰“你這傻丫頭!”

    她毫不客氣地沖她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然後轉頭看著外公外婆︰“外公外婆!今晚回老房子住有些不現實了。要不我們去酒店吧!”

    老爺子和老太太對望一眼。仔細想想,好像也是那回事兒哈!況且小孫女也累了。那房子長時間沒人住,就算有人經常打理。可想要住估計也得忙活啊!想了想,老兩口兒也就同意了諾糯的提議。

    “接下來,病人有其他醫生照顧。”商行簡一邊揉她的肩膀一邊說︰“你現在該吃點兒東西了!”

    “嗯!”諾糯點了點頭。明明感覺很累,卻一點兒都不想吃東西。

    一行人收拾好東西,走出醫院的時候。四周寂靜無聲。除了路燈和周邊靠路居民樓樓道聲控燈稀稀拉拉地亮著。再多的光似乎也沒有了。

    冬夜的寒風沒有了太多的凌冽。可是,雪花卻慢悠悠地開始飄了起來。看這架勢,今晚上的雪應該不小。

    江靜恆快手快腳地去把車子開過來。諾糯的外婆暈車就坐在副駕駛上。諾糯的外公就和諾糯他們坐在了後座。商行簡坐在中間,諾糯坐在他的右手邊。一上車,諾糯就靠在商行簡的肩膀上半眯著眼楮了。

    “累了就睡一會兒!休息好了,或許就有胃口吃東西了!”

    他溫和的嗓音在她頭頂上響起。她默默地點了點頭,答了一個字︰“好!”話音剛落,輕輕的呼吸就響起來了。

    諾糯的外婆扭頭過來看了一眼諾糯。忍不住嘆了口氣︰“這孩子太累了!”

    “那可是大手術啊!”老爺子掏出老年機打開網頁︰“你看啊!老婆子!”

    “光做手術就做了這麼久。能是小手術嗎?”老太太也不看老爺子的手機。只是白了一眼老爺子︰“用腳趾頭都想得到嘛!”

    老爺子默默收起手機,嘆了口氣︰“你這老婆子啊!脾氣一點兒都沒改!”

    “都一輩子了,這能改嗎?”

    眼看著老兩口兒又要起內訌了。江靜恆果斷開口︰“大少爺,我已經通知付千里了。”

    兩老口兒一听商行簡他們在說正事兒,也就很有默契地閉嘴了。

    “嗯!”商行簡點了點頭︰“也好!”

    “大少爺!”

    “嗯?”江靜恆為了阻止那倆老頭兒老太太吵架。只能搜腸刮肚地找話題。

    商行簡也有一搭沒一搭地應著。此刻的他和方才儼然是兩個不同屬性的。

    “前不久,方璇兒又鬧ど蛾子了!”好家伙,他也只能扯這個話題了啊!

    大少爺,麻煩你配合一下唄!

    “她背後的人會讓她消停的!”商行簡淡淡地看了一眼窗外。然後,低頭!溫柔地看著靠在他懷里睡著了的丫頭。“他們的戲碼我不感興趣。只要他們別招惹我們,我們就當他們是地上的螞蚱。”有些人吧!他真的不值得你去花心思。

    “也是!”江靜恆點了點頭︰“大少爺!”

    “嗯?”

    “我們好一陣子都聯系不大到黑龍G!他……”該不是遇到啥危險了吧?

    “他在度蜜月!”

    輕飄飄的五個字卻差點兒把江靜恆雷得外焦里嫩。

    “嘎?”啥子誒?那貨居然結婚了?

    這不能夠啊!

    他們這些兄弟都沒有听到半點兒風聲兒啊!

    “老……老大……”

    “把舌頭捋直了再說話!”

    “老大!”江靜恆咽了口唾沫︰“那個……新娘……”是誰啊?真是痛心疾首啊!這還是兄弟嗎?

    狗屁啊!

    “鏡挽月!”

    “我草!”江靜恆虎軀一震!

    那姑娘可是猛人啊!沒想到居然和黑龍走湊一對去了!

    這倆可都是狠人啊!

    真是配齊全了G!

    就連諾糯的外公和外婆也驚了驚!

    “原來小月結婚了啊?”老太太笑了,臉上的褶子讓她顯得格外慈祥可愛︰“黑龍那孩子也是個不錯的小伙子呢!哎!小江!你的年紀也不小了啊!是該考慮個人問題了!”

    “……”我 個去,怎麼這把火燒到我頭上來了?

    江靜恆的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他這是嚴重恐婚的征兆啊!

    老大,救命啊!

