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02章 別鬧了,都挺忙的

正文 第102章 別鬧了,都挺忙的

    楚月被這話說的一怔。

    老子這就嫁人了?

    一點感覺都沒有好吧,一時之間,竟是說不出一個字。

    而柳奕聞聲,猛地回頭看去,不可置信的看著白琪。

    “殿下,她……”

    “你想怎麼死?”

    帝天寒眸色邪佞而陰沉,語氣之中,盡是殺氣凜然。

    “殿下,我是柳奕啊,我……”

    柳奕滿面愕然,殿下要殺自己?

    轟!

    百多道由黑炎組成的炎刃,毫不留情的刺進了柳奕的身體。

    柳奕滿身鮮血橫流,渾身發顫,身上的黑炎讓她不得不曲著腿跪在了地上。

    “殿下,神女她也是擔心你,這些天來她晝夜不分,可就是為了殿下啊。”

    一名黑袍老者不忍看下去,急忙辯解道。

    柳奕捂著胸膛,俏臉已經疼的扭曲,猩紅的眸子望向了帝天寒懷中的女子。

    突然,柳奕神色一變。

    她看見了女子瑩白手腕處的大粉手鐲,還有挽發的簪子,俱是那日長街,殿下買的飾品……

    柳奕淒苦一笑,她全明白了。

    殿下為何要執意留下奉天國,哪是處理什麼事務,分明是因為這個女子。

    那些飾品根本就不是買給自己的。

    而讓她不可置信的是,她愛慕多年的殿下,竟為了別的女子……

    對她出手?

    “殿下……”柳奕虛弱的喊了一聲。

    即便親眼所見,她亦不敢相信,那高高在上的帝尊殿下,會對世俗女子,這般的溫柔,多般的寵溺。

    “殿下,你怎麼能這麼對柳神女,你不在的這些日子,柳神女未曾合眼吶,都……”

    “噪舌!”

    帝天寒冷喝一聲︰“本尊竟是不知,神域之中,還有你們這麼一群以下犯上的狗東西。”

    “那麼喜歡柳奕,那就一起去死吧。”

    “羊護法!”

    帝天寒眸色邪肆,斜睨過去。

    “屬下在。”

    羊護法罕見的沒吊兒郎當,而是神色肅穆。

    “將這群礙眼的東西,扔出本尊的地界,有生之年其九族,永遠沒有踏足神域的資格。”

    “尤其是這個女人,弄死了丟遠點,別晦氣到了我的小琪。”

    帝天寒看著一群人鐵面無情,轉頭間卻是溫柔體貼。

    兩種表情轉換的飛快,一點瑕疵都沒有。

    一瞬間,,眾人噤若寒蟬,渾身發顫。

    這時,他們才想起他們的殿下嗜血成性,喜怒無常。

    在神域的時候,身邊除了十二護法之外,幾乎每日都在死人。

    羊護法目不斜視旋即頷首,干淨利落道。

    “是!”

    “不!”

    柳奕用盡力氣站起身來,跌跌撞撞沖向了夜墨寒。

    她身體本就重創,用盡力氣也沒到帝天寒身邊,腳下一軟直接摔倒在帝天寒的腳下。

    柳奕用力地拽著帝天寒的袍擺,仰頭聲嘶力竭的喊道。

    “殿下,你不能這麼對我,只有我,才是真心對你好的,她不過是個廢物啊,連武道之骨都沒有,怎配得上殿下啊……”

    帝天寒伸出頭看了眼地下,隨後嫌棄的後退了一步。

    只見這個男人一臉嫌棄的說道︰“在本尊心中,她是無價之寶,是本尊認定的妻子,本尊兒子的娘親,她不配……”

    “你配?”

    “別鬧了,都挺忙的。”

    柳奕急促地呼吸,渾身都在發顫,張開嘴還想說話,可是身上灼燒的黑炎讓她痛不欲生。

    她以為,帝天寒就算是一塊石頭,也有被她焐熱的那一天。

    她以為,殿下是從殺戮中走出的男子,他不知何為溫柔。

    柳奕願意等。

    等到帝天寒對她溫柔相待,等待與她舉案齊眉一天。

    卻不想,這麼多年的等待。

    等來的卻是殿下將別的女人攬在懷中,對她說,這才是本尊的妻子。

    帝天寒眼梢的那一抹溫柔,是她窮盡畢生都等不到的垂涎。

    多年情愛,付諸東流,卻等來無情的殺伐。

    柳奕有苦難訴。

    羊護法這時候提著泛黃的葫蘆,喝了一口,再把葫蘆別在腰間,這才踏步走來。

    就見羊護法一揮右手,驟閃一抹奶白色光華。

    隨著天鳳院內奶香撲鼻。

    柳奕包括侍衛在內,瞬間撲通一聲,渾身僵硬的躺在地上。

    隨後羊護法抬手撕下一片雲朵,將這群人一個個扔在了上面。

    再次取出葫蘆,仰頭痛飲一番後,打了個奶嗝兒。

    他家殿下,可算是開竅了。

    這寵妻如命的架勢,連他這個有著一百三十多任媳婦兒的老羊都臉紅心跳的。

    再想到乖巧可愛的奶團子,羊護法竟是如老父親般,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

    可隨即,一股寒意自腳掌涌到羊角,羊護法打了一個哆嗦,悄**的回頭看了眼自己殿下。

    此刻,帝天寒正目光冰涼地望著他,眸子里殺意四起。

    這個老東西在這似乎有些多事。

    羊護法什麼羊,見多識廣的老羊了,那是羊精中的羊精。

    一下子就明白殿下的意思了,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

    “殿下,羊有三急,尿喝多了奶特別多,屬下就先去茅廁一趟了。”

    “滾。”

    “好 。”

    天鳳院。

    黑炎盡散,盡皆歸入帝天寒體內,這絢麗如煙火的場景罕有人見過。

    蒼穹萬里晴空,這天和地之間,仿佛就剩下了他與她。

    還有空氣里流動的一絲血腥和……

    奶香。

    帝天寒竟如情竇初開的少年,一字不發,渾身僵硬。

    就連抱著女孩的動作,都是小心翼翼。

    生怕磕碎了他的珍寶。

    春風正濃。

    帝天寒緊抿著削薄的唇。

    這女人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輕。

    明明是個殺伐果斷之人,身體卻柔軟的不像話。

    白琪就這般便窩在男子的懷中,神色沒有半分的波瀾,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還有些許的……不耐。

    “他們欺負你了。”帝天寒終于開口。

    即便是在半昏迷之中,他的意識卻還是觀望了全局。

    幾次,他都恨不得直接屠了整個京都,他從未有一刻,像這樣的恨自己。

    連帶著,對母親的恨再度加重。

    當看到她為他大開殺戒,屠戮四方,為他不顧宗府阻攔,一刀要了萬惺念的命的時候。

    帝天寒的心在顫抖。

    分明是個冷血的女人,卻將溫情和在乎給了他。

    帝天寒的心,不停的悸動著。

    “還好吧。”

    白琪平淡回了一句,隨後問道︰“你要回神域了嗎?”

    語氣平淡至極,可言語間竟有幾分水到渠成的默契。

    “你知道本尊是誰?”帝天寒有些好奇,柔笑著問道。

    白琪嘴角抽出,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有腦子的人,都知道。”

    帝天寒︰“……”

    媳婦兒好凶,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