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24章 羅剎

正文 第24章 羅剎

    一聲爆喝,李八鴻渾身肌肉高高隆起,粗壯的手臂向下一沉。

    匕首沿著他的喉嚨割下,竟然響起金鐵交鳴之音。

    而隨後,白琪整個人都被拽了下來,不等身形落地,便被一股大力踢飛了出去。

    李八鴻收回腳,冷笑著看著白琪。

    “速度不錯,可惜力道不夠。”

    下一刻,李八鴻一雙虎目凝實,氣息猛然爆開。

    獨屬于沙場的氣息精準無比的向著白琪席卷而去,意圖讓其身心同時摧毀。

    這份氣息不屬于修為境界,而已經劃進了意志之內。

    是馳騁戰場上的軍人所獨有的。

    白琪站在獵場前,李八鴻的氣息撲滅席卷,那一瞬間仿佛被驚濤淹沒,似有千軍萬馬對其襲殺。

    雙腿已經不听使喚,渾身都骨骼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給李爺跪下…”

    李八鴻狂笑︰“興許爺還能給你留下一個全尸,哈哈哈。”

    強大的威壓前,膝蓋慢慢彎曲,白琪的額頭青筋畢露,死命的抵抗著。

    墨陽黑著一張臉,但這是軍人的殺氣凝結,他幫不上忙。

    這時候沖上去,一但擾亂氣息場,說不得白琪會直接暴斃身死。

    “大…大小姐…”

    身後破碎的輦車上,小丫頭雨落不知何時悠悠轉醒,正拼命的搖著頭。

    你可是白家大小姐,怎麼可能給一個莽夫跪下。

    白琪讀懂了她的眼神,心里不知為何一暖。

    原來,這世界上還是有人關心自己的。

    不是為了自己的身份,亦不是為了利益。

    而是實實在在的關心自己。

    那麼自己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在所有人的目光匯聚之下,場中已經被壓的喘不過氣的白裙女子忽然笑了。

    她一身染血白裙,在這困境之中竟是笑的那麼的……

    自由。

    眾人驚詫。

    這種時候她為什麼還會笑。

    然而下一刻,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白琪竟然緩緩站直了雙腿。

    白琪昂首而立,目光毫不躲閃的直指李八鴻。

    李八鴻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有點意思。”

    一步踏前的瞬間,場中無端刮起兩陣勁風。

    一襲玄袍,一卷粉衫。

    墨陽詫異的看了孫靖宸一眼,後者還以同樣的神色。

    兩人眼中的含義非常明確。

    你是哪來的?

    “李八鴻,差不多得了,真當小侯是擺設不成。”

    墨陽笑的有些邪魅,粉扇攤開,朵朵桃花在折扇上空起舞。

    孫靖宸則是一身黑芒涌動,手中不知何時握著一桿鑌鐵長槍,白色纓穗無風而動。

    “八爺,您也曾是戰侯的得力干將,如今欺負戰侯唯一的女兒,也不怕您那些戰友恥笑?”

    墨陽眸間閃過笑意︰“靖宸公子所言,深的小侯肺腑吶。”

    兩位京都前五卻從未有過交集的公子哥兒,在這一刻卻是默契十足。

    孫靖宸有些匪夷所思,沒想到自己還會為這個女人出頭。

    往日驕橫跋扈的姿態歷歷在目,這一刻的孫靖宸也不曉得自己是為了什麼。

    難不成只為了女子出門前的那一抹冰寒眼眸。

    “孫靖宸,回來…”

    李雨晴赫然出聲︰“你在干什麼,為了這個給戰侯府丟人現眼的家伙出頭嗎?”

    白家的另一架馬車上,李雨晴眉目含怒。

    萬一孫靖宸有什麼閃失,那些早就盼著白家倒台的豺狼虎豹們可不會手軟。

    然而,孫靖宸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白家現任主母,對她的話置若罔聞。

    “你…”

    李雨晴含怒在心,果然,狼就是狼,這也是一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小侯爺,靖宸公子,你們天賦異稟,修為在同階也算是無敵手……”

    李八鴻將肩頭巨斧向地面一頓,咚的一聲,堅實地面被砸出一個坑洞。

    “但是,目前還不是老李的對手。”

    李八鴻氣勢全開,一身的殺氣猶如實質,手中巨斧輪成一個半月。

    墨陽和孫靖宸直面凝氣七段,較是以他們也無法抵抗。

    砰的一聲。

    一朵桃花破碎,一襲玄袍撕開。

    兩人不分先後同時倒飛出去。

    李八鴻獰笑著看著如一桿鐵槍站立的白琪,所有氣息盡皆壓去。

    他要著女人身體崩潰的同時,連帶著精神也一起崩潰。

    這才能解他多年來的心頭怨恨。

    “給老子跪下。”

    殺氣如鴻,摧枯拉朽的破碎著女子的意志。

    白琪頓時感覺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已經噴了出來。

    刺眼的紅色映照著所有人的心神,場中氣氛頓時凝重起來。

    “女人,要不要本尊幫你?”

    沒人發現,在如此威壓之下,女子肩頭的玄雀卻絲毫不受影響,反而是無聊的拍了拍翅膀。

    “無需…”白琪低語一聲。

    玄雀翻了個白眼︰“逞強是不可取的。”

    白琪彎著腰,猩紅的眸子看著狂笑的李八鴻。

    膝蓋距離地面愈來愈近,所以人的眼楮已經不敢眨動,生怕錯過什麼。

    “對付這等莽才也要外力幫助,豈是我白爺的性子。”

    話音落下,白琪眼中猩紅更盛。

    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那柄染血的匕首。

    噗呲!

    匕首準確無誤的扎進女子大腿。

    下一刻,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刺痛之下,女子竟然伴隨著骨骼聲中緩緩直起身子。

    繼而一陣森寒笑聲響起。

    “李八鴻,許多年沒殺人了吧。”

    “這點力度,不夠看啊。”

    倏然,白琪身軀一震,徹底立于人前,眼中的猩紅已經快要溢出。

    她揚起下頜,眉宇間似綻放出一抹血染風采。

    嬌小的身軀被突兀涌出的血霧包裹,最後化作一條血色披風揚在身後,無窮殺氣自血霧中彌漫而出。

    與李八鴻的殺氣威壓開始層層抵抗。

    強壓之下,前世的一些手段被徹底激活。

    這血霧便是白琪曾經標志性的手段。

    名為︰血披風。

    她,血腥的劊子手,黑暗世界的王者。

    她,雙手侵滿了鮮血,她的手里斬過萬千生靈。

    她,身具殺神的全部傳承。

    論殺氣,論血腥,她言第二,誰人敢稱第一。

    女子殺氣全開,這一刻,她化身地獄羅剎。

    帶著無窮殺意的眼神輕輕一掃,入目只間,所有人似感眼底涌出一片尸山血海。

    驚懼間皆是低下頭顱。

    而首當其沖的李八鴻心里咯 一下,這女子的眼神好熟悉。

    似乎……

    是侯爺當年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