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05章 神域為聘,萬里花開

正文 第105章 神域為聘,萬里花開

    門外的羊護法聞言,沉默不語。

    每次見面,都好好像是第一次認識這個女人。

    換句話說,這個女人一直在震驚著所有人的三觀。

    白琪輕笑了一聲,起身離去。

    將時間留給了這對第一次見面都父子。

    涼亭里,珠玉光輝燦爛。

    白琪坐在椅上,手里捧著一卷古籍。

    忽的,空氣中,彌漫出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白琪放下書,側目看去。

    那紫袍男子站在雙門之間,深深地望著她。

    “你要走了嗎?”白琪問道。

    突然間,還有點兒不舍。

    往後的日子里,沒有坐騎了。

    “嗯。”

    帝天寒點了點頭,邁步走向白琪。

    隨手取出一條金色的鏈子,有一顆紫珠墜子,流動著絲絲縷縷的猩紅血霧。

    他修長的雙手,往前輕輕一繞,撥開了白琪垂下的青絲,將鏈子戴在她瑩白的脖頸。

    白琪眸光輕閃,紅唇微抿,這條鏈子,有非常濃郁的血腥味。

    她仰頭問︰“這是什麼材質的?”

    而在她仰頭的剎那,微涼的清風自窗欞而來,吹拂著她額前的碎發。

    身後的男子忽的低下頭來,蜻蜓點水般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白琪雙眸驟然起了一絲微妙的漣漪。

    耳邊同時響起了帝天寒充滿磁性的的聲音。

    “今生今世,我若負你,烈火刀刑,萬刃穿心,生生世世被惡鬼啃食,落入十八層陰曹,不得好死。”

    白琪一下子愣了許久。

    自己這是被表白了,太突然了吧。

    兩世為人,第一次被表白吶。

    帝天寒一邊輕捋白琪發絲,一邊說道。

    “你什麼都不用做,你若心里有我,神域為聘,萬里花開,你就是我神域唯一的域後。”

    “若你愛上他人,我給你準備備嫁妝,讓你生而無憂,萬世風光。”

    白琪一言不發,只是眼眶微紅。

    心底的漣漪,旋即成了風暴,濤浪。

    但她依舊平靜,只是長袖中的雙手微微攥緊了。

    死男人,撩老子的心作甚。

    忽然,小團團的哭聲突兀響起。

    “娘親……帝尊爹爹他不見了。”

    帝天寒直接飛掠出去,便看到團團光著小腳,從隔壁屋子一路小跑。

    一邊跑一邊哭,他怕是一場夢。

    夢醒之後,他還是那個沒爹的野孩子。

    帝天寒一把將團團抱在懷中,輕聲安慰。

    “爹爹在這里,不會不見的。”

    團團睜大眼楮,辨認幾次才確定自己沒有在做夢。

    隨即惶恐不安的問道︰“帝尊爹爹,你會不會討厭寶寶,寶寶剛才責怪怪爹爹了。”

    “對不起。”

    團團哽咽著道歉︰“你別走,爹爹,不要走。”

    帝天寒心疼到無法言語,良久,捏了捏他的小臉。

    “放心吧,永遠不會。”

    團團吸了吸鼻子,這才破涕為笑。

    噘著嘴在帝天寒的臉上親了一口,隨後笑的跟個小傻子似的。

    帝天寒低著頭,淺淺一笑。

    往外,羊護法靠著院門和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李八鴻正干杯呢

    一人一口奶喝的那叫一個痛快。

    兩人臉上盡是前所未有的欣慰之色。

    尤其是羊護法,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殿下,丟了殺伐和狠辣,竟如尋常家的公子般溫柔。

    說白了就是妥妥的護犢子。

    這樣的殿下才有那麼一絲人情味。

    “羊老哥,老八很好奇,你為什麼叫羊老八這個名字,听著和老八很……”

    李八鴻打著奶嗝問道。

    這奶度數挺高啊。

    羊護法斜睨了他一眼,回︰“因為老朽加入護法之後,排名第八。”

    李八鴻好奇問道︰“那老哥以前叫什麼。”

    羊護法猶豫許久,才緩緩說道︰“羊癲。”

    李八鴻︰“……”

    見狀,羊護法氣哼哼的走進院子。

    他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一說,就都是這般模樣。

    人類就是矯情。

    院內,白琪坐在椅上,淺笑嫣然的看著父子倆打鬧。

    見到羊護法進來,白琪回頭望他。

    砰。

    突然,羊護法手里的奶葫蘆掉落在了地上。

    他看見了白琪脖頸上的鏈子,竟是後退了幾步。

    一瞬間,白琪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抬手指向鏈子,低聲問︰“這到底是什麼?”

    “是……”

    羊護法眼眶通紅,顫聲道︰“殿下的龍凰逆骨。”

    龍凰逆骨!

    白琪瞳眸微微一縮,紅唇輕張開,卻是說不出話。

    難怪她分辨不出鏈子的材質,難怪他的身上有著血腥味。

    這是臨走之前,送她的定情之物嗎?

    以你骨為媒介,護我們一世姻緣。

    傻鳥啊傻鳥,你還是那麼傻。

    白琪握緊了鏈子,默不作聲。

    羊護法苦笑撿起奶葫蘆喝了一口,緩緩說著。

    “在神域有一個古老傳說,若深愛一個女子,就把自己的逆骨給她。”

    “那一根逆骨,是最靠近心髒的骨頭,但古往今來,從未有人做過。”

    “白姑娘,若有朝一日,殿下不在了,你拿著這條鏈子,就能成為帝尊,統御神域十三峰。”

    “甚至……”

    羊護法深吸口氣︰“我們十二護法峰也任憑調遣。”

    羊護法眼楮忽的充血,他別過臉去,不想讓白琪看到臉上的淚痕。

    “殿下自出生就被詛咒,世人說他是不祥之體。”

    “他曾被關在百畝林受罰十萬年,曾對百魔發誓,不娶妻,不生子。他若有違此誓,此生都會受到百魔嗜體之刑。”

    “但你放心,外面的風雨再大,殿下都會為你擋去。”

    “白姑娘,小老頭只求您一句,無論如何,只希望你不要欺騙殿下。”

    羊護法道︰“世人都怕殿下,但他的好,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把他的命都交給你了,如果你拋棄他,他又會變成以前那樣冷血無情的。”

    羊護法每每說道殿下的過往,都會心疼。

    他親眼看著那個被母親扔進百畝林的孩子,一步步成長為神域的殿下。

    這個男人認為自己是不祥之體,認為有朝一日會死在殺伐的紛爭中。

    所以,他不願接納任何女子。

    但他來了一座古城,愛上了一個女子。

    甚至還有一個乖巧的團子。

    他幾萬年的陰郁,終究被一個叫做白琪的女子驅散了。

    黑暗過後終將迎來黎明。

    一旁,帝天寒笑的是那麼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