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30章 小侯是來拿賭注的

正文 第30章 小侯是來拿賭注的

    白琪猶豫不決。

    無端耽誤修煉的時間可是有些得不償失。

    帝天寒撲閃了一下翅膀,在白琪耳邊說了些什麼,但在外人看來就啊嘰嘰哇哇的叫了一通。

    奉如年不屑的冷哼一聲。

    “真是跟了什麼人學什麼人,一只扁毛畜生也這般的討厭。”

    “娘親…”

    團團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光著小腳丫一溜煙兒跑到母親的懷抱。

    那雙黑金色的眸子怯生生的看著眾人。

    八賢王還是頭一次見到這個孩子。

    當看到那雙眸子的時候,一向雲淡風輕的他略微呆滯了幾息。

    黑金色的眸子,縱觀大陸也絕無僅有,只有神域帝尊方才擁有。

    據悉,那帝尊喜怒無常,生性怪僻,動輒食人血肉,以盤玩人骨為樂。

    是整個大陸都為之膽寒的暴君。

    “這個孩子…”

    八賢王想了想,應該是巧合吧。

    畢竟沒听說帝尊有子嗣了。

    而且據說帝尊喜好龍陽,並非女子。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八賢王那如沐春風的笑意讓人覺得暖洋洋的。

    團團掙扎著從娘親懷里下來。

    胖乎乎的小手作揖,彬彬有禮道︰“團團叫白小團。”

    八賢王笑意更濃︰“真是個好听的名字。”

    團團姿勢不變回道︰“都是娘親起的名字。”

    一大一小就這麼旁若無人的聊了起來。

    別看團團小,那小嘴特別能說,還口氣偏偏跟個大人一樣。

    讓八賢王愈發的喜愛了。

    “你叫白小團?”

    冷不丁,奉如年開口問道。

    團團看了奉如年一眼,孩子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俊美的男人不是什麼好人。

    但還是恭敬的說道︰“是。”

    奉如年忽然神色猙獰︰“你知道嗎,你就是個沒人要的野種,你爹娘不要你了,把你扔出了家門,只有這個廢物女人才願意要你,因為你和她一樣,都是個廢物。”

    “太子,慎言。”

    八賢王聲音微怒,這些事怎麼能和一個孩子說。

    奉如年對八賢王的話置若罔聞,繼續說道︰“你跟著這樣一個女人,以後也是個廢物,廢物就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你為什麼不去死。”

    團團眼神瞬間通紅,黑金色的眸子泛著濃濃水霧。

    “不是這樣的,你胡說……”

    小團團眼淚如斷線的珠子,小腦袋使勁兒的搖著。

    奉如年一字一頓的喝道︰“你就多余出現了這個世界上,和你廢物娘親一樣。”

    團團此時已經泣不成聲,撲在白琪懷里︰“娘親,他胡說,胡說,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娘親。”

    帝天寒看到團團的眼淚,心中頓時暴躁涌現,眼帶殺意的看著奉如年。

    而白琪身後,那一抹血紅披風早已浮現。

    破雲戟出現,戟尖對著奉如年的下巴。

    奉如年早就是武者的境界。

    這和李八鴻那被封印的武者不同,是實打實的境界修為。

    而在奉如年進入凝氣境的時候,據說吸收了一頭玄墨虎的氣。

    白琪自認不是對手。

    但是你敢說老子的兒子,就算你奉如年在武道巔峰。

    老子也要給你捅一個窟窿出來。

    “奉如年,滾過來一戰。”

    騰的一聲。

    血色披風無風飄搖,白琪雙眸殺氣凜然。

    奉如年不怒反笑。

    “當眾襲殺奉天太子,白琪,你這是要造反啊。”

    不過這正合奉如年的意,殺了白琪,將尸體送往鴻運國都,小柔一定會回心轉意的。

    一道黑白光芒在眼中閃爍,奉如年一步踏前,氣勢如虹。

    身上毫無征兆的泛起黑白雙色氣流。

    奉如年邪笑︰“白琪,這是你自找的,你有奉天令,本太子殺不了你,但是再次廢了你還是可以做到的。”

    “即便是父皇也沒理由袒護你,否則我奉天法度何存?”

    八賢王抿嘴不語。

    這次是白琪以下犯上,皇室的尊嚴不能丟。

    白琪冷眼而視︰“太子殿下好大的威風,難為你還記得奉天還有法度這種東西。”

    “本太子不和你多做廢話……”

    奉如年虎眸冷冽︰“受死吧。”

    一聲虎嘯起,奉如年當真如一頭猛虎般撲來,雙手成爪,對著白琪胸口狠狠的抓去。

    人未至,氣先到。

    猛烈的玄墨源氣迎面而來,白琪第一時間轉身護著懷里的團團。

    身後血紅披風獵獵作響,一道接著一道的口子不停的出現在披風上面。

    眼看就要支撐不住多久了。

    帝天寒眼楮微微一紅,當著本尊的面欺負孤兒寡母,本尊豈能饒了你。

    況且,你還敢辱我團子。

    真真豈有此理。

    帝天寒看準了機會剛要動手,忽然有所察覺,立刻收起了翅膀乖乖的當個鵪鶉。

    “太子殿下,何事動怒,在白府大動肝火可不是什麼好事。”

    天鳳院西邊天空,一玄袍男子腳踏黑蛟而來,手持一桿鑌鐵雪櫻戰槍。

    而北方蒼穹,一朵桃花綻放,墨陽斜靠桃蕊,手中擎著一壺桃花釀。

    仰頭喝酒的時候,將男子陰柔的美展現的淋灕盡致。

    “真是好生熱鬧,但願小侯沒有來晚!”

    “墨陽,你來干什麼?”

    奉如年停下身形沉聲問道,他不怕孫靖宸那個莽貨,但是他看不透墨陽。

    或者說,很少有人看得透墨陽。

    墨陽低首淺笑︰“殿下,小侯是來拿賭注的。”

    “墨陽,你可知道自己在干什麼?”

    奉如年眼角微眯,身上氣息再度暴漲。

    桃花絢爛,墨陽故作驚詫︰“願賭服輸,殿下莫不是想出爾反爾?”

    “好,很好。”

    奉如年沉默片刻,長袖一揮,腰間黑色長劍破入蒼穹,直奔墨陽面門而去。

    奉如年含怒出手,雖然未盡全力,但長劍蘊含的力道依舊不可小覷。

    墨陽見狀,悠然一笑。

    也不見有什麼動作,朵朵桃花瓣憑空浮現,圍繞著長劍翩翩起舞,那恐怖的力道瞬息減弱。

    墨陽伸手一探,輕松將長劍握在手中,故作驚嘆。

    “好一柄殺人劍。”

    孫靖宸這時候早已下了墨蛟來到白琪身前,血櫻鐵槍橫立,眼中寒意森然。

    大有一言不合就推翻東宮的架勢。

    奉如年眸閃幽光,直接無視了孫靖宸,冷哼一聲。

    “本太子要廢了你白琪,何須動用殺人劍。”

    “過來受死!”

    奉如年沉喝一聲,雙手光芒暴漲,隱約間,一頭玄墨虎虛影似在其身後仰天長嘯。

    孫靖宸聞得虎嘯,頓時臉色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