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43章 恩者 仇者

正文 第43章 恩者 仇者

    “陛下,琪兒所言可行,”

    陶國然強忍笑意,面向奉皇道︰“且不說琪兒如今天賦恢復,甚至將楚霓裳戰敗,一身武力絕然,就說剛才一番言論,便是軍中老卒也不過如此。”

    “假以時日,琪兒振臂一呼,星隕十三將歸來也指日可待,到時候何愁我奉天不興。”

    陶國然說道興奮處,許是年歲大了,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但即便如此,老人家滿面紅光,似乎看到了奉天的未來。

    蕭子升幾乎同一時單膝跪地︰“陛下,奉相所言亦是臣心中所想。”

    整個朝堂寂靜如子夜時分。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一臉的愕然。

    多少年了,他們都不記得了。

    這一文一武兩位肱骨重臣竟然會在某一件事上達成一致。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女人。

    群臣下意識看去,女子在朝堂之上挺立著身姿,目光中閃爍著極致的自信。

    恍惚間,群臣似乎看到了當年的一道身影。

    同樣這麼挺立,同樣這麼自信。

    奉皇眼角含笑,不過沒人能察覺的出來。

    “如此,那就如國然所說,照了琪兒的意思去做吧。”

    “退朝。”

    群臣下跪︰“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奉天殿外,陶國然笑眼微眯。

    “琪兒,方才是老夫糊涂,為了賠罪,可否去老夫府上一聚,有上好的碧波。”

    走在後面的白敬翔都听傻了。

    碧波茶,先皇御賜的特供中的特供。

    據悉沖泡之後,湯如碧波,葉如扁舟在湖面蕩漾,故此得名。

    一兩碧波就是萬兩白銀啊。

    蕭子升直接攔在兩人中間︰“老頭,上次問你要碧波你不是說沒了嗎?”

    陶國然根本不慣著蕭子升,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就你那牛嚼牡丹的樣子,喝水都是浪費,我怎麼舍得寶貝茶葉。”

    但隨後就笑臉看著白琪︰“但是琪兒就不一樣了。”

    “屁。”

    蕭子升直接罵道︰“你那茶寡淡至極,還不如喝酒呢。”

    “琪兒,老夫家里有百年的羅煙酒,還是當初在妖蠻之地得來的,一起嘗嘗。”

    白敬翔偷偷咽了咽口水。

    羅煙酒,整個奉天只有陛下和蕭子升有。

    而且據說陛下手里的那一壇的年份還沒有蕭子升高呢。

    這到底是他們傻了,還是我傻了。

    一個個的上趕著給白琪送好處?

    兩位奉天的肱骨重臣在這一刻暗中較勁,空中彌漫著 里啪啦的聲音。

    白琪嘴角抽搐,當下的情況去哪里多是個錯,索性一抱拳道。

    “陶國相,蕭將軍,家中還有孩子需要照顧,實在是沒時間喝茶,吃酒,等有空之時,自會帶著孩子去府上叨擾。”

    兩人對視了一眼,難得沒有偏過頭去。

    “如此,老朽便等候郡主大駕光臨了。”

    蕭子升哈哈一笑︰“丫頭,上門的時候派人提前通知,我好溫酒恭候。”

    白琪笑著點點頭,對兩人點點頭,轉身離去。

    陶國然感慨道︰“是個好娃娃,怎麼白家就容不下她呢。”

    “哼。”

    蕭子升冷哼一聲︰“一群忘恩負義的東西,他們已經忘了如今的地位是誰帶來的。”

    陶國然聲音忽然有些冷冽︰“蕭蠻子,你說我們要不要做些什麼。”

    這一刻的陶國然身軀挺立,絲毫看不出花甲之年歲,一身冷凌的氣勢讓身後那些官員下意識躲閃離去。

    他們這才記起,這個老人雖是文臣,但手腕之狠,一般的武將都比不上。

    可是這麼多年,他們似乎被老人的笑臉迷惑了。

    他可是一國的丞相啊。

    一聲蕭蠻子,讓奉天的護國將軍眼眶微紅,多少年沒听到這個稱呼了。

    “不用。”蕭子升毫不猶豫的說道。

    陶國然眼神迷惑。

    蕭子升冷笑道︰“你認為憑借琪兒的手段,白家會好過嗎?”

    陶國然恍然大悟︰“還是你們武將心黑啊。”

    蕭子升一腦袋黑線︰“老流氓。”

    陶國然捋須一瞪眼︰“老蠻子。”

    哼!

    兩人同事偏過頭冷哼一聲,一東一西的快步離去。

    身後的群臣都傻眼了,這就鬧掰了?

    剛才恨不得穿一條褲衩的勁兒呢。

    墨陽本打算跟著白琪一起離開,但是被奉皇攔住叫去了書房。

    皇宮大門外,白琪一眼便看到靠在樹上的蕭驍筱。

    “我果然沒看錯你,看樣子以前你都是裝的。”

    “為什麼?”

    白琪心里狂吼,我怎麼知道為什麼,那根本不是我做的。

    但是面對外人自然不能這麼說。

    所以,白琪先是看了輕甲少女一眼,這才佯裝無奈說道︰“我本佳人,奈何為賊啊。”

    驢唇不對馬嘴的一句話,卻讓蕭驍筱一下子明白了。

    這是白琪被白家人傷的太深了,否則堂堂一個天風郡主,何至于大義滅親的手撕族妹。

    “看樣子,世人對你都適合誤解啊。”

    白琪與其擦身而過,留下一句話︰“想去了解一個人的話,還是需要你親自去了解,而非道听途說。”

    看著白琪的背影,蕭驍筱霎時間有一陣恍惚。

    “這句話……好熟悉啊。”

    孫靖宸已經先一步離開皇宮,生怕被白琪發現自己,帶著團團老老實實的守在皇道入口。

    “娘親。”

    小團團老遠就看到一身白裙的女子,張開著小胖手就沖了出去。

    皇道兩側的侍衛根本不敢攔截,全當沒看見。

    現如今,誰不知道這個孩子可是白琪的逆鱗,自己還想多活幾年呢。

    白琪一臉笑意的蹲下,一把便將小肉球抱進懷里。

    “冷不冷。”

    團團搖晃著小腦袋︰“不冷,娘親,團團想你了。”

    孫靖宸這時候走過來︰“辛苦了,以後有什麼事情交給哥哥去辦吧。”

    後趕過來的墨陽止住腳步,手里實在沒有扇子,只好撅了幾根樹枝搖晃了一下,一臉的笑意。

    這位爺終于開竅了?

    不容易啊。

    白琪抱著團團看了孫靖宸一眼,半晌吐出一個字。

    “好。”

    無論是和墨陽替自己對抗李八鴻,還是和自己共同對抗奉如年。

    這份請,白爺記下了。

    兩世為人,白琪到現在依舊信奉著。

    恩者,涌泉相報。

    仇者,萬劫不復。

    人生在世,不外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