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7章 所謂證據

正文 第7章 所謂證據

    “你胡說…我沒有。”白環兒聲嘶力竭如泰迪。

    這一刻,這朵白蓮終于忍不住枯萎下去。

    白環兒雙目赤紅的瞪著白琪︰“定是你白琪還貪戀太子殿下,這才選擇聯姻之日歸來。”

    “其目的就是為了讓聯姻失敗,白琪,你好狠的心腸啊,為了你的貪婪,竟然讓奉天萬萬子民為你買單。”

    白琪眨了眨卡姿蘭大眼楮,無辜的說道︰“我休書都寫了,還饞他身子做甚?”

    八賢王︰“……”

    白府眾人︰“……”

    這話听起來似乎沒錯,但是……總感覺不那麼附和世俗情理。

    白琪嘴角帶笑,轉身看向八賢王︰“王爺,如果不是臣女歸鄉路線被泄露,那歹人不會輕易尋來。”

    “如果臣女死了,依照陛下對戰侯府的愧疚,定會讓白環兒替臣女出嫁太子年。”

    “臣女自地下甦醒,不願陛下蒙受這小人騙局,故此,選擇在聯姻之日破壞婚姻。”

    “如若柔公主依舊心氣未消,未免兩國兵戎相見,莫不如將這白環兒綁了押送鴻運國,哪怕千刀萬剮,只要平息公主的憤怒也算是她白環兒為奉天犧牲了。”

    大堂之外,看門的侍衛哆里哆嗦的掰著手指。

    第四次了,大小姐這是第四次虎狼之詞了。

    而大堂之內,八賢王坐直了身體,眼中晦暗不定的看著白琪。

    暖陽徐徐撒落大堂,素衫羅裙的女子傲然而立,一番言語竟讓所以人瞬息變色。

    白環兒終于崩潰了,幾步竄了過來,向著白琪那張令她嫉妒的俏臉扇了過去。

    “白琪,本小姐今天撕爛了你這張迷惑王爺的嘴。”

    白琪微微一笑,一個瀟灑轉身,直接一記鞭腿狠狠的抽在白環兒的臉上。

    白環兒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了白青鸞的身上。

    白青鸞︰“……”

    我做錯了什麼?

    “當著王爺的面敢對長姐出言不遜,甚至還動手…”

    白琪收回大長腿,委屈的看著八賢王︰“王爺,你可要為臣女做主啊。”

    滿臉鮮血的白環兒看到這一幕頓時傻了。

    這……這應該是我要說的話吧!

    門外侍衛看了看另一只手,尋思大小姐再來幾次虎狼之詞或者行動的話,自己要不要把襪子脫了。

    白敬翔眉頭緊蹙,鳳元被抽,鳳骨被挖,白環兒煉體四段竟然抵不過白琪一招?

    夫人李雨晴終于反應過來,撲過去一把抱住滿臉血的白環兒開始哭喪。

    “我滴天吶,這日子沒法過了,白琪你個沒良心的,環兒可是你嫡親妹妹啊,你怎麼下得去手啊,這樣環兒以後怎麼嫁人啊。”

    “嫡親?”

    白琪不屑的冷哼一聲︰“一個庶出也可稱作嫡親,現在嫡親這麼不值錢了?”

    “你說是嗎?姨娘?”

    白琪咬牙切齒的喊出姨娘兩個字,李雨晴頓時不言語了,只是雙手的指甲狠狠的嵌進手掌心里。

    白琪不在了理會母女倆,雙手抱拳︰“王爺,請還臣女一個公道。”

    “王爺…王爺,環兒冤枉啊…”

    白環兒一把推開自己娘親,跑到八賢王身前,眼看就要展開蹲下,抱腿,哭訴這一系列行雲流水的動作。

    八賢王眼底閃過一絲嫌棄,不著痕跡的佯裝起身活動一下腿腳,留下了目瞪口呆的白環兒。

    這……抱也不是。

    不抱……也不是。

    來至大堂門前,八賢王看著冬日暖陽,忽然覺得即便是陽光也溫暖不了人心。

    “琪兒,你可有證據?”

    白琪拍拍手,門外響起鏗鏘之聲,侍衛首領走了進來。

    “啟稟王爺,這是在二小姐房間發現的書信和信物。”

    八賢王先是拿過那封泛黃的書信,大致看了一遍,又接過侍衛首領手中的信物。

    是幾瓣黑色的玫瑰花瓣。

    “白環兒,證據確鑿,你還有何話說!”

    八賢王猛然轉身直視白環兒。

    “王爺…我沒有…小女沒有啊!”

    白環兒臉色煞白,語無倫次︰“是……是白琪陷害我的,一定是她,這個惡毒的女人。”

    八賢王怒言道︰“書信之上寫的明明白白,琪兒歸鄉路線只告訴你一人。”

    “還有這黑玫信物是怎麼回事?”

    八賢王怒氣恆生︰“你膽敢勾結它國殺手來刺殺我奉天戰侯子嗣。”

    “白環兒,你好大的膽子。”

    “來人,即可將白環兒打入天牢,不日送往鴻運。”

    白環兒徹底傻了,她沒想到一年之後白琪能復生歸來,以至于那封書信沒有銷毀。

    卻不曾想,這書信就是她今日悼詞。

    “爹,爹你救我,我沒有…”

    白環兒慌亂之中看向白敬翔,亂滾帶爬的抱住自己父親的大腿。

    白敬翔一臉怒其不爭,粗暴的甩開白環兒的手,起身對著八賢王作揖。

    “王爺,都是下官教導無方,這逆女就交由王爺處置了,我白府鐵骨錚錚,絕不允許有此等忤逆之人。”

    白環兒瞪大了眼楮,旋即看向李雨晴︰“娘親救我,娘親救我。”

    白環兒知道,一但自己被帶出白府,這頭頂的太陽就再也看不到了。

    李雨晴看了看面色鐵青的八賢王和一臉嚴肅的白敬翔,一咬牙一跺腳。

    “環兒,你太讓娘親失望了,琪兒是你姐姐啊,你怎能手足相殘,還連帶著破壞了兩國聯姻。”

    “為娘……也救不了你了。”

    轟!

    白環兒只感覺身體里似乎有什麼東西碎了。

    這就是往日疼愛自己到骨子里的爹爹和娘親嗎?

    皇宮侍衛一左一右鉗住了掙扎的白環兒雙臂,銬上了縛源鎖。

    “白琪,你不得好死!”

    “我白環兒今日之刑,就是你白琪他日之果。”

    “我收不了你,老天爺自會收了你。”

    “你個賤人。”

    白環兒嘶吼的聲音逐漸遠去,白琪只是平淡的望著那道消失的背影。

    良久,白琪的嘴角揚起一個弧度,長袖內的手心里緩緩摩挲著一瓣黑色的花瓣。

    “小妮子,這是第一個,欺負你的人,我會一個一個全部送去陰曹陪你。”

    “雖然你比較惹人厭,但我畢竟承了你的情。”

    溫熱的赤炎暖茶重新沏好,八賢王端坐主位。

    “既然來龍去脈已經清楚,本王也要回去向陛下復命了。”

    八賢王看了白敬翔一眼︰“白家主,朝政雖然繁忙,但是也要管好家中子嗣,本王不希望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是是是,下官牢記王爺的話,此等惡劣事件絕不會發生了。”

    白敬翔點頭如吃屎,那叫一個歡快。

    “王爺請留步。”

    就在這是,白琪一雙眸子閃爍著精光,緩緩出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