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家娘子要從軍 > 第134章 夜涼如水 沁濕僧袍

第134章 夜涼如水 沁濕僧袍

    清晨,將士們訓練的聲音傳進了帳中,楚秋明迷迷糊糊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艱難地睜開了眼楮。

    昨夜烈酒喝得太多了,居然真的喝醉了。

    他從床上爬起來,依舊覺得頭有些疼,用冷水洗了一把臉,換好衣服,走出了大帳。

    阿默正在帳外守著,看見楚秋明走出來,笑得曖昧。

    “你小子笑什麼?”

    阿默紅著臉笑問道︰“將軍,齊五小姐還沒起來嗎?”

    楚秋明皺起了眉頭,“她起沒起來,我怎麼知道?”

    “小姐不是在……您的帳中嗎?”

    楚秋明拍了一下阿默的腦袋,“你胡說什麼,我帳內哪里有她?難道昨一晚都是她守著我的?”

    阿默點頭,“沒錯啊,可是齊小姐也沒有在自己的帳中,早上的訓練也沒有參加……”

    “你說什麼?”楚秋明忽然感覺腦中炸裂,抓起阿默的領子問道。

    “將士們都說今天一早就沒有見到她,我以為她在將軍的帳中……”

    楚秋明急忙松開阿默,“營中各處快去讓人找!”

    阿默也跟著緊張起來,趕忙去叫人找齊芸。

    正在軍營中焦頭爛額的時候,這邊的齊芸方才醒來。

    她睜開眼楮,抬頭看見的就是樸素的床頂,轉動眼珠,是一間木屋,她感到頭昏昏沉沉,皺著眉頭坐起來,再將室內認真地環顧了一圈。

    這不是別處,而是楚秋明向她表白時,帶她來的那間木屋子。那間他和他兄長從小生活的地方。

    她怎麼突然到了這個地方?她不是應該在軍營的嗎?楚秋明帶她來的?

    她疑惑地翻身下床,走到房門前推開門,確實是那間屋子,也是那個院子。

    然而院子里的,不是楚秋明,而是慧明。

    慧明在小院中的樹下打坐,他盤腿坐在樹下,上身挺直,緊閉著雙眼,捻著念珠,嘴里低聲念誦著佛經。他從昨夜帶著齊芸來到這里,將齊芸安置睡下,便一個人盤坐在樹下。

    夜涼如水,沁濕他的僧袍,他剃度後光光的頭不斷被冷風侵襲。可是他一動不動,即便落葉飄落在他的肩上,他也不曾拂去。

    看起來他已經入定,然而只有他自己明白,此刻他的心中是多麼的亂。

    听見了門打開的聲音,他睜開眼,緩緩看過來,看見齊芸疑惑地站在門口,淺淺地笑起來,然後站起來走向齊芸。

    “慧明師父?你怎麼在這里?”

    “昨天你喝醉了,走到了這個地方,這些事,你不記得了?”

    齊芸搖頭。她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這個地方不是應該離軍營很遠嗎?我怎麼可能徒步走到這兒來,還是在醉了的時候?”

    慧明失笑,“誰告訴你這個地方離軍營很遠的?兩地也不過相隔一片松林罷了。”

    齊芸明明記得當初楚秋明帶她來時,先是和她去了軍營的,而後從軍營里回城,到了城門口他才又帶著她來這個地方。當時她還以為兩地之間相隔甚遠,原來全不過是楚秋明在繞圈子罷了。

    “楚將軍帶你來過?”慧明小心翼翼地問道。

    齊芸愣愣地點頭。

    慧明淺淺一笑,便一切了然了。

    齊芸不好意思地問道︰“昨晚醉酒,我可有說什麼做什麼不好的事情?”

    “沒有,你只是一直想要摘星星。”慧明目光柔和地看著齊芸。

    齊芸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星星?”

    “你很想要一顆星星。可是我不能給你摘下來。”慧明回答得很認真,甚至帶著惋惜,仿佛沒有給齊芸摘到星星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情。

    “那都是喝醉了之後胡說的,你不要當真了……”

    慧明卻依舊很認真地說︰“以後有機會,我會給你一顆星星的。”

    齊芸看向慧明,不知道該說什麼。

    想了一會兒才問道︰“慧明法師怎麼會到這個地方來。”

    “太久不來了,便想來看看。”

    .

    楚秋明很快找過來了,他沒等營中的將士將軍營的角落找完,就想到了這個地方。

    快馬跑過來,急急地推開院門,果然看見了院中的齊芸。

    楚秋明不等齊芸說話,便不發一言地走過去,不由分說地將齊芸揉進了懷里,直到齊芸說慧明在這,他才松開了她。

    “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楚秋明並沒有責備齊芸,他相信齊芸不會無緣無故到這來,說著他還一臉審視地望向了慧明。

    “昨夜你醉了,阿默去要醒酒湯一直不回來,我想去找他,結果被將士們拉住喝酒,沒想到那酒這麼烈,我不過喝了兩碗,就醉了,迷迷糊糊就到這兒了。幸好遇見了慧明法師,不然我估計要在荒山野嶺過一晚了。”齊芸老老實實交待了事情的起因經過。

    楚秋明看著齊芸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老實巴交地交待,只輕聲道︰“早知道你喝醉酒就愛亂跑,再不敢讓你喝酒了。”

    “我酒量倒也沒有那樣差……”齊芸小生嘟囔。

    楚秋明已經轉向了慧明,“你還來這里做什麼?既然一切放下了,還對著這個破屋子有什麼好留戀的?”

    他的聲音冷冰冰的,除了那次為了解密挽冬的琴譜,兩兄弟還算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過,基本上兩人每次見面,楚秋明的火氣都會無名的大。

    齊芸知道,這次讓楚秋明無法釋懷的,是楚老夫人生辰那日,慧明依舊沒有回家。

    入軍營前的一日,正是楚老夫人的生辰。楚老夫人早知道楚秋明喜歡齊芸,也知道齊芸出楚秋明有意思,後來楚秋明直接告訴她,已經給她找到了一個兒媳婦,而且就是齊芸的時候,她簡直不能再高興了。

    多年的心病,今日總算有了了結。

    然而楚秋明知道,楚老夫人最大的心病,還是楚秋旭,是慧明。

    他寄希望慧明可以在楚老夫人生辰日時回家來陪陪老夫人,哪怕不計較將來還俗與否,只為了讓老夫人生辰日歡喜一天也好。

    可是終究是讓他失望了。

    他永遠記得,老夫人從早到晚,總是眼巴巴地望著大門,她雖然裝作無所謂的模樣,可她的心是寫在臉上的。她盼著門口出現她心里惦念的那個人。

    直到天黑了,她才終于不再盼了。楚秋明知道,那一夜,母親又在暗暗地落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