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28章 你爹是帝天寒

正文 第28章 你爹是帝天寒

    下方之人,有一女一攏紅裙,明眸皓齒,端的是明艷動人。

    “殿下!”

    女子伸手入懷,從胸口拿出一尊與玄雀一般無二的雕像印璽。

    瞬息,一層濃霧匯聚。

    濃霧之中,一男子緩步走出。

    男子身材修長,俊美妖孽,身上一襲墨袍更是襯托出如靈氣質。

    單是那一雙黑金眸子,眸寒如星,舉手投足之間天地共主的氣質展露無遺。

    這男子非是旁人,正是神域之主帝天寒。

    那紅裙女子見狀,更是面帶痴狂之色。

    “柳奕救駕來遲,還望殿下恕罪。”

    柳奕恭敬的說道︰“請殿下回神域主持大局。”

    帝天寒斜靠在屋頂,邪佞一笑︰“小奕,將帝尊印璽給我。”

    柳奕不明所以,但還是將印璽遞過去。

    卻見帝天寒接過印璽,修長的手指輕點,印璽化作一朵黑蓮鑽入其體內。

    噗!

    一陣黑光閃爍,小玄雀又懶洋洋的趴在屋頂。

    “殿下?”

    一眾強者一頭霧水,自家殿下這是演的哪出戲?

    “你們回去吧!”

    “本尊在奉天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帝天寒雙眸閃爍,他要確定一件事情,暫時還不能走。

    這可能關乎到自己失去的一年的記憶。

    並且,印璽歸位,自己的實力也算恢復了一些,不在是空有一身煞氣的空架子了。

    柳奕都傻了,自己費勁千辛萬苦才得來印璽,只盼殿下能回歸神域。

    不曾想,這就完了。

    “殿下,神域群龍無首,敵人剛退,正是百廢待興的時候,殿下怎可不歸。”

    柳奕眉頭緊蹙,努力的勸說道。

    正待這時,包括帝天寒在內,所有人眉頭一皺。

    皆是察覺到了一道氣息向這邊涌來。

    小玄雀感知清晰,真是白琪回來了。

    當下厲喝一聲︰“滾,本尊不說第二次。”

    柳奕唇角不甘,可也不敢再多言一字,躬身告退。

    就在他們消失瞬間,白琪腳步輕盈的落在院中,一抬頭就看到小玄雀對自己揮了揮翅膀,身旁還放著自己的酒壺。

    “自己腌制一下也好,能去去體內的腥臭味。”

     當!

    酒壺掉在地上摔個粉碎,玄雀愣愣的看著白琪。

    果然,自己留在這里似乎是個錯誤。

    “娘親…”

    這時候,團團睡眼惺忪的打開房門。

    白琪如一陣風一樣跑過去將團團抱起來,柔聲問道︰“怎麼了團子?”

    團團罕見的憋了一張苦悶的小臉︰“娘親,團團的爹是誰?”

    白琪一愣,我哪知道你爹是誰?你都是我撿來的。

    “團子為什麼問這些?”

    團團苦著小臉︰“娘親不在的時候,他們總說團團沒有爹,就算有爹也是個廢物。”

    “團團也想有爹,團團的爹一定不是廢物,只是找不到團團了。”

    白琪聞言,眼中閃過絲絲殺意。

    看樣子,有些人還是沒學聰明啊。

    “咳…團子,你爹是神域帝尊帝天寒。”

    白琪瞪大眼楮,企圖讓人信以為真。

    據說帝天寒的眸子也是黑金色的,這麼說很有信服力的。

    撲通!

    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卻是屋頂上裝深沉的帝天寒直接摔了下來。

    落到地上還保持的鳥爪朝天,但是脖子還是努力堅挺的看著娘倆。

    那一雙眸子里滿是不可思議加這不可能。

    團團兩眼放光,一臉希冀的看著白琪︰“那娘親,爹爹為什麼不來找團團,是迷路了嗎?”

    白起聳聳肩︰“誰知道呢,可能被人烤了吃了吧。”

    “哦。”

    團團一臉的失落,烤爹爹是什麼味道呢。

    地上的帝天寒一臉的苦大仇深。

    你堂堂白家大小姐就是這麼教孩子的?

    再說了,本尊一朵花還沒開呢。

    我怎麼不知道自己竟然有兒子了,還是一個要吃爹的兒子?

    呸,什麼爹,我才不是他爹。

    但說歸說,帝天寒看了看團團那同自己一樣的眸色。

    還別說,那小子真帥。

    月色濃郁,奉天國上空,一襲紅裙遮月,柳奕靜靜的俯瞰白府的方向。

    只見院中,那女子拖著一個大包裹抱著孩子走進了房間。

    而殿下則是屁顛顛的跟在身後。

    “查一下,這個女人是誰?”

    月色下,一道虛影默不作聲,只是悄然離去。

    房間里,安撫好團團再次睡下後,白琪將包裹打開。

    本來有了些醉醉的帝天寒瞬間清醒了,嘴角抽搐的看著一地的東西。

    其中光是清冥草就足足是十多株,還有不少的鐵欄桿。

    帝天寒眼尖,一眼就認出這鐵欄桿和關自己的籠子是一個材質的。

    那籠子可不好破,雖然自己受傷了但是也不至于被困那麼久。

    “你…”

    帝天寒好奇的問道︰“怎麼弄來的?”

    白琪一愣︰“垃圾場撿回來的,一看就是沒人要了。”

    帝天寒咂摸咂摸嘴,怎麼這麼不信呢。

    再說了,奉天獵場有垃圾場嗎?

    “滋生源氣之前,還有一件事你能不能辦?”白琪問道。

    帝天寒換了一個舒服姿勢︰“說來與本尊听听,心情好的話本尊就答應了。”

    白琪咧嘴一笑,露出一嘴整齊的牙齒︰“你幫我把這些鐵欄桿和破雲戟給融了,能不能做到?”

    帝天寒瞳孔猛然睜大︰“你有病吧。”

    “你有藥啊?”

    白琪再也壓不住體內的德雲因子脫口而出。

    帝天寒被氣的一抽一抽的︰“這些可都是縛魂鐵,一等一的堅實靈材,你當本尊是什麼?”

    “神嗎?”

    白琪盯著帝天寒看了看︰“不是嗎?”

    帝天寒一愣︰“咳咳…既然如此,本尊就勉為其難的幫你一下你這個凡人好了。”

    白琪微微側過頭嫌棄的看了一眼帝天寒。

    “女人,你那是什麼眼神。”

    也虧得帝天寒現在是玄雀模樣,否則說不得一臉的通紅被白琪嘲笑。

    白琪扔出破雲戟後,一臉滿足的抱著團團睡去了。

    隔壁屋里,帝天寒瞪著一雙鳥眼,有一搭沒一搭的從嘴里吐出黑色火焰,將眼前的一堆縛魂鐵一一熔煉。

    這對于重傷未愈的他來說是極其辛苦的。

    帝天寒一邊吐火一邊琢磨著。

    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對,非得答應那個女人。

    該!

    一听好話就特麼忘乎所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