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地117章 千古第一人

正文 地117章 千古第一人

    白琪看著陷入癲狂的奉天先祖撇了撇嘴。

    這廝卻是有副好皮囊,可卻不及她家坐騎十萬分之一。

    想到這里,白琪當機立斷,扭身就走。

    下一刻,奉修也不找鏡子了。

    直接閃現到了她的面前,攔住她的去路。

    訕笑著著白琪。

    “朕有一座寶藏,里面有天材地寶,各類絕世兵器,還有數不盡的金幣。”

    “而且,朕見多識廣且貌美如花,必能助你成為這天下最強的美人。”

    奉修嘿嘿一笑︰“你意下如何?”

    白琪看了奉修半晌,眼底閃過一絲狡黠。

    也不知道從哪掏出的筆和紙,狼毫筆上還有著飽滿的墨汁。

    “出去可以,把這個簽了。”

    奉修疑惑的接過來一看,頓時就急了。

    “這不是賣身契嗎?”

    “朕堂堂的開國皇帝,怎能簽這個爛俗的契約。”

    “不簽?”

    奉修冷哼的轉過頭去︰“不簽。”

    “得 ,您回見!”

    白琪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哎,在商量商量,咋還一點價都不讓還呢?”

    奉修急了,過了這村沒可就這店了。

    “簽就走!”

    “不簽您就擱著享清福。”白琪頭也不回的說道。

    奉修望了眼白紙黑字,眸子微微緊縮︰“朕即便被困一萬年,也不會做這麼屈辱之事。”

    然而,就在她剛跨出幾步的時候,一章寫著奉修二字的宣紙就砸在了她頭上。

    下一刻就听奉修說道︰“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為了我奉天子民,朕就算受點屈辱,那又如何?”

    白琪嘴角冷笑,挑起眉梢,好整以暇的看著後者。

    奉天的開國皇帝被白琪看的一張老臉通紅。

    收起契約,白琪這才問道︰“怎麼才能帶你出去。”

    奉修指了指白琪手腕︰“朕感受到另外一個空間。”

    “朕如今不過一縷幽魂,朕只有依附于你的空間,才能徹底離開這里。”

    聞言,白琪低頭看了一眼殺神手環,而後抬眸看向軒轅修,腦子里靈光一閃。

    “塔中的絕世寶器在哪里?”

    說來也是,她至今除了破雲戟和殺人劍還沒有別的兵刃。

    這多多少少不符合她為有夫之婦的身份。

    破雲戟雖強,但是她用不慣。

    殺人劍雖利,但她也不是用劍的高手。

    奉修狐疑地望著女孩︰“這廝是土匪出身吧,這麼能算計嗎?”

    沉默半晌,奉修認命的拿出一個箱子。

    白琪跨步走至寶箱的面前,卻見這寶箱四面,都烙印著奉修修的畫像。

    她驀地怔愣住,好騷氣的先祖。

    這麼自戀嗎?

    “咳……”

    奉修干咳了一聲,道︰“鍛造寶箱的人,估計是太沉迷于朕的風姿,才會心生崇敬吧。”

    “下次朕好好說說他。”

    白琪握了握拳頭,你還下次,那人骨灰都沒了吧。

    她嚴重懷疑,這畫像是奉修硬逼著工匠畫上去的。

    伸手打開箱子,一抹烏光乍現。

    光芒散去,只見箱子內層也貼滿了奉修的畫像,白琪自然而然的略過不看。

    目光直直的落在里面的一柄巨大鐮刀上。

    鐮刀純黑,足足八尺有余。

    方一出現,白琪便感覺到殺神手環距離的顫抖。

    看來,引起共鳴的就是它了。

    但是……為什麼是把鐮刀。

    大個子的鐮刀它也是鐮刀啊。

    楚月微愣,以為自己眼花繚亂,扭頭望向別處,再回頭看來。

    寶箱內,依舊是一把黑色鐮刀。

    九層的絕世寶器,是一把鐮刀?

    “鐮刀?”白琪咬牙問道。

    “昂。”

    奉修點點頭︰“這鐮刀也不知叫什麼,是朕自一處絕殺地找到的。”

    “你別看它的賣相不怎麼好,但朕跟你說,這麼多年,還沒人能把這鐮刀從寶箱中拿出,據朕所猜測,很有可能是上古時期留下的絕世兵器。”

    奉修正在喋喋不休說話時,便見女孩輕輕松松將那鐮刀取出,還耍了幾下。

    刀刃割裂空氣的聲音不絕于耳。

    軒轅修︰“……”

    遙想當年,當年他想把鐮刀拿出時來的時候,用了吃奶的勁都白費。

    難道過去這麼多年,鐮刀的重量變輕了。

    想到這里,奉修傲然地伸出手,“讓朕試試。”

    楚月把鐮刀遞給他,松開了手的剎那,卻見奉修尖叫一聲。

    那鐮刀直接壓在奉修腿上。

    白琪嘴角抽搐,趕緊把鐮刀拿了回來。

    這先祖果然不愧為開國逗比。

    看著奉修失落的模樣,白琪有些不忍心,剛想安慰幾句。

    就听奉修修卻是激動不已的吼道︰“我知道了,丫頭,這鐮刀是珍稀的之物,絕對是神器,會自己選擇主人。”

    “它已經選擇了你成為它的主人,你定要好好待它,不可辜負了它。”

     嚓!

    白琪實在怕自己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頓的心情,只好拿出一顆血晶石狠狠捏碎。

    奉天塔九層,白琪手持八尺鐮刀,徹底于風中凌亂。

    心中不免有些惆悵。

    本以為是一方寶劍,仗劍江湖。

    亦或者是一柄戰刀,征戰四方。

    怎料是一把鐮刀,讓她的雄心壯志欲言又止。

    旁人英姿颯爽,瀟灑走一回。

    她卻如個農夫一般,揮舞著鐮刀……唰唰唰的割麥子?

    奉修見白琪有些不滿意,生怕引火上身的不帶自己出去,趕緊美化道︰“小姑娘,你別看他的賣相難看,你要知道,這可是大殺器。”

    “輕輕一揮兒,面前一大片麥……一大片敵人可就躺下了。”

    “如果它是神器的話,可是會隨著你修為提升而成長的,到時候你手持鐮刀無往而不利,遇神殺神。”

    “誰不負你,你就 嚓了他。”

    奉修的俊俏臉龐因激動而顯得通紅,似乎恨不得自己拿著鐮刀去征戰沙場。

    白琪沉默片刻,听到奉修的話,覺得似乎有些道理。

    說來也是,刀槍劍戟,人人有之,誰見這八尺鐮刀橫掃千軍的。

    這可不是現代,現在拼的不光是武力還有人數。

    她要做那千古以來的第一人。

    看到白琪逐漸燦爛的笑臉。

    奉修偷偷摸了一把汗,還成,可算糊弄過去了。

    白琪喜滋滋的將鐮刀放進了殺神空間,同時將鐮刀取名為殺神。

    既然殺神手環和鐮刀有所共鳴,那就按照它的名字起好了。

    隨後,白琪抬起了手腕。

    殺神手環散發出乳紫色的光暈。

    光暈籠罩在奉修的身上,奉天的先祖樂的跟什麼似的,一頭就扎進了殺神空間里。

    隨後白琪又望了望四周,發現九層已經空空如也,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了。

    白琪便準備轉身離去。

    然而,在她離去時,四周幽氣森然,孤魂蕩蕩。

    竟如百萬陰鬼襲來。

    情況萬分凶險。