    可惜,此刻啊!他老大注定不會管他的死活。

    甚至有點兒幸災樂禍。

    這都是什麼世道啊!

    江靜恆在心里哀嘆連連,臉上還要露出微笑和老太太閑扯。

    他真想仰天大吼︰誰敢——比——我——慘?

    車子停下來,江靜恆趕緊給老太太和老先生打開車門。商行簡抱著睡熟了諾糯下了車。她窩在他的懷里,真的就像個孩子。

    酒店經理付千里守在大門口多時了。一見商行簡一行來了。立馬就迎了上來。

    付千里是個長相英俊的干練男人。當初,初來乍到的他就是采用雷霆手段才徹底把這家酒店清理了一遍。要不然,這家酒店真的就要成商氏的雞肋了。

    在他們經過酒店大堂的時候。老太太突然脫離隊伍,沖到了一個男人面前“啪啪”就給男人兩個響亮的耳光。而男人身邊的妖嬈女人也被驚住了。目瞪口呆地瞅著眼前的暴躁老太太。等她回過神了,就跳起來要去推搡老太太。老爺子一看有人要欺負自家老婆子了。立馬就邁著老腿兒,抬起老胳膊就要去保護妻子。

    江靜恆迅速上前。將兩個老人護在了身後。抬手就抓住了那個妖嬈女人作勢要推搡老太太的手。然後,手上一個用力。直接將女人順勢推開。妖嬈女人後退了三步回頭對著那個被打的儒雅男人嬌呼一聲︰“死鬼!為了給你出氣,我被人欺負了!”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

    江靜恆是認出來了。這個儒雅男人就是那個周曉茵的父親周平!

    看上去人模狗樣的,可是就是不干人事兒。

    周平將捂著臉的手放下來。揪扯著那個妖嬈女人給老太太老先生打招呼︰“阿姨,叔叔!”

    “別!”老太太手一擺,冷冷一笑︰“我可不敢當啊!周平啊!我老太婆今天打你這兩巴掌。或許是沖動了。可是,你看看。你干的這些事兒。它是人干的嗎?你的妻子病重,剛做完大手術還躺在重癥監護室吶!可你呢?轉頭你卻帶著不三不四的女人來酒店。周平啊!你捫心自問一下,你做的這些事兒啊!厚不厚道?那劉夢為何會成今天這樣,全部都是拜你所賜啊!你的女兒如今恨你入骨,也是拜你所賜啊!你說說,你這都是什麼事兒啊?鬧到最後,家不是家,夫妻不是夫妻,父女不是父女!你圖什麼?”

    “不三不四?”那妖嬈女人怒了︰“老太婆,你說誰不三不四呢?”

    “就說你了!”老太太也是個暴躁的主兒。指著女人就嘆了口氣︰“你明知道他有妻兒,有家庭。卻依舊上趕著當家庭的破壞者。你說說。你能是正經人?姑娘啊!長點兒心吧!”

    “老娘要你管閑事啊?”妖嬈女人怒吼︰“你他媽的算哪根蔥?”

    江靜恆冷冷地瞪著那女人。那女人立馬就又慫了。到嘴的台詞兒說咽下去就咽下去。

    在她四處張望又怕自己表現得很慫的時候。她居然發現了一個世間少見的極品男人。雖然男人懷里抱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可是,她一點兒都不帶虛的。因為,她向來對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絕對的信心。

    周平也發現女人亂跑的驚艷和貪婪的目光。順著女人的視線看過去。正好就看到商行簡抱著諾糯站在不遠處。他的身邊跟著一票酒店工作人員。

    此人身份一定不低。

    因為,圍繞著他的那些酒店工作人員都是高級別的。他不傻,仔細一想就能推斷出那個男人的身份。

    商行簡!

    一個傳說中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物。

    高大頎長的身軀裹在一襲黑色的手工訂制西裝里。連他的臉部,也沉在一片綠植的陰影里。眾人只能看見他的薄唇,以及那雙黑眸射出的銳利目光。

    他雖然小心地抱著懷里的女子。卻絲毫沒有消減他渾身凜冽的氣勢。

    周平很清楚,那個男人是察覺到,他在看他懷里的那個女孩子。周平趕緊收回視線,卻依舊能感覺到那男人帶有煞氣的視線始終盤旋在他的頭頂。

    諾糯的外公也不著痕跡地挪動腳步。直接站在了周平面前。徹底阻斷周平看諾糯的視線。

    而更奇葩的是,周平身邊的那個妖嬈女人居然還在對商行簡搔首弄姿。

    周平一瞧,臉上更是尷尬。主要是他面前站著的是張蘭的父母啊!

    這比讓他裸奔還難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