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50章 你配嗎?

正文 第50章 你配嗎?

    孫靖宸的退後,讓小玄雀非常滿意。

    在白琪的肩膀上撲扇了幾下翅膀,似乎在宣布主權的歸屬。

    此刻演武場中,幾乎是瞬間便涇渭分明的化為出了兩個勢力集團。

    一邊是白琪和孫靖宸。

    而另一邊,則是以白子鳶為中心,所有的雲梟都聚攏在她身邊。

    如此一來,到宛如白琪是一個外來者。

    而白子鳶是戰候府真正的主人。

    白子鳶神色自若,淺淺一笑︰“姐姐,妹妹今日……”

    不等說完,白琪猛一抬手︰“你別說話,我惡心。”

    白琪此言一出,所有的雲梟臉色都不太好看,心中更是認定白子鳶。

    孫靖宸皺著眉頭在一旁沉默不語。

    白琪一步踏前,冷冽眸子掃過全場,唇角微動。

    “你們都是智障不成?”

    站在白子鳶身邊的戈飛白突然渾身氣息暴漲,踏出一步。

    “大小姐,我們念你是侯爺的女兒已經不作計較了,但就是侯爺在世也不能辱我雲梟。”

    白琪美目流轉,落在戈飛白身上。

    “念在我是戰侯的女兒?”

    白琪笑了,可是笑容卻那麼的淒涼︰“爾等身為戰侯雲梟,可還記得入雲梟前的誓言。”

    戈飛白面色一變,默不作聲。

    白琪步步緊逼︰“既然忘了,那我來提醒你們。”

    呼的一下。

    破雲戟出現在白琪手中,戟尖斜指蒼穹。

    “一日為雲梟,終生為雲梟。”

    “此生只尊戰侯令,屠盡天下奉天敵。”

    白琪清冷的聲音在演武場內徹響。

    破雲戟揮下,遙指戈飛白。

    “我來問你,戰侯何曾說過,要讓外人來統領雲梟。”

    “戰侯何曾說過,雲梟的首領是需要你們來推舉的。”

    “戰侯何曾說過,允許你們以下犯上。”

    全場鴉雀無聲。

    只有一白裙女子傲然而立,神色肅穆。

    李雨晴和白子鳶臉色驟變。

    她們沒想到白琪的言語竟然如此犀利。

    孫靖宸則是一臉的笑意,看樣子這里不需要他來維護了。

    眼前這個小女孩做的比他好很多。

    戈飛白瞪大了眼楮,滿眼怨毒的看著白琪。

    雲梟誓言一出,他們如果在孤注一擲,當真就是以下犯上了。

    按照戰侯鐵律,以下犯上者。

    殺無赦。

    就在氣氛極度緊張的時候,白子鳶開口打破了沉默。

    “既然姐姐已經決心接手雲梟衛,那麼妹妹我也就不多此一舉了。”

    白子鳶一臉歉意道︰“本以為姐姐恢復丹田,又得奉相和護國蕭的看中,應當步入朝堂的。”

    “既然姐姐可以左右逢源,那妹妹就先恭喜姐姐了。”

    此話一出,眾雲梟本來帶著愧疚的臉龐瞬息變色。

    他們只是一群莽夫,看不上朝堂之上動筆桿子的文臣。

    即便是蕭子升,他們也只知道侯爺生前與其不合,自不會另眼相看。

    白子鳶的一番話,不亞于將白琪推進了進退兩難之地。

    端的是無比的陰險。

    李雨晴眼珠子轉了轉,趕緊接上女兒的話說道︰“唉,我們家子鳶就是這個不爭不搶的性子,心底太善良了。”

    “琪兒,你別怪你妹妹,她是不會和你搶雲梟之主的位子的。”

    李雨晴說這話的時候,臉上表情似是有難言之隱,有不自覺的流露出真情實意。

    如果不是知道她沒安什麼好心,說不得白琪也會因此動容幾分。

    而白子鳶自然不能讓母親的話撂到地上,李雨晴方一說完就趕緊接過話頭。

    “娘親,這都我身為戰侯子嗣應該做的,您不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

    這一番以退為進的言語,讓這些糙漢子瞬間兩眼放光,直覺得白子鳶才是雲梟之主的不二人選。

    小玄雀站在白琪的肩頭,一臉的匪夷所思。

    “這些人都是蠻族那些傻大個嗎?這麼簡單的伎倆都看不出來?”

    “真是醉了。”

    白琪沒有回答,只是目光落下來白子鳶的身上。

    下方的戈飛白看到這一幕,眼角閃過一絲笑意,剛要開口,就覺得眼前一道白影閃過。

    “什麼?”

    戈飛白心里一驚,真的太快了,他竟然看不清。

    “白子鳶。”白琪厲喝一聲。

    白子鳶見白琪襲來,面色驟變,身後大戟倉促間橫在胸前。

    而就在下一刻,一聲悶哼響起,白子鳶竟然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對面的牆壁上。

    手中大戟也掉落在一旁。

    雲梟衛中,白琪緩緩收回腳,目光中帶著狠厲。

    “誰允許你稱自己為戰侯子嗣。”

    “你,配嗎?”

    直到白琪開口說話,雲梟衛們才反應過來,並沒有表現的憤怒,而是驚詫的看著白子鳶。

    都說白子鳶比白琪要強,可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白琪,說到底她也是你妹妹,你怎麼就這麼狠心下死手啊,以後是不是也要殺了姨娘啊。”

    李雨晴趕緊跑過去扶起女兒,頓時哭天抹淚的嚎啕大哭。

    白琪則是不管李雨晴的嚎喪之音,只是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

    “你有這個需求?”

    李雨晴瞬間止住了眼淚,她非常清楚,白琪就是個瘋子。

    整不好真的會殺了自己。

    但是她又不甘心辛苦營造的局面被白琪一腳踢碎,剛要再說什麼,這次卻被孫靖宸開口打斷。

    “夠了!”

    孫靖宸沉聲喝道︰“白子鳶,你們母女想什麼我一清二楚,現在,離開這里,以後戰侯府都不歡迎你們。”

    戈飛白終于開口了︰“孫公子,她們是我的客人。”

    白琪絲毫不給他留面子,不屑道︰“什麼時候隱匿于暗處的烏衛也有客人了?”

    戈飛白根本不看白琪,他眼中對他有所威脅的只有孫靖宸一人。

    孫靖宸見狀,渾身氣息暴漲,聲音如刮骨冬風。

    “你想死?”

    戈飛白忽然冷笑︰“孫公子,侯爺在世的時候說過,雖然我們雲梟不能推舉主人,但是……”

    “想要成為雲梟之主,必須在首領手底下扛過十招,戈某不才,現為雲梟首領。”

    戈飛白忽然平靜說道︰“大小姐想要成為雲梟之主,那麼就要和戈某過過招了。”

    白琪回頭看了孫靖宸一眼,後者臉色陰沉的點點頭。

    戈飛白回頭看了白子鳶一眼,繼續說道︰“今日清晨,子鳶姑娘已經于我過了十招,全部合格,戈某沒有半點放水跡象。”

    “不過我提前告誡一句,如果大小姐想打的話,就別妄想還要依仗偷襲建功。”

    幾句話,戈飛白直接將方才那一腳給定性為偷